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文允武一名将 名公子于仲文

作者:本木
金协中彩绘《三国演义》第五回插图,发矫诏诸镇应曹公。(公有领域)
于仲文布达假消息攻下金乡城(示意图)。图为金协中彩绘《三国演义》。(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584
【字号】    
   标签: tags: , ,

名公子于仲文卓越豪迈、英伟挺拔,生长于北周跨越隋朝,历经三代,出身显赫的公卿世家,为国家重臣。他带兵打仗非常雄武,而且足智多谋,一生有许多胜战功绩,然而,于仲文的陨落也和战争有关,为何战神不再眷顾于他?

从小与众不同

于仲文,字次武。祖父于谨是北周名将,封燕国公、柱国大将军。父亲于曾担任北周大左辅、柱国大将军、世袭燕国公。于仲文则官至右翊卫大将军、光禄大夫。一门皆精英,国之重臣,跨越二朝,历经三代,是乃显赫的公卿世家!

于仲文从小就非常聪明,入学以后,沉醉于阅读,典籍读完一册又一册,从不厌倦。对此,他的父亲感到很惊讶,因为一般孩童大都喜欢玩耍,往往把读书置之脑后,而他这个儿子与众不同。所以仲文父亲就说:“我这个儿子必会振兴我们于家。”

九岁时,曾经在云阳宫拜见宇文泰(追尊为文皇帝,庙号周太祖),太祖问他:“听说你很喜欢读书,书中到底有什么?”仲文回答说:“有如何帮助父亲,如何侍奉君主的道理,其实就是忠孝而已。”太祖听了非常感叹与赞赏。仲文后来又跟博士李祥学习《周易》、《三礼》。

智慧破案  不畏强权

于仲文长大后,卓越豪迈,胸有大志,英伟挺拔,当时人们都称他为“名公子”。他先是投在赵王属下,没多久就升迁为安固太守。于仲文任太守时,处理政务极为明快有智慧,并且不畏强权,凡事都依法办案。有一次,郡中有任、杜两家各丢了一头牛,后来他的属下找到了一头牛,两家人都认为那是他们家的牛,州郡官员很久都无法判决。益州长史韩伯俊就说:“安固于太守自小就很聪明有智慧,可请他来判。”

于仲文了解案情之后说:“这个很容易解决。”他命令二家各驱赶家中的牛群过来,并放出那头找回来的牛,结果,牛向任氏牛群中走去。他又暗中叫人稍稍地打伤这头牛,并让两家都来看牛的伤势,只见任氏家人一再嗟叹惋惜,而杜家人却神色自若,没当一回事。仲文因而喝斥杜氏家人,杜氏家人也就俯首认错离去了。

始州刺史屈突尚是宇文护(北周权臣,宇文泰长兄宇文颢的儿子,在西魏末年和北周前期权倾天下,位极人臣)的党羽,先前犯了案被捕下狱,但没人敢办他的案子。于仲文到本郡后,很快就把他审判治罪了。四川一带都传颂着他的德政:“明断无双有于公,不避强御有次武。”

允文允武一名将

于仲文可谓允文允武,博学多才,不但处理政务非常有效率,还能带兵打仗,而且足智多谋屡建军功。北周宣帝时,于仲文为东郡(今河南五滑县)太守,那时杨坚在朝当丞相。尉迥(周太祖宇文泰外甥,封蜀国公、相州总管)在益州起兵作乱,还派人去招降于仲文,于不从,尉迥为此愤怒极了,就派大将宇文威去攻打于仲文,没想到宇文威的大军反被于仲文击败。

不久,尉迥又派宇文胄和宇文威、邹绍两路去攻打东郡。敌兵势众,加上郡中有赫连僧伽、敬子哲率众投敌,于仲文自度寡不敌众,然而他心在社稷,只好把妻与子留在城中,带领六十余骑精兵从西门杀出重围。敌军一路在后头追杀,于仲文且战且行,随从战死十七、八人,最后终于归还京师长安。尉迥怒而杀死他的三子一女。在京师,杨坚接见他,引入内室,为他的英勇爱国、为他的家属牺牲流下了眼泪。

于仲文进位大将军,领河南道行军总管,并且受命从洛阳发兵征讨尉迥所属檀让部队。他这次出征又建军功,大败檀让部,俘虏五千余人,斩首七百多首级。

于仲文领军至汴州之东的倪坞,与尉迥大将刘子昂、刘浴德遭遇,他快速进击破了敌军。途中临时驻扎在蓼堤,距离梁郡(今河南商丘)七里。探子带回情报说檀让拥兵数万,诸将心中胆怯,说:“我军自远地来到此处,人马疲敝,不可决胜。”

但是,于仲文让众军快快吃饭,然后列阵大战。他先以弱师挑战敌军,伪装败北,待得檀让军骄傲轻敌,再派精兵攻击敌军左右翼,顺利破了敌。诸将意外,都不明白疲惫之师能打胜仗的原因。于仲文笑道:“我们部队中的将士皆山东人,擅于速进,不宜持久战。乘势进击敌兵,所以能制胜。”诸将都甘拜下风。

檀让带着残部屯兵城武(山东成武县)。于仲文假装到远处书州县屯兵,并且放话说:“大将军至,可多积粟。”他用此计松懈檀让的防备。檀让真的中计放松了警戒,杀牛大宴手下。没想到仲文精选的骑兵突然来袭,拔了檀让最后的据点。

那时候,檀让的手下大将高士儒率领万人驻屯于永昌,另一名手下大将席毗罗领众十万屯兵于沛县,就将攻打徐州。席毗罗之妻子则在他的原根据地金乡。仲文遣人假装是毗罗的使者,布达假消息,说明天中午檀让将到金乡宣达蜀公尉迥之令,赏赐将士,把金乡城主徐善净和乡人骗了。隔日,徐善净开城门要迎谒檀让,仲文带着精兵和假的尉迥旗帜到来,不费吹灰之力就擒下金乡城主,并拿下了金乡。

部将们都劝仲文屠城,仲文说:“这个城是席毗罗起兵之地,应当宽待他的妻子,城中士兵可自行解甲归田。如果立即屠城,会让席绝望之下乱屠杀。”众人都称善。

席毗罗知道金乡被于仲文官军攻下后,恃着兵力众多,发兵攻打金乡。于仲文背城结战阵,并在离开军队数里的麻田中设下埋伏。两方军阵才交手,后方的伏兵就威猛助阵,曳柴鼓噪,尘埃弥漫天日,好像军势强盛不可当。毗罗军心惊结果大败溃逃。于仲文乘胜追击,贼军走投无路,情急下投入洙水而死的人无数,水流都堵塞了。檀让被俘,被装入囚槛送回京师。席毗罗躲在荥阳人家中,也被捉住斩首。就这样于仲文以兵士八千平定河南全境。于仲文回京师,天子设宴接见,拜为柱国大将军、河南道大行台。

军容整肃 突厥不战自退

隋文帝建立隋朝,于仲文受命驻屯白狼塞,防御突厥。次年以他为行军元帅,率十二总管出击突厥,遇到突厥部落,斩首千余级,得牲畜数万口。在护军川北边,他再次与突厥大军相遇,突厥可汗见他军容整肃,不战自退。

仲文除了打仗的军事才能,治理政务的才干也很出色。隋文帝忧心吏多奸计,令他勘录尚书省中繁杂的文簿,查找问题;仲文从文簿录事中揭发甚多的奸吏,隋文帝嘉赏他的明断。文帝又常常忧虑从江南运入京师的货资转运不及,仲文奏请决渭水开漕渠,并总成其事。

当时,晋王杨广看中于仲文有将领之才,命他监督晋王军府之事。突厥入侵时,杨广为元帅,以于仲文统领前军,大破突厥。仁寿年间,杨广被立为太子,于仲文成为太子右卫率。杨广即位隋炀帝之后,于仲文成为右翊卫大将军,掌管文武官员人选之事。他也跟随隋炀帝西征吐谷浑,进位光禄大夫,很受信任。

人生逆转

于仲文一生战功无数,然而在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役——东征高句丽时,大尝败绩。当时隋军深入敌方疲弊厌战,但他执著于建功,又军中多头主导,结果十万大军死伤惨重。于仲文积极促战,成了众将的替罪羔羊而入狱,忧愤致病。于仲文的失败可说是非战之罪,那是隋炀帝一朝“大树将颠”的一个预兆。

一生忠心卫国、屡建奇功的一代名将,因为执著于胜利、建功,反而招来大败之难,晚岁在牢狱中度余生,直到病情严重才获释返家,卒于家中。留下《汉书刊繁》三十卷、《略览》三十卷。

茫茫人世何所求?人生真谛在何方?留给后人细思量。

资料来源:

《隋书.卷六十 列传第二十五》

@*#

(点阅【经典历史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华山(Shutterstock)
    说到包拯包青天,可谓是家喻户晓,不过北宋另一位与包公齐名的刚正不阿的大臣赵抃(biàn),当下知晓的人恐怕不多了。他历经宋朝三位皇帝,为政四十五年,官至副相,曾五任御史,他是中国历史上以“铁面御史”之誉载入《二十四史》的唯一一人。
  • 中国几千年历史长河中,历朝历代都有能人异士,能力高者可通古知今、预知未来事,能力低者可相出人生命运,道出人间祸福。晚清咸丰光绪年间有一位官员、书法名家,亦是擅相术者,他叫李文田。
  • 龚明之,字熙仲,是昆山(今江苏省昆山县)人。他出身于士族,因至孝至诚的品行而颇得盛名。
  • 所谓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令人荡气回肠的魏、蜀、吴三国,在曹操、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周瑜、孙权等风流人物谢世后,天下大势逐步走向统一。公元263年,曹魏政权灭掉蜀汉。266年,司马炎取代曹魏政权建立晋朝,史称西晋。280年,西晋灭东吴,彻底结束了三国鼎立的分裂局面,重新统一了天下。
  • 房玄龄常常告诫他的儿子们:“不能骄奢,不可沉溺于声色;一定不可以用地位门第,去欺凌他人!”他汇集了古今圣贤的家诫格言,写在屏风上,令诸子各取一扇,对他们说:“你们如果能留意这些家诫,就足以保身成名。”又说:“汉朝的袁家,历代保有忠节,是我所崇尚的,你们也应该效法。”
  • 曾短暂担任中华民国总理的钱能训,字干臣,是清末人,1869年出生于浙江嘉善县,是吴越武肃王钱镠的第三十六代孙。他的父亲钱宝廉是道光年间的进士,曾任吏部侍郎和刑部侍郎,为正二品官员。
  • 房玄龄十八岁时,本州举荐他应进士考,及第后被授羽骑尉。吏部侍郎高孝基,一向被认为有知人之明,见到房玄龄后深加赞叹,对裴矩说:“我见过的人多了,还从未见到像这位郎君那样的人。他将来必成大器,但恨我看不到他功成名就。他会位高凌云。”
  • 在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撰写的《史记‧循吏列传》中,春秋时期楚国的令尹(宰相)孙叔敖被其列为“循吏之首”。“循”意思是遵循道义、顺应时势,也就是说,孙叔敖被视为遵循道义、顺应时势的官员之首。
  • 《三国演义》中有写到一幕是诸葛亮到江东舌战群儒,在这群儒生中有一位是少年成名的陆绩,字公纪。他从小就非常孝顺,年纪轻轻就颇有名气,后被拜为太守,其为政清廉,深受百姓爱戴。
  • 作为名臣,张养浩是元朝三俊之一;作为文学家,他更是元曲作家中的泰斗。今人对张养浩的了解,大概就是从那首《山坡羊·潼关怀古》开始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