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L两周累跌2% 新界西四周调整4%

【楼市动向】为何土地资源遭延误使用?

人气 108

【大纪元2020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勤智香港报导)反映二手楼价走势的中原城市领先指数(CCL)最新报177.43,按周再跌0.72%。分区指数除港岛区反弹2.29%外,九龙、新界东及新界西分别再跌1.91%、1.86%及2.51%。其余领先指数互有升跌,大型单位回升0.31%,大型屋苑及中小型单位分别再调整0.93%及0.91%。中原经纪人指数(CSI)最新报49.85,按周微跌0.58个百分点。

CCL连跌两周累计跌幅2%,整体二手楼价回到5月中水平。八大指数有六个连跌两周,跌市颇为全面。气氛稍差,发展商正等待时机开盘,一手成交转趋淡静。二手市场却因此而转趋活跃,按代理统计,过去周末十大屋苑成交创四个月新高,业主扩阔议价空间亦有助推高成交。短中期后市视乎重启经济进度。

三权合作剥削民众

另外,近日一宗虐畜案审判结果令社会哗然。渉案事主将十多只宠物抛出窗外致死,事主自首投案,环境证供充份,案件理应由法庭判决,律政司居然撤销检控,令一众动物维权人士极度愤怒。

事实上,涉及律政司撤销检控而引发争议的事件又岂止一端,先前居警察宿舍女子涉收毒品邮件,法官指定罪机会大,律政司坚持撤销检控。还有西湾河警员开枪伤人案,的士司机危险驾驶撞断参与游行人士双腿的两宗私人检控,法庭受理,律政司却终止检控。

另一边厢律政司对异见人士却钻尽现有条例作出检控。某政党成员被政权以违反国安法破屋搜集证据及拘捕,又利用一条超过半世纪没有使用的发表煽动憎恨政府言论罪被检控,法律专家指条文违反《基本法》及《人权法》保障的言论自由。以上种种,令市民怀疑律政司的公正性。

无独有偶,林郑又忽然无风起浪,将“行政主导”超然化,否定以往确立的“三权分立”,中共控制的传媒对判抗争者无罪的法官肆意攻击,目的就是为中共的三权合作论表态。中共提出的“三权合作”是为了维护极权,司法机构为政治服务,镇压反对声音。行政主导就是政府主导政策,房屋、人口、医疗、教育等政策全面配合极权施政,市民不得过问。听似荒唐,再过一段时间,对政府政策有任何异议的将先被官方控制的传媒“扣帽子”,继而利用司法制度“处置”,“三权合作”剥削民众的权利及利益。

项目严重延误屡见不鲜

18年年底土地专责小组向政府提交觅地建议,并获得政府全数接纳,短中期供应选项之一是将部分粉岭哥尔夫球场改作建屋用途。事隔一年多,有传媒发觉粉岭哥尔夫球场已经到期续约,向政府查询情况。发展局指球场已经续约,并于去年9月着手研究建屋可行性,预计明年初才完成。换句话说,从政府接纳建议到完成研究报告已拖足两年多,效率之差令人愤怒。其他私人会所的建屋可行性研究恐怕还未动工。一如笔者当初推论,私人会所建屋选项未来十年零供应。

事实上,拖延的岂只是住宅,还有社区设施。(港岛)西湾河鲤景湾在东区法院旁2,700平方米的土地,早已拍板兴建楼高八层的图书馆及200个宿位的安老院舍综合大楼。项目于09年东区区议会立项,12年建筑署评定工程技术上可行,康文署及社福处亦批出文件,15年已经规划,可是政府19年4月才递上立法会财委会申请工程拨款。原本预计22年落成,建筑署最新网页预期竣工日期已延迟至23至24年。立项至落成时隔15年!各部门协调不足,该土地原本用作临时停车场,一年多前已腾空,结果白“晒太阳”,间接令库房损失收入,区内违例泊车更严重。还有小西湾道与富欣道交界地皮,毗邻是小西湾社区会堂,丢空超过20年,多年来区议会要求政府交代及规划土地用途不果,还要额外花公帑安排剪草。青年宿舍项目更惨不忍睹。11年政府施政报告内提出,时隔9年,只有80个宿位落成,其余四个项目3千多宿位更连确实时间表都没有。原先政策目的是以低廉租金租给年青人,让他们拥有自己生活空间之余亦可储蓄置业,结果落成后租金与原先估计高出一倍,违反政策目的。更讽刺的是原本一班跟进计划的年青人已“超龄”,不符合申请资格。

政治挂帅讲一套做一套

既然土地及房屋问题是重中之重,为何政府不断拖延?原因之一是政府重视的是政治,急中共所急而非急市民所急,将民生问题视作次要。政府议程经常被政治骑劫,“送中条例”、国歌法等,递上立法会将政治与民生问题捆绑,令争议加剧,导致延误。官员则忙于宣扬中共政治及价值观,自然不受民众欢迎,官员选择逃避而远离民众,养成选择性听取偏颇意见,将反对声音升格至敌我矛盾层面,又妄想自己代表广大市民利益,了解市民所需而制定政策。

评估政府表现的并不是香港人,而是中共。民意调查指政府表现拙劣,不为市民接受,却得到中共官员的充份肯定,特区官员自然沾沾自喜,千错万错政府从来没错,继续其“坚离地”政策。

在实际操作方面,重大项目必须设立可量指标,时限是不可或缺。上述项目就没有一个在定立项目时设立清晰可量指标。事实上,政府刻意将各种目标模糊化,例如建屋目标是十年滚动,年年皆有十年。短中期以往是指三、五年,大辩论将短中期变作十年。建屋目标将所有类别的资助房屋供应目标混在一起,又将出售公屋、“绿置居”与出租公屋混为一谈。致主导的房屋政策却不设任何目标。目标没有时限,因此无从问责,政府想拖延多久便拖延多久。

八年来楼价上升一倍,㓥房数字创新高,未来十年没有足够土地达供求平衡,公屋轮候时间严重偏离目标,但至今没有一个官员因房屋及土地问题而被问责甚至责成。疫情更给予政府诸多借口,相关官员工资长俸利益百分百支付,公帑花足,效率却大降,不少民生相关部门甚至停止运作,危机管理及电子化流程落后。

但执法部门打压意见人士的效率奇高,警队大幅增加编制,却未见政府同等对待土地房屋相关编制。多年来的言行不一,足以证明政府所谓“重中之重”只是空言。

◎◎◎ ◎◎◎ ◎◎◎

土地房屋问题多年来不解,更不知何时能解,连前任土地专责小组主席黄远辉亦批评政府“力度不够大”、“速度不够快”、“足足空白了一年”。林郑政权自诩竞选政纲超额完成,国安法令她感到心宽之际,特区民生问题却越积越深,公义不得彰显,自由不断收窄,贫富悬殊纪录新高。这些死结不解,当权者却以为利用高压政策及施行恶法就可令特区长治久安,历史早已判明这是自欺欺人。◇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楼市动向】政治操控对楼市的影响
【楼市动向】“寸金尺土”特区完美示范
【楼市动向】为何资助房屋供应仍陷困局?
【楼市动向】真正地产霸权是特区政府
最热视频
【纽约调查】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 与中共有瓜葛吗?
【重播】川普佛州集会 支持者现场过夜等待
【役情最前线】电邮门当事人指证拜登
【微历史】解体苏共英雄 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
【新闻看点】FBI约谈关键证人 中共方寸乱?
【思想领袖】埃利斯:美多方面反制中共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