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梦幻空花

作者:黄骏基
莲花(郑顺利/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72
【字号】    
   标签: tags:

戴着斗笠,颈肩系着一条棉织的毛巾,双手套着一对黑色的手袖,在每日寻常的上班途径,他也只是路边常见的一幅风景而已。

约莫六十几岁的年纪吧!

应该是职场退休的岁数,不然怎么有那么多的闲暇拈花惹草呢?看这一池的莲园美色照顾得真好,不仅仅吸引许多路人过客的目光,连蜂蚁蜻蜓都时时驻足,那群蝶共舞流连忘返的画面更是好摄之徒的最爱啊!

这些日子,因为公司的事情忙碌,致使每日驱车路过于此几乎都无视于这片美景的存在!所以在这个周末特别起个清早,带着久未使用的数位相机,特意再度造访此处。

只见他,弯着腰在浇灌着池畔种植一系列的太阳花,欣喜望见那些粉红、桃红、鹅黄三种颜色的花卉含着露珠在太阳底下争奇斗艳的模样真是惹人垂爱,若与那一池的夏莲比拟,应是新关公路上最美丽的配角了。

他见我拎着相机,定是来此处拍摄莲花的,于是热心的向我介绍着池里的花种:“这些桃红色的叫做子时莲,花开于夜间,若时间到了正午,你只能看见她们的一脸睡相了。这些紫色的是香水紫莲,花朵本身拥有一种淡淡的清香,最适合供佛。而那些粉红的、嫩白的……”他口沫横飞且耐心地为我细腻介绍着莲园的一切,仿佛我俩的情谊已经熟识许久一般。

他继续说着:“相逢何必曾相识?既是爱花人,彼此惜花的心念应该相同,我告诉你呀,这里的莲花一年四季各具风韵:春有凝翠;夏有娇艳;秋有厚重;冬有凄美,一岁一枯荣的景象只是枝叶的虚相,我们要学习的是莲根的精神,那怕逢遇几番轮回,荣茂之心永远不死。”

佛教对莲花有“梦幻空花”之说,宋朝宏智禅师临终时,曾写下一偈:

“梦幻空花,六十七年。
白鸟烟没,秋水连天。”

人生如梦般虚幻,如花般易逝,每天上班我都会经过的莲园,怎奈常与多数路人一样,总是错过了身旁这一幅美丽的景致,人生到底还能让自己空过几回呢?

眼前这一幕景致亟像一幅图画,也像是一本诗集,突然想到哲学家汤玛斯说过:“阅读所获得的最大快乐,是好像透过一面镜子,看到自己的心灵。”而当下的我,正在阅读一面人生风景,扉页里有醉人的睡莲;有夏日的香气;还有自己消失许久又重新浮出水面的文学灵气。

达尔文说:“无论多么不重要的一件事,只要乐在其中,都会获益无穷。”当我放下心中的纷纷扰扰,重新提起数位相机的同时,对这一句话已经深信不疑了。@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广西玉林市。一座已被封闭了半个月的小区,夕阳如血。张氏大妈目光越过门岗铁栏杆,茫然地望着远处。远处的马路上曾是人车如流,那广场上,曾是跳舞唱歌的人群,如今,寥寥罕有人影。
  • 2020年2月7日,湖北黄冈的东湖小区内,本来是万家团圆喜庆的元宵节,楼上一居民家传来一阵哭叫:“让我去跳楼,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她妈拖着女儿的手:“要死,我们全家一起死。”
  • 之前疑因力挺香港遭无线(TVB)封杀的视后李佳芯(Ali),在疫情下闭关三个月撰写的新书《心之所往》将于6月28日在网上独家预售。27日,她在脸书用“心知所向,披荆以往”道出书中主题。
  • “客人来了,准备杀椅子、煮木屐!”总觉得那是当年那群人生活态度上的直接显现:贫穷却有尊严,匮乏而不绝望。
  • 上帝真的公平,拿走你身上某一部分功能的同时,真的会补上另一部分给你。
  • 这世间每个人的人生必然都是一本书,都是累积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因为最平凡的永远最真实。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
  • 暑热之夏季,三伏已过二伏,偶尔之雷雨,带来丝丝凉意与爽快。及至末伏,雨水天气反倒频仍渐次多了起来。立秋后接续的炎热感,也缓解了太半。
  • 那是座落于台北猫空的一间茶坊名字,环境与陈设一如其名典雅,傍山而筑的设计,近谷底处竹依林绕;还听得见流水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