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刘锐绍:中共不计后果摧毁香港

人气 3605

【大纪元2020年09月15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采访报导)9月6日九龙大游行前,因摆街站喊口号被破门拘捕的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快必),14日被控4宗案件、至少13条罪。上月疑偷渡台湾途中被大陆海警截获的12名香港青年,13日港府才出通报指其涉嫌偷越国(边)境被刑拘,已被关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二十多天,至今多名受家属委托的律师欲与他们会面而不得见,至少4位律师被国保逼退出案件。

从去年的“721”、“831”,中共就对香港彻底撕下了伪装。今年7月1日前夕又通过“要管全世界人”的港版“国安法”,总算把香港攥在了爪心。从目前发生的事看,中共可能要瞄准一些公开反共的香港人下手了,香港恐将进入多事之秋。

中共未来对香港的管治策略会有哪些变化?最近的外交政策又有什么结果?香港资深中国问题专家、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热点直播栏目采访时表示,大陆的运作模式来源于中共“左处未算左”的思维,即会有更“左”的东西出来。北京对在香港问题上的施政失效已经忍够了,对“两制”也失去了耐性,接下来会不惜代价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权。

习近平为了2022年二十大时操控一切,镇压港人又想避免被制裁,就不计后果设立恶法。香港言论自由、三权分立原则等基础被北京一个个摧毁,看到这一切的欧洲也对中共变得强硬起来,从德国这种强国到荷兰这样的小国,都敢公开提出取消港版国安法,对中共的恶行予以还击。

连过去三年对中共侵犯人权行为一直保持沉默的法国都转变了态度。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王毅访法期间,直接谈到新疆发生的集中营大规模关押、失踪、强迫劳动、强迫绝育、破坏维族人文化遗产、对民众的系统性镇压等是“不可接受的”,予以“最强烈的谴责”。13日中欧视频峰会前,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也表示,欧盟必须对中共采取明确姿态,“必须捍卫自己的价值观。如果忘却了自己的价值观,就会一无所获。”

这出乎中共的预料。刘锐绍指出,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是当今人类共同实践的价值观,可是中共根本不懂,只会看表面利益,“财大气粗,有钱就能解决”的思维已经碰壁行不通了。

中共对“两制”失去耐性 主动打破“三权分立

刘锐绍以“三权分立”为例,介绍了中共对香港的政策,如何从过去的“温水煮蛙”失去了耐性,变成现在建制派口中的“长痛不如短痛”。

2004年香港七一大游行之后,全国人大基本法委员会主任乔晓阳来香港发表公开讲话,改变了七点香港“一国两制”原本的精神。他说,不是“三权分立”,而是“行政主导”;谈到“一国两制”,说“一国”高于“两制”;说到“港人治港”的时候,说“爱国者”的港人治港;说到普选的时候,他说是“循序渐进”,不是“一步登天”。

“他那个时候已经说了,只不过是说这么多年以来,种种的现实,包括香港人的反弹,包括外国的那个关注、那种压力等等,它一直都做不到。 ”

他表示,习近平2008年来香港视察马术场地的时候,只是说了一句,香港“三权”是合作的,结果引起香港人很大的反弹,国际也都很关注,所以后来修正了,改成“三权”应该互相合作,不过又互相制衡。“现在林郑月娥就‘拾人牙慧’,就是顺着中央的口径——2008年那个时候的口径。”

中共如今一面不断购买美国的产品,所谓“割肉养敌人”,另一面“关门打孩子”。刘锐绍认为,在美国还不是真的那么大力掐着北京的时候,中共就说“长痛不如短痛”,不管什么东西,香港人很反弹的,它全部都拿出来,直接就讲香港没有“三权分立”,连教科书里都删掉了。

“其实这个争论不是我们老百姓、不是泛民挑起的,是官方挑起的,就是因为他们到最后就是想打破‘三权分立’。”“所说的‘中央话语权’等等,完全是2004年的精神,他们现在要继续去做,甚至去落实。”

习近平拚命讲“四个自信”其实是最没自信

现在接近2022年的“二十大”,就是习近平寻求二次连任的时候。刘锐绍表示,习近平担心有内部的所谓分裂势力、反习力量会凝聚起来,使他在“二十大”的时候连任出现困难,因此很虚弱地拚命说“四个自信”,实际上是最没有自信。

“他所说这么多的事情,其实集中就是‘两个拥护’,一个就是拥护中国共产党,一个就是拥护习核心。他来来去去就是这个,其它说什么自信,其实就是最没有自信。 ”

“香港的港版国安法,就是他担心有分裂势力,就是内部的,利用香港,然后使他现在的这个政权可能动荡,正因为这样,他就搞这个港版国安法出来。”“而最大的问题,就是他这个港版国安法所覆盖的范围,是无远弗届(没有不能到达的地方)”“这个简直就是一种‘犁庭扫穴’, 但是是乱七八糟。”

不计后果设立恶法 “维持2022年习操控一切”

刘锐绍指出,中共现在在香港问题上是“不管理,不管你”,“不管理”是它不会和你说道理;“不管你”是不管你香港人怎么样了,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不要管这么多了,通通给我打烂它”。

而它又怕这样乱来,给外国更多机会去制裁,于是就拚命设立一些恶法出来,然后有什么程序都走过去。法律成了一个程序,没有法律公义了。

“中共现在基本上已经不会考虑这个后果,它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维持2022年习近平能够操控一切。”

一国两制”基础被北京一个个摧毁

香港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比较担心,“一国两制”不仅仅是死了,连几个支柱都一个一个地被北京摧毁了。北京搬龙门,香港政府和警方紧跟龙门走。

“新闻言论自由等等,过去大家都会觉得,是可以有机会发声,去引起一些关注。但是现在呢,你看到‘快必’的事件,人家所说的事情,在过去的标准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所以言论自由大家就觉得已经没了。”

他又说,过去大家还能依靠法治,在非敏感的案件上,仍然可以有一定的司法独立操作。“但是到一些政治事件,形成了我们概念当中的‘三权分立’,就会影响北京那个管治”,“所以到了这一步,它现在连香港法律的基础——我只是说基础,不只是一个精神——连那个基础都打烂了。”

香港体制按“三权分立”原则设立

他介绍,上世纪80年代他有参加采访《基本法》、一国两制,也算是在体制内的。当时开放,邓小平和国内的起草委员都不是一概否定“三权分立”的,邓小平到了最后说,不可以照抄“三权分立”,照搬过来到《基本法》里,也害怕“三权分立”会影响他的统治。但是这句话官方经常引用,其实当时整个精神是这样的。

“当时的草委就接着说,我们先研究一下‘三权分立’到底是怎么样的,于是就到处找资料。”他说,“后来国内的草委说到明,老邓说了不能把‘三权分立’写入《基本法》,但是他说‘宜松不宜紧’,所以当时说,可以吸收‘三权分立’的内涵与精神进入《基本法》,你看看现在《基本法》里面有些条文,是可以保护‘三权分立’的。”

他指出,1997年香港政权交接的一刻,当时中共官方不断地派宣传品,包括纪念包、礼物包发给全世界,外国记者也有,如果有保留的话,大家可以找回来看,那些资料里面,1997蓝色的大字,里面有讲政府体制,清清楚楚写明,香港的体制是“三权分立”原则设立的,什么叫“三权分立”呢?写得很明,“三权分立”是行政、立法、司法独立运作,直接就是这么写的。

“现在它要搬龙门了,所以它就解读为没有,所以大家去看的时候,你就会发觉它就是输打赢要(毫无道理地强行索要)的。”他说,“现在很多建制派的人说,《基本法》里面根本就没有说‘三权分立’,所以没有的,那我马上就反问,《基本法》里面也没有说‘行政主导’,你怎么会可以解读到有‘行政主导’的?”

“即使假设真的没‘三权分立’,但是既然这个东西是有利于香港管治的、有利于保护香港‘一国两制’的,为什么我们不争取呢?现在既然‘三权分立’已经有其实,又行之有效,为什么你们这些官员要双手奉送呢?还要亲手掐死它呢?”他补充说。

“现在在位的官员,你们有多少人真的是在当时起草《基本法》的过程里面你们有参与过呢?没有。即使没有,你们有多少人是看过当时的会议记录及当时的研究报告?你们有多少人看过?没有。”

他强调,“现在真是不是理性讨论问题了,也不是在事实上讨论问题,而是在政治任务上面讨论问题。 ”

中共嫌受罪不断打压“两制”

刘锐绍表示,有些建制派的人说某些人不爱国,在香港搞搞震(捣乱),所以“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他马上就反驳,是“谁做初一,谁做十五”?其实“做初一”的是北京。

刘锐绍介绍,1997年香港政权交接的时候,英国与美国通过很多不同的形式——饭局、互访等等跟北京很清楚地交了底、打了招呼,说1997年之后,他们在香港没有主权,也没有治权,他们只会努力保护他们的公司在香港1997年之前和1997年之后拥有同样的机会。

后来英国和美国留了一个尾巴,就是,我们不管你香港的政治发展,因为他们的权力做不到,不过基于普世价值,在香港问题上他们都会发表意见,“最多也就是一种干扰性的语言或者姿态。当时他们用的字眼,我很清楚,我记得,是用disturbances。”

“你看下政权交接初期,中国(中共)承受得了,而且政权交接之后那六年真的很放手,因为要向台湾示范‘一国两制’,当时香港对大陆的经济仍然有比较重要的作用。”他说,“但是慢慢,政权交接之后,尤其是到2012年之后,对香港‘两制’那个耐性就没有了,接着香港的两个作用,给台湾示范的‘一国两制’的作用也没有了,经济上香港又慢慢被大陆超过了。”

现在很多官员讲,他们在香港真是忍够了,他觉得在香港很受罪,在大陆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在香港就不能,“它就觉得‘两制’碍手碍脚,所以到现在,你看到它不断地去打压‘两制’,还搞了‘港版国安法’。”

王毅杨洁篪访欧效果与预期的相反 欧洲对中共变强硬

对于王毅与杨洁篪最近接力访问欧洲七国,刘锐绍表示,这次有中共预计不到的事。它们盘算套住欧洲那个关系,使欧洲不要与美国联系那么紧密,希望欧洲不要同时对中国施加压力,但是没想到去完之后,整体的效果却是相反的,自己的压力越来越大、成果越来越小。

“这次连一些小国都不给中国(中共)面子,甚至公开站出来,那这里就要看到,整个欧洲对华的政策以及态度其实是有一个质的变化的。”

他以强国德国和小国荷兰这两个国家举例,德国在上世纪80年代最早开展对华贸易,虽然到2019年中德贸易受到影响,但到2018年还是迅猛上升的。谁知道王毅去了之后,德国第一件事就是直接讲明,希望它取消港版国安法;王毅走了之后,第二天德国马上发表德国的印太战略指引,讲到整个印太秩序是根据国际规则来定的,而不是根据强者的法则来定的。“虽然没有点名中国,但是大家都明白他在讲中国。接着德国是第一次公开宣布派武官去长驻越南。”

王毅访德期间,捷克的参议院议长率团去台湾访问,刘锐绍指出,其实这是人家的民意代表,而不是政府来的,但是中共不懂,因为议长在捷克被视为第二号人物,它就搞在一起,以为这是中国的“人大”,“将人家的议会、民意代表当成是政府的一部分,结果王毅就马上去口诛笔伐。”

王毅在德国骂完捷克之后,德国外长马斯马上就在记者会上公开讲,以欧盟的名义,对中国向捷克的恐吓表示拒绝接受。即便是被视为小国的荷兰,在香港没有太多业务,竟然都敢站出来警告王毅说,香港的问题他们也关注,港版国安法他们认为要取消。

刘锐绍认为,这完全超出了中共的预期。

“这是荷兰,不是美国”,他说,这就说明了北京那种所谓的,他不叫它“战狼”,叫做“野狼”,这个“野狼外交”是使得很多人都很担心现在香港的这个情况。

中共对欧三盲点:有钱就搞定、美国压力和友谊

刘锐绍总结说,中共对欧洲的政策有几个盲点。一是觉得财大气粗、有钱就能搞定;二是以为欧洲对华强硬是美国的压力;三是不懂欧盟国家之间的友谊,其实骂捷克就等于是骂德国。

“英国当时,李克强去那里访问,带了300亿美金。他去的时候,他就想着,我有钱,现在英国经济没落了,希望怎么都可以了,于是就提出英女王可不可以款待一下我?”刘锐绍说,但是李克强不是国家元首,英女王是元首,叫当时的首相卡梅伦请他吃一顿饭,还是等级相同的,但是要叫英女王款待,就是要打破英国的规矩,当然不行。于是,大陆这方面就扬言,如果是这样我就取消访问、取消订单。

最后怎么样呢?当然钱重要了,“去温莎堡喝个下午茶吧。”刘锐绍说,李克强当时可能是因为政策需要,要给英国一个下马威,结果后来外交界传了消息出来说,李克强和卡梅伦聊天会谈的时候,他的眼睛是看着天花板的,“就是要给颜色英国看。他认为自己是财大气粗可以这么做,但是其实不行。”

“第二点就是,中国整天都觉得,欧洲为什么都会对华强硬呢?就是因为美国的压力。”

刘锐绍指出,其实欧洲文明,尤其是文艺复兴开始,他们不但是从文化艺术上的提升,还有很多是个性、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彰显。欧洲文明是比美国文明要早很多的,所以欧洲国家自己的坚持,就不是和美国的压力有关。“但是大陆呢,只是看表面。”

“再加上一个友谊。”他说,德国为什么保捷克去台湾访问,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打过仗,因为德国强大,曾经征服了捷克,但是二战后期捷克反抗,对某些德国的老百姓也相当残酷。在二战之后,德国和捷克互相向对方表示歉意,然后大家共同实践人类的价值观、民主自由、人权法治。

“人家是这么坚实地从惨痛的教训中走过来,中国(中共)你去骂捷克,德国觉得,那你就是在骂我了。”他强调,中共在国际上没有软实力,只是以为有外交军事金钱,就什么都可以搞定了,到最后现在就碰壁了。

“这个就是所谓的‘野狼外交’,其实到了最后就变成了‘独狼’,‘单独’的‘独’,只有你一只狼在那里叫,别人不理你的。”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郭嘉荣:香港优势渐失 未来难料
【珍言真语】薛浩然:三权分立是事实 忧港府洗脑
【珍言真语】刘凯文:港府负分 全民检测注定失败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高官海外资产不敢认领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