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 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111)

《共产主义黑皮书》:无知乃恐怖之母

作者:让-路易斯‧马格林

人气 92

【大纪元2020年09月17日讯】暴行的胜利

该政权中还有另一个固有而奇怪的矛盾:从理论上说,人们的生活和思想应该是绝对透明和公开的,而关于当权者则几乎没有什么为人所知。共产主义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是,在该政权上台后,柬埔寨共产党的存在被隐瞒了30个月;直到1977年9月27日,它才被正式宣布。波尔布特本人的个性也是一个被严密保守的秘密。他于1976年3月的“选举”期间首次公开露面,被称为“来自三叶胶(Hevea)种植园的工人”。事实上,他从未在那里工作过,至多在其父母的农场里工作过,正如1977年10月他访问朝鲜期间流传的一部官方传记所声称的那样。西方情报机构率先意识到,波尔布特与激进的共产党人沙洛特绍(Saloth Sar)就是同一人。沙洛特绍于1963年逃离金边;据某些柬共干部说,他死于丛林中。波尔布特是如此渴望待在阴影里更好地行使他的全能,以至于从来没有任何官方肖像、官方雕像或者甚至是官方传记。他的照片只出现在很少的时候,从来没有他的一本官方思想集出版。未曾有过任何个人崇拜的痕迹存在,只是在1979年1月之后,许多柬埔寨人才最终得知,前几年他们的总理是谁。波尔布特和Angkar完全是一回事。当一切发生的时候,他就像是该组织的最高匿名神,立即消失并出现在每个村庄,激励着地位最卑微的每个人。无知乃恐怖之母,任何人都不曾感到安全。

该体制的奴隶无法掌握自己的生命。每一刻都经过精心的计划,是从不给予片刻喘息的时间表的一部分。在这个时间表中,食物是至关重要的。自我批评会议是决定性的,因为哪怕最微小的错误都能导致人身败名裂。每个人的过去也都经过密切的监控。对一个人陈述的真实性哪怕有丝毫的怀疑,随之而来的都是逮捕和酷刑折磨。当局试图通过这些手段,逼迫此人就其可能隐瞒的事情作出一份声明。在偶遇一位老朋友、同事或学生之后,每个人都冒着被告发的风险;未来总是悬在一根线上,取决于那些幕后操纵者的心血来潮。没有任何东西逃得了当局警惕的双眼。据一个口号称,当局拥有“像菠萝一样多的眼睛”。一切都被认为具有政治意义,哪怕对法规最轻微的违反都成了反对行为和“反革命罪”。即使一个无意间的失误也带来了灾难:在红色高棉的偏执狂逻辑中,没有什么事情是偶然的,巧合或技巧不足永远不能当作借口,唯一的只有背叛。打破一只玻璃杯、未能控制一头牛或犁出一条弯曲的犁沟,都足以让人们被带上法庭受审。法庭由合作社成员组成,通常包括朋友和亲戚。总会有人在场提出控告。人们被禁止谈论死者。他们要么是受到正确惩罚的叛徒,要么是抢夺了Angkar所需人力的懦夫。甚至像“死亡”这样的字眼也成了禁忌,导致人们使用拐弯抹角的说法和委婉语,如bat kluon──“一个已经消失的身体”。

法律程序完全缺失。从来没有任何真正的审判,也没有名副其实的警察机关存在。军队接管了这一角色。它对此极其缺乏准备。镇压机器的低效率解释了走私、偷窃以及私下里自由谈论为何相对容易。它也或多或少有助于解释为何广泛使用儿童和年幼青少年作为警察辅助人员。其中一些并入了红色高棉,被称为chhlop,基本上就是特务。他们躲在房屋底下窃听私人谈话,并找出被禁的储粮。其他人,通常是最年轻的成员,总是被赋予追踪其父母和亲属的政治观点的任务,为的是如果他们表现出反常思想的迹象,就“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告发他们。对于大多数柬埔寨人来说,任何未被明确允许的事情都是被禁止的,或者可以被视为这样。监狱实际上是即将死亡的等待室。轻微罪行,如果没有再犯、立即承认,且随后进行了足够谦卑和自发的自我批评,要么就会得到赦免,要么被罚以工作变动(例如,像在中国一样,被送到猪圈工作),要么在集合的村民面前受到毒打的惩罚。有很多这样的罪行。家人们被迫接受,他们将连续几个月不得见面,即使他们的工作队可能只相隔几公里。小错误在工作中很常见,因为工人们很少具有执行所分配的任务的经验,而且工具通常不够或又旧又破。很少有人能够抵制贮藏一点食物的诱惑,哪怕“贮藏”可能意味着只隐藏一根香蕉。

任何这些“罪行”都可能带来监禁或死亡。每个人都犯下了这样的罪行,因此最常见的是受到较轻微的惩罚。但一切都是相对的:鞭打是对年轻人的轻微惩罚,但对于成年人来说,它有时会导致死亡。虽然施以酷刑者往往是红色高棉的军事人员,但最常见的是被同事、“75年代人”殴打。当非常清楚自己可能是下一个时,这些人在刑罚执行方面会争当最积极的人。像往常一样,关键是看起来完全顺从。任何投诉或抗议都会被解释为反对惩罚,从而反对该政权。目的是惩罚,但也是恐吓;因此偶尔也有模拟处决。(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共产主义黑皮书》:虚无主义恐怖分子格瓦拉
《共产主义黑皮书》:古巴无休止的极权主义
《共产主义黑皮书》:社会团体的种族化
《共产主义黑皮书》:血腥末路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讲:拜登利用公职捞钱
【拍案惊奇】五中会场突增军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