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非法种植纽奇异果遭起诉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8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柏综合报导)新西兰电台Radio NZ 上周五消息,在过去六个月中,新西兰高价值的黄金奇异果品种Sun Gold在中国非法种植面积几乎翻了一番。

市场营销组织相信,六个月前,中国大约有2500公顷未经授权的Sun Gold种植面积,而今天,那里的非法种植面积已增加到4000公顷。显然,这一数字已超过新西兰Sun Gold种植面积7500公顷的一半。

盛产高价值黄金奇异果的生产商Zespri,拥有Sun Gold 或G3/G9的品种所有权,在新西兰种植这一品种,种植者需要向Zespri支付每公顷数十万纽币的种植许可费。

Stuff传媒记者Gerard Hutching报导,2016年就发现新西兰的奇异果出现在中国的果园,据信这种非法种植的面积大约160公顷,可能最早从2012年就开始了。

Dave Courtney是Zespri公司的一名高管,他表示Zespri正在密切关注局势。

“我们需要了解的关键之一是在中国种植的水果的品质好坏,因为如果其质量很高,并且与我们在这里 (按:指丰盛湾) 和新西兰其他种植地区的水果相当,那么,它所带来的威胁比其品质低劣的影响要大得多 (即可以冲击纽产优质奇异果),不幸的是,那里的很多果园有能力生产出优质的奇异果。”Courtney说。

目前看来,中国果园的产量不高,不过一旦果农掌握了种植技术,Courtney认为,中国非法种植的奇异果就会让新西兰的水果下架,并降低此类高档水果的价格。很明显,这会严重损害Zespri的商业利益。

针对共产中国以各种手段窃取他国知识产权或产品所有权的一贯做法,Courtney表示,尽管不太可能让对方毁掉4000公顷的种植面积,Zespri即将开始针对中方的苗圃采取法律行动 — 使用PVR (植物品种权益) 法,有可能促使其减少种植面积。但他相信这将是一条很艰难的道路,与之前针对意大利和新西兰种植者提起的诉讼完全不同。 虽然中方表示承认新西兰拥有PVR,但来自种植区的官员表示,他们必须在小规模的藤蔓种植者社区工作,不过他们对取得某种“双赢”感兴趣。这像不像是在“打太极”?避重就轻,推卸责任,与他们非法种植黄金奇异果完全没有关系。

Courtney还说:“中方官员表示可以与我们合作,帮助我们减轻因种植面积扩大而产生的影响,但他们也可以为他们当地的种植者增加价值。”

听起来像是这样的桥段:一个贼被失主抓住了,居然可以反过来告诉失主,等他把赃物处理了,分点钱给失主,以达到“双赢”,失主不但不应报警,反而该感谢他。

奇异果走私者被判高额罚金

据Newsroom传媒记者Tim Murphy报导,今年2月,Zespri在一场针对Opotiki奇异果华人种植者的大型法庭诉讼中胜诉,该华人种植者高浩宇 (Haoyu Gao) 被控通过中国的中间人,将新西兰获奖优质Sun Gold黄金奇异果枝条 (Cuttings) 走私到中国大陆,并帮助建立了珍贵水果的大型果园。据业内人士说,侵犯新西兰奇异果产业知识产权可能使新西兰未来出口面临数十亿纽币的风险损失,并进而威胁到2800个果园的生计。

高等法院下令高浩宇 (Haoyu Gao) 向奇异果出口商和市场商支付约1500万纽币,以惩罚他在签署了一份许可协议并将奇异果枝条走私到中国的非法行为。

Zespri指控高浩宇签署了一份文件,同意向中国的种植者提供黄金奇异果G3和G9,这侵犯了Zespri根据《植物品种权益法》(Plant Variety Rights Act 1987) 赋予的权益。

Zespri的举证包括:高浩宇曾去过中国及涉案果园多次;高浩宇在奥克兰机场接受安检时,被发现携带植物嫁接工具,和不明棕色粉末状物质;社交媒体聊天记录也能证明,高浩宇遵守了和中国种植者所签订的奇异果供应协议。

Zespri专门聘请了在中国的私人侦探,追查了那里五个种植黄金奇异果的果园,随后公司的资深员工前往中国确认了私人侦探的调查结果。警方也在高浩宇的家中和电脑上搜寻了走私证据。

高等法院于2018年11月举行听证后,法官Sarah Katz 足足花了15个月进行审理才做出判决。Katz法官根据控方呈堂的事实证据,确认了针对高浩宇本人、高妻薛霞、以及两人名下的公司Smiling Face Ltd的三项指控 (每项索赔1000万纽币,共计3000万纽币) 成立,不过,Katz法官最终裁定,赔偿额最高不超过1500万纽币。

她认为高浩宇是一位“难以令人尊敬的证人”,他“表现出缺乏道德准则,一点也不尊重事实,没有诚实的美德”。

高先生的证据经常都在回避问题,无法令人信服。他的说辞前后不一,自相矛盾,也往往和同时期的文件不符。我认为这是一起明目张胆的预谋违法行为。”Katz法官说。

对于高浩宇声称他没有将奇异果枝条带到中国的说法,Katz法官确信:“我拒绝了高先生的证据,他履行了向其在中国湖北的中间人舒姓男子提供G3 和G9奇异果枝条的承诺,不然在他到达中国后,舒就不可能为他报销机票和支付其他费用。”

奇异果是新西兰最大宗的园艺出口产品,而Zespri奇异果占全球奇异果销售总额的30%, 2015年,奇异果是继葡萄酒之后的第二大园艺出口产品,出口收入达到12亿纽币,2018年4月,年出口攀昇到19亿纽币。到2019年3月,仅Zespri就出口了1.672亿标准箱奇异果,其中的1.49亿箱出产于丰盛湾的种植园,公司出口总额达到29.4亿纽币。

为了不断创造出口佳绩,Zespri 越来越注重保护其品牌,借助法律手段维护其应有的权益,积极主动地搜集证据,以确保新西兰的著名国际品牌长久不衰。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