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销暗流涌动20余年 坑害百姓倾家荡产

人气 3120

【大纪元2020年09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年来,各类传销在中国大陆泛滥成灾,当局被指表面上抓几个案子,但实际上在为传销提供土壤和保护伞。百姓被所谓“国家项目”骗得倾家荡产,却无处申冤。

所谓传销是一种透过人传人的方式来达至销售的模式,通过发展人员(下线)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非法获得财富。传销的本质是“庞氏骗局”,即以后来者的钱发前面人的收益。

传销受害人、山东的李先生(化名)告诉记者,他曾陷入传销2年,被拉去河南从事一种“连锁”业(后来才知道是传销)。2015年至2017年,李先生一家人在河南郑州一待就是2年,人生地不熟,什么工作都做不了,也没拉到新人(下线)。一年房租至少要交1万块钱,一家人加上入会费(69,800元/人)前后损失达50万元。

谁在设局坑老百姓?

李先生原本在家务农,当时开饭店生意还可以,一家老小吃喝没问题。因为相信了这是虚拟经济、国家项目、“富人俱乐部”,才投入进来,结果被骗有冤无处申。

他说,“软刀子杀人太厉害,让你相信这是国家项目,因为一般人没有这个能力,不可能设这么大的局坑老百姓,有‘一房二卡三限制’。”

首先,当地政府大片的规划小区,都是占了耕地建的房子,都是6层楼,一个小区大约有40栋楼,附近有10个这样的小区。

“我从事的地方是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现在是郑东新区)龙子湖街道陈三桥小区,附近有十个小区,包括陈三桥东西苑、姚桥、前牛岗、夏庄、薛岗、磨李、小孟庄、石埂小区等。”他说。

李先生向记者指认自己异地从事传销所在的小区。(受访人提供)

由于经常走动和“拜访”,李先生发现在郑州有3个这样的传销聚集地。“我粗略算了一下,整个郑州有30万人在做传销。”他说,“官方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发展当地的经济。穷乡僻壤的,做别的来了也找不到工作。”

李先生表示,有的人卖了房子还在那里,有的人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江苏安徽的来人最多,据说江苏盐城整个县都掏空了。

其次,在郑州从事传销的,走帐的银行卡必须是工商银行的,其它地方有建设银行和农业银行的,从来不用现金交易。手机卡也都是实名制,用的是中国联通的内部集团网,叫“国投信息产业网”,行业内部号码互打免费。

三种限制,即年龄限制、分额限制、异地操作。必须年满20~50周岁,一个人最多只能做21份,一共是69,800元。异地集中管理,全职投入。

当地警方充当保护伞

“当地人都知道,派出所、公安局都知道,这些人是干传销的,都不管。于私可以发展当地经济,于公上面没有人让他们管。”李先生表示,“可怕的是你完全相信他是国家行为,并且怎么样发展国家也不打击它。(导致)传销模式不断地复制、泛滥。”

他说,“山东济南、威海,河南郑州、开封,河北唐山、石家庄,山西太原,陕西西安,江苏南京、连云港,安徽蚌埠、合肥,广西南宁、桂林,湖南长沙,湖北武汉,四川成都、重庆,云南昆明,北京也有……现在重庆是最厉害的,还有银川,我所知道的,除了东三省没有,全国各地都有,并且大部分是省会城市和重要的二线城市。”

记者查询发现,李先生从事的传销叫“自愿连锁经营”“1040阳光工程”,陆媒有过相关报导,案件涉及南京雨花台、合肥肥西县、贵阳花果园、广西桂林荔浦县、福建莆田等地,但涉及人员都比较少。

如,据每日头条2017年8月17日报导,“郑东新区”发布消息称,8月15日,郑东新区启动打击传销专项整治行动,为期一天。排查范围涉及龙子湖辖区4个社区。一天抓获涉嫌传销人员130余名。

对此,李先生表示,这些报导不用看。有时候真抓,那是当地派出所缺钱了,抓住交点罚款就放了。有时候是亲朋好友被骗后到有关部门举报、上访,政府做做样子。

“他可怕就在这,外面的人看到真正的真相,里面的人(从事传销的人)也看不到。”他说。

李先生指证当地派出所不抓传销,仅以社会治安问题处理。(受访人提供)

走出传销漩涡 发现大家都是受害者

李先生提供的资料显示,该传销有一套理论和培训,是1998年引进,2001正式投放在中国西部(一说是先投放到两广地带运行),慢慢辐射到全国,全国各地都有的“连锁”传销。培训还包括焦点访谈《中国梦》、《邓小平传奇》等资料。

李先生提供的传销内部培训资料(部分)。(受访人提供)

李先生表示,自己能走出传销漩涡是因为与推荐人发生矛盾,推荐人要带走团队分支人员,他才发现这个结构是不稳定的。操作起来只要拿了钱就没人管了,没人负责任。由此他了解了很多内幕。

比如,经常有人打架被带到派出所,当地派出所都知道他们在为什么打架,但是仅按照扰乱社会治安处理拘留几天。

李先生最终发现,在一个区域里赚到钱的只是少数人,到最后走的时候也是两手空空。底层的业务员有房租、日常生活开支,老总级别的跟新人见面讲排场,出入高档消费场所,平常吃用讲究,拉拢人心。

“不稳定因素太多,有的底下虽然有几十人、上百人了,但一二年没有发展一个新人。”“我们顶多接触到一代老总、二代老总,很多人到走了都没见过三代、四代老总,不知道是谁。有的甚至没有什么三代、四代老总了,只有一代。因为上面的老总已经熬不住,都已经走了。”

“一直到走都不会说它不好,走好几年回去的都有,反反复复,来回几趟的多的是。”

李先生回归正常生活后很忙,想起一些事来,不知道上哪去申诉这些事?“我有冤没地方申呐,我想去法院告,我告谁?虽然我们的钱被上面的人拿走了,但是我们上面人的钱又被谁拿走了?他们也是受害者,去的时候也是不知道的,被人骗的。”

卷入传销人数众多 全国或涉上亿人

记者致电当地民众了解情况,有的表示自己是外地人,让记者找别人问。有的表示自己是当地人,知道外地人很多,但不知道他们具体做什么。也有人明确告诉记者,当地做传销的很多。

郑州的王先生(化名)告诉记者,陈三桥社区是个大学城,旁边有12所大学,之前比较偏僻,是城乡结合部的村庄。大学生里也有一些搞传销的,他们可以去学校找美女,扮演客串。

“1040工程这个已经很老套了,已经被打击过很多次了。我估计他们是通过豪宅、豪车、美女的诱惑,让人不愿意离开。”王先生表示身边还有很多这样的案例,“今年暑期自己的朋友被叫到合肥玩,结果发现是传销;自己的亲戚去广西来宾县投资,还来劝他们投资。大环境是这样的,这种情况存在二三十年了。”

而官方暴露的传销人数更让人震惊。据《细数2019年十大传销案件》一文,权健、MBI、斑美拉、GGP共赢积分、趣步等案例,涉案人数动辄数百万、几千万,涉案资金也从几百亿到5000亿人民币。如果把这些人头简单相加的话,仅十起案件,涉案人数达10,470万人,即在中国从事传销行业的可能超过1亿人。

传销泛滥反映中国经济下滑 贪官保护

李先生认为,造成传销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因为经济下滑,很多人失业。农民种地又不赚钱。

他表示,现在工作不好找,共产党的体制下有本事没关系是白扯,像当兵的,没有关系背景有几个能有一个正式工作?最后还不是干个几年都回来了。

种地也不能维持生活,耕地只能种大棚蔬菜。当地已经不产粮食了,因为很少有人种粮食了,主要的农作物就是大棚蔬菜和大棚水果。“只有小块地的种不了大棚,或者老俩口没本钱、没精力,岁数大点的种玉米、小麦,他没有别的经济收入,不种就得挨饿。”他说。

“我家里地种点花生,种子花钱买,种的时候雇人,收的时候雇人,上肥浇地,种一亩花生还得赔钱,赔五六百。多数农村依靠出门打工,家里的地荒着都不去管,种地不够本钱,五口人的地一年收成下来,赶不上一个打工一个月挣得多。”

李先生介绍,当地普遍的一人一亩多地,超过二亩的都很少。山东境内都是分“一亩三分地”,现在更少了。人口多了,耕地少了,城市发展、河道工程都需要占耕地。

“国家出台的土地政策‘三十年不动,加人不加地,去人不去地’,结婚后添了老婆孩子,都没有地,30年已经过了,又来了一个三十年不动。老百姓没有地怎么生存?这是一个很大的事,太不公平了。”李先生说。

他指出,现在农村的孩子教育、养老都不行。贪官打不绝。“我们不指望国家帮了我们这些人,最起码不要变相地害我们。”

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姚庆湘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传销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查封过,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现在通过微商做网络传销,更便捷,更容易发展。

姚庆湘认为,政府主导的可能性比较小,但是贪官污吏、腐败的固有的保护伞机制在起作用,比如广西北海现在照样聚集了很多做传销的,以万为单位很正常,有一定规模。租房、开卡、通信使当地获得利益,保护伞通过保护获得利益。

他表示,其实这个行业都有保护伞,一种模式是“放水养鱼”,即使有人报案也懒得理,因为同样一个案子,犯罪所得10万标的和1000万标的的,工作量是一样大,但是收益完全不同,等到违法所得千万、上亿了,可以收网了。

另一种模式是永远都不收网,定期、固定地收取保护费,知道有人在这里做传销,但是他们跟传销最上级已经形成了一种保护关系,按比例收钱。

他举例说,就像有段时间毒品泛滥、艾滋病很多,其实大部分的毒品是公安局的白手套在卖。那么多的娱乐场所(主要交易场所)是公安局在管理,都是有关系的、交保护费的或直接自己人在卖毒品。扫“黄赌毒”行动是为了清理市场,打掉竞争对手,赚取的利润更高。

姚庆湘也认为,传销泛滥与经济大环境有关系,很多地方不好挣钱,走邪门歪道的人多了。他指出,习近平上台后向左转,扫黄打黑、打击娱乐会馆,不过是为了禁锢思想。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涉3千万美元传销诈骗案 华裔夫妇获刑
天狮传销案宣判 受害人被迫吞烟头纸巾
历时近5年 珍宝币传销老板终认罪
赵薇代言陷风波 被指代理制度“疑似传销”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中共“脑残及惩罚”外交 美欧抵制
【拍案惊奇】华为境遇成中共心病 破译习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习演讲反证 灭共是全球责任
【薇羽看世间】中共无“芯”之窘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第5起诉讼案:女儿染疫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