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制作人从经典构图法则得到的启发

重启永恒的文艺复兴设计哲学
文/怀特(J.H. WHITE) 翻译/陈遇
构图
一张使用巴洛克对角线的照片,截自《Dynamic Symmetry – How to Keep it Simple in the Beginning [Great Tips]》影片。( Tavis Leaf Glover授权)
font print 人气: 1064
【字号】    
   标签: tags: ,

几年前,我曾在加拿大温哥华和马蒂亚斯‧麦格纳森(Mathias Magnason)一起合作过,他是一位在纽约发展的获奖瑞典导演暨电影制作人。当时他正在访谈一位奢华节目的主要设计师,聚焦他正在进行的一个住宅建案。麦格纳森告诉摄影师要架好器材取景,摄影师架好后就去构思下一个场景了。

麦格纳森去检查了镜头画面后,看起来很刻意地在压抑着不满意的神情。我问他是什么不对劲了吗?

他说了一些,大意是“现在很多摄影师都没有学过古典法则”。

当然我不是电影制作人,所以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在我眼里,镜头的光线和构图都非常棒。麦格纳森指出,虽然前景和受访者看起来都很不错,但在模糊的背景里有一座长宽2:4的建筑物,刚好从受访者的头部后面穿过。

他接着跟我解释了“图底关系”(figure-ground relationship)的概念,这是文艺复兴大师,像是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达文西)使用过的古典绘画法则。从最简单的层面来说,在摄影的时候,要尽量在主题或主角周围留出一个干净的空间。

例如,如果这是一个脸部特写的镜头,你不会想要背景有东西穿过脸部的范围,麦格纳森在电话采访中向我解释道。

举例来说,主要人物周围需要有干净的空间,即便同时要处理很多其它元素也是一样。(图片来源/ipoxstudios

“我曾非常认真地和其他摄影师讨论过这个概念”,麦格纳森说,“最夸张的是,他们在电影学校中居然没有学过这些东西。”

举例来说,尽管在电影学校中强调光线,麦格纳森仍认为他们的镜头有50%是失败的——因为没有考虑主角背后的所有元素是如何构成镜头画面的。

“当您看到文艺复兴的画作时,看到的不只有光线;还有物件的排列,这是在背景里发生的事,反映的是画框中所有事物的关系”,他说道,“这不仅仅是光线如何落在人脸上或身体上的问题而已。”

麦格纳森强调自己绝称不上文艺复兴艺术理论大师,他开始探索这些法则的契机,是在他拍摄一部文化相关的电视剧时,有一位编辑曾强烈地批评了他的编导方式。

“根据我从电影学校学的,当时我认为自己的画面还挺不错的”,他回忆道。他认为他的光线“对于电视来说非常有质感”,“那位编辑不同意;她说,像是脸部必须是画面中最亮的部分。”

“真的吗?你从哪里学来的?”麦格纳森问她。

“从绘画。”她回答道。在转入电视领域前,她曾研究过古典绘画。

麦格纳森承认她的批评很难入耳,但他之后便开始在网路上研究古典绘画技巧,并且发现了塔维斯‧利夫‧格洛弗(Tavis Leaf Glover)的著作《Canon of Design: Mastering Artistic Composition》。格洛弗架了一个资讯非常丰富的网站,里面有很多文章和影片解释这些古典视觉艺术法则,以及他们是如何应用在绘画、素描、雕塑,还有现在的电影中的。

“(她的批评)为我开启了另一扇门”,麦格纳森说,“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事实上,我感到非常开心。你如果真的花时间钻研这些理论的话,将会创造出一个更有深度又更加和谐的影像。”

三分法是误区

格洛弗其中一支在Youtube的热门影片叫做《三分法——十个迷思》。他在影片描述中写着:“如果我们的目标是掌握构图,三分法是一个很糟的工具。”

三分法(The Rule of Thirds,又称井字构图)是照片、绘画和电影等视觉媒体的一种构图方法。主要将画面切分成九宫格,有两条等距的水平线和两条等距的垂直线。重要的画面元素应该要放在这些线上或者线与线交会的四个点上。这在电影业几乎已经成为工业标准了,甚至连摄影器材上都会附有一个三分法网格,可以放在镜头前辅助构图。


格洛弗在网站上将三分法描述为是“有瑕疵”和“懒惰的”。尽管这个方法适用于非常简单的镜头,但是在更复杂的情境和要提高构图深度时,它就会失灵了。像是,如果画面中有很多人怎么办?要怎么摆放他们的手、脚、衣服、身体和视线?

“好比一个工具组。在三分法中,你有槌子、钉子、手锯、小电钻,然后你就很满意了”,麦格纳森跟我解释道。“但当你接触到(从格洛弗那边学来的)理论时,您拥有的工具会厉害到可以盖一座艾菲尔铁塔。

构图(<a href="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e:Rivertree_thirds_md.gif">Moondigger/Wikimedia Commons提供</a>)
一个网格压在一张河中有树的照片上,清楚地显示了树位在线条的交叉点上。(Moondigger/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相反地,格洛弗提倡“动态对称”(dynamic symmetry)的构图理论。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辅助视觉艺术构图的网格系统。可以使用对角线、垂直线和水平线进行排列,在画面上创造出一种韵律和完整性,适用于绘画、雕塑或电影等各种视觉媒介。这些设计哲学是格洛弗从艺术家老师迈伦‧巴恩斯通(Myron Barnstone)身上学到的,尽管这些概念几乎和盘古开天辟地一样古老。

构图
《劳孔群像》是希腊时期的雕塑作品,也是动态对称构图的绝佳例证。(图片来源/ipoxstudios

“(人们)在所有观察到的事物中找到了规则:植物形状、我们手骨的间距和身体所有骨架、脸的比例”,巴恩斯通在一个订阅制的线上课程中讲到,“所以(人们)依照从自然中找到的比例,建立起了庙宇、神像、祭坛、祭司的服饰,以及所有仪式。”

尽管动态对称可以发展到像生物一样非常复杂,它同时也可以简化到最基本的部件。在格洛弗的YouTube影片《Dynamic Symmetry – How to Keep it Simple in the Beginning [Great Tips]》中,他在影片说明中提醒观众:“在学习和应用动态对称于您的摄影、绘画、雕塑和电影拍摄时,很关键的一点是要像婴儿学步一样慢慢来。它可以应用在所有视觉艺术上,但我们必须慢慢开始。不然,我们很容易会消化不良、感到挫折,以致最后无法充分利用它的价值。”


在这个影片中,格洛弗将动态对称拆解到最简单的一条线:“巴洛克对角线”(Baroque diagonal)。这是一条从左下角到右上角的对角线。假设您在拍摄一部电影,您就可以将海滩和海洋放在这样一条对角线上,这会塑造一种和谐、愉悦的感觉,因为我们的习惯就是从左边读到右边。”

构图
一张使用巴洛克对角线的照片,截自《Dynamic Symmetry – How to Keep it Simple in the Beginning [Great Tips]》影片。( Tavis Leaf Glover授权)
最后,麦格纳森向我说明了拍摄影片和电影时,会遇到一连串非常独特的挑战,因为场景、周围环境和阳光在一天中都在不断地变化,会让人感到很有时间压力。因此,他只试图掌握格洛弗教的几项巴洛克技巧而已。

“这让我的影像变得更加有趣,因为现在有无尽的可能。过去则是非常非常受限”,麦格纳森说,“如果有些人不想要知道这些,这是他们的选择。我只是想把我的部分做得更好。”

作者简介:

怀特(J.H. White)是艺术、文化和男性时尚专栏作家,目前居住在纽约。

原文Classical Art Principles Transform a Filmmaker’s Craf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泉宫
    近350多年来,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又译熊布朗宫)优雅地矗立在维也纳市郊,这里曾是奥地利最后一个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 凡尔赛宫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 野生动物, 鸟类, 安德鲁·普莱奇, Andrew Pledge
    安德鲁·普莱奇(Andrew Pledge)可不是一般的画家,他是专门描绘野生动物的画家。在普莱奇笔下的世界,那些不太受欢迎甚至可说长相奇丑的野生鸟类,都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不久前,这位自学画家就是以这项独特的天赋,以一幅描绘美洲《林鹳》(Wood Stork)的作品,荣获了大卫·谢泼德野生动物基金会(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DSWF)2020年最佳野生动物画家奖。
  • 布伦海姆宫,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 手工艺, 墨西哥, 传统,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新创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暂译“某人某处”)的宗旨是帮助当地的传统手工艺师脱离贫穷。他们三个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透过在Kickstarter网站上架设专案销售T恤和背包来募资。没想到才刚上线,来自世界各地27个国家的订单便蜂拥而入。短短两天内,他们就达到了募集5万元的目标,后来因为订单超过他们的供应极限,甚至还得将专案提早关掉。
  • 圣彼得堡, 冬宫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 由于维梅尔个人对绘画的严谨态度,一生画作不多,在众多描绘日常生活主题的荷兰黄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独行,扑朔迷离的画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环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称为荷兰国宝。
  • 今天“林布兰特”几乎成了荷兰的象征,从牙膏到婴儿用品都有以他为命名的商品,还有酒店餐厅与艺术相关的产品就更多了。事实上1669年在他离世后,近乎一世纪之久他是被遗忘的。他的画不但样式繁复且多产,人们估计他一生中完成的作品有六百幅油画、四百张铜版画、两千张素描,九十幅自画像(包括学生复制他的)。
  •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写实静物画的专家。她的作品传达着一股平静祥和的氛围,仔细一看,却又处处充满精美的细节。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女艺术家不仅致力于传统的写实技巧,也喜爱描绘怀旧物件,提醒人们往日的美好。
  • 十七世纪的欧洲绘画从文艺复兴走过一个世纪, 强大无比的米开兰基罗,深邃难测的达文西,气度优雅的拉菲尔仍然音形不远,他们的影响遍及全欧,尤其是法兰西的艺术氛围;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兰则因宗教、地理环境等因素发展出不同的绘画流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