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宣部长陆定一文革被关秦城监狱之谜

王友群

人气 3328

【大纪元2020年09月26日讯】1966年5月,中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五一六通知》,十年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就在这次会议上,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长陆定一,被打成为“彭罗陆杨反党集团”成员,撤销中宣部长职务。9月30日,被“隔离反省”。

1966年11月28日,北京举行文艺界文化大革命大会,毛泽东的妻子、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江青在会上说:“旧北京市委、旧中宣部、旧文化部互相勾结,对党,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必须彻底揭发,彻底清算。”从此,一场批斗中宣部的“阎王”们的斗争浪潮在北京以至全国掀起来了。

陆定一被批斗

1966年11月30日晚,中宣部文革委员会召开全体会议,根据新任中宣部长陶铸的指示,讨论斗争陆定一的问题。“大家认为,陆定一是最顽固、最凶恶、最反动的大阎王,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罪魁祸首,他在全党全国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一定要“积极组织这场大斗争,斗倒、斗垮、斗臭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头子”。

中宣部在12月连续召开三次批斗陆定一大会,陶铸出席了第一次批斗大会。他说,陆定一统治旧中宣部21年,一贯是阳一面,阴一面,反对毛主席,反对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彭真、罗瑞卿、杨尚昆结成反党黑帮集团,阴谋篡党、篡军、篡政,罪大恶极。陶铸要求大家把斗争“大阎王”陆定一的仗打到底,并警告陆定一必须俯首认罪,彻底悔改,争取重新做人,否则,死路一条。

之后,陆定一被大会批,小会斗。他后来回忆说:“我被拉出去批斗,大规模的斗争会,至少有八、九十次……小的批斗会更不计其数了。”

陆定一被逮捕

被隔离审查、批斗一段时间后,陆定一被正式逮捕。他后来回忆说:“1967年10月9日,我被捕了。连续三天,有9个人审讯我。动了刑,没有结果。就给我上手铐,刺进皮肉,很痛。接着又拷打,又上刑。他们根本不问我,也不问与彭、罗、陆、杨的关系,硬给我加上‘叛徒’、‘特务’、‘阶级异己分子’的帽子,逼我招供。我受不了酷刑,人都快要死了,就按他们要的‘招供’。从此,我就胡说八道。说什么假话,他们都爱听。他们爱听什么,我就说什么假话。不说怎么办?不想死,就得说假话。党内有些人就爱听假话。口子一开,堵不住了。我就按他们要的,写了假口供。”

陆定一被关秦城监狱

1968年5月25日,陆定一被押解到秦城监狱。监室门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68164”。这个数字的特定含义是:68是入狱年份;1是特等犯人;64是囚犯编号。从此,陆定一的名字就叫“68164”,这一关就是10年。

审讯仍在继续。有时,专案组三更半夜突然提审他,讯问完了叫他回牢房写材料。有时材料写好了,专案组的人看也不看,当着他的面撕毁。这样的牢狱生活一年、两年、三年,周而复始地过着,没有正式审判他犯了什么罪,也没有说明判多少年。他无书可读,也看不到报纸,与外界完全隔绝。

期间,他不断写申诉信,连自己也不知道写了多少次,然而,所有申诉信石沉大海。有一次,专案组看到他的申诉,暴跳如雷,大骂他企图翻案,决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看。陆定一再次被带上手铐,连吃饭、睡觉、大小便都不给松铐,只有在半个月一次的洗澡时才被摘下来,洗完澡后又被带上。

1975年11月12日,中共政治局举行会议,讨论陆定一问题。会议给陆定一定了三条罪状:一、阶级异己分子;二、反党分子;三、内奸嫌疑。会议决定将陆定一永远开除党籍,释放出狱,离京回原籍,每月发200元生活费养起来。

陆定一不肯出狱

当专案组向陆定一宣布这个决定后,陆定一坚决不承认这些罪状,拒绝签字。不签字,就意味着不能出狱。陆定一继续被关在秦城监狱。之后,他一再申诉、上告,但无人理睬。

1977年底,陆定一心脏病又犯了,被押解到北京复兴医院。病稍好些,陆定一继续申诉。1978年8月13日,他写了一封致中共政治局的申诉信,对3项13条罪状逐条反驳,要求平反,释放出狱。这封信上交后,照样石沉大海。

之后,陆定一写了一封致时任中央组织部长胡耀邦的申诉信。他的儿子陆德也给中央写了一封信,请求释放两位老人。《人民日报》总编辑秦川顶住压力,将陆德的信在“内参”上发表,并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送给在京的中央领导和中央委员。

在胡耀邦的亲自过问下,1978年12月2日,中组部的一位副部长和公安部的一位副部长驱车到复兴医院,把陆定一接出去了。从1966年5月8日被软禁在家到这时,陆定一失去自由将近13年。

陆定一得罪了毛泽东

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后,陆定一是首任中宣部长。之后,还担任了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央书记处书记。1965年,兼任文化部长,长期分管文化、教育、卫生、体育、宣传。

1964年7月,毛泽东提议成立文化革命五人小组,负责领导学术批判,组长彭真,副组长陆定一。1965年11月10日,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第一颗重磅炸弹——姚文元写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在上海《文汇报》发表。

当时,中共最高层很多人都不知道这篇文章是毛泽东暗中策划的,以为只是一篇普通文章。陆定一主管的中宣部没有吭声。北京的各大报纸如《人民日报》、《北京日报》、《解放军报》等都没有转载。这令毛泽东非常生气。后来虽然勉强转载了,但只局限在学术领域,没有扩大到政治领域。

1966年2月3日,文化革命五人小组由彭真主持召开会议。彭真首先说明:已经查实,《海瑞罢官》的作者、北京市副市长吴晗与彭德怀、与庐山会议没有关系,吴晗的问题是学术问题,学术批判不要过头。陆定一对此表示赞同。2月4日,会议形成《五人小组向中央的汇报提纲》(简称《二月提纲》)。2月5日,刘少奇召集在北京的中共政治局常委讨论通过。2月8日,彭真、陆定一等专程到武汉向毛泽东汇报,毛没有反对。之后,《二月提纲》作为中央文件下发。

毛泽东表面没有表示反对 ,内心却对《二月提纲》极度反感。1966年3月28日至30日,毛同江青等人谈话时说,1962年八届十中全会做了进行阶级斗争的决议,为什么吴晗写了那么多反动文章,中宣部不要打招呼,而发表姚文元的文章却偏偏要跟中宣部打招呼?难道中央的决议不算数吗?中宣部是阎王店,要打到阎王,解放小鬼。如果再包庇坏人,中宣部要解散,北京市委要解散,“五人小组”要解散。有了毛的这番连珠炮,陆定一在劫难逃。

陆定一得罪了林彪

至于得罪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林彪,则是陆定一夫人严慰冰1961年以来多次写匿名信揭露林彪的妻子叶群。其中一封信中有一首打油诗:“搂了一个骚婆子,生了两个兔崽子。封官进爵升三级,终年四季怕光照。五官不正双眉倒,六神无主乱当朝。七孔生烟抽鸦片,拔(八)光了头上毛。机关算尽九头鸟,十殿阎罗把魂招”。直到1966年春,严慰冰写的一份材料被送给林彪,林彪觉得笔迹很熟悉,送公安部做笔迹鉴定,才发现上述匿名信都是严慰冰所写。陆定一妻子干了这档子事,做丈夫的自然脱不了干系。

严慰冰被定为“现行反革命”,被关秦城监狱13年。她的二妹严昭、三妹严青梅、四妹严平分别被关押秦城监狱9年、9年、8年。她的母亲过瑛被关进南京老虎桥监狱,死于狱中。

跟着共产党 夫妇家人同坐牢

陆定一1906年出生江苏无锡一个家道殷实的官僚家庭,从小过的是诗礼相传、衣食无忧的生活,1925年毕业于上海南洋大学。他先加入国民党,希望实现工业救国、技术救国。后受到更加激进的马列主义影响,1925年秋加入共青团,同年冬转为中共党员。20世纪20年代末,赴莫斯科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成员、少共国际代表。文革前,陆定一“革命”40多年,既没有坐过国民党的牢,也没有坐过日本人的牢,却被中共监禁13年。

陆定一的岳父严朴家是无锡有名的大财主,他在1926年左右把田地分给农民,之后又变卖家产,追随共产党上了井冈山,曾在瑞金苏维埃政府任财政部副部长。中共元老陈云曾称赞他是“三公子毁家闹革命”。严朴的长女严慰冰是一个典型的江南才女,她也抛弃富家千金的身份,追随丈夫和父亲,跟着共产党“闹革命”。结果,4姐妹同坐共产党的牢,母亲还死在共产党的监狱里。

结语

中共建政后,中宣部一直紧跟毛泽东的战略部署,今天批这个,明天批那个。但到文革前夕,中宣部官员对毛发动文革的意图没猜透,结果跟不上,被毛斥责为“阎王殿”。部长陆定一被打倒、监禁13年,副部长姚臻被逼上吊自杀,副部长周扬、许立群、张子意、林默涵,秘书长童大林分别被关押9年、8年半、8年、10年、6年。中宣部的“大笔杆子”刘克林跳楼自杀,王宗一服安眠药自杀,高征绳“被自杀”,许立群出狱后因精神分裂跳楼自杀。1967年6月1日,中宣部被撤消,200多名工作人员全部下放宁夏贺兰山脚下的“五七干校”。

为中共摇唇鼓舌,充当笔杆子的人,最终都成了中共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这是文革留给今天中共笔杆子的沉痛教训。

相关新闻
以史为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启示
陆定一反思曝光:若党彻底腐败人民可推翻
王友群:秦城监狱喊“打倒法西斯”的中共高官
王友群: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被整死之谜
最热视频
【罗厨寻味】椒盐鱼骨
【一线采访视频版】疫情死者家属 第5次寄信向武汉政府追责
【有冇搞错】抓8名猎狐行动特工 美斩中共狼爪
【珍言真语】桑普:阻政治庇护 港美领馆驻重兵
【重播】川普与夫人佛州演讲:投票给美国未来
【远见快评】川普胜选3大理由 蓬佩奥突访越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