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面对艰难形势 各政党启动竞选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9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柏综合报导)“中共病毒”疫情的爆发,令新西兰政党被迫推迟今年大选的竞选活动,在距离大选还剩一个月的情况下,竞相提出各项当选承诺。似乎并未考虑“中共病毒”早已使政府花费了数十亿纽元的情况。钱在哪里?如何实施他们的美好愿景?

另一方面,各政党在提出各种承诺的同时,还相互批评、指责对方的政策。

工党指责国家党准备大幅度削减公共服务,以实现国家党的债务控制目标。国家党曾于2017年提出了117亿纽元的财政漏洞指控,而工党试图将自己扮成可信赖的经济管理人。

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 对于国家党的政策承诺反唇相讥。他指出:“像国家党这样的主要政党,有责任说出其宣布的政策成本是多少。而且我认为这是自‘中共病毒’开始以来拥有三名领导人的政党的混乱状态,对此政策尚不确定立足之本,并推出只会加剧不确定性的因素。”

对此,国家党领导人 Judith Collins 指出,她的政党将在下周为大选前的经济和财政更新  (PREFU) 出版后,制定一项费用完全计入的“一揽子计划”。她说,不仅应该对国民支出项目进行审查,而且,“不负责任的”政府支出“给小企业增加了很多额外的债务和成本。”如何纠正这样的错误决策?

Collins说:“我认为真正重要的是要理解,我们不能简单地借用摆脱衰退的道路,我们需要做的是摆脱衰退。”如果加上绿党,这是一个更加令人担忧的主张。其前景“坦率地说应该将人们在本质上吓倒了。”

绿党共同领导人James Shaw回应说,如果他们无法为选民提供合适的采样容器,当他们说自己是最好的财政经理时,国家党就是在贬低他们的品牌。自从Shaw为支持绿色私立学校批准了1200万纽元的拨款,他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公众公开道歉。

新西兰优先党领导人Winston Peters却表示,他的政党打算在经济与财政更新后宣布其全部支出计划和宣言。

“您首先要了解的是最新的更新信息,我知道其他人已经掌握了所有成本,现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们要等到PREFU出来之后,我们会知道我们正在处理什么。”

国家的债务危机

债务是另一个主要的经济黑云,它对新西兰经济是怎样的影响呢? Covid-19之前的净债务占GDP 的20%;而目前的债务规模达到了6035亿纽元,约占GDP的40%;根据预测,债务到2023年达到峰值,GDP占比达到53.6%;然后这一数字将有所回落,进入2030s后将会维持在40% 的水平。

新西兰储备银行,时刻关注国家的金融系统的同时,也从未停止过关注债务状况,

《新西兰先驱报》资深财经记者Liam Dann 在周末刊登的一篇长文中将债务进行归类细化,如政府债务、住房债务、企业债务、农业债务等,债务总额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值,6035亿纽元。这是自2016年《新西兰先驱报》财经版首次关注国家债务以来的又一次。相当于人均负债12万纽元,

这一债务水平大约占GDP的40%。虽然这一数据听上去比许多OECD 成员国的状况要好些,但是如此高的债务水平对于新西兰经济复苏和发展会相当不利。

令人担忧的是政府债务目前正在以5.4% 的年增长率递增。

国家党表示它将比工党 更快地减少债务,10年内可将债务与GDP之比降至30%。据信,这将意味着需要大幅度削减预算支出800亿纽元。

ACT 领导人David Seymour 也很关心债务问题,他称当前的形势很严峻、令人担忧。

他说:“我认为现在的利率很低,但可能不会在未来几年,很可能会使我们陷入一种错误的安全感。”
政府公布税收政策

9月9日是工党的“税收日”(T-Day),所有的目光都盯着政府将宣布怎样的税收政策。新西兰人最终了解到了这一新的税收政策。看来这一次政府没有对所有人加税。税收改革的重点为高收入人士。39% 的最高税率会应用于收入超过18万纽元的人士。 此税率仅影响2% 的新西兰人。

有意思的是,工党的个人所得税政策由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 和税务部长Stuart Nash 共同宣布,总理Jacinda Ardern 并没有露面,去了Whakatane。

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 在宣布工党的税收政策时强调,工党承诺在10月份赢得连任后不会提高燃油税。他说:“我们的500万团队在与Covid-19的斗争中做得非常出色。在我们恢复和重建时,保护人们的收入和服务非常重要。”

工党税收发言人Stuart Nash 表示,公司税率维持不变。他说,这将给企业带来 “连续性和确定性。”

Robertson 强调,新的税收收入还将有助于偿还新西兰的债务,因为与Covid-19经济危机作斗争时,债务被用来帮助启动经济。

“在本届政府任期内,我将重点放在认真管理账簿和减少债务上。这一重点将继续下去。”

同时,Nash 说,工党政府准备引入并实施数字服务税 (DST) 。

他说,根据IRD的最新预测,DST每年将增加3000万至8000万纽元的收入。

附:工党一旦成功连任将会实施的所得税率。

·         任何年收入不超过 $14,000: 10.5%

·         年收入在 $14,000 和 $48,000: 17.5%

·         年收入在 $48,000 和 $70,000: 30%

·         年收入在 $70,000 和 $180,000: 33%

·         年收入超过 $180,000: 39%

Newstalk ZB早间节目主播Mike Hosking认为,对于新西兰人是否可以应付更多的所得税存在疑问。

税务咨询专家Robin Oliver在接受他的采访时告诉Hosking,花10亿纽元很容易,但要通过税收筹集这笔钱非常困难。

Oliver说,我们需要退后一步,对我们所处的位置进行公正的评估。

Oliver说,我们需要研究一下政府可以减少的支出,然后决定税收状况以及我们可以承受多少债务。

“任何收入超过7万纽元的人士,都必须将税率提高到36%,这对普通家庭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增长。”

Oliver说,政府需要研究它可以减少多少支出,然后决定税收状况以及我们可以承受多少债务。
本届政府在应对Covid-19疫情,半年内已经花掉了几十亿纽元,用于对受影响的员工或企业的工资补贴,这使政府的债务水平一下子翻了一番。然而我们需要认清的是:这些花掉的钱,仅仅是用于福利目的,不是投资,不产生任何经济效益,而且这些钱是要偿还的。其次,补助结束后,很多人还是失去了工作,很多企业倒闭了,这些人找不到工作,生活陷入艰难境地,一定会出现更多的人申请失业救济金。形势其实已相当严峻,问题究竟应该如何解决?面对如此局面,唯有真正有远见、领导力、决断力的政党,提出化解危机的良策,推动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才能赢得选民的信赖。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