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作家文达峰:加拿大与中共毫无共同价值观

《大熊猫的利爪:中国如何渗透、影响与威吓加拿大》的作者文达峰(右)。(大纪元)
人气: 2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8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朱丹多伦多报导)文达峰(Jonathan Manthorpe)是《大熊猫的利爪:中国如何渗透、影响与威吓加拿大》的作者,也是一名加拿大资深记者。

该书的中文版,以400页的篇幅,讲述了中共政府如何渗透、影响与威吓加拿大,同时也在欺骗加拿大人。文达峰在近日的一次采访中说,他认为,加拿大与中国共产党没有任何共同的价值观。

他说,“遭中国共产党扣为人质的”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已在大陆监狱中度过了超过600天。“我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向加拿大人揭示了:加拿大的价值观与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观根本不相容。”

“在与加拿大发生外交问题时,他们(中共)的第一个直觉是要劫持人质。”他说,“我想得很清楚,(中共)此举表明,我们没有任何共同的价值观。当你从更广泛的角度去看时,你会看到加拿大和北京之间关系的基础,仅仅是贸易而已。”

他说:“我们在公民价值上没有共同的价值观;我们在政治形式和结构上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对于如何使用国际机构方面,我们没有共同的价值观;我们没有共同的安全价值观。因此,实际上我们只有一个共同感兴趣的领域,那就是贸易。”

文达峰说,你可以想像一下,如果美国司法部不是要求加拿大引渡中国公司华为的高管,而是引渡一名日本公司的高管,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加拿大和东京之间可能会因此出现紧张关系。但是,我们不会遇到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有如此多的共同价值观,足以缓解这种情况带来的冲击。”

他说,如果是换成美国要求引渡的是一家大型韩国公司或大型台湾公司的高管,基于同样的理由,也同样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文达峰说,加拿大人在很长时间内一直在被灌输一个想法,就是中国共产党会在某时、以某种形式接受加拿大的公民价值观。“我认为华为事件确实使加拿大公众能走出来,并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我们与中国共产党没有任何共同的价值观,将来也永远不会有。”

中共一直在欺骗国际社会

文达峰认为,中共一直在欺骗国际社会,甚至远在其没有在中国夺取政权以前,就这样做了。他说,如果你读一下斯诺(Edgar snow)写的书《红星照耀中国》,就会发现,那时毛泽东当老板的中国共产党还没掌握政权,他们不断地向西方人灌输谎言,“尤其是灌输一个幻象,就是在某个时候,它(中共)要进行改革,变得更像我们。”

“所有的西方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以及欧洲国家,都相信了(中共的)这个说法。”他说,最近发生的COVID 19(中共肺炎)大流行,加上其它的一些事件,已使所有人更清醒地认识了中共。

他说:“COVID 19(中共肺炎)大流行将中共政权摆到了聚光灯下:这不是一个将我们的利益放在心上的政权;不是一个真正想要找到任何与我们共同的价值观,或共同做事方式的政权。”

“已经很长时间了,这一刻才到来。”他说,“我非常感激,这一刻终于来了。我们必须与中国建立关系,但是,现在我们可以将其建立在现实之上,而不是建立在自我幻想之上。”

文达峰称,中共不但欺骗国际社会,它也一直在欺骗中国的老百姓。在中共两会期间,中共政府总理李克强曝出了一个统计数字:全国有6亿人的月收入不到一千元人民币。这无疑是拆穿了中共的谎言,中共当局没法反驳。

中共最担心的是其政权不稳,文达峰称,“它的当务之急,是让普通中国人民感到,在共产党执政下,他们的生活水平将继续提高。”

中共管治失败

对于中国大陆最近发生的各种乱象,文达峰认为,这是中共政权“内部失败的例子”。

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去年底在大陆爆发后,中共当局隐瞒疫情,甚至打压发出疫情警报的医护人员。最后,疫情发展成全球大流行,按目前的报导,已有超过1,850万人感染此病毒,因此死亡的人数超过了70万。

文达峰称,中共遇到麻烦时的一个习惯表现,就是极力掩盖。2002年在中国爆发SARS时,中共政府因为掩盖疫情,使SARS迅速扩散至全国及世界。但是,它没有吸取教训,就是在疫情爆发后,掩盖信息只会使病毒更容易失控。

对于这次中共肺炎大流行,文达峰说,这是中共管治失控的表现,是一个中共“内部失败”的例子。尽管当时在武汉的医生和其它地方的人都发出了疫情严重的警告,中共的反应仍是去“扼杀信息和扼杀新闻”。

对于中国未来的走向,文达峰说,此事很难预测,他会联想到阿拉伯之春运动,使中东所有那些极权政府突然瓦解,事先没有任何警告。

不过,文达峰也提到,中共正在不断加强控制国民。他说:“我们看到的,实际上是一个法西斯国家,拥有世界上最复杂的极权主义技术系统。它有6亿台CCTV摄像机,设置为人工智能监控用途;其社会信用体系已经到位或正在建立;它可以对众多维吾尔族人进行拘留、洗脑、再教育。”

“因此,我认为,中国人民越来越难表达异议了。”他说,大家知道,香港一直使中共感到难堪,但中共已经对香港采取强硬手法,甚至取消了今年香港的选举。

文达峰认为,中共这个体制是脆弱的。至于它何时会崩溃,“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人民,以及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感受。局外人难以预测,他们(中国人)认为忍受不了的那一刻,是什么时候。”#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