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欧纳多·达文西(六)《圣·杰洛姆在旷野》

作者:周怡秀
达文西未完成的《圣·杰洛姆在旷野(St Jerome praying at wildness)》油画,约1480年代初,画家可能于1510年再次修补。Oil on panel, 103 x 75 cm,Pinacoteca Vaticana, Vatican, Rome。(池农深摄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周怡秀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57
【字号】    

大约在创作《三贤士的朝拜》的前后,达文西也在进行另一幅油画《圣‧杰洛姆》的创作,但是确切的时间、创作的背景与委托人至今不详。虽然几世纪来的学者经常为达文西作品的真伪争论不休,但这一幅却从来不曾被怀疑过。

圣杰洛姆是个知识广博的神学家(后来成为神父),生平致力于修订《圣经》,并将希伯来文旧约《圣经》翻译成希腊文。晚年时(大约公元370年)他离群隐居到叙利亚沙漠中苦行。他曾经为一只受伤的狮子拔除脚掌上的刺,从此狮子成了他隐居时的伴侣,也经常在描写圣杰洛姆的画作中出现。

中世纪至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多偏好彰显圣杰洛姆在神学上的成就,把他画成学者的模样。达文西则选择了一个属于圣杰洛姆个人比较隐私的修行场景。画中的老者圣杰洛姆在沙漠中,形销骨立,衣不敝体。他单膝跪地,右手拿着石块,锤击自己的胸口,以驱逐脑中的邪念。躺在前方的狮子微微张口低吼,彷佛对老人的自责有所回应。画面后方简单勾勒的岩石和远山诗意而神秘,是典型的达文西式的风景。虽然创作缘由不详,但作品性质似乎属于信徒个人祈祷或静思的场所所用。

这幅画虽然未完成,仍然揭示了达文西值此创作时期特别关注的两个部分,一是人体解剖学在绘画上的运用,二是如何以肢体动作表现内心情感,这部分我们前文中已提及。

1509─1510年的一些解剖手稿,有一些关于颈部连结到肩膀及胸部与手臂的研究,人物动作与《圣·杰洛姆》极为接近。(公有领域)
1509─1510年的一些解剖手稿,有一些关于颈部连结到肩膀及胸部与手臂的研究,人物动作与《圣·杰洛姆》极为接近。(公有领域)

深受阿柏提影响的达文西认为:“好的画家必须能画出两种主要的东西,一个是人,一个是他内心的意图。”“第一个很简单,第二个比较难,因为后者必须透过手势和肢体动作来呈现。”

对达文西而言,“画人”与“画人的内心”合一是必然的。在《圣‧杰洛姆》中,自责的圣人不仅神情悲切,肢体动作的张力也充分展现了他内心的悲怆;而这肢体张力又来自于达文西的解剖研究成果。他说:“为了好好排列人体部位来表现裸体的态度手势,画家一定要明白肌腱、骨头、肌肉和筋的结构。”

达文西藉由圣者的姿态描绘出其肩颈、手臂与胸肌之间骨胳筋肉在用力时的牵引关系。在他1510年记录的解剖手稿中,有一些关于颈部连结到肩膀及胸部与手臂的解剖研究,其人物动作与《圣‧杰洛姆》极为接近。令专家困惑的是,他在1495─98年为《最后的晚餐》所作的犹大习作中,也描绘了颈部到锁骨的解剖关系,然而却未如这幅早期的《圣‧杰洛姆》描绘得这样准确。这个年代上的反常使得一些学者推测,认为有修改作品习惯的达文西应该是在1510年再次研究过颈部解剖后,回头修正了这幅1480年代的作品。

达文西约在1495年为《最后的晚餐》中犹大(Judas)所做的习作。(公有领域)

这幅圣人像是达文西解剖知识的展现,准确坚实的人体结构不仅表现出人物的真实性,也传达了圣人苦修时的坚毅、虔诚的精神力量。正如他所主张的“外在的姿态表现出思想意向和灵魂的激情”。

达文西在晚年甚至专注于研究大脑和神经如何把情绪转成肢体动作。1480─90年,他的解剖研究使他相信灵魂所在位于脑壳中央;不论是否正确,这些思考早已超越绘画所需要的解剖知识,而牵涉到最难解的生命奥秘,应属于宗教、哲学范筹了。而未完成的《圣‧杰洛姆》,则是他在创作中实践绘画理念的一个重要过程和记录,并在艺术上起到承先启后的作用。@

3/4脑壳剖面图和笔记,1489年;温莎城堡王室图书馆收藏。此时的解剖研究使他相信灵魂所在位于脑壳中央。(图片来源:大都会美术馆2019年《Leonardo da Vinci’s st Jerome》特展。周怡秀提供)

注释:

注一:这幅画曾经遭到损害,圣者头部的区域在十八世纪时被锯下,十九世纪才修复。

注二:《巴黎手稿》。

注三:马汀‧克雷顿认为这幅画可能有两个阶段,第一次在1480年左右,第二次在1510年的解剖研究之后。红外线分析显示,成对的颈部肌肉不在原始素描图上,画的技巧跟其它地方不一样。马汀‧克雷顿的解释:“在塑型圣杰洛姆的时候,有很多地方是后来加的,跟开始的略图相隔了二十年,也融合了1510年冬季达文西进行解剖时的发现。”(Walter Isaacson所著,《达文西传》,商周出版,99页)

——转载自《艺谈ARTIUM

(点阅【雷欧纳多·达文西 Leonardo da Vinci】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李白诗:“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傍晚,我从山上走下来,月亮伴随着我,跟我回家。
  •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随着城市逐渐解封,焦点再度回到促进经济发展上,这场展览或可启发我们开拓新的商机,让我们再次成为传统工艺和古典美学的支持者。
  • 日本, 浮世绘, 葛饰北斋, 查尔斯·兰·弗利尔, 弗利尔美术馆, 美术馆
    很多人应该都看过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Katsushika Hokusai,本名中岛时太郎)的《神奈川冲浪里》(Great Wave off Kanagawa)这幅画。正如葛饰北斋在自己签名里的题字,他是一个“对绘画狂热的人”,国际交流基金(Japan Foundation)的日本艺术助理策展人弗兰克‧费尔滕斯(Frank Feltens)在电话访问中说道。
  • 我差不多每天都会去桃园市芦竹区的乡下散步,经常看到有些爱花人士在他们家的前院栽种各类花草或小灌木。
  • 在桃园县大溪、龙潭甚或是新竹县的关西、竹东一带,因为临近中央山脉,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变,美景处处。往往此时看是一景,绕个弯却又是另一处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给。
  • 晚上,一弯上弦月出来了,乌云在月亮四周涌动,月儿时而露脸,时而被遮掩,天空颇不宁静。
  • 《兰亭集序神龙本》
    过去的历史能够给我们教训与参照,使人不重蹈覆辙,明心正见,洞悉宇宙的智慧与奥妙,这也是人类研读历史的诸多重要意义之一。
  • 旧皇家海军学院, Old Royal Naval College, 彩绘画厅, Painted Hall, 詹姆斯·桑希尔爵士, Sir James Thornhill, 王室
    在旧王家海军学院(Old Royal Naval College)彩绘画厅(Painted Hall)内欣赏天花板上的壁画,就好比水手们在海上仰望天际掌舵航行一般,让观者穿越时空,航行在18世纪初英国的历史之舟上。
  • 维斯教堂
    科学与思想的变革对美术的影响是巨大的。最明显的现象就是宗教主题作品在比例上呈逐步减少的趋势,包括在鼓励宗教题材创作的天主教国家里也是如此。进入十八世纪后,这一趋势在整个欧洲可谓愈演愈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