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富能案 律师及当事人家属揭司法黑暗

人气 1317

【大纪元2020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张顿采访报导)湖南长沙富能公司三名员工被当局秘密开庭审判后,大陆律师及其家属向大纪元揭露了中共司法部门运作的黑幕,为了打压当事人,当局不但指派律师,而且还秘密开庭审理;当家属发声时,当局直接给家属也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吴有水律师:秘密开庭 审理过程非法

大陆非政府公益机构(NGO)长沙富能总共有三名员工吴葛健雄、程渊、刘永泽,去年7月被长沙公安带走,其后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逮捕。上周,中共长沙市中院对三人进行秘密开庭审理。

9月9日至11日,大陆律师、吴葛健雄的父亲吴有水程渊的妻子施明磊,以及程渊的辩护律师谢燕益一行三人,到相关部门讨说法,但是毫无结果。

吴有水律师对大纪元表示,今天听法官说案子是公开审理的,但根本就没有公开。首先法院没有通知当事人家属,也没有通知律师。其次,案件也没有在法院进行公告,“是个典型的秘密开庭审理,并不是公开的”。

按照中共的法律,如果涉及中共国家秘密和商业秘密,可以不公开审理,但是必须要公告。“不公告,肯定是违反法律规定。”

律师:无耻剥夺当事人的“辩护权利”

吴有水说:“关键是这个过程中政府强行安排律师,但这个案件根本不符合法律援助条件,也就是说根本就不符合政府指派律师的条件。因为当时家属已经请了律师。”

吴有水说:“从这个案子来看,彻底的完完全全地剥夺了当事人的受辩护的权利,没有任何法律上的依据的,这个做法是很卑鄙无耻的。”

“为什么会采取如此卑鄙的手段进行秘密审理,是因为(处理)这个案子的本身就是见不得人的,这三名当事人的行为根本就不构成犯罪。哪怕就是按照现行的法律,也不构成犯罪。”

“正因为不构成犯罪,(当局)要强行给他们定罪,所以他们只有这样用秘密的手段;为什么要安排指定的律师,就是因为见不得人,如果不是他们指定律师,就可能会把相关的他们的罪行给暴露出来。他们为了不让罪行暴露,才采取所谓秘密的方式,安排所谓官方律师。”

家属与律师四处奔走 毫无结果

程渊妻子施明磊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这次是他们家属第13次去长沙,他们一行三人(施明磊、吴有水、谢燕益)去长沙是控告“长沙司法局违法”。

前天(9日),他们一行三人到湖南省监察委,控告湖南省公安厅、长沙市公安局、以及长沙市检察院、长沙市法院所有案件的办案人员“违法办案的种种情况”。

昨天上午,他们三人去了程渊等三人的官派律师的事务所——湖南真泽律所,要求见官派律师。他们非但没有见到官派律师,事务所还称他们“构成寻衅滋事罪,要报警,喊来了物业保安”赶他们走。

昨天下午,他们三人到司法局投诉官派律师,又去看守所送东西,带了3本《圣经》,3本“习近平思想”,还有衣物,后两样收了,《圣经》不收。

施明磊说:“为什么不能收?宗教自由是宪法里有保障的,看守所人员就说不可能给他们安排祷告的时间,《圣经》这本书也不能给他们看。”

晚上,吴有水律师给儿子的官派律师打电话,对方才告诉吴有水上周已经开完庭了,庭审已经完毕了。

今天上午,他们三人去了法院,要求见承办人法官赵喆。赵喆从6月24日接手了案子后,至今已有接近2个多月,一直没有接过家属的电话,今天也是避而不见。

施明磊说,现在他们还不知道秘密庭审的结果,但是家属认为,整个庭审过程都是非法的。家属的态度是,“三位当事人从事公益工作,对弱热群体的权益保护不构成犯罪,他们的工作都是公开的,国安指控他们是美国政府代理人站不住脚的”。

谢燕益律师表示,该案从始至终程序违法,之所以公然践踏法律程序罔顾事实就是为了炮制冤狱,仅此一点该案的决策者、所有参与者都已涉嫌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犯罪。国家犯罪是一切犯罪的根源,该案的实质是一些违法势力、邪恶势力在极左思潮的背景下以所谓国家安全之名妄图绑架司法、制造冤狱掩盖、维系其非法既得利益历史罪恶。

官派律师有利益勾结 不在乎声誉

施明磊还指,中共当局和官派律师相互勾结。今年3月中旬,侦查期结束,三名当事人被移送检察机关,在这个期间,当局强制解除家属聘用的律师,换上官方指派的律师。

而家属聘请的知名人权律师谢燕益、张磊、庞琨被隔绝在外,无论他们的刑辩技术,还是愿意为人权事业、为正义发声都是一流的,但是他们上不了庭,当局剥夺了他们的阅卷权、辩护权。

施明磊表示,但官派律师也不在乎声誉,因为在行业里面,他们有实实在在的好处,与当局有利益互换。如这个真泽律所,它上一次参与迫害江天勇律师,官派律师是它们出的,该所案件来源很多都来自于政府给的单。

“所以,我们希望对官派律师有实质性的制裁,包括会继续努力用一切可以用到的手段要让他们有所忌惮,否则将来会更恶劣。”施明磊说。

家属被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罪”

施明磊还指,为了打压家属维权,当局随意给家属扣帽子,如给她直接扣一个“颠覆国家政权罪”。

“我是从事商业贸易的,没有做过任何NGO工作,但为了禁止我发声,仍然强安给我这么一个非常严重的罪名。”施明磊说,“同时让我签署,不许会见媒体,跟外界联系。到哪都要打招呼,所有证件都得交给它们。”

责任编辑:周仪谦#◇

相关新闻
香港议员声援“长沙富能”被捕三子
长沙富能启动义务协助染疫逝者家属索赔
长沙富能案:律师被集体解聘 家属指疑点重重
长沙富能案解聘律师 家属:非主观意愿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抓8名猎狐行动特工 美斩中共狼爪
【珍言真语】桑普:阻政治庇护 港美领馆驻重兵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胡编花式叼盘改了
【重播】川普与夫人佛州演讲:投票给美国未来
【横河观点】中共猎狐行动在美国受挫
皮肤干燥发痒?一碗银耳汤解秋燥 润肤抗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