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Jenny Woo:乐观面对香港形势

人气 229

【大纪元2020年09月19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采访报导)“香港人”这三个字已经变成一个品牌,就等于好像我们小的时候,妈妈买鞋子,一定是英国的鞋子,给小孩子的,又很牢固,又怕你会滑倒。“8•31”事件一周年被控袭警的Jenny Woo女士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热点直播采访时说。

Jenny Woo生于香港,在香港大学读过书,正职是研究心理和辅导。但她的妈妈是艺术家,她去英国后认识了一大帮艺术家,大家都觉得她应该专心去读艺术,所以她从英国回到香港考建筑师。

太子站“8•31”一周年直播时,Jenny Woo突然在美国银行出现,然后直播画面说她袭警,大纪元记者当时在现场感到奇怪。目前该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

银行取款弄出袭警误会

Jenny Woo表示,她当时要取款,晚上约了一个朋友去石澳行夜山,拿着黄色的袋,当时没有想那么仔细,警察见到她的时候,就说她是不是黄丝的“暴徒”,“大家都是误会了,我自己就没有想过,没有想过这件事。”

接着她去花旗银行取款,看到里面有很多记者,还有人在取款,她担心触犯限聚令,就在门口外面等候,结果那些警察就来驱赶她们。

“我就跟他说,我在等候118 (公车),以及我现在要取了款,我才可以离开。有个警察说行,另外的警察又说不行,在那里喧嚷,当时那个气氛都很紧张。”

她表示,因为她本身以前也是政府公务员,都很体谅那些警察,其实由头到尾她都是很支持警察,但是可能现在发生了很多事,多到警察都很迷糊,“人迷糊是正常的,尤其现在这样的政治形势。”

“当时有个警察,可能他自己站不稳,他站不稳的同时就勾着我的手,令我倒在他的好像是胸口那里,那其他的那些警察当然说,好像小朋友那样说,你打人呀,你袭警呀。”她说,“我很镇定跟他讲,没有这样的事啊,没有这样的事。那些警察都好像被我的声音镇静了,于是他说不行,我要告你,怎样怎样,我要带你回去警署。我说随便了,没所谓。”

“因为我自己本身都觉得,这个世界上冥冥中有个主宰的,以及很多事,遇到困难你就畏惧,你退缩,你也会发生很多事情。不是任何事你都可以控制得到,既然降临在我身上,那我就欣然去接受。”

智慧化解警察刁难

于是,Jenny Woo被带到了警署,那天她穿了比坚尼,还穿了一件很薄的T恤衫,因为想着去行夜山。同时她跟随英国那边,把自己抹到很黑,好像朱古力的颜色,警方就觉得她不是本地人。

“我讲广东话,叫他让我去厕所,他又不让我去,于是我就讲英文,其实我英语那个口音很重,他一听到我是英国人的口音,就很方便地给我我去厕所,我都觉得很感恩。”

她回忆说,后来CID(刑事侦缉处)的人又进来找她,讲粗口,她叫他不要讲粗口,他不听,当她一提高声音的时候,他反而好像很害怕,接着她说要去坐堂(当值)主管那里投诉,变成主控权好像在自己手上,“我跟他说,既然你对我这么无礼貌,不如我就绝食。”

她介绍说,很多人不知道她有一个禁食的习惯,她可以随时禁食四天,只喝两三口水,追求一种灵性的享受,精神上的享受,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所谓。“一听到我说禁食、绝食,我想他比我更害怕,他就说我不骂你了。 ”

人生旅途怀祝福之心

Jenny Woo在外国住了很长时间,香港过去一两年的动荡和变化,她感到很震撼。因为她以前也是教小朋友的,也到香港大学读过书,她此前一直感觉香港人是很幸福的。她妈妈也经常告诉她,“因为你在香港出世,所以你就很幸福。”

“但是我妈妈呢,是在大陆出世的。她本身是一个艺术家,也是一个老师。我相信我妈妈说的。”

长大的时候,Jenny就四周去看,发现自己的确是一个幸福的人。有一次她请教妈妈,为什么你经常要帮助那些穷人?这个人都跟你没有关系的。她妈妈说,当你帮助人的时候,其实你的快乐,比接受你恩惠的那个人还要多。

“我当时就觉得,就说,妈妈,有没有那么神奇?怎么会是这样啊?你给钱给别人,你比接受福禄的人还要开心,我不是很相信。”

在Jenny的人生旅途上,她经常和别人说“你不需要帮助我的”,为什么呢?有时候她都想知道,自己的命运去到哪里。“当我一直去面对我的命运的时候,其实那个命运转得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这个是我的祝福,同时我也是不枉此生。”

做人比学字更重要

很多香港人现在真的是看不到希望,有些前线抗争者,抱着就算一息尚存都要出来争取的心态,他们都是觉得香港很灰暗的。而Jenny已经被控袭警,却仍然保持一个比较好的心态,经常面带微笑。她认为,可能自己本身受到宗教的影响,她也真是经历过很多事情。

一个国家是否能富强,要看下一代年轻人。她提到,有一次在某个节目里看到一个访问,那个小朋友说他很害怕,因为他妈妈不让他出来,但是他都要偷偷地出来,同时他一边说的时候一边在哭,“他的勇气在这么小的时候都可以表现出来,那这个小朋友的前途是无可限量。”

她觉得作为家长,应该是先教小孩子学做人,至于字(知识),之后在哪一方面有兴趣,就去追求。

“学做人,当你的心一旦变坏了,就很困难,你又要面对自己的丑恶,面对人间的这种白眼。”,“当一个人去到这个位置,很多时候人就宁愿死撑,去遮掩自己的那种不安,又要假装自己很强大。”

她补充说,这么说并不是说自己很厉害,她妈妈在55岁那么年轻就中风了,她感觉到原来这个世界是这样的,无论你有钱还是没钱。

香港年轻人让她看到希望

香港的年轻人很努力,而且很有创意,她觉得能看到希望。“有时候你看他们穿白衣服,有时候看到他们穿黑衣服,有时候看到他们穿黄衣服”,“他始终是能告诉你,他是一个很有勇气的人,他知道什么叫对什么叫不对。”

“同时很多时候他讲他自己的一些故事给我聼。有一些人不认识我,在街上看到我,就过来抱着我。”她说,“那我就觉得,我能够给他一种安全感,那我就给他。”

国外疫情仍严峻 香港人反而轻松

现在中共病毒在英国是比较恐怖的。英国人口六千多万,她介绍说,每年死于流感的人数不过是6,000人,这个数目对英国人来说已经很大,但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半年就造成了英国四万多人的死亡。

“看到这么多人(感染/死亡),突然看到这些数字一直在上升,一直升上去,害得我们在通电话的时候,就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轮到我的家人,或者轮到我的朋友,很担心。”

中共病毒已经扩散到全世界,它具有艾滋病和SARS的特性,传染能力非常强,现在的情况仍然严峻。Jenny形容,她看到有些人上飞机把自己包成粽子一样,用胶套包得严严实实的,回到中国或者香港又要隔离14天,他们知道在外国的苦况。

“反而在香港,那些人好像很自在似的,又上茶楼去饮茶,又去吃点点心,夜晚又去逛街,买买衣服,所以我就觉得这个地方应该是有希望的。”

世界关注香港 最危险也就最安全

对于“快必”申请保释再次被拒绝,很多市民声援,她表示,现在政局非常复杂和严峻,全世界都在看着香港。究竟战争可能怎么爆发,怎么牵扯到香港,以及年轻人要怎么样支撑下去,这是很多人每一天,每时每刻都在思考的问题。

不过她乐观地说,“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香港人”变成一个品牌

Jenny Woo认为,过去英国在全世界的人口只占2%,但是出口的货物甚至高到40%,就变成了英国是一个品牌。现在这个抗共潮流,就等于“香港人”是一个品牌。

“香港人我感受得到,他不是不怕死,你看那个小朋友,他一边说,他可能很怕他妈妈,但是他觉得,我不能够不出来,我怕我也要出来,我现在在哭,我也要告诉别人,我要说我的良心。”

当这个世界都是这样认同的时候,她和很多英国人聊天,都很为自己身为香港人而自豪,“同时很多时候,我看到一些很不公平的事情,我都会发声,因为我是香港人。”

香港人勇气、智慧与文明兼备

她指出,香港人的特质是外向的,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期望她读好英文,有空学一下跑步等等,“其实都是因为很多上一代的父母,他们在大陆出世,他们很珍惜他们的下一代在香港出世,所以他们就会把很多的心血,放在他们的下一代那里。”

Jenny Woo相信,反送中运动当初,全世界都在震撼,香港这个只有七百多万人的小地方,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勇猛的人呢?这么勇猛的年轻人,连很多超过70岁的老人家都有出来绝食的,又有出来跪的。他们很多招数很有创意,自己出钱又出力,而且是打不死的。

“他们不是说说就算的,他们真是每次出来都是比我走在更前面,还带上猪嘴,那些猪嘴是不便宜的,两三千块钱的。他们如果丢掉了,下个星期或者下个月他们又再买一副。”她说,“这就是这种打不死的精神。”

香港人不仅仅是勇气可嘉。她表示,记者们拍的照片,人群像摩西分红海那种,很有秩序;她还留意到在抗争现场,有些人拿着一个袋去捡垃圾,很干净。

“我们虽然是在抗争,但是垃圾都一定不能够有,真的是每一样东西都排得整整齐齐。这些自律自治的精神就是所谓的强国,这是我们衡量的其中的一项。”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于溟:揭大陆恐怖囚室 忧12名港人
【珍言真语】直播挨棍 查案被袭 港记者九死一生
【珍言真语】冯德森谈快必:战胜恐惧抗极权
【珍言真语】梁家杰 :文字狱再现香港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库奇内利谈移民 边界 中国问题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直播】亚利桑那议会举行选举诚信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