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在激情政治时代呼唤理性话语

人气 279

【大纪元2020年09月1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Gary L. Gregg撰文/秋生编译)一个政党声称自己是唯一能够将国家从混乱、暴力和经济衰败中拯救出来的政党,另一政党则声称自己是挽救科学、尊严和民主自身的唯一希望。

美国正在开启一场近代史上最令人悲观的总统竞选。为了获胜,民主党需要描绘一幅分裂的美国图景:黑暗势力已经掌权,因此必须铲除;为了拯救美国的未来,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从执法丑闻到瘟疫大流行,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注定是一切不幸事件的罪魁祸首。

为了在瘟疫大流行以及严重的经济衰退期间赢得连任,共和党人需要把对方最黑暗的一面描绘出来,声称他们是那些决心要摧毁美国,甚至也许是,整个西方文明的激进分子所愚弄的对象。

在2020年,两党都希望他们的基地被恐惧和焦虑动员起来,就像白细胞被激活来击退并杀死入侵体内的病毒一样,政治基础也被双方武器化了。

两大政党都对自己的最佳利益进行了权衡,可是这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吗?这就是我们在分裂的21世纪所能期待的吗?这样一场令人悲观的选举会有怎样的后果?

信任被侵蚀

让我们先从后果说起。两党都在培养一种心态,这种心态在选举后的环境中可能被证明是极其危险的。双方都已经担心对方正在窃取选举。

民主党人开始在政治辩论中传播谣言,说川普正在与外国人合作;说他企图关闭邮政服务,以阻止人们投票;说他即使输了选举,也将拒绝辞职。

川普声称,通过邮政投票是民主党窃取选举的一种方式,他的一些支持者甚至提出冠状病毒是一个虚构的阴谋,将在选举后消失。

无论谁赢得选举,会有多少美国人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合法?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所见过的对体制的最大威胁。当很大一部分人不相信选举结果时,人们怎么能指望一个以代议制民主为基础的共和国能够生存下去?

如果我们的政治领袖鼓励其中一方将其他美国人视为危险、媚外、执意摧毁他们所珍视的一切,美国人民怎么可能有希望成为一个团结的民族呢?如果每一个决定和每一个问题都是透过政治怀疑的镜头来看的,并且假设对方总是出于错误的理由做错误的事情时,我们怎么能团结起来同外敌作战呢?

我们在疫情中已经经历了这种情况,似乎没有人愿意相信对方。口罩是公共卫生需要的吗?还是反自由的阴谋?把我们的孩子送回学校,对他们和他们的教育来说是最好的事情吗?抑或这是一种精心策划的政治举措,为的是在疫情大流行期间营造一种正常的氛围?

一定要这样吗?

最基本的辩论

为了找到答案,我重新研究了美国宪政最开始时的最基本的辩论。我向大家推荐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联邦党人文集》第一篇。这篇文章是在制宪会议签署新宪法的几周后写的,也是在关于批准新宪法的全国性辩论刚刚开始的时候,它开启了一项由美国人书写的最重要的政治哲学著述计划。

赌注再高不过了。正如汉密尔顿自己所说,其后果“不亚于联邦的存在”和“一个帝国的命运。”他说,当时的事件将证明:人们是否真的有能力通过“反思和选择”自由选择政府形式,或者是否他们注定永远受制于意外和武力的摆布。

尽管赌注如此之高,汉密尔顿还是建议参与辩论的人要谦虚适度。由于众多原因,人们会有错误的认识,有太多的成见和偏见,以及能把任何人引入歧途的不良信息,因此,他说,每个人“无论多么相信自己是正确的”,都应该以适度的态度对待争议。

他进一步警告了党派精神的危险性:“没有什么比缺乏容忍更错误的了,虽然这种精神在任何时候都是各政党的特征。”

正如他的美国同胞在1787年所需要的一样,我们在21世纪也需要这样一个教训。他警告说,政治上的威胁、武力和惩罚都无法改变人们的信仰,“因为在政治上和在宗教上一样,企图用火和剑来使人改变信仰都是荒谬的,两种异端邪说都很难通过迫害来治愈。”

在我们的宪政刚刚建立之初,在利害关系与今天一样高或更高的情况下,汉密尔顿敦促他的美国同胞们用理性和冷静的思考,而不是过于激烈的言辞和分歧,作为辩论的工具。他主张用一种反思的言辞,而不是激情;适度而不是偏狭。

而如今,我们的政党领袖,就像他们经常做的那样,试图利用我们的分歧、我们的激情、我们的偏见和我们的偏执来为他们自己的利益服务。凭借社交媒体的扩音器,更激进的政治基础如今成了我们当中声音最响亮的一些人。随着我们把彼此逼得越来越远,美国的自由政府实验也陷入了危险之中。

1787年,汉密尔顿领导了一场政治运动,为美国人民制定了全新的政府形式。他的言辞既博学又冷静。他不仅保持了他的斯文和理性的原则,而且他和他的联邦党伙伴也赢得了辩论。

或许我们目前的政治辩论并非不可避免。如果我们给它一个机会,并且要求我们的党派领导人也能照做,也许理性的声音仍然可以赢得胜利。

原文A Call for Reasoned Discourse in the Age of Impassioned Politic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加里‧L‧格雷格是即将出版的《反思与选择:联邦主义者、反联邦主义者和定义美国的辩论》的编辑,也是麦康奈尔中心播客节目的主持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美国总统和他们的军事决定
【名家专栏】媒体炒作迫使政府扩大支出 (1)
【名家专栏】从2020年视角审视麦金利当选
【名家专栏】美国大选:老年选票是关键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宪法第12修正案为川普胜选路?
【财商天下】深圳万人疯抢刚需房 房价秒杀东北
【有冇搞错】美国大选 决定人类未来之战
【新闻大家谈】亚利桑那见闻 纽时爆民主党全输
【十字路口】左派科技窃权 天才博士驳拜登胜选
【重播】密歇根就大选计票问题举行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