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欧洲经济复苏停滞不前

人气 441

【大纪元2020年09月2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原泉编译)欧盟委员会8月份的经济景气指标显示,欧洲经济复苏正在放缓。

不仅经济复苏的步伐明显放缓,西班牙的数据更反映出该国是欧元区内唯一一个环比指数下跌的经济体。如果我们看看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简称经合组织)的领先指数,其变化也令人担忧。

彭博社还跟踪了大多数经济体的日常活动,有证据显示,大多数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在8月份都出现了经济减速。相比之下,仅美国似乎有适度增长,不过复苏进程的放缓也很明显。

许多人可能会说,在6月和7月快速的反弹后,经济复苏减缓是正常的,但当大多数经济体的产出在重新开放后仍比2月份的水准低10%至20%时,我们必须有所担心,特别是6、7月份的快速增长完全是由于债务和政府开支的快速增加所致,而大多数企业和家庭收入远低于去年同期。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快速的变化趋势?

通常所做的第一个、也是错误的分析是,将经济放缓归咎于影响旅游和休闲业的旅游旺季。当然,这是一个重要因素,但经济的许多其它部分正呈现出趋势的突变。此外,这些指标的恶化明显反映在工业和消费者信心上,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放缓,西班牙甚至进入收缩状态。

政府对未来经济的信心不足和被迫关闭经济,对经济产生了深刻的中期影响。

政府关闭经济造成了偿付能力问题,对大部分商业结构造成严重的长期影响。在英国,每五家公司中就有一家被认为是“僵尸企业”,在美国也有近12%、在欧元区有超过15%的僵尸企业。西班牙银行警告说,25%的西班牙公司处于技术性破产和企业倒闭的境地。

多年来,各国政府一直忽视私营部门的脆弱性,而企业债务和偿付能力比率则创下新高。然而,更重要的是,政府没有注意到小企业结构的弱点,有一个或两个员工的数百万家公司日复一日地生存下来,它们没有债务或资产,但是却被政府误导和无效的强制关闭所摧毁,而不是因为企业主采取了错误的策略。

2017年和2019年的虚假增长和负债增长时期建立的产能过剩也在疲软的复苏中显现出来。小企业因营运资金枯竭而死亡,和所谓的战略行业因低利率和高流动性导致的僵尸化,是政府永久性经济刺激带来的两个附带损害,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我们也曾看到。特别在欧盟,大企业集团通常被政府视为隐蔽的社会保障体系,在很多情况下,它们的行为几乎和国有企业一样。

欧元区8月综合制造业指数(PMI)也显示出这种疲软。从7月份的54.9恶化到8月份的51.9,虽然仍在扩张区间,但一个月来已经大幅下滑。根据彭博经济社(Bloomberg Economics)公布的每日经济活动指数,欧元区经济活动仍比今年2月份疫情前水平低10%,重新开放后经济复苏速度放缓。

主要问题是,这一切都发生在欧元区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系列刺激措施还在执行期间。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已从年初欧元区GDP的39%飙升至8月的55%,远大于美联储占美国GDP33%的资产负债或英国央行的32%,但与日本央行的疯狂负债程度120%相比仍相差甚远。

通过设置负利率,欧洲央行已经购买了大多数成员国20%以上的未偿债务,同时通过有针对性的长期再融资业务(TLTROs)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并在欧元区实施了占GDP近10%的财政刺激措施,然而,经济产出甚至没有达到2月份疫前的水平。

这些刺激措施并不能解决偿付能力和销售下降的问题。大多数企业倒闭的原因不是因为缺乏信贷,也不是因为利率高(恰恰相反),或是因为缺乏公共开支。它们之所以关门,是因为重新开业后的销售额远远达不到支付不断增长的开支和税费所需的水平。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死于营运资本。

欧洲和世界其它国家必须明白,巨额刺激计划可以掩盖高负债国家的严重偿付能力的风险,但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在某些时候,我们必须开始认识到,像目前这样的时期正是最危险的时期。以处理危机为借口,结构性失衡加剧,而生产率高效的行业却被抛弃。

虽然我们经常读到这些刺激计划中突出的“支持企业”的声明,但大多数资金只是给公司提供了一个借更多的钱来支付未来税款的机会。

这一系列刺激措施和政府支出不会增强经济。充其量,它将使那些在大流行之前就已经存在良好增长、高生产率和债务问题的部门变得死气沉沉。

我们还有希望。法国等国家首次认识到,要想摆脱这场危机,它们必须采取的措施是进行包括减税和行政改革在内的供应方改革,以吸引投资、就业和提高竞争力,例如减轻高生产率行业的税收负担,消除官僚障碍,减少所谓的社会费用和招聘成本,取消无用的监管限制,奖励高生产率部门而不是补贴低生产率部门等。

结构性改革迫在眉睫,但欧元区和日本已从利用货币政策为实施结构性改革争取时间的初衷,转变为不实施结构性改革的借口。

大多数发达经济体都面临着一个危险的两难境地:是走债务停滞的道路,还是通过加强经济以更强大的方式走出危机。不幸的是,第一种选择对拒绝调整的政治部门有利,尽管从中期来看,它最终会让债务和赤字变得不可持续,从而摧毁政治部门。

原文The European Recovery Stall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尔· 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资产管理公司Tressis的首席经济学家兼投资官,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脱央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金融市场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著作。

本文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美元持续走强的几大因素
【名家专栏】美国经济强于欧元区
【名家专栏】拜登能源计划恐扼杀五百万蓝领岗位
【名家专栏】四迹象凸显通胀到来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讲:拜登利用公职捞钱
【拍案惊奇】五中会场突增军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