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金斯伯格去世 “游戏”反转

人气 2528

【大纪元2020年09月24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美国总统大选越来越近,在这个时期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影响到美国大选。9月18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87岁的女权斗士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她的去世绝对可以说是一枚重磅炸弹,引爆了美国政坛。

我在社交媒体上就看到很多议论。当然基本是分成两派的。右派的基本都感觉很神奇,认为是天助川普。左派就气急败坏地大骂,表示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川普任命新的大法官。甚至有CNN的记者扬言要把这个国家烧成平地。为什么一名高龄大法官去世会成为这么重要的事情?引发这么多后效应?

首先我们要知道大法官这个职位的特点和职责。美国是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权分立的。其中立法权归国会、司法权归最高法院、行政权归总统。国会由参众两院组成,负责立法但无权执法;最高法院由9名大法官组成,负责为法律做解释、裁定,但是没有立法和执法的权力;总统和他的内阁成员组成行政机构,总统虽然有实权,但是不可以随便制定对自己有利的法律,需要通过国会同意。这样三方面互为制衡,保证不会出现独揽大权的现象。

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终身制的,由总统提名,参议院表决。每年最高法院要接到几千件请愿申请,但是处理的案子一般只有100到120件左右,因为他们只挑选牵涉到对宪法和法律的解释产生争议的案子。所以虽然最高法院处理的案子有限,但是因为这些案子在解释法律的意义上具有代表性,所判的案例大多被各级法院所援引,作为判决的依据,起到示范作用。所以,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与其说是在判案,不如说是在不断地用典型案例对现存法律做出他们的解释和判断。

除此之外,当国会在建立新的法律过程中引起争议时,也是由最高法院依据宪法来判定这些新的法律能否成立。也就是说,对宪法的最终解释权就在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手中。

由于大法官的任期是终身制,一名大法官的任免就很可能会影响今后几十年美国社会的走向。比方说,如果九名大法官中多数是持有自由派理念的,那么他们在裁决一个案件的时候,很可能会偏向自由派。

在美国总统大选上,这九名大法官在关键时刻会成为下任总统的决策者。什么关键时刻呢,我们知道美国大选没有到最后一刻都是会有悬念的,这次大选,我们明显看到拜登根本就不是川普的对手,单从这一点来看是毫无悬念。

但是民主党以疫情为借口,要求大家邮寄投票,这就非常可疑了,有可能会降低选票的透明性,民主党或者共和党因为邮寄选票的事情对选举结果产生质疑,那么这个选举结果就要经过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来裁决。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总统的命运就掌握在大法官的手里。而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那么这9名大法官的人选就变得非常关键。在金斯伯格去世之前,最高法院有5名保守派大法官,4名自由派大法官,而5名保守派大法官中的首席大法官,在最近几年变成了中间派,在判决时摇摆不定,应该说这是一种比较平衡的状态,但是也让很多事情有悬念。

当金斯伯格去世的那一刻,这个事情就出现了变化和转机。只要川普总统在选举前提名通过一名新的保守派大法官,这种悬念就会被彻底打破,出现6:3的情况,哪怕其中那名中间派左转,也是5:4,胜券在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金斯伯格的去世就成了一条爆炸新闻。

川普总统在得知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后,不经意地发出一声wow,脸上浮现出凝重的表情。然后说自己听到这个消息很难过,并赞扬金斯伯格是一个了不起的女士,说不管同意与否,她都是一位活得非常精彩的不同寻常的女士。

对于他的反应,很多媒体也在解读。我从川普总统的反应中,感受到他真实的内心。我想,川普总统那声不经意的wow是感慨天意,神的安排。然后,他脸上的凝重表情表现出了一个人应有的涵养,对生命的尊重。甚至,毫不吝啬地赞扬了金斯伯格,为她的一生做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定义。哪怕金斯伯格在川普任期里一直在不停地给他制造麻烦。

从川普总统的表现,真的能看到一个有信仰的人,在任何时候流露出的真实内心都是平静和温暖的。他没有表现得欣喜若狂,或者幸灾乐祸,哪怕这个消息对他真的是个太好不过的消息。

我们也秉承川普总统对逝者的尊重,来回顾一下金斯伯格的一生,我尽量客观表述她的故事,不做评价,大家可以自行去判断。

金斯伯格的故事

金斯伯格1933年出生,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胚子。从康奈尔大学毕业后,嫁给了大学校长马丁·金斯伯格。之后,她又去读了哈佛大学的法学博士。1959年毕业后,她当了十几年教师。

当时,全美都淹没在平权运动中,追求种族平权和男女平权。作为美国民权联盟妇女计划的首席法律顾问,她在十年的时间里连续出庭了六次美国最高法院,打赢了其中五场官司,因此声名大噪。1981年,她被提名为哥伦比亚特区巡回法院的法官。

1993年,她60岁的时候,被克林顿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在她担任大法官的27年里,推进了同性婚姻合法化,为“女权”而战斗。她说要干到80岁,后来又表示要干到90岁。

哪怕罹患结肠癌,她也没有从她的大法官位置上退休;76岁的时候,她的胰腺癌发作,疾病的痛苦没有击垮她,她仍然坚持不退休。她坚持到了川普当选总统,并等待川普今年大选下台。虽然她对川普总统的公开批评受到质疑,但她最后给川普总统道歉了。

2018年,金斯伯格因在办公室摔倒而跌断了三根肋骨。出院后一个月左右,她又接受了肺部癌变结节切割手术。今年7月,她因为出现感染症状接受了一天的治疗。第二天出院后,她发表声明说,她因癌症复发正在接受化疗,但仍“完全有能力”继续工作。

她果真在7月份,抱病对川普的税表问题投出赞成票,允许地方检察官获得川普的个人财务与纳税申报记录。金斯伯格临终前对她的孙女说,“我最热切的愿望,是在新任总统就职之前,我不会被取代。”这位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女性大法官在她的岗位上高龄带病坚持了很久,享年87岁。

金斯伯格的去世除了对总统选举有非常大的影响,对美国未来几十年的社会走向也会产生关键影响。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应该记得川普和彭斯在宪法日的演讲中说,有些人试图抹去美国的历史、诋毁美国的成就,扭曲美国的价值观,灌输年轻一代极端的自由主义思想。美国的司法、教育、文化都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美国处在正邪对垒的历史关头

可以说当前的美国处在正邪对垒的历史关头,9个大法官所持的理念是左还是右就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他们手上那每年一百来个案子每一个都是非常关键的。你会说,法官不是公平断案吗,不管他的理念是偏左还是偏右,法律是公平的,法官怎么能不依照法律断案呢。

我始终认为,法律是公平的,但法律是有漏洞的。法律是人在执行,法官也是人,人就是有人性的弱点。如果这个执法的人本身就人品有问题,道德败坏,那么很有可能他就会利用法律的漏洞,手中的权力去左右一件事情的发展。在独裁政权下,这种事情天天发生,无解。在民主体制下,这种问题可以通过制度来抑制或者解决。比如说,川普总统可以通过任命右派的大法官来改变这种大法官整体左转的情况。

可能是因为金斯伯格一直在跟癌症抗争,又有这么大年纪了,所以,对于她的去世,大家也早就有心理准备,甚至也在着手做一些实际的准备。大约10天前,川普总统就提出了一份20名大法官的可能人选,他表示将在周五或周六从五位女性候选人中提名下一任大法官,争取在大选前让这件事情尘埃落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纳也表示会尽快对川普提名的候选人进行表决。

外界认为川普总统可能会提名他曾经赞扬过的两名女性法官。一个是联邦第七巡回法院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另一个是联邦第十一巡回法院的拉格亚(Barbara Lagoa)。当媒体追问时,川普总统没有否认。

巴雷特今年48岁,是7个孩子的母亲,持强烈的保守宗教观点。而拉格亚今年52岁,古巴裔,也是保守派。目前呼声最高的巴雷特,一旦出线,将是最高法院第五位女性大法官,也是自43岁成为大法官的汤玛斯(Clarence Thomas)以来最年轻的大法官。

我们可以看得出,巴雷特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首先,她是一名女性,对于替换金斯伯格的位置来说,女性应该会得到更多人的认可,至少也不会出现像卡瓦诺大法官任命时候被人诬陷强奸罪。另外,她很年轻,才48岁,如果成为大法官,她会在未来几十年中以她的保守派理念影响司法走向。美国未来会因此往回归传统、回归常识方向发展。这简直就是天助川普。你们说是不是?

一个人的生死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谁也不可能想再活500年就可以的,想多活一年都不可能,再有钱有权,在死亡面前都是无能为力的。金斯伯格一直努力地想活到至少90岁,可是上天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而是以她的离开将机会留给了川普总统。

川普总统提名新的大法官,将会影响美国未来几十年朝传统方向走,哪怕川普卸任了,这个优势还会一直保留。

正因为如此,民主党就接受不了了。这几天是倾巢而出、极力反对在大选之前提名新的大法官,认为应该保留空缺,让下一任总统来提名。民主党还在做拜登当选的美梦。如果拜登当选,他会提名什么人呢?他曾经说过要提名一位非裔大法官,他曾经对媒体说愿意提名奥巴马来做大法官。这对美国来说是灾难。

为了阻止川普提名,民主党说在大选年提名大法官是不合适的。拜登还说,你看当年奥巴马离任前就没有提名大法官,这是规矩,他批评川普总统滥用权力。

大选年能不能提名大法官?综观美国的历史,在大选年出现过29次总统提名大法官,其中19次是总统与参议院属于同一个政党主持,19次提名中有17次获得通过。而10次提名出现在总统与反对党主持的参议院框架下,那结果是只有一个提名在大选前获得通过,两个提名在大选后获得通过。所以说大选年不宜提名大法官是没有依据的。宪法规定了总统提名大法官的权力。

当年奥巴马没有提名大法官是他听从了参议长麦康纳的意见,估计他一方面是没有把握获得参议院的通过,另一方面也是他太过自信,认为希拉里胜券在握。

民主党现在是自由派的各种代表、媒体、广告、街头抗议等等,全部出动。一名叫杰弗利·托宾的法律专家,甚至呼吁进行街头暴动。民主党参议员艾德·麻吉呼吁民主党人和法官占领最高法院。有自由派代表在电视上呼吁用一切可以用的手段为自由派赢得时间。

佩洛西公然宣称,不惜再次启动弹劾川普来阻止他提名大法官。拜登公开呼吁共和党参议员反水。不过,任他们怎么跳脚,大势已定,游戏规则将改变。

把民主党玩砸了的应该说是奥巴马和金斯伯格,他们一起改变了最高法院的格局。

如果当年,奥巴马在任期内能够说服金斯伯格辞职,他就有机会任命一个年轻的自由派大法官。因为大法官是终身制,一旦被任命,只要不是本人自愿辞职,就无法免职,所以新任大法官将有未来几十年的任期。如果当年金斯伯格有一点点自我牺牲的精神,退休了事,在奥巴马的任期中,最高院就能有一个年轻的左派,可以死撑至少几十年。

现在已经为时太晚,因为无论是谁当选,新大法官的立场都会偏向保守派。民主党积极推进的修改宪法、非法移民政策、过头的平权法案以及堕胎合法化等议题都会因此而夭折,美国社会过去几十年的左祸将告一段落。

现在唯一还有可能出现变数的是参议院这边,因为参议院有几个共和党议员也不是铁板一块地支持川普,有那么几个是摇摆的。

2018年,川普总统在提名卡瓦诺大法官时,就险像环出。拥有51个席位的共和党议员中,阿拉斯加州的参议员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出席但弃权了,另一名共和党参议员戴恩斯(Steve Daines)因为参加女儿婚礼未能出席,幸亏民主党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倒戈,投下赞成票,才以50票比48票险胜通过,这才奠定了最高法院5名保守派对4名自由派大法官的格局,改变过去多年左派控制的局面。

不过,现在川普总统如果能够成功再提名一个保守派年轻大法官,美国就有望回归建国之父所构想的美国了。

这件事情,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一切都是天意,神在掌控着一切。我们做那么多节目揭露美国民主党跟中共沆瀣一气,把美国甚至全世界搞得一团糟,只有川普总统在努力地改变现状,想要把美国引领到正确的方向,而川普总统也因此成为各方势力打击的对象。但好在,川普总统以强大的信仰,获得神的眷顾,让事情在关键时刻发生反转,大选中最令人担忧的部分已经被奇迹般地化解,天意如此,要让美国再次强大,世界也因此有希望。

好,今天就说到这里,我们明天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薇羽看世间】花木兰受争议  好莱坞被赤化
【薇羽看世间】中共垮台三种方式 哪种最靠谱
【薇羽看世间】平权论文遭轰 华裔教授被辞退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上)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宾州讲话:拜登赢就是中共赢
【横河观点】川普总统的疫情应对和科学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冲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拍案惊奇】川普胜负看十指标 拜登选前隐身
【新唐人晚间新闻】川普促司法部查拜登家丑闻
【远见快评】习近平两因素决定攻台时间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