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月光吴田玉:台湾半导体面临三大挑战

半导体产业是美中攻防的重点产业,牵动各国经济与国际局势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37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20年09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原彰台湾台北报导)全球半导体业的年度盛会“SEMICON Taiwan 2020 国际半导体展” 在23日起于台北南港展览馆举行。半导体产业是美中攻防的重点产业,牵动各国经济与国际局势,在22日的展前记者会上,日月光执行长暨总经理吴田玉分析,在变局中,台湾半导体产业将面临3大挑战,建议在人才与政策上做出相应调整。

半导体产业是美中攻防的重点产业,牵动各国经济与国际局势 
半导体产业是美中攻防的重点产业,牵动各国经济与国际局势 (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吴田玉说,全球历经60年的全球化主流经济、海外投资、全球布局,以及多方协议平台、自由贸易,台湾半导体业拥有完整设计及制造产业链,有着强大的经济规模制高点,并与全球客户建立良好的共生关系,弥补了台台湾的很多弱势。

而这样的全球化趋势正在转变,吴田玉说,保护主义、平行世界与远端连结等3大趋势都是过去台湾半导体业没有历经过的挑战,“2020年是半导体业记忆中最有趣的一年,我们有太多的机会、挑战与焦虑,这是过去60年来没发生过的事情。”

台湾曾是全球化的受益者

以保护主义带来的潜在挑战而言,吴田玉强调,地缘政治议题是半导体人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政治与法性挑战,“这是我们学习的盲点,让对发展代工业的勇气打上折扣。”

他说,在全球化的时代,台湾是最典型的最大受益者,在过去60年通过垂直跟水平分工、经济效益分散化、区域平等这些条件,有机会当上半导体产群聚效应的代工龙头,但这些条件正在消失,台湾怎么因应保护主义,政府应学习如何跟多元市场的主导者,在共生价值循环与思维上进行调整。

而平行世界部分,吴田玉则说,一个世界将变成两个彼此不能沟通的世界 ,由单一系统变双系统,这牵涉到法规制度与材料选择的思维,以至设计软体都会变得不同。

吴田玉说,台湾是单一系统世界的典型受益者,通过量化与低成本取得全球订单,但平行世界的模式,必须让单一成本与生产研发系统可同时应付多个不同世界,并可因应衍生出的不同法规。台湾有弹性应变的优势,多元化系统本就是代工业的基本功,应可在未来的演变中发挥作用。

台湾须加强应对视讯会议能力

另外,吴田玉说,过去远端连结是不被主流接受的,但因疫情影响旅行与面对面会议,这也是过去从未发生过的。台湾是面对面会议的受益者,客户来感受台湾的热情,也有助于签下订单,但在远端会议上,台湾人的情境掌控能力不如印度人,较无法通过线上视讯掌握客户在想什么,这也是必须培养的才能。

吴田玉也说,当制程开始改变,以及全世界的政经环境开始改变,半导体业的主管、工程师过去成功的经验,不会保证未来的成功,人才必须在岗位上做出相对的调整。

吴田玉建议,半导体以人为本,目前总量仍明显不足,不论是软体、自动化或是AI等领域都需要人才,台湾的人才培育不能只局限在联考、教改,思维方式必须考量在职训练与高阶主管,以培养出全方位、可综观全球局势的领导者。

吴田玉也说,对于政府的政策,半导体产业从未认为机会不够多,但却觉得社会对他们的认同度不足,特别是半导体产业变成国安与国防产业,台湾如果走在全球产业的最前头,政府必须调整相应政策,满足产业领导者的需求。

吴田玉说,全球面对同等挑战,大家机会平等,站在制高点的台湾如何利用机会化危机成转机,并解决人力、语言、远端掌控能力,促成乱世出英雄的局面,这是新世代的课题。

半导体发展须回归基本实力

另外,对于中共投入10兆人民币发展第三代半导体,吴田玉则说,半导体业在全球的投资,各国政府的奖励政策没有停过。他认为,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必须回到基本实力与弹性,这不仅要有充沛的资金、人力与机动性,跟全世界领导的互动也相当重要,“台湾之所以成为半导体业的领导者,跟全世界客户形成良好的共生关系,这是很重要的面向。”

而对于美国倡导供应链重组,吴田玉说,企业必须准备好企图心,以因应可能发生的情况。台积电宣布到美国,这清楚的展示出企图心,日月光跟其他半导体同业都有同样的企图心跟评估,但仍需要时间,“我们在想要在什么样的情况,做出最好的决定。”

责任编辑:吕美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