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若报复美国 恐殃及香港

人气 1331

【大纪元2020年08月07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采访报导)8月6日,中共媒体驻美记者签证到期,来自中国境内的40名记者无一人获得延期签证,现在留美身份失效,日后恐被驱逐。美国5月8日将中国内地记者留美期限大幅缩至90天,根据美国移民法,该40名记者最多有90天续签和逗留时间,申请获批之前不得从事报导工作,如被拒绝只能立即离境。《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叫嚣,北京“将猛烈报复”。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连线采访时表示,现在的势头是过去几十年没有过的,美国可能真的不会为这帮内地记者续签,中共肯定会有行动,由于去年已经有《纽约时报》在香港的记者被拒签的案例,中共这次为了报复很大可能拿香港开刀,驱逐美国媒体驻港的一批记者,绝对会影响香港的新闻自由,造成的不确定性对在港外媒影响也很大,对香港的经济和金融发展都不是好事。

杨健兴表示,香港是国际城市,外媒的角色相当重要,“国际社会、国际投资者其实很重视香港的新闻自由、资讯自由、透明度高,也都是可信度高,才会在香港投资或者其它的媒体的活动。外媒也都是把新闻的自由空间更加扩宽的,因为透过外媒将香港的一些信息带到全世界,差不多全世界就看着香港。”

“你影响到媒体在香港那个业务,以至于那个采访,每一个媒体都要考虑一些很实际的问题,因为你在香港设立一个基地,或者是派多少记者,都是有一些的投资,都是一些资源。”他指出,记者来香港工作,要考虑包括家庭在内的很多因素,如果受到不明朗的政治因素影响,会对媒体在香港的筹划有很大影响,如果持续地不明朗,只有先搬走了。

“中国大陆很多时,就是没有基本政策,就是随时可以变的,突然间变了,然后就要你去配合,或者是要你去跟从。香港是有程序、有条文、有一直以来的做法的,这样社会才能正常运作。现在可以说是乱来了。”

对于本港媒体记者现在的状况,杨健兴表示,主要是心理压力一直都相当大,会影响到对敏感新闻自我审查,已经有一些年轻人涉嫌所谓“分裂国家”被抓,香港警察又通缉6位民主派人士,包括一位美国公民。他强调,既然中共制定国安法出来,就不会令人觉得是无牙老虎、摆样子的,似乎会很大力度去执行。

“那个面在法律上已经很宽了,其实所有人都会受到影响的。”他说,“一些牵扯到香港的议题、评论,或者站在他们的角度可能只是纯粹让香港人知道香港正在发生什么事,但都变成是违反了港版国安法。”

对于国安法的执行对象,他说,“暂时看都是一些政治的,但可能很快就会扩大到其它的层面,包括媒体,包括一些我们所谓的非政府组织、关心人权这类议题的组织”,“究竟会不会很快针对媒体呢,我想没有人可以预料的到。”

这次川普总统对中共出重手,是过去几十年都没见过的,最近国务卿蓬佩奥几个对华公开发言或讲话,也都相当强硬。杨健兴认为,这一轮的角力是刚刚开始,美国很大可能整批不续那些记者的签证,香港已经被卷进中美斗争之中,过去一年香港和内地都有公开的声音,说要关闭香港的总领事馆。

“包括澳门的人士其实都是,都可能要来香港办一个签证,如果去美国的话,包括一些做生意的人,如果你真的是关闭了香港的总领事馆,那叫香港人难道回内地去申请签证吗?现在根本上是又有一些的检疫啊、各种各样的安排,是灾难来的,其实是灾难,如果做这些。”

杨健兴指出,暂时赶走在香港的美国记者,在中共眼里可能是很小事,但其实影响是很大很大,外媒是国际社会在香港的眼睛和耳朵,这样做就是在对付国际社会。而香港政府现在也都是废的,“他们最了解外国媒体的重要性,但是我不相信他们会尝试去说服中央政府,就是说等香港政府自己搞好,低调些就算了。”

“过去给了些空间香港政府,我们所以睁只眼闭只眼,有些媒体在内地出了事, 但是他在香港的记者完全没事。”他举例说明香港与内地的不同,中美过去关系紧张时,美国军舰不可以去内地港口,但是还可以来香港港口,到维多利亚港停泊,一千多个美国士兵在香港放一下假,到湾仔的酒吧或者其它一些地方购物,香港也很欢迎。但是去年11月被中共报复性禁止了,实际上已经不跟随“一国两制”了,“现在就一样了,我们看到媒体的处理都是一样的。”

过去一年很多外媒记者在香港活动,如果真的驱逐美国驻港记者,对香港有什么影响呢?

杨健兴表示,本地记者做新闻自由报导会困难很多,外媒不仅采访政治议题,实际上也都很重视香港的金融、经济的新闻,因此对香港经济和金融发展都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一定影响到所有东西,“所以怎么搞都是靠害(坑人)的,其实是连累了香港。”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驱逐美驻港记者很可能 绝对影响新闻自由

记者:现在中美之间媒体大战就开始拉开序幕了,我们看到《环球时报》的胡锡进,他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说,说要反制美国,因为美国说不会延期中方(记者)的签证,其中一个反制就是说要驱逐在香港的几百个美国的记者。你怎么看,这个是否会影响香港的新闻自由?

杨健兴:第一就是,内地的美国记者申请延续记者证,应该是美国时间可能是星期四,或者星期三,现在看来的势头,川普(特朗普)看来可能会真的不续签这帮内地记者。接下来,中央政府的反制措施我相信,根据过往经验,他们都一定是会做一些事情,甚至是像胡锡进这样的说法,会比较激烈一些,拿香港来开刀。

在香港的一些美国记者,有一部分可能那个工作签证是没有到期的,但是都不能排除可能性,就是马上取消他们在香港的工作签证。虽然这个是由香港政府来做的,但是外交部实际上年头,是驱逐了三家美国媒体在内地的大约10位记者出境之后,当时都已经说了,是禁止这些记者在内地和香港、澳门工作。当时也不知道这个是否真正在香港也适用。但是最近也有一个个案,《纽约时报》姓储那位记者在香港的工作签证到期,香港政府就不批准续签。可以这么说,确认了外交部将这件事,将中美记者签证的政治斗争,将香港拖下水,这是肯定的了,已经有个案。

所以这次胡锡进所说的,我相信都是很大可能,只是可能是程度的(问题)。因为美国媒体在香港,大的机构也有,小的机构可能都有,是不是全部,还是挑选一些来开刀?我想可能只是这个分别而已,看来是一定的。特别过往香港已经有这些个案,所以用香港来开刀,我想杀伤力会比在内地更大,因为在内地驱逐外籍记者都会时不时出现的,香港就很少的,可能性是高的,我觉得。你刚才提到影响新闻自由,这个是绝对的,这个绝对会是的,因为外媒在香港的角色是相当重要的。

因为香港是国际城市,国际社会、国际投资者其实很重视香港的新闻自由、资讯自由、透明度高,也都是可信度高,才会在香港投资或者其它的媒体的活动。外媒也都是把新闻的自由空间更加扩宽的,因为透过外媒将香港的一些信息带到全世界,差不多全世界就看着香港。这样的话,其实都对保证香港那个言论、新闻自由仍然是很大的空间,那个很重要。但当这方面越来越小,赶走了外地媒体,甚至禁止了他们在这里工作的话,他们在香港那个报导,肯定是会受到影响,只是那个程度的问题。这样的话,外面的世界了解香港,或者香港的发展,也都包括这个地区、内地或者包括台湾,因为很多外媒在香港其实不仅是采访香港的,他们都报导这一区域,可能是台湾、内地、澳门或者甚至是新加坡,所以绝对是会有影响的。

政治因素影响外媒在香港筹划

记者:外媒有没有跟你们记协那边表示担忧,因为港版国安法之后,见到《纽约时报》已经将数据中心从香港移到韩国,其它的外媒有没有应对措施?

杨健兴:之前见到《纽约时报》将它们网上那部分搬到韩国的首尔,我们了解这一年内其实很多外地的在香港的媒体,无论它规模大小都好,都是要面对整体香港那个环境、自由环境、新闻自由,那个环境恶化的问题。二就是在7月1日开始就生效了港版国安法,里面都有很多陷阱的,很多不清楚的地方,很容易会不会报导出了一些问题。现在加上第三就是,如果你那个工作签证是不很肯定的话,即或者那个政策不那么明朗,那么容易受到一些政治因素干扰的话,包括就是你中美外交层次你们有政治的一些争辩,理论上其实不应该影响到媒体,媒体都是一些商业机构。

你说互相政治经济制裁是另一件事,我想媒体不会说,阻止不到,但是你影响到媒体在香港那个业务,以至于那个采访,每一个媒体都要考虑一些很实际的问题,因为你在香港设立一个基地,或者是派多少记者,都是有一些的投资,都是一些资源,都是很简单很现实。很多地方的记者可能决定来香港发展,都是他个人都要考虑很多因素,甚至可能家庭,很现实的这些问题,当在香港做工作,是受到那么不明朗的政治因素影响到的话,是会对一些媒体那个运作,中长期怎样筹划在香港那个发展是会很大的影响。我想无论短期中期都会部署的,如果你持续地不明朗,只有先搬走了,到时明朗了,政策是比较一致,比较可以预测得到的。

香港那个社会,很重要就是对国际社会就是一个可预测的、可预见的,因为政策就很清楚的,不会说突然间变的,这个是香港跟内地中国大陆最大的分别。中国大陆很多时,就是没有政策的,基本上就是随时可以变的,突然间变了,然后就要你去配合,或者是要你去跟从,香港是有程序、有条文、有一直以来的做法的,这样社会才能正常运作。现在可以说是乱来了。用广东话说,这样的话对外媒的那个影响就更大,因为他们有很多东西要考虑的。

香港记者受心理压力 国安法可能大力度执行

记者:港版国安法实施之后,以你的观察,刚实施一个多月,记者在这里的采访工作有没有受到阻扰或压力?

杨健兴:现在最主要的是心理压力,其实一直都是相当大的。因为看到整个港版国安法那个执行的力度其实都是大的,包括已经有一些年轻人十多二十岁被抓,说他们涉嫌分裂国家,第二就是香港政府警察方面说通缉6位民主派人士,包括一位其实是美国公民,这个我想对国际社会,特别是一些牵扯到香港的议题、评论,或者站在他们的角度可能只是纯粹让香港人知道香港正在发生什么事,但都变成是违反了港版国安法。这样的话很令人担心,那个港版国安法的执行会相当之力度大的话,那个面在法律上已经很宽了,其实所有人都会受到影响的,可能到真正执法的话,暂时看都是一些政治的,但可能很快就会扩大到其它的层面,包括媒体,包括一些我们所谓的非政府组织、关心人权这类议题的组织。

那究竟会不会很快针对媒体呢,我想没有人可以预料的到,因为中央政府那个政策,现在看来既然立下决心制定港版国安法出来,就不会想令人觉得这个是摆样子的、是无牙老虎来的,这似乎都会很大力度去推。媒体变成在这种气氛环境,看到这个客观环境之下,那个心理压力是很大的,这个我相信会影响到日常怎样去处理一些政治上比较敏感的新闻,所谓审查的问题了。很难具体去讲一些例子,因为有些报导可能会避重就轻,或者篇幅未必这么短时间会看到那个变化的,但观察肯定觉得媒体会更加小心去处理这些,说白一些就是不同程度的审查,实际上一直都有,可能会更加严重也说不定。

关闭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是灾难

记者:讲回这次中美媒体大战,你觉得驱逐媒体这个是否这两天会发生。

杨健兴:美国川普(特朗普)我相信拖那批记者的续签证到,应该是星期四,就是限期那里,不会签的可能性较大,可能这次川普(特朗普)做得相当重手,可能过去几十年都没见过的。看回最近国务卿蓬佩奥几个公开的发言——一个很详细的对华政策,呼吁全球的自由社会团结,这一两天都陆陆续续地就是蓬佩奥还有一些公开的讲话都是相当强硬,所以这一轮的角力看来都是刚刚开始的。

那就变成了,比如说记者签证这些呢,都很难,都很大可能,很大可能是会整批是不续它,那跟着下来我相信就很快,很快就是可能三几天之内就会出手了。在内地也好,我相信香港,因为过去一年将香港卷进中美的斗争那里都很明显了,包括就是较早时期说关闭一些大使馆,当时香港的亲中人士都公开(说),内地也都有这样的声音,就是说要关闭香港的总领事馆,当然这个牵连甚广,因为可以想象的到,很多香港的人士都是要去,包括澳门的人士其实都是,都可能要来香港办一个签证。如果去美国的话,包括一些做生意的人,如果你真的是关闭了香港的总领事馆,那叫香港人难道回内地去申请签证吗?现在根本上是又有一些的检疫啊、各种各样的安排,是灾难来的,其实是灾难,如果做这些。

那么赶走这里的 或者不给这里香港的美国记者工作签证,相对会是短暂的,他们会觉得,就不影响到一些媒体。但是现在两个国家打架,他们也不会理那么多,会照顾到一些媒体的运作,这个是很可惜,他们看可能是很小事,但其实影响是很大很大。因为国际媒体其实就是国际社会在香港的眼睛和耳朵,你是怎么对待这班国际媒体呢?国际社会是会觉得,其实是正在对付国际社会的,但是很可惜中央政府他们不会这样看这些问题,完全是低估了这些影响。

驱逐在港外媒违背一国两制

杨健兴:香港政府也都是废的现在,他们最了解外国媒体的重要性,但是我不相信他们会尝试去说服中央政府,就是说等香港政府自己搞好,低调些就算了。但是现在不是这样,过去给了些空间香港政府,我们所以睁只眼闭只眼,有些媒体在内地出了事, 但是他在香港的记者完全没事,没有人提出来,大家就当没事。

现在很不好的就是,香港有些亲中的一些爱国人士就是,就是会将一些, 过去一年大家都会,香港多了很多留意,就是动不动就去美国领事馆抗议,评论啊那里就是,就会制造很多言论声音出来。其实这些是很少数声音,但是,往往就刊登一些亲中媒体,在网上,然后转去内地发酵,将事情搞大,中央政府就要做事了,要做一个强硬些的做法,这个是很可惜的,这个其实是连累了香港,整个中美这些问题将香港卷了进去,是连累了香港。

还有其实是不符合“一国两制”,“一国两制”就是,香港其实都已经有多一些空间处理一些对外的事。多举个例子,大家都会记得,中美试过很多时侯关系紧张,比如军舰不可以去内地港口,但是很多时侯,过去一段时间可以来香港港口,可以来香港维多利亚港,停泊,一千多个美国士兵在香港放一下假。香港很欢迎的,因为那些湾仔的酒吧或者其它一些地方购物,是两种处理的,香港与内地不同的。现在就一样了,我们看到媒体的处理都是一样的。如果广州的话都来不了香港,实际上那里已经不跟随“一国两制”了。

美国记者如被驱逐 一定影响香港所有东西

记者:因为香港全球都很关注,我相信过去的一年很多国家都派很多外媒记者来到香港,前面我们在前线采访的时候都见到很多外媒记者在那里,如果真的外媒记者主要是美国(的记者),被驱逐之后,对于香港的记者在香港这里继续做新闻自由的报导会有一些什么影响?你觉得他们怎么样去孤军奋战?

杨健兴:我认为困难了很多,当然外媒也都会透过他们的方法来做香港的报导,困难一些。 实际上在过去的一段从去年6月份开始,其实都非常明显,尤其是一段时间都很多外媒派人来香港做采访,一些是短期的,一些可能是长期一点的,另外他们也会透过视像、透过电话都有很多的报导。我们协会其实都收到很多这一类,其实都是世界各地,很多欧洲、美国、亚洲区的媒体多了在跟进香港的新闻,包括最近港版国安法出来之后,包括新闻自由的议题、政治的议题,就是说选举啊、政党啊这些民主发展,都是他们关心的一些议题。

在香港那个部分少了,其实不仅是影响他们采访一些政治议题,实际上外媒在香港其实也都很重视香港的金融、经济。前一段时间大湾区这些新闻都很有兴趣的,当然大湾区现在就是水分很多实际上,但是之前很多外媒都很有兴趣这一类的新闻,就变成这类新闻都上了。如果对香港经济发展、金融发展都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们如果收缩香港的人手,一定影响到所有东西。所以怎么搞都是靠害(坑人)的,其实是连累了香港。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杨健兴:警惕中共舆论战误导
【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瞒疫 各国抗疫后算账
【珍言真语】刘慧卿:港府干涉新闻自由
【珍言真语】桑普:中共一硬到底 面临斩首后果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拜登舞弊实锤证据 被指政变
【财商天下】Dominion隐秘金主浮现
【薇羽看世间】川普政府告脸书
【重播】彭斯乔州“捍卫参院多数”集会演讲
【横河直播】舞弊横行 吹哨受压 美国真正危机
【新闻看点】美国6大招打击中共 战狼突然退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