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场冷战 为何中共对美国的威胁比苏联大?

程晓农

人气 1788

美苏冷战结束后,世界各国都以为地球上不会再有冷战了。然而,中共今年上半年的三项对美核威胁军事行动点燃了中美冷战。在人类社会的第二场冷战中,美国将如何应对?过去三个月来,中美冷战在军事、谍报、政治对抗方面的升级速度明显比较快,而今后在经济对抗方面美国只能循序渐进地推进,因为美国行政当局必须花很大的力气来逐步“清扫后方”。中共的策略型对外开放可以让它成为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而它挑起中美冷战后又必然变成经济全球化的弃儿。

一、中美关系逆转震动联合国

9月23日BBC记者劳拉‧特里维廉(Laura Trevelyan)从纽约发出一篇报导,标题是“中美关系:世界正在进入新冷战时代吗?”,提出了有关全球今后命运的重要问题:一个美中争夺霸权的两极世界会最终走向军事冲突吗?这位不了解中美冷战真相的记者报导说,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于国际前景十分忧虑,他呼吁警惕下一场“冷战”的到来;古特雷斯说,“我们正走向一个非常危险的方向……我们的世界不能承受这样一个未来,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将全球撕扯至全面断裂——各自有自己的贸易和金融规则,以及自己的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体系。科技和经济上的分裂将无可避免地带来地缘策略和军事方面的决裂。”

联合国秘书长对中美关系逆转十分懵懂,他沿用联合国的习惯性话语,对中美冷战的爆发采取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而且避重就轻,对中共穷兵黩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实际行动假作不知,把中美冷战造成的中美经济对抗解释成破坏世界现有的经济格局。BBC记者特里维廉则把古特雷斯担忧的国际格局归咎为川普的错。事实上,由中共点燃的中美冷战今年7月就已经开始了,这并非古特雷斯所理解的“下一场‘冷战’”,而是此刻已经快速进入中美多方位全面对抗的现实存在的冷战。

今年以来我在本网站刊登过数篇关于中美冷战的文章,其中6月8日的《中美新冷战意味着什么?》一文根据美苏冷战的经验分析了中美交手的各种可能;7月5日的《两大红色政权的冷战表演》介绍了中共今年上半年的三次对美“亮剑”行动,这些行动用针对美国的核威胁点燃了中美冷战;7月27日的文章《中美冷战进入升级快车道?》则讨论了中美冷战的四个核心领域,即按重要性排列分别是军事对抗、谍报对抗、经济对抗、政治对抗。

倒是聪明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日前在联合国的讲话更实在。他说,今天的世界不能全由中美对抗来定义。这是典型的欧洲版立场,其意涵是,中美对抗发生在太平洋西部,不在欧洲,所以欧洲国家仍然会扮演自己想扮演的骑墙角色。这个解读有其真实性。确实,中美冷战不同于美苏冷战,美苏冷战的潜在战场在欧洲,欧洲国家必须依靠美国来捍卫自己的国家安全;而美国昔日冷战的欧洲盟友在中美冷战中并不担心自己的国家安全,因此也未必会坚定地站到美国一边。

二、中美冷战不是冷战2.0版

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只有两场冷战,美苏冷战和中美冷战。中美冷战开始后,关于这场冷战,媒体上的称呼五花八门。有叫新冷战或第二次冷战的,意思是,相对与美苏冷战,中美冷战是新的一场冷战;也有人把中美冷战称为中美新冷战,这是错误的说法,因为中美之间没发生过旧冷战,因此谈不上中美新冷战;还有人说,中美冷战是冷战2.0版,但这个概念被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否定了。

蓬佩奥8月12日在布拉格的记者会上说,“现在发生的不是冷战2.0。抵抗中国威胁的挑战从某些方面来说更为困难。这是因为中共已经以苏联从未有过的方式与我们的经济、我们的政治和我们的社会交织在了一起。”

为什么中美冷战不是冷战2.0版?蓬佩奥没有详细解释,但从他上述讲话的上下文来看,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冷战2.0版这个词会淡化中美冷战各领域对抗的难度。在电脑时代,冷战2.0很容易被理解为类似软件的升级版,只比原来的老版本多一点新特点而已。但是,经过对中美冷战的由来和发展做了越来越多的分析后,我感觉到,中美冷战确实与美苏冷战差别很大,不是单纯的冷战1.0版的升级模式而已。

就美国而言,中美冷战意味着什么?蓬佩奥在上述讲话中强调,“今天,一个更大的威胁是中国共产党及其迫胁和控制活动所构成的威胁。”而川普总统9月21日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采访时提到,中共对美国的威胁比苏联大。川普的说法代表着美国决策高层对中美冷战的最新认知:同样是冷战,但与美苏冷战相比,中共在中美冷战中对美国的威胁要大得多;而美国在中美冷战中对付中共,比在美苏冷战中对付苏联,也要复杂艰难得多。

这就是为什么中美冷战才开始三个月,美国国务卿、司法部长、国防部长、联邦调查局长陆续发表对华政策演讲的同时,美国政府在军事对抗、谍报对抗、经济对抗、政治对抗领域全面开始了快速的反制行动。

三、为何中共的威胁比苏联大?

中美冷战在军事和谍报领域的对抗当然与美苏冷战会有所不同,毕竟在中美冷战所处的21世纪,双方的军事装备和军事技术比美苏冷战时期有了巨大的进步,而互联网的普及也改变了谍报活动的手法和通讯联络手段。

在军事领域,许多专家或民间人士都分析中美双方的军力对比,其中陆军不是主要角色,重点在海军,而中共海军才刚刚开始发展远洋舰队,并未形成真正的战力。所以,这样的军力分析并未触及两国军事对抗的实质性内容。为什么今年上半年中共对美国的三项军事威胁行动全都围绕着核威胁,原因就在于,两国之间的军事对抗其实主要表现在核威胁方面。

正是在这一点上,中共的核威胁比苏联大得多,不是因为中共的核弹头比苏联多,而是因为中共既藐视国际规则,又言而无信,是个完全不可相信的无赖政权,这与苏联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美苏冷战长达40年之久,但从未真正引发核战争,其关键原因在两点。其一,苏共与美国及其它西方国家同样接受普世价值的一个底线,即一定要避免核战争,不让民众遭受无谓的伤亡;而中共的历史记录是,毛泽东曾经在莫斯科讲过,中国人多,打核大战,死掉一半也不怕输。

其二,美苏双方有互相不使用核武器的共识和互信,但中共坚决不肯做这样的承诺,它的一贯行为也证明,它不但不讲国际诚信、不遵守国际规则,而且把这种无赖行为当作自己的一张牌。因此,对美国来说,中共的核威胁是无法在冷战中有效制约的,所以远远比苏联的核威胁大。

在谍报对抗领域,由于美苏冷战时期双方的人员交流很少,而克格勃的谍报活动又主要靠专业谍报人员,因此,苏联谍报活动的规模小得多,美国也比较容易监控苏联的间谍活动。但是,中美冷战之前的40年里,双方人员大量往来,大批华人已经在美国定居多年,又有大量中国留学生来美学习,而中共采用的是专业谍报活动与群众谍报活动相结合的谍报模式,所以令美国防不胜防。

自从美国对中共开展谍报对抗后就发现,中共的间谍活动几乎无处不在,以致于专责反谍报任务的联邦调查局目前平均每10个小时便启动1件新的反中共间谍案件。

四、美国在经济上对付苏联轻而易举

中美冷战与美苏冷战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即美苏冷战的经济背景是苏联阵营的经济封闭化,而中美冷战的经济背景却是经济全球化,后者造成了中共对美国经济的全面渗透和牵制,影响到美中经济对抗的难度大大上升。

无论是美苏冷战还是中美冷战,美国的基本经济制度没有变化,但是,美国的两个冷战对手苏联和中共的基本经济制度完全不同。苏联笃信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坚持企业国有制和计划经济,因此,它无法与国际社会以自由经济为基础的西方国家进行自由贸易和充分的技术交流,只能在苏联东欧各共产党国家之间进行贸易和技术交流,而主导这种内部经贸技术交流的是苏联1949年组织的“经济互助合作委员会(经互会)”。经互会的各共产党成员国在生产和技术方面实行红色集团内的跨国合作。这样的经济多国化显然比毛泽东时代中共的闭关锁国进步得多,其经济效率也比中国高,这就是为什么毛时代的中国经济远远落后于经互会国家的原因。

但是,经互会的经济多国化比起同一时代已经开始的市场经济各国之间的经济全球化,就落后得太多了。经互会版的经济多国化实际上依托的是跨国的计划经济制度,这种制度没有市场经济国家经济制度所天然具备的活力。经互会设立了指挥工业生产、跨国分工的各种委员会,负责各工业部门的国际分工。在这个跨国生产计划指挥体系中,决策的是政府各部门,产品和原材料的价格由政府确定,销售对象和销售价格由政府规定,产品使用者都是国有企业。这是苏联计划经济加企业国有制的跨国放大版,因此具备所有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弊端。比如,政府部门和企业是上下级关系,厂长服从于领导,垂直的管理非常僵化,经济官僚没有追求技术进步的动力,厂长没有自主决策权,职工没有创新意愿,企业也就没有活力。

最重要的是,它与西方经济体系完全脱钩,没有与外国企业的技术交流,也不了解外国市场的随时变化;由于没有足够的对外经贸活动,各国都缺乏硬通货,无法从国际市场进口原材料和技术。市场经济下,国家之间的技术交流以专利许可的交易为基础;但经互会成员国之间的“大锅饭”导致各国之间技术无偿交流,结果各国的企业都不愿意自主研发创新,因为毫无受益;科研完全成了政府拨款、政府立项、为政府研究,投资巨大,收效极差。

美苏冷战时期美国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僵化、低效的经济管理体系,当然容易应付。首先,这个体系的低效率天然地削弱了苏联阵营的经济活力和经济潜力;其次,美国也不用担心外国企业与经互会各国在经济合作中获取西方的先进技术;再次,美国更不必担心自己的跨国公司会对经互会成员国依赖过度,无需担忧技术和先进设备出口管制会影响到美国公司的利益。

 五、中共对美国的最大威胁在经济领域

但是,在中美冷战中,苏美冷战时期苏联缺乏经济潜力、没有西方的先进技术、美国公司不会对苏联有依赖性这三条,却表现得恰恰相反。

中共在1997年实行了国企的全面私有化,然后取消了计划经济,由此中共的经济体制基本上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教条,与西方国家开始接近;然后以此为前提,加入了经济全球化,最后成为经济全球化1.0版当中受益最大的“世界工厂”。大批外企进入中国,完全按照国际市场的规则组织商品生产,再销往全球市场,外企与中国企业之间有大量的技术合作和技术交流。

首先,改革后的中国经济效率和经济活力远远高于前苏联阵营,因此其经济潜力快速增长,从而为针对美国的扩军备战奠定了基础;其次,世界各国的技术源源不断地流向中国,再加上中共的大规模技术谍报战收获累累,美国的技术优势积累正被有计划有步骤地掏空,弱美强中效应十分明显;再次,美国的许多公司追随产业外移的潮流,帮助建成了“世界工厂”,然后高度依赖中国制造的产品,不但造成中共外汇储备不断膨胀,而且造成美国经济的空心化和债务化。

因此,中美冷战开始后美国必须花很大的力气来“清扫后方”,既要尽量减少先进技术继续流向中国,也要减少美国公司对中共的依赖。但是,美国不是专制政体,企业的经营完全自主,行政当局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以国家安全为考量,逐步引导企业界脱离以中国为重心的经济全球化1.0版,另行组建没有红色中国因素的新版经济全球化。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无法一蹴而就。

而在这个美国经济结构的调整过程中,中共的种种经济反制或经济诱惑手段可能为美国部署冷战中与中共的经济对抗设置障碍。当然,中共也可能发挥某些协助美国经济上对抗中共的作用,比如,最近为了反制美国对中共企业的制裁,中共提出要制裁美国企业,这就成了为美国行政当局“助攻”。

总体来看,中美冷战在军事、谍报、政治对抗方面的升级速度会比较快,而经济对抗则只能是循序渐进。今后经济全球化依然存在,但可能渐渐就绕开中国了。专制政权的策略型对外开放可以让它成为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而专制政权挑起中美冷战后,又必然变成经济全球化的弃儿。#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菲利普:中美表面冷战 大战在深层
程晓农:还原“政治正确”的真实面目
美中一直冷战?更多中企被禁?蓬佩奥回应
美国冷战武器今派用场 第四代战机
最热视频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胡编花式叼盘改了
【重播】川普与夫人佛州演讲:投票给美国未来
【横河观点】中共猎狐行动在美国受挫
皮肤干燥发痒?一碗银耳汤解秋燥 润肤抗老
【新闻看点】FBI斥中共在美猎狐 五中闭幕释何信号
【远见快评】川普胜选3理由 蓬佩奥突访越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