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制作人从经典构图法则得到的启发

重启永恒的文艺复兴设计哲学
文/怀特(J.H. WHITE) 翻译/陈遇
构图
一张使用巴洛克对角线的照片,截自《Dynamic Symmetry – How to Keep it Simple in the Beginning [Great Tips]》影片。( Tavis Leaf Glover授权)
  人气: 913
【字号】    
   标签: tags: ,

几年前,我曾在加拿大温哥华和马蒂亚斯‧麦格纳森(Mathias Magnason)一起合作过,他是一位在纽约发展的获奖瑞典导演暨电影制作人。当时他正在访谈一位奢华节目的主要设计师,聚焦他正在进行的一个住宅建案。麦格纳森告诉摄影师要架好器材取景,摄影师架好后就去构思下一个场景了。

麦格纳森去检查了镜头画面后,看起来很刻意地在压抑着不满意的神情。我问他是什么不对劲了吗?

他说了一些,大意是“现在很多摄影师都没有学过古典法则”。

当然我不是电影制作人,所以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在我眼里,镜头的光线和构图都非常棒。麦格纳森指出,虽然前景和受访者看起来都很不错,但在模糊的背景里有一座长宽2:4的建筑物,刚好从受访者的头部后面穿过。

他接着跟我解释了“图底关系”(figure-ground relationship)的概念,这是文艺复兴大师,像是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达文西)使用过的古典绘画法则。从最简单的层面来说,在摄影的时候,要尽量在主题或主角周围留出一个干净的空间。

例如,如果这是一个脸部特写的镜头,你不会想要背景有东西穿过脸部的范围,麦格纳森在电话采访中向我解释道。

举例来说,主要人物周围需要有干净的空间,即便同时要处理很多其它元素也是一样。(ipoxstudios提供)

“我曾非常认真地和其他摄影师讨论过这个概念”,麦格纳森说,“最夸张的是,他们在电影学校中居然没有学过这些东西。”

举例来说,尽管在电影学校中强调光线,麦格纳森仍认为他们的镜头有50%是失败的——因为没有考虑主角背后的所有元素是如何构成镜头画面的。

“当您看到文艺复兴的画作时,看到的不只有光线;还有物件的排列,这是在背景里发生的事,反映的是画框中所有事物的关系”,他说道,“这不仅仅是光线如何落在人脸上或身体上的问题而已。”

麦格纳森强调自己绝称不上文艺复兴艺术理论大师,他开始探索这些法则的契机,是在他拍摄一部文化相关的电视剧时,有一位编辑曾强烈地批评了他的编导方式。

“根据我从电影学校学的,当时我认为自己的画面还挺不错的”,他回忆道。他认为他的光线“对于电视来说非常有质感”,“那位编辑不同意;她说,像是脸部必须是画面中最亮的部分。”

“真的吗?你从哪里学来的?”麦格纳森问她。

“从绘画。”她回答道。在转入电视领域前,她曾研究过古典绘画。

麦格纳森承认她的批评很难入耳,但他之后便开始在网路上研究古典绘画技巧,并且发现了塔维斯‧利夫‧格洛弗(Tavis Leaf Glover)的著作《Canon of Design: Mastering Artistic Composition》。格洛弗架了一个资讯非常丰富的网站,里面有很多文章和影片解释这些古典视觉艺术法则,以及他们是如何应用在绘画、素描、雕塑,还有现在的电影中的。

“(她的批评)为我开启了另一扇门”,麦格纳森说,“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事实上,我感到非常开心。你如果真的花时间钻研这些理论的话,将会创造出一个更有深度又更加和谐的影像。”

三分法是误区

格洛弗其中一支在Youtube的热门影片叫做《三分法——十个迷思》。他在影片描述中写着:“如果我们的目标是掌握构图,三分法是一个很糟的工具。”

三分法(The Rule of Thirds,又称井字构图)是照片、绘画和电影等视觉媒体的一种构图方法。主要将画面切分成九宫格,有两条等距的水平线和两条等距的垂直线。重要的画面元素应该要放在这些线上或者线与线交会的四个点上。这在电影业几乎已经成为工业标准了,甚至连摄影器材上都会附有一个三分法网格,可以放在镜头前辅助构图。


格洛弗在网站上将三分法描述为是“有瑕疵”和“懒惰的”。尽管这个方法适用于非常简单的镜头,但是在更复杂的情境和要提高构图深度时,它就会失灵了。像是,如果画面中有很多人怎么办?要怎么摆放他们的手、脚、衣服、身体和视线?

“好比一个工具组。在三分法中,你有槌子、钉子、手锯、小电钻,然后你就很满意了”,麦格纳森跟我解释道。“但当你接触到(从格洛弗那边学来的)理论时,您拥有的工具会厉害到可以盖一座艾菲尔铁塔。”

构图(<a href="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e:Rivertree_thirds_md.gif">Moondigger/Wikimedia Commons提供</a>)
一个网格压在一张河中有树的照片上,清楚地显示了树位在线条的交叉点上。(Moondigger/Wikimedia Commons提供

相反地,格洛弗提倡“动态对称”(dynamic symmetry)的构图理论。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辅助视觉艺术构图的网格系统。可以使用对角线、垂直线和水平线进行排列,在画面上创造出一种韵律和完整性,适用于绘画、雕塑或电影等各种视觉媒介。这些设计哲学是格洛弗从艺术家老师迈伦‧巴恩斯通(Myron Barnstone)身上学到的,尽管这些概念几乎和盘古开天辟地一样古老。

构图
《劳孔群像》是希腊时期的雕塑作品,也是动态对称构图的绝佳例证。(ipoxstudios提供)

“(人们)在所有观察到的事物中找到了规则:植物形状、我们手骨的间距和身体所有骨架、脸的比例”,巴恩斯通在一个订阅制的线上课程中讲到,“所以(人们)依照从自然中找到的比例,建立起了庙宇、神像、祭坛、祭司的服饰,以及所有仪式。”

尽管动态对称可以发展到像生物一样非常复杂,它同时也可以简化到最基本的部件。在格洛弗的YouTube影片《Dynamic Symmetry – How to Keep it Simple in the Beginning [Great Tips]》中,他在影片说明中提醒观众:“在学习和应用动态对称于您的摄影、绘画、雕塑和电影拍摄时,很关键的一点是要像婴儿学步一样慢慢来。它可以应用在所有视觉艺术上,但我们必须慢慢开始。不然,我们很容易会消化不良、感到挫折,以致最后无法充分利用它的价值。”


在这个影片中,格洛弗将动态对称拆解到最简单的一条线:“巴洛克对角线”(Baroque diagonal)。这是一条从左下角到右上角的对角线。假设您在拍摄一部电影,您就可以将海滩和海洋放在这样一条对角线上,这会塑造一种和谐、愉悦的感觉,因为我们的习惯就是从左边读到右边。”

构图
一张使用巴洛克对角线的照片,截自《Dynamic Symmetry – How to Keep it Simple in the Beginning [Great Tips]》影片。( Tavis Leaf Glover授权)
最后,麦格纳森向我说明了拍摄影片和电影时,会遇到一连串非常独特的挑战,因为场景、周围环境和阳光在一天中都在不断地变化,会让人感到很有时间压力。因此,他只试图掌握格洛弗教的几项巴洛克技巧而已。

“这让我的影像变得更加有趣,因为现在有无尽的可能。过去则是非常非常受限”,麦格纳森说,“如果有些人不想要知道这些,这是他们的选择。我只是想把我的部分做得更好。”

作者简介:

怀特(J.H. White)是艺术、文化和男性时尚专栏作家,目前居住在纽约。

原文Classical Art Principles Transform a Filmmaker’s Craf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瘟疫发生最令人恐惧的景象之一就是目睹人们大规模的死去,尸骨堆山,多得来不及清理,遗体不分贵贱地腐臭溃烂,悲惨景象就像人间地狱。凡是经历过大瘟疫的幸存者必然会被这些恐怖的画面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 在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的欧洲中世纪,也发生过多次瘟疫。这时已经是基督教的全盛时期,那麽基督教徒怎么面对瘟疫呢?
  • 有一幅法国十九世纪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描写的《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特别具有深意。
  • 在西方描写瘟疫的绘画作品中,以普桑的《阿什杜德瘟疫》最为著名,许多关于瘟疫的绘画都以它为蓝本或参考。
  •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马毛是独一无二的布料。不仅耐用度超过百年以上,而且也“通过所有的防火测试、火柴和香烟测试”“它也通过了所有声学测试,所以它其实也有用在许多现代设备像是音响室和电影院里。”由于这些独家特性,才让马毛成为历久不衰的多功能布料,就像我们祖辈流传下来的古董家具一样。
  • 位于英国伦敦的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拥有大量收藏品,经常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造访。但受到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的影响,该馆目前关闭。也因为如此,该馆将网上收藏品增加至大约450万件,供人们在家里参观,而且允许人们免费使用其中大约200万件的图片。
  • 留白,也称“余玉”,是中国画的艺术表现手法,表面意思就是预留空白。留白并不是空无,而是无物胜有物,无画处皆成妙境。
  • 除了表达对天国世界的崇敬与向往,艺术的另一个重要的功能是忠实的刻画自然的风景、人类的生活以及其背后所蕴涵的思想精神。中世纪的西方艺术与中国古代的艺术皆偏重写意,而文艺复兴后的西方艺术更为着重体现表面形式之美好、真实和细腻。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前的传统艺术,无论东方或西方皆以光明为基调、着力维护人性之善与道德价值观。
  • 对于史上的那些艺术家而言,如果有不描绘邪恶内容的正面、传统、优秀的作品,我们仍然是以慈悲来看待的。在理清脉络的基础上去研究前人的作品,才更容易从传统美术中得到正的参考,回归神传艺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