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聿:口罩外交全败 疫苗外交翻盘?

人气 3448

【大纪元2020年09月14日讯】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疫情目前仍在全球多地流行,今夏,各国卫生专家和世卫组织都提出警告:武汉肺炎疫情可能会在今冬大规模反扑。因此,人们很自然地把抗疫的希望寄托于疫苗的研制与投入使用。

先输出疫情,再输出疫苗

2020年9月8日,中共在北京高调召开武汉肺炎抗疫表彰大会,将悲情改写成豪情,将丧事操办成喜事。此时,武汉人的悲伤则成了全国战疫成功主旋律中的一股“逆流”,百步亭万人宴、方方日记、每天发放500个骨灰盒等黑色叙事已不再是当局狼狈的伤口,反成了不合时宜的私人记忆。

但封锁真相和抹杀事实终究是卑劣的,只顾煽情从不忏悔的战疫伟绩宣传模式,引发民众普遍的反感:“厌恶歌颂,要有教训!”“绝不能再把欢庆建立在倒下的人悲伤之上。”“官方出的就非常可信?之前‘可防可控、人不传人’是哪个官方说的?李文亮医生的‘造谣’是哪个官方处理的?”

国内“集中力量”改写疫情叙事,国际上,中共对病毒来源屡屡进行越洋嫁祸,布设疑局迷阵。除此之外,继口罩外交造假全败之后,中共在近期又积极谋划疫苗外交,意图用“先输出疫情,再输出疫苗”的算法打造大国形象,擦除国际不信任阴影。

中共疫苗外交真的能翻盘?

今年秋季开学前后的央视《开学第一课》节目上,中共工程院院士、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称:2月26日第一批新冠疫苗下线,引发质疑。人们纷纷议论:“1月23号武汉封城,2月26号你疫苗就下线,请问,你疫苗是几时开始研发的,你疫苗针对的病毒标本是什么,哪来的,几时得到的?你疫苗生产前经过了几期临床实验,双盲测试和三期临床结果怎样?获得了哪级国家机关批准?”

世卫组织过去曾以流感病毒为例,说明鉴定并分离出病毒新毒株,还需大约5至6个月时间来生产疫苗。陈薇所称的2月26日第一批新冠疫苗下线,要么是自吹自擂,要么就是生物版的“豆腐渣工程”。

体制内防疫专家谈国产疫苗

日前,推特用户LIFETIME 视界@LifetimeUSCN上传了一段上海防疫专家张文宏关于疫苗选用的视频。

视频显示是在一期电视节目录制中,有观众提问,“国产疫苗和进口疫苗之间我们该怎么选择?”此时张文宏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观众:“买国产车还是进口车你们都能鉴别,为什么一到疫苗就鉴别不了呢?”

紧接着他又说:“你如果认为国产疫苗质量差,你实际上拷问的不是我,你拷问的是中国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所以你等于在问我一个问题,中国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靠得住还是靠不住?”

话到此处,张文宏再次意味深长地反问观众:“你说我应该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

国内武汉肺炎期间,钟南山和张文宏是中共体制内仅有可以公开发声的2个防疫专家。9月8日,始终为中共站台的钟南山获共和国勋章,而打着擦边球讲话的张文宏丝毫没有被媒体提及。这再次说明了中共体制的荒谬与反人性。

中共疫苗试验抄近路、不透明

通常疫苗要经过临床三期试验验证其安全性后,才可继续往前推进上市。开发疫苗一般需要数年时间。目前新冠疫苗有九种已处于三期临床试验阶段,其中三种来自中国。世卫组织负责人解释,疫苗进入三期临床试验并不意味着研发快要成功。

英国BBC称,目前世界上有2个国家在新冠疫苗试验上抄近路,引发人们对其安全性的担忧。首先引起世界震动的是俄罗斯八月中宣布投入使用疫苗“卫星五号”(Sputnik-V),这款疫苗人体测试不到两个月。其次投下震撼弹的是中共8月22日宣称于7月22日正式启动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

中共宣称紧急启用疫苗的人群包括医务人员、防疫人员、边检人员以及保障城市基本运行人员等特殊人群。但外界不清楚具体紧急接种的人数,也不清楚这些接种者是出自于自愿还是“被迫自愿”。

有报导称,中俄两国在特定人群包括军队疫苗测试,并非完全是自愿“同意”,而是有被强加的成分。且测试人数有限,俄罗斯两次测试只有38人。张文宏9月13日在陆媒上称,中国目前有168人完成灭活疫苗3期测试,且经过了五、六个月时间。

在9月上旬北京召开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港媒记者了解到中共批准的三支疫苗,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占了两支,目前接种人数达到数十万人次。根据张文宏所说,我们大致推测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接种的数十万人次可能不是三期测试。国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敬桢自称,他“以身试药”于3月30日进行预注射,这个日期到今天也才五个多月。显然,目前完成三期测试的人数相当有限。

据自由亚洲8月20日报导,中共要求疫苗测试者必须签署保密协议,不得向外界透露任何疫苗接种信息。北京某公司负责人和同事们于8月中旬在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接种了疫苗,几位同事表示接种当天出现了嗜睡和乏力症状,少数人还伴有发烧情况。陆媒《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某疫苗公司工作人员说,他们目前不对个人提供疫苗,只与单位接洽。公司自己都还没有掌握疫苗的保护期。为什么不针对个人招募自愿者进行测试?原因很简单,单位要比个人好控制得多,针对单位进行测试,中共易于控制所谓负面信息。

在谈到武汉肺炎病毒疫苗时,“疫苗宝宝之家”维权团体发起人、河南疫苗受害儿童家属何方美说:“我最担心的就是信息不透明。我们无法了解到疫苗的副作用,也不知道这些接种者是否的确签了保密协议。这份协议有哪些内容?又为何不能公开呢?”

前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敦厚认为:“你研发的是什么疫苗、是怎样研发的,这些问题如果能在公有领域(public domain)解释清楚,大家才不会担心。”

而中共习惯性流程是,研发上暗箱操作抄近路,文宣上大放厥词自吹自擂,上市后出问题压制受害者掩盖真相。这套流程能确保中共永远是“伟光正”。

世界对疫苗开发持科学谨慎态度

9月7日,中共官方媒体称,国产灭活疫苗最快12月底即可上市,预计可达到年产能3亿剂次。而仅仅3天前的9月4日,世卫组织发言人哈里斯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简报会上说,目前所有已进入进阶临床试验阶段的武肺病毒候选疫苗,没有一支出现已达世卫要求效力的“明确讯号”。哈里斯还表示:“我们真的不预期会在明年中之前看到疫苗普遍接种。”“第3阶段(接种试验)务必要花更长时间,因为我们有必要了解疫苗的保护力和安全性有多高。”

9月8日,美国辉瑞(Pfizer)、英国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德国默克(Merck)、法国赛诺菲(Sanofi)等九大制药公司高层罕见发表联合声明,称在武肺病毒疫苗经过第三阶段临床试验证实安全有效之前,不会申请主管机关批准。他们誓言将“只会在第三阶段临床试验证实疫苗安全有效之后,才会申请批准或紧急使用许可;该试验的设计与施行就是为了达到联邦食品暨药物管理局(FDA)等专业主管机关规定的条件。”“永远以接种疫苗者的安全与安康为首要考虑。”声明同时称:“该阶段试验(第三阶段)必须有至少3万名受试者参加;这类试验通常须耗时数年才能完成,还需要长期追踪才能得知疫苗的保护力可能维持多久。”

而中共不顾科学规律与道德担忧,急于为国产武肺疫苗进行宣传造势和短路开发,其政治目的远大于对生命的救赎。尽管中共宣称产能可能年量3亿,即便如此,中国15亿人则需5年才能确保人均一支。但如同非洲大撒币一样,武肺疫苗,中共同样走的“崇洋媚外”的路数:外交部7月承诺将为菲律宾提供疫苗的优先使用权;科兴生物(Sinovac)8月与印度尼西亚国有制药公司PT Bio Farma签订协议,承诺每年为印尼提供2.5亿支疫苗;8月18日,王毅表示中国疫苗将率先惠及非洲国家;9月初,杨洁篪承诺愿意优先同缅甸分享;中共将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提供10亿美元的疫苗采购贷款……

按照中共对外的承诺,国人自己接种疫苗要等到哪一年?而中共抄近路研制套路下的疫苗外交,最终可能导致的结果不是翻盘而是翻车。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赫:中共“疫情外交”中的五记蠢招
中共使领馆在美国社区搞“口罩外交”
沈舟:中共如何故意让病毒蔓延全世界
【独家】郭美美爆料人揭红会倒卖防疫品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险时间点
【时事纵横】白宫3人垂帘听政?港爆疫苗退订潮
【微视频】恒大坑惨苏宁 “国际米兰”大甩卖
【新闻看点】美尝遭主宰滋味?欧3强国警告中共
【军事热点】中共举行长期军演 南海注定不平静
【财商天下】触及国际敏感议题 中海油被美摘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