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评论:美驻华大使走人 国务次卿访台

【大纪元2020年09月22日讯】(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美国国务次卿今天到台湾访问,这是40年来的第一次,在此之前的前一天,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邀请台湾驻纽约的最高官员共进午餐,美方称这次会面为“历史性”的会晤。台湾绝对是北京的敏感词,台美关系的升温毫无疑问的是踩了中共的红线。华盛顿如此行事的背后有什么计划呢?联想到美国的驻华大使前几天突然宣布卸任回美国,看上去都不是偶然的,那么美国到底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呢?我们今天就来听一下横河先生的见解。

横河先生,我们上次刚谈到美国大使投书《人民日报》被拒,没过几天居然就传出大使要卸任的消息,印象中大使在北京大概总共只待了3年,美国大使的任期是固定的呢,还是说它是灵活的?

横河:美国驻外大使似乎没有固定的任期,就以驻华大使为例,有1年的、有2年的,像大家都知道李洁明,他就是2年,也有3年的,还有4年,芮效俭就是当了4年;还有一个雷德,他是时间最长的,他几乎当了8年的驻北京大使,他是从2001到2009年的1月20日,也就是整个小布什总统的任期,一直到他任期结束,我们知道1月中下旬的时候就是新总统接任的时间;骆家辉是2014年3月份卸任的,也就是说他是提前卸任;接任的博卡斯是任到2017年的1月20日,就是川普总统接任总统,前面大使就离任了。

因为一般重要国家的大使都是总统特别安排的,像中国大使肯定是总统特别安排的,所以他很可能是跟总统的任期同步的,尽管上任的时间不一定跟总统上任同时,但是卸任的时间跟总统是同步的。

卸任大使布兰斯塔德川普总统任命,在2017年7月份上任,在这之前1月到7月之间是没有大使,就是临时代办,这样他应该是到明年1月,也是20日前后,就是下一任总统的任期开始的时候,他的任期他可以续任,但是他这一期的任期应该就是到1月份。

主持人:看起来美国大使的任期倒是没有固定的。那您觉得这个大使他是本来就不打算干了,临走前搞一把事,我是说他把文章投到《人民日报》,还是说他打算用一篇文章来试试水,然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您觉得是什么情况呢?

横河:现在有多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川普总统希望他回国帮助竞选,因为布兰斯塔德在爱荷华州还有周边的农业州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但是很多人不支持这种说法,原因是因为布兰斯塔德本人对美国的对华政策是没有什么影响力的,就是美国对华政策现在是总统周围那套班子在起决定作用。

他被任命也许只是和川普总统以及习近平的私人关系而被任命的,因为美国本来就有把大使的职位给总统盟友的习惯传统,这跟其他国家都不太一样。布兰斯塔德是最早支持川普竞选的州长这一级的人物,而且他又是最早接待过习近平的美国官员。

1985年的时候,当习近平还只是正定县委书记的时候就访问过他那个州,和他见过面,那时他已经是州长了,所以被认为是老朋友,这是他被任命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跟两国元首这种私人关系而被任命的,不是说他的政策方面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而布兰斯塔德本人说,他卸任的原因是家庭和个人,他宣布卸任以后凤凰卫视采访他一次,这是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的时候,他说不会加入川普的竞选团队,只是说以个人义工的身份来协助川普总统竞选。他又说他太太和他自己想念在爱荷华州的儿孙,他们认为是回去的时候了,所以他们希望回到爱荷华州见到家人和朋友。也就是他自己都说这是以家庭为主,助选只是可有可无的,或者说只是一种说法。

最有意思的是中共的媒体似乎是最热衷于这种助选的说法,因为这种说法对中共的面子上是最好看的。但是对中共来说很不利的是,这个大使的离职是突然宣布的,甚至没有事先通知中方,中方也是看到了报导才知道的,这个就直接否定了助选的说法。因为如果助选的话,他肯定要从外交礼仪上,他要先通知中方;没有这样做。

他应该是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最不顺利的大使了。严格地说,他应该是属于对华鸽派人物,因为他自己个人跟习近平的关系,偏偏在他任期期间美中关系是急转直下。密切美中关系应该是已经有120多年的历史了,大概应该是从美西战争结束以后,八国联军,美国提出门户开放政策,从那时候开始的,当然贸易更早了,真正在政治上有关系应该是120年的历史。

能比较这么倒楣的大使可能也只有司徒雷登一个人而已。也就是说他目前的情况,他是不是留在北京,对美中关系的发展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即使他现在提前离职是个人的决定,其实反映的是两国之间的关系。

至于说他给《人民日报》投稿这件事情,现在我们并不知道他本人的动机是什么,他也没有说,但是客观上他起到的作用,确实是丢给了北京一个烫山芋。谁都知道北京不会登这篇文章;如果北京不登的话,那就给了美国一个现成的把柄,美国总是说是北京在遏止言论自由,在给两国关系制造麻烦。中国驻美国大使可以随便在美国的媒体上登文章、接受专访;但是美国驻中国大使却不能,连一篇文章都不能登,那肯定把北京陷于一个非常不利的地位。

而《人民日报》不登这篇文章是完全可以预料的。不过我倒不认为这是一个试水,无论是他个人决定怎么走,还是美国政府决定怎么走,下一步是已经决定了,特别是美国政府,美国的对华政策,这是已经决定了的,而且都是川普总统决定的。这个决定是在他投稿给《人民日报》之前很久就决定了,所以这个投稿不一定是试水,但是你可以说他最后进行一次努力,他也能够预料到这个结果。

我记得很有意思的是,当时毛泽东写了一篇文章叫作《别了,司徒雷登》,这篇文章后来被认为是美中关系恶化的,就是完全脱钩的一个代表性的文章,代表性的事件,就是1949年中共决定和美国脱钩。

这次不是中共说“别了,布兰斯塔德”,是布兰斯塔德说“别了,北京”,这个就非常具有象征的意义,就是说这是美国决定和中共脱钩了,这正好和1949年的那个决定反过来了。

这个其实我觉得已经偏离川普总统就任以后开始贸易反击战那个时候的目标很远了。而这个谁造成的呢?就完全是这两三年当中中共的行为,一系列的行为造成的。

主持人:其实很多专家都跟您持相同的看法,就是说美国要跟中国脱钩,因为各界也都注意到了这个大使在宣布离任日期的时候并没有宣布谁是下一任大使。所以都在推测这个是不是说中美关系会降级?

横河:没有宣布下一任大使这个倒不是第一次,以前其实也有过,但是在这个时机没有宣布的话,我觉得还是有不同的意义的。因为这个决定是在这之前这个大使和总统通话以后做出的。川普总统应该是有准备的,当然我也不排除这本来就是川普总统的想法。

现在就是说大选的选战已经开始了,即使在正常年份,就是说美中关系还在正常的时候,他也没有必要现在去任命一个新大使,就在大选开始的时候,他可以完全等到下一任的时候。而现在就更没有必要了,特别是在美中关系目前这种情况下,大使本身就是只是一个摆设而已,他已经起不到无论是加强双方的关系向好的方面发展或者朝坏的方面发展,他都决定不了了,他都无能为力了。何况双方现在都在尽力的削减,或者是被对方削减使馆人员和领馆人员,在这种情况下,任命新大使的可能性很小了。

如果是临时代办能够把这件事情,把这个大使的职位代办到大选以后的话,那么再任命新大使就是下一任总统的事情了,而任命大使本来就不是总统的优先重点。我们知道现在这个大使是2017年7月份任命的,也就是说是川普总统上任以后,接总统的半年以后才任命的。所以说也不见得会下一任一开始就任命一个驻华大使,拖到下半年是经常的。

那么在这段时间之内,从现在到明年的6、7月份的话,那不知道有多少事情要发生。这样的话,两国外交关系即使在正式的情况下不降级的话,也可以认为事实上已经降级了。

主持人:那么和这个中美关系是事实降级相对应的,我们看到是美台关系的空前升级,16号星期三,美国驻联合国的大使邀请台湾驻纽约的最高官员共进午餐;第二天,也就是今天,美国的国务次卿访问台湾,这个是40年来的第一次,也可以说是美国打算进一步加强跟台湾关系的动作是非常的明显了。

横河:是的,这两件事情都是美台关系加强甚至升级的象征,但这两件事情它代表的意义有所不同。先讲一下美国驻联合国代表,他会见台湾驻纽约的代表,这个谈话当中他谈到了一个事情,就是谈到美国愿意帮助台湾回到联合国。也就是说这次会面不仅仅是一个外交礼节性的,而且是有现实意义的,就是他确实讨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有针对性的。

我们知道这个联合国的问题,就是1971年的时候联合国接纳中共排斥中华民国,那件事情是和基辛格、尼克松访华同步进行的。就最早的时候是基辛格秘密访问中国大陆,然后是联合国的2758号决议,这个决议的提出和尼克松宣布访华是同一天的,因此整个这个事件两者是有联系的。

美国当时虽然有双重承认,就是既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又承认台湾,有这个想法,但是我认为他们并没有打算坚持,所以当北京一提出反对意见的时候,美国立即让步。所以实际上提出双重承认就是做个样子,不然的话就是觉得这么快就抛弃一个盟友嘛。

经过几乎半个世纪的经历,从1971年,明年就是整整半个世纪了嘛,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经历以后,美国终于认识到当年是犯了一个错误,而且现政府打算纠正这个错误。当然这个过程当中会有很多障碍,是很困难的,因为中共既是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有否决权,又掌握了第三世界的多数票,所以说你要想靠联合国投票来让台湾重返联合国的话,这个肯定没戏。当然既然美国有这个想法而且把它说出来了,我想美国肯定也是有一些办法的,我们其实静观其变就可以了。

关于这个美国国务次卿访台的问题,不管他公开拿出来的理由是什么,比如这一次他就说是吊唁前总统李登辉,或者是用其它的什么名称都不重要。因为他要想去访问的话,理由总是有的是;他要不想去访问的话,或他不愿意去触犯中共的话,那什么重要的事情他都可以不参加。所以这个并不重要。关键是41年来,这是最高级别的政府主管外交的国务院的官员访问台湾,这就够了。

我还是这么说,国务次卿访台没有违背美国的任何法律或者是条约,包括美中三个联合公报,没有违反。美国从来也没有说外交官员不能访问台湾,从来没有说过。其实即使是违反了,按照中共自己的说法,那就是个历史文件,没有现实意义。北京不就这么说《中英联合声明》吗?所以说中共自己带了头。

毫无疑问,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一个比较清晰的路线,就是从川普总统接蔡英文祝贺他当选的电话,到蔡英文过境美国的时候她的待遇提升,到美国卫生部长访问台湾,到现在国务次卿访问,这个外交层面的关系提升是一步一步发展过来的。这还不包括美国对台军售,还有公开了里根总统当年,就是三个联合公报之外的一个memo,就是他的那个手记,就是当时是提出来的,这是有条件的,这些条件是什么。这个过程我们也可以看到了。

而且我认为和这个美中关系一样,就美台关系的发展和美中关系一样,它其实不是川普总统上任的时候一个既定的想法,而是随着美中关系恶化应运走到这一步的。这个过程当中,中共的所有的表现包括在贸易战当中的反悔,包括在南海的挑衅,取消香港一国两制,以及中共病毒等等这一系列事件,导致了这个过程当中不断调整而发展到这一步的。而且我认为美台关系还会进一步的提升,就和美国和中共的关系会进一步降级一样。无论中共如何抗议都不会有用的,因为美国已经不是过去的美国了。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个美台关系会升级到哪一步呢?同时就是说美中关系会降级到哪一步呢?美国是双边承认呢,还是说美国会跟北京断交,跟台湾建交?

横河:从要台湾重返联合国这个提法看来的话呢,因为当年中华民国离开联合国跟美国是有直接关系的,美国如果要他重返联合国的话,那美国自己就得做出一个榜样来,就是说在外交关系上必须提升到让台湾有一个机会作为一个完整的政治实体回到联合国。这个很难预测,但是现在经过这2年的经历以后,也许我们对任何发生的事情都不会惊奇了。

至于和中共的关系的话,当然外交关系我倒不觉得会降级,我觉得美国可能会向当年提出来的双重承认的这个方向去努力,这个可能性相对来说可能更大一些。

主持人:台湾关系绝对是北京的红线,那美国如此高调是不是和大使投稿如出一辙,他有一个挑战的意味?是打算挑起海台战争吗?

横河:你说台湾关系是北京的红线,现在的问题我觉得是北京的红线多去了。如果美国不坚持的话,中共的红线会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范围大。我记得北京曾经提出过中共的核心利益,但是这个核心利益显然是会变的,它会不断的去扩展它的核心利益,然后去挑战国际社会的共识和规则,这就是北京所说的红线。

如果我们专门讲到就台湾问题而言的话,就是到目前为止,美国和全世界从来都不是按照美中三个联合公报这个调子来定的,都是按照中共的解释来定的,中共一向解释美中三个联合公报是这么这么说的,其实美国不是这个意思。就像“一中原则”,中共一直说这个违反了“一中原则”;美国没有承认过“一中原则”,美国说的是“一中政策”,这是不一样的。

过去几十年,美国是任由中共来进行解释,就是话语权,什么是联合公报,什么是一中,都是被中共垄断了的,美国是完全放弃了解释权,他是小心谨慎的不去触碰北京指定的红线,而且北京一旦把红线扩展了,美国马上让,这是过去几十年。美国没有按照美中公报美方的定义来处理美中关系、美台关系,所以现在美国只是做了应该早就做的事情。

就是对于北京咄咄逼人的这种进攻型的行为,我觉得必要的抵抗,甚至反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说他是挑战,我觉得也未尝不可,但是我不觉得这会挑起台海战争,尽管美国不会害怕战争。因为台海战争爆发的危险从来只有一个,就是中共。美国、台湾越软弱,就越是鼓励北京的战争冒险行为;反过来说,美国越强硬,战争危险就越小。

我觉得当美国在不断的坚持他自己的政策的时候,你很难说他是挑衅;北京是不断的在对外挑衅。美国现在到目前为止,实际上是在把事情回到应该的那个位置上去。

主持人:北京现在是显然没有办法承受跟美国关系的恶化,也没有办法去面对真正的战争。那北京有没有做什么举动来缓和一下跟美国的紧张关系呢?比如说挽留一下大使什么的。

横河:到目前为止,北京没有表现出来任何在美中关系恶化的时候,它去承担责任,然后表示它要改,它不可能!当然有一些言论,有一些言论它不是中共的官方正式的言论,或者正式的行为,而是通过其它的一些途径表达出来的,比如说不停的有各种表示,说是坚决不脱钩。坚决不脱钩,实际上是一种耍赖的行为。我不认为北京在美中关系的恶化这个过程当中会有正式的,或者进一步的行动,来缓和两国之间的关系。

因为这种分歧它是本质性的,就是和中共的本质,和美国的性质,这是完全对立的,无论是在社会制度上、在意识形态上,还是在其它的任何方面,都是对立的。以前是大家装作不挑开,但是现在一旦挑开了以后,那就没有缓和的余地。

北京是不愿意,它也不可能让步的。为什么它不能让步呢?是因为北京的面子。中共的统治它在很多方面,它和国际上所有的普世价值也好、国际规则也好,它是完全相对立的。那么在对立的情况下,也就是说它处在一个相对来说不稳定、不安全的这种位置上。它自己的感觉也是这样,事实也是这样,因为它和大家作对,和所有的人作对。在这种情况下,它的面子就非常重要。

这么多年大家实行绥靖政策,就是认为惹不起它;这个惹不起它就是它从来不错,它也从来不承认错误。那么大家都觉得要解决国际事务,要和平解决国际事务,只有对它这种政权让步,这就是绥靖政策的来源。如果说大家顶着,那就爆发战争了,那就要热战了。为了不热战的话,就必须对于最具进攻型的这种政权去让步,这就是绥靖政策的一个基本点。

所以说如果北京在这方面让步了的话,那么它马上就会觉得会危及到它的统治,因为当人们不把它看成是死硬一块的时候,它会认为别人就会得寸进尺,因为它就是这么做的。所以说为了维持它的统治,它也绝对不会让步,它也绝对不会缓和;要是它愿意让步、愿意缓和的话,事情本来就不会发展到今天。

所以说我不认为它会挽留大使,这种事情是不会做的。而事实上,挽留也没有用,因为这个大使本身对美中关系发展的影响已经不大了。

主持人:虽然您说美国没有挑起战争的打算,但是最近我们看到美国在南海的活动是空前的频繁,而且威慑的意味很浓厚,外界大多解读为是说美国求战。那如果川普总统他有发起战争的打算,您觉得是因为连任的需要吗?因为我们一般都知道,在战争时期,美国人是不会换总统的。

横河:我不觉得川普有发起战争的打算,但是川普必须在中共的南海问题上、在一系列的中共挑衅的问题上,保持强硬,因为这和他竞选,和他一系列的政策是吻合的,他不能在自己的政策方面有自相矛盾的地方。就是说他不能在中共南海这么强势的这种进攻态势下表现出软弱和让步。那么中共现在在南海,它是斩钉截铁的、没有任何余地的,把整个南海包括在它的主权范围之内。这个是既违反历史、也违反国际法。

因为美国历来都是坚持在南海的自由航行权的,这也符合国际法的要求。如果说他不能够坚持自由航行权的话,那么实际上也就违背了美国历来的海洋政策,所以说在这个方面,川普总统是不会让步的。那不会让步的话,在北京的进攻政策,在北京的这种咄咄逼人的进攻的态势下,他只能坚守,这个实际上是一个坚守他的原则的问题,就是说不退让。

我还是不认为他在挑衅,他只是不退让而已,包括南海自由航行,他实际上是保卫南海自由航行权,在这个问题上,我不觉得他有发起战争的打算。从他就任到现在为止,他的每一步,包括每一场战争,我觉得都是在最好的时间打的最好的战争,而且是非常有效的,所以我个人不觉得他在南海有挑起战争的这个动机,但是我觉得他在南海绝对不会退让,他也不会害怕战争。

主持人:好,那这次节目就讨论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美驻华大使离任声明 再强调美中关系对等
王友群:美国高官再访台 全球瞩目台湾
“全世界发现中共说谎” 习老友批中共瞒疫
【新闻看点】十月惊奇5种可能 天选人塑美国未来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疫情死者家属 第5次寄信向武汉政府追责
【有冇搞错】抓8名猎狐行动特工 美斩中共狼爪
【珍言真语】桑普:阻政治庇护 港美领馆驻重兵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胡编花式叼盘改了
【重播】川普与夫人佛州演讲:投票给美国未来
【横河观点】中共猎狐行动在美国受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