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裔加拿大人国会作证 讲述中共威胁手段

一名亲香港的抗议者2019年8月17日参加温哥华举行的“反送中”集会。(加通社)
人气: 16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国会属下委员会对加中关系展开调查后的一系列听证会,展示了中共专制政权对加拿大方方面面的干预,包括在加拿大领土上,以各种恐怖方式威胁加拿大居民。

出生于香港的王卓妍,在香港的自由和人权遭到中共当局打压时,和其他人一起站出来为香港人发声。她是加拿大香港联盟(Alliance Canada Hong Kong)的共同创办者和行政总监。她告诉《大纪元》,中共践踏人权的事已做到加拿大土地上来了。

今年1月,王卓妍在温哥华帮助设立加拿大香港联盟期间,公开批评了中共当局践踏人权的行径。几天后,她在一个朋友帮订的旅店房间(写的是朋友的名字)里,一名陌生男子打通了房间的电话,威胁她马上收拾东西,说有人要过来把她带走。

王卓妍当时报了警。她说:“中共当局不在意在任何地方做那些肮脏的事,他们可以在加拿大的土地上做,他们在监视、威胁批评中共的人。”

今年夏天,加拿大国会国际人权委员会和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听到了证人悲惨的证词。证人指称,中共政府的代理人威胁他们及他们在加拿大和中国的家人;女性证人被威胁,如果批评中共政府的人权问题,她们将面临被强奸甚至死亡的危险。

加拿大主流媒体CBC在周四,报导了部分证人的证词。

遭人肉搜索

王卓妍女士表示,2019年8月17日,海外香港人在全球30个城市举行集会,支持香港的“反送中”抗议活动。期间,他们的抗议活动遭到亲共人士的冲击。

她说,参加支持香港人的集会后,和其他一些参与者一样,她被那些亲共人士“人肉搜索”。“他们拍了我的照相,然后开始挖掘我的个人信息,包括我的电子邮件地址、我的住所、我的电话号码。”

“(他们)通过微信,恶意地散布这些个人信息。” 王卓妍说。

这次活动中,几乎每个举办声援香港抗议集会的城市,都遭到亲共人士的冲击,并且手法类似。他们通常是成群结队地到达及离开,携带崭新的血旗,甚至上面的熨烫折痕仍清晰可见。王卓妍认为,这是有组织的行动的证据。

“无论是在加拿大、美国、德国、日本还是台湾,我们所看到的都是一种模式。”王卓妍说,那些人都是高举血旗,唱着中共国歌。“他们的口号也相似:‘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对暴力说不,对暴乱说不’”。

2019年8月17日在温哥华举行的支持香港人“反送中”的集会。(加通社)

在加拿大支持中共获报酬

王卓妍说:“我们已经看到这些人得到报酬的证据。我们在微信和微博上看到了大规模的组织协调。”

CBC报导称,尽管他们尚未获得那些人获得报酬的直接凭据,但报社已接触过一些人,在今年初,他们出场支持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时,获得了现金报酬。

中共前总书记胡锦涛在2010年6月访问加拿大时,大纪元曾获得的一个录音,是中共驻加大使馆教育处一等秘书——刘少华,对40多名公派学生和学者的讲话。讲话说,在举办大型欢迎活动时,人数上要压倒抗议胡锦涛的人数。因为2005年胡来加拿大时,所到之处都能看到、听到法轮功和其它信仰、人权团体的抗议呼声,这让中共官员感到恼火。

刘少华在录音中说,这次欢迎胡锦涛的活动,“包括费用,我们全出,……其他自费生,其实我们也出,国家出这点钱(不算什么),我想,这是一场斗争,政治斗争。”

王卓妍说:“这些出来反对抗议的人,也说他们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员,说他们正在将这些信息发给领事馆,发给大使馆。”

2019年2月,麦克马斯特大学发生了中国学生捣乱校内讲座的事。以该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为首的学生组织,对一场支持新疆维吾尔人的讲座进行干扰和捣乱,并向多伦多中领馆做了汇报。

德国之声获得的一组微信截图,揭示了中国留学生向中领馆及大使馆汇报,接受其指令及采取行动的过程。

几个月后,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因涉嫌协助中领馆监控校园活动,被取消俱乐部资格。该联谊会提出上诉,也被驳回了。

2019年8月17日在温哥华举行的支持香港人“反送中”的集会。(加通社)

中共在加拿大实施威胁由来已久

古尔斯基(Phil Gurski)是渥太华风险咨询公司Borealis Threat的主管,有30年安全情报分析经验,大部分时间是为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工作。他说,在加拿大持不同政见的华人,很久以前就开始遭受中共的骚扰。但是,中共大使馆官员会尽力避免直接参与相关的活动,因为这里是加拿大,如果他们被抓到,会被驱逐出境。

他说,除了公开活动外,中共会以更微妙的方式施加压力,比如直接或通过电话或社交媒体,向持不同政见者发出威胁和警告。对于这种来自外交使团的行为,“我们已经发了几十年的警告”。

许多华人在中国仍有家庭成员,他们成了中共政权用来施加威胁的筹码。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发言人关卓中说,中共官员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知道你父母的住所。”

他说,人们马上会明白,他们的回应可能是,“好吧,那我最好保持沉默,我最好闭嘴,或者我最好不要做什么。”

关卓中说:“在一个威权国家里,这种微妙的威胁是非常深刻的,人们会知道,当你收到这种信息时,你应该怎么做。”

“我已经看到很多人遇到这种事。”他说,“甚至中文媒体的人、电视或报纸的编辑,他们可能会从中领馆或其代理人那里接到电话……说我们不喜欢你刚发表的东西,请下次注意。”

关卓中说,中共当局还可能采取更微妙的胁迫手段,比如通过亲共的企业,以广告支出来施压批评中共政权的媒体。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