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加速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王友群

人气 15372

【大纪元2020年09月02日讯】2020年,处在大灾大难大危机中的中共,不仅没有反思,没有内省,相反,在内政外交各个领域,到处惹是生非,横冲直撞,到了似乎不让人讨厌不行、不让人往死里打不行的地步。

听新闻:

为什么?我认为,一个重要原因是,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以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方式,实行群体灭绝,欠的血债太多,犯的罪恶太大。

如果将中共比喻为一个人的话,那么,这超越人类一切道德和法律底线的大罪、重罪、死罪,使中共的头脑里充斥着“不作不死”的邪念。中共作为一个整体,已经坏透了,不可救药,它只会一条道走到黑,走到死。

当初,希特勒杀害几百万犹太人的罪行,被波兰人卡尔斯基1942-1943年传出后,很多人都不相信,包括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弗兰克福特。这位大法官听了卡尔斯基的介绍后,说:“我无论从理性还是感性角度,都不能接受。我是法官,我很了解人类,了解人性。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绝对不可能!”

今天,当法轮功学员向人们揭露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时,很多人的第一念,也认为“绝对不可能”。但是,这样的罪恶,不仅发生了,而且大面积发生了,持续了很长时间。不深刻了解中共这一滔天大罪,就不可能真正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

“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2006年3月,来自中国大陆化名皮特的记者与化名安妮的护士,在美国首次揭露出一个惊天秘密——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2010年3月26日《南方周末》的一篇报导说,广东省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何晓顺透露,2000年是中国器官供体从短缺走向爆炸性增长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0年,是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的第二年。

2013年11月5日,香港《凤凰周刊》发表长篇报导《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文章写道:“过去十年,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盛行一时,高效得不可思议的移植手术屡见报端”。在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器官几乎随叫随到,无须等候,快速配对,“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国际医学专家根据大陆器官市场的奇异现象分析,认为大陆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摘器官库,就是有事先都已验好血型和做好相关资料档案的活体器官供应者,在市场上获得器官‘需求’之后,这些活体器官供应者就被送入‘医院’,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器官市场上‘随叫随到’的超短的等候时间。”这与国际社会对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结论完全一致。

从2006年开始,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大卫‧乔高,就开始对中共活摘器官问题进行独立调查。同年7月发布《中国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他们的结论是:“指控真实存在”,并称之为“这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这个结论获得联合国反酷刑专员诺瓦克“可信度极高”的评价。两位大卫因在调查中共这一弥天大罪中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2016年6月22日,两位大卫与美国作家伊森‧葛特曼,经过10年的独立调查,在华盛顿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调查报告”。3位作者估计,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至10万例,2000年至2016年可能高达150万例,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去年6月17日,英国伦敦“独立人民法庭”作出判决:中共反人类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规模存在多年,并仍在进行,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旅美博士黄万青的弟弟“被失踪”17年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录音电话调查显示,上海是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要基地之一。

2005年1月26日,中共《解放日报》报导,上海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夏强对记者说:“对肝移植我是着了魔的”。“我现在简直像上瘾一样,一天不到病房看病人,心里就会不踏实;每周至少做2-5台肝移植”。一个人只有一个肝脏。移植一个肝脏,就意味着一个人死亡。那么,这么多肝脏从哪里来?

2003年4月19日,25岁的法轮功学员黄雄,在上海跟在美国的哥哥黄万青,打了最后一个电话,从此至今,下落不明。

2004年7月,上海市洋浦区公安分局国保处胡处长,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他非常了解黄雄的情况,但不能说。黄万青曾请上海律师郭国汀代理黄雄案。胡处长以出差、学习、开会等各种借口,拒见郭律师。最后,干脆通过他的手下,叫郭律师不要再找了,法轮功的案子,他不会见的。郭律师因代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被中共吊销律师执业证。郭律师被迫移居国外。2005,黄雄的户籍,被公安机关悄悄注销。

黄万青曾广泛寻求媒体、美国国会议员、国际人权组织的帮助。美国众议员John Linder、参议员ZellMiller,曾写信给美国驻中国大使馆,请求帮助打听黄雄的下落。美国大使馆至少两次联系中共外交部,要求提供黄雄的信息,但一直没得到任何回复。

黄万青怀疑他的弟弟被中共活摘器官。得知大连鸿峰生物科技公司在悉尼举办“真人尸体展”的消息后,2018年9月16日,黄万青从纽约坐飞机,飞行20小时到悉尼,要求鉴定展览的人体标本中,是否有他弟弟的遗骸,最后无果而返。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仍在进行

“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说,“追查国际”的调查证据显示,即使在武汉肺炎疫情最严重时期,各地封城、封路的情况下,中共各地医院仍在继续活摘器官。在“追查国际”调查人员的暗访中,部分医护人员明目张胆地宣称,他们的器官供体来自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

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公开讲:“没有湖北,没有武汉,就没有中国的器官移植。”湖北、武汉也是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要基地之一。

8月6日,武汉协和医院一天完成4台心脏移植手术。主持3台手术的董念国说:“同一个单位于同一天完成四台DBD心脏移植手术,在全国属于首例,在全世界也极为罕见。”这4颗心脏是来自于自愿捐献,还是人体器官库?

6月19日至25日,中国公民孙玲玲在武汉协和医院先后获得4颗可匹配的心脏用于移植。其中,孙等待到第2颗心脏,仅用3天;等待到第3、4颗心脏,仅用6天。“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的执行主任泰瑞博士怀疑:这些心脏可能来自“按需系统”模式,即从“人体器官库”找到匹配的心脏后,“按需杀人”。

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追查国际”的录音电话调查显示,是江泽民亲自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言来自前中共军队总后勤部卫生部长白书忠等。

2006年以来,“追查国际”通过上万通电话调查,采集到两千多个电话录音证据,通过对全国865家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及9500多名医生的几十万份公开媒体报导、医生论文、医院网站备份和数据库资料的系统搜索和分析,获取了上万条证据。

“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表示:“大量的调查录音指向一个事实:即这些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不是个别的、局部的、偶然发生的杀人事件,而是由江泽民亲自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利用军队、武警、司法及医疗等系统以活摘器官方式,针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大屠杀。”

清算中共大规模活摘器官罪行是灭共的一个关键

2006年以来的14年里,国际社会对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进行了大量独立调查。至今发表至少八大调查报告。参见6月8日大纪元发表的文章《八大调查指证中共强摘人体器官》。

从美国国会、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到加拿大国会、时任加拿大总理哈珀,到欧洲议会,到澳大利亚参议院,到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到曾遭受大屠杀之苦的以色列,到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等,或举行听证会,或通过决议,或通过有关法律,或发表论文,或向中共提出独立调查要求等,表达了对这个问题的严重关切。

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这个问题仍没引起足够重视。这是一个涉及中共绕不开的关键问题。对外国政府来说,不了解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大罪,就会对中共是全人类最邪恶的犯罪集团缺乏深刻认识,就会对中共产生这样那样的误判,甚至同流合污,助纣为虐。

对中国人来说,不了解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大罪,就会对中共可能通过“换人”、“拨乱反正”、重新“改革开放”,再次走上“自我革新”之路产生幻想;或对中共通过改头换面,变中共之名,存中共之实,让换了一身“马甲”的中共继续统治中国,抱有幻想。

中共对活摘器官的指控一直矢口否认,也不许国际上的专家学者到中国进行独立调查。对此,原中共大将罗瑞卿之子、“六四”屠杀之后决裂中共的罗宇说:

“你们都说没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那么好啊,两个大卫写了报告,在美国国会作了证,你去告人家啊,叫全世界来听一听,人家为什么说你有,然后你也让全世界听一听,你为什么说你没有。你为什么不敢告呢?就是因为你知道你一告,你肯定就完蛋。”

罗宇的这个说法一针见血。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中共的一个死穴。痛击这个死穴,中共很快就会解体。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追查国际调查:疫情下中共未停活摘器官
追查国际调查中共空军西京医院活摘器官录像
王友群:对法轮功“清零行动”是中共自灭之举
王友群:天要灭中共 谁将被押上审判台?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拜登父子贪腐叛国?7大疑问3聚焦
【纽约调查】敲诈、卖假货 华人因这些重罪遭遣返
【纽约调查】美禁共产党员移民 入籍多年也被追查
【薇羽看世间】更多爆料 拜登本人要悬?
【重播】川普宾州讲话:拜登赢就是中共赢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冲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