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骚乱的背后 揭露马克思

人气 1968

【大纪元2020年09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Paul Kengor撰文/秋生编译)我在针对我的新书《魔鬼与卡尔‧马克思》所接受的采访中收到了许多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特别有趣,也出乎我的意料:马克思与今天的雕像运动,也就是这场用铁链和喷漆席卷了街道和城镇,破坏并拆毁雕像的运动,有什么关系?

当然,拆毁的目标不再仅仅是南部邦联将军的雕像。我们看到的远不止于此。如今他们包括了打败邦联的多位联邦将军(比如尤利西斯‧S‧格兰特Ulysses S. Grant),亚伯拉罕‧林肯也难幸免,甚至包括黑人废奴主义者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很难想像为什么包括他),以及从华盛顿、杰斐逊到弗朗西斯‧斯科特‧基(Francis Scott Key)和泰迪‧罗斯福(Teddy Roosevelt,老罗斯福总统)等所有人。

他们追溯到了克里斯托夫‧哥伦布、圣路易斯(Saint Louis)以及加州传教使团的创始人圣‧朱尼佩罗‧塞拉(Saint Junipero Serra)。如能如愿,他们还会拆毁拉什莫尔山。也许你还没有注意到,就连教堂也受到了攻击,耶稣基督和他母亲的雕像被砍,遭到亵渎。

这些人物与乔治‧弗洛伊德或者警察改革有什么关系?从表面上看,没有。那些人代表着对我们的国家、文化及其社会和政治秩序结构的撕毁。他们正在打击这个国家的犹太—基督教基础。他们就是想要拆除。

天啊!这恰好可以和卡尔‧马克思相提并论,不管那些拆毁雕像的人是否能拼出“共产主义宣言”这个词。

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计划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要实现一个根本性转变,就是追求永恒的革命以及对一切不受限制的批判。马克思的思想如此激进,而且正如马克思公开承认的那样,如此“违背事物的本质”,因此不可避免地要把基础夷为平地。

马克思在《宣言》中说,共产主义代表着“与传统关系最激进的决裂”。它试图“废除事物的现状”。这不是一个小任务。他在一份引人注目的宣言中说,共产主义者需要“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通过强行推翻所有现有的社会状态才能达到”。好好咀嚼回味一下吧。马克思在《宣言》的结尾写道,“世界各地的共产主义者都要支持每一场反对现存社会和政治秩序的革命运动。”

在给他的朋友阿诺德‧鲁格(Arnold Ruge)的一封信中,马克思呼吁对“现存的一切进行冷酷无情的批判。”这令人难以想像。

马克思特别喜欢歌德的《浮士德》中梅菲斯托菲尔(Mephistopheles)的一句话:“一切存在的东西都应该灭亡。”如果你知道歌德的《浮士德》写的是什么,以及梅菲斯托菲尔是谁(一个恶魔),那么你就会知道马克思的这一想法是多么的令人毛骨悚然。

马克思在他的文章中宣称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是“无情世界的心脏”,是“没有灵魂状态下的灵魂”,说“对宗教的批判是一切批判的开端”。在那篇文章中他使用了29次“批判”这个词。

对马克思而言,除了无情的批判,还有无情的废除。“废除”这个词在他的著作中无所不在。

正如马克思的传记作家罗伯特‧佩恩(Robert Payne)所指出的那样,这个词几乎要从《宣言》的每一页中蹦出来,“在他‘废除’了财产、家庭、国家和所有现存的社会之后,马克思对在旧社会的废墟上创造一个新社会没有表现出多少兴趣。”佩恩观察到,“他曾在一首写给珍妮(他未来的妻子)的诗中写道,他将向世界挑战,看着它崩溃。在她的爱的安慰下,他会在废墟的王国里漫步,他的话语闪耀着行动的光芒,他的心就像上帝的心。《共产党宣言》是他向世界发出的挑战。”

的确如此。这不仅仅是一份《宣言》。我的书的一个关键焦点是:马克思的诗歌和戏剧充满了邪恶,展示了一种对黑暗面的疯狂的迷恋。他写了自杀的协定、与魔鬼的协定、“地狱般的气息”,写“黑暗王子”出售“黑血”剑,一剑刺中你的灵魂;“我已经抛弃了天堂,这我完全清楚,我的灵魂曾经忠实于上帝,如今选择了地狱”,还有各种暴力、复仇、火焰、愤怒、死亡、绝望和毁灭。

两位马克思的传记作家(罗伯特·佩恩和理查德‧沃姆布兰德Richard Wurmbrand)说,在马克思最令人不安的著作中有一部名叫《乌拉内姆》(Oulanem)的戏剧,这是马克思对神圣之名颠倒是非的亵渎。主角叫马努埃洛(Manuelo),或者叫艾曼纽尔(Emmanuel),扮作一个虚构的创世主,站起身,向世界宣告:“我将对人类大喊,发出巨大的诅咒,用我永恒的诅咒把它砸成碎片。”

佩恩,一位受人尊敬的英国的文学教授,是这样解释的:“乌拉内姆就是身为法官和刽子手的马克思。”

马克思的辩护者们想把列宁、斯大林之流以及其他暴君描绘成马克思主义的离经叛道者,描绘成寻求消灭旧秩序的肮脏的极权主义者。其实他们只是在追随马克思这个极端的革命者和反叛者。早在列宁和斯大林出生之前,马克思就想把房子烧掉。

我在接受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关于《魔鬼和卡尔·马克思》的采访时,普拉格不断地提到我的书中所引用的马克思的那些诗句,比如,“一切存在的东西都应该灭亡。”他告诉我说,“这是纯粹的虚无主义。”

的确如此。

重申一下,没有任何一个手持火把站在这个或者那个城镇的雕像旁的革命者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引用马克思的话。他们不必是马克思主义者。然而,马克思是会赞同他们的想法的。正如他在《宣言》的结尾所言,共产主义者支持“每一场革命运动”以推翻现有的社会和政治秩序。

只要今天的革命者还在寻求这一目标,马克思肯定赞同他们。无论他们是否知道,他们的表现与马克思的渴望互为表里,那就是摧毁。

原文Tearing Down With Marx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保罗‧G‧肯格(Paul Kengor),博士,格罗夫城市学院(Grove City College)的政治学教授,视野与价值中心(The Center for Vision & Values,该学院智库)的执行主任。他也是斯坦福大学胡佛战争、革命与和平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的访问学者,著有多部著作,包括最新著作《魔鬼和卡尔·马克思:共产主义走向死亡、欺骗和渗透的长征》(The Devil and Karl Marx: Communism’s Long March of Death, Deception, and Infiltration),本文内容出自该书。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批判理论给社会带来动荡
【名家专栏】在激情政治时代呼唤理性话语
【名家专栏】媒体喊狼来了 人们不再相信
【名家专栏】川普终结克林顿的巴尔干战争?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袁弓夷:共产害西方 川普抽沼泽
【一线采访视频版】大陆民众:庆幸早退出中共组织
【横河观点】美定3批党媒为外国使团 有何特征
【纽约调查】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 与中共有瓜葛吗?
【重播】川普佛州集会 支持者现场过夜等待
【役情最前线】电邮门当事人指证拜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