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闲来找茶

作者:黄骏基
(龚安妮/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76
【字号】    
   标签: tags:

那是座落于台北猫空的一间茶坊名字,环境与陈设一如其名典雅,傍山而筑的设计,近谷底处竹依林绕;还听得见流水声。

山中多雨,长年可见云雾缥缈的景致。置身其中,仿佛亲临不食人间烟火仙境。

退伍后,甫入社会的前几年喜欢四处“找茶”,凡听闻有喉韵佳、景点美、园艺设计独特的饮茶处一定会想尽办法并排除万难的造访该处,“邀月茶坊”及“寒舍茶坊”就是年少轻狂时醉爱的心灵旅点。

犹记得多年以前,同事Joe邀我初探猫空时,我们第一个找到的茶坊就是“邀月”,我们找了一处最接近溪底能听见涓涓水声的位置,当时的心情,因为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与期待,所以是那么开心而且快乐,那感觉就如同泡茶时的头三回合,茶香浓郁香甜,好闻,底韵回甘,后韵直捣舌尖,茶味强烈有厚度,但缺乏圆融且有点伤胃!当时二十来岁。

事过境迁,而自己的年岁渐长,喝茶对我而言已不再追逐表象的氛围,但仍执著于喉韵。

第二次造访“邀月”,是婚后偕同妻子与岳母的一家人到该处游玩。那时候三十多岁,婚后于工作中正充满理想与干劲的当下,个性难免冲撞与气直,所以于职场上难免遭逢挫折、起伏!但人生阅历渐增,态度经过修正与调整,在时间的琢磨下沉潜,反而渐有倒吃甘蔗之感。那感觉就如同茶已泡至四至五回合,喉韵虽淡但茶香犹在,茶味轻薄也算顺口,回甘力道强。

记得当时,茶饮至黄昏,似乎有股幽香隐隐的自溪畔传来,原来;那是野姜花的恬味啊!我向老板要了几束回家。

于是那一朵朵清新洁白的野姜,为我的客厅带来了一整周的清新与欢愉。

而今,又是秋至,仲暑过后一阵雨一次凉!前年于田间水畔亲手栽植的野姜又是芬芳满园。每天清晨寻走于田园,返家时必定顺手摘折几束插养于玄关。

如今,小孩渐渐长大懂事,人生里的风雨;事业上的顺逆;生命中的悲喜早已逢遇多次转折了,现在每每有好友约我上山泡茶,我总是直言:在家最好。纵使于假日或夜里只有自己在家独饮,于心静下来的刹那,耳朵似乎听见了溪畔的流水声;眼里似乎也看见了美不胜收的园艺;喉咽也沁润着无比清甜的余韵,也许那早已是回泡五、六次的茶汤,喝起来是那么的淡淡、淡淡…!可是,不需要几秒钟,它回甘的喉韵是那样的丰富又有层次,从年少到中年的况味,就一层一层地点滴涌至舌尖。

再忙,依然坚持每日必饮一杯台湾清茶,包种也好;乌龙也罢!金萱尤佳;东方美人更是了得!转眼秋节将至,在全民皆烤的当下,今年…我不再邀月,只想邀你。

来吧!纵使我手边的壶水已经回冲了十回,但是我可以保证,那经过九转聚合、十全十虚的壶底早已深具湖之智慧,倒在你杯中的茶汤也许色泽如水,但是喝进你的口里,必定是十分自在,回味无穷喔!@*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天地是炉,万古唯夜,嗟我与人,居此何为。 我等为人,有身有心有本性有化情,有耳有目有手有足
  • 之前疑因力挺香港遭无线(TVB)封杀的视后李佳芯(Ali),在疫情下闭关三个月撰写的新书《心之所往》将于6月28日在网上独家预售。27日,她在脸书用“心知所向,披荆以往”道出书中主题。
  • “客人来了,准备杀椅子、煮木屐!”总觉得那是当年那群人生活态度上的直接显现:贫穷却有尊严,匮乏而不绝望。
  • 上帝真的公平,拿走你身上某一部分功能的同时,真的会补上另一部分给你。
  • 这世间每个人的人生必然都是一本书,都是累积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因为最平凡的永远最真实。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
  • 暑热之夏季,三伏已过二伏,偶尔之雷雨,带来丝丝凉意与爽快。及至末伏,雨水天气反倒频仍渐次多了起来。立秋后接续的炎热感,也缓解了太半。
  • 张爱玲的成长过程中,成天耳闻目睹的就是大家族里的亲人反目,显赫的家世背后,子弟的败落,现实生活中的窘迫。
  • 高智晟
    上篇我们讲到,高智晟贫穷的家庭在母亲的坚持下,7个兄弟姐妹中,有5个孩子读完了初中,这是一个奇迹,而奇迹的创造者就是高智晟坚韧、善良的母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