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爸爸在梦中对我微笑

作者:曾怀慧

(图片由曾怀慧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93
【字号】    
   标签: tags:
                       作者与父亲曾群芳(图片由曾怀慧提供)

又一个好友父亲病况告急,真可以理解她此时忧愁不知所措的情绪。没想到我居然在这么短的两个多月间已经有经验可以鼓励别人了。想到那些天,都是另一位父亲刚出殡的好友在鼓励我的。他淡定地告诉我:“这就是告别的过程”。确实,每个人生命必经之路。只是如何告别,每个人面对的关系都是完全不同的,这个内在历程只能自己独自走过。感受或浓或淡,但不会没有。

今年春天十分不美好,不只我身边朋友,现下全世界都充满了各种告别。比起因肺炎而失去亲人的那种情绪创伤,我们父亲的不告而别瞬间离去带给家人的震撼便不算什么了。父亲过世时盖的那床棉被还原封不动好端端地铺在床上,夏天快到了,到底要怎么面对那床被子,我至今也还无法想像。这岂不是太炫耀太奢侈了的告别?居然是以季节的交替来数算的啊!人家武肺告别的,可能连最后一眼都见不到啊!

想到那夜,摸不到父亲的鼻息,也摸不到他手腕的脉动,父和衣瘫坐在浴室正央,面容洁净祥和如沉沉睡去,任我们怎么也唤不醒。时间已失去可测量的刻度,似乎短促,又似太过漫长。兄环抱着额头已微凉的父亲叫我直接做心肺复苏术(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CPR)。CPR!?十多年前去红十字会学过急救,为的不就是怕父母有天需要帮忙吗?但是父亲并不是安妮,我真心不会!但那么紧迫的时刻能怎么办?

如果我爸当时灵魂有知,不知会对我的笨拙暴怒呢?或是感动呢?或是忍不住笑出来呢?啊,原来现在这种急救不用口对口人工呼吸了!我不只直接吹气还忘记捏住鼻子!情急下我甚至撞到我爸整排牙齿!啊,何况疫情严峻,这么做是否太冒风险……。反正就是这样啦,我爸说走就走片刻不留,就算吹气有用也救不回了。他不告而别,令我们来不及告别。我的好友说了句公道话安慰我:“幸好你不会急救……”这句真的有疗愈到我啊!这样的喜寿,我们凭什么破坏呢?幸好我这么两光。

我梦见父亲回来,梦了两次。每一次他都对我笑。第一次父亲穿着最后那套铁灰色西装来我的午餐。阳光明媚的午餐时刻,我和两位会议中的伙伴走进人声鼎沸的面馆准备午餐。选了张长木桌坐下后,我拿起菜单犹疑着要点什么,“豆干?海带?……”此时,一位头戴绅士帽的男人在我对角的位子坐下来,他一个人,奇怪地低下头好像不想被人认出,我从眼角余光看见他怪异的举动,忍不住目光停留。我突然发现他就是我爸啊!“爸~爸~”我激动地大叫。两侧友人看不到他,因此用力拉住我手臂好像我太悲伤疯了似的。此时我爸调皮地抬起头来笑了,他就是故意佯装成路人要来逗我玩的啊!我爸对着我微笑(脸部特写),很满足很喜悦,没有只字片语,一切尽在不言中。我因为太激动叫喊而惊醒,清晨时分,感觉眼角微微濡湿。那是五七的前一个清晨。

第二次梦见我爸,是在我家楼下电梯口遇见他。他依然穿着西装回来,但整个人似乎回春了,身形也膨胀变巨大了,像个巨人那么高大,穿搭样式也变得比较潮。虽然他外型已经改变,梦中我还是知道他是我爸,我爸又回来了。这次我不再震惊,也怕又惊动什么,只是很平静地招呼了一句:“爸,你回来啰!”画面就结束在客厅的一角,白色纱帘被风吹起,爸留下的成堆日文书上,有阳光洒落的斑驳光影。我知道这次我爸真的要走了。

我想我不会再梦见我爸了。他真的走两个月了啊!孩子你们也够了没,请往前挪动一下好吗?至于那床棉被,就等夏天再说吧!

写于2020/4/11,8/22修订@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客人来了,准备杀椅子、煮木屐!”总觉得那是当年那群人生活态度上的直接显现:贫穷却有尊严,匮乏而不绝望。
  • 这世间每个人的人生必然都是一本书,都是累积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因为最平凡的永远最真实。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
  • 暑热之夏季,三伏已过二伏,偶尔之雷雨,带来丝丝凉意与爽快。及至末伏,雨水天气反倒频仍渐次多了起来。立秋后接续的炎热感,也缓解了太半。
  • 那是座落于台北猫空的一间茶坊名字,环境与陈设一如其名典雅,傍山而筑的设计,近谷底处竹依林绕;还听得见流水声。
  • 戴着斗笠,颈肩系着一条棉织的毛巾,双手套着一对黑色的手袖,在每日寻常的上班途径,他也只是路边常见的一幅风景而已。
  • 我的家乡波洞桥,门前那条河,自然就叫“波洞河”。河床平缓,河水流速也不急。人们习惯上把两条河水交汇的地方,叫做“两岔河”。波洞桥这条河,有两个有名的“两岔河”。其一是在“舞阳湖”水坝处。一条,由上塘河流经此处汇入;另一条,由波洞河汇入。波洞桥河的上游,在瓮安地界,有个小地名叫“白沙井”。在“白沙井”坡脚处,又分两岔,其一是“朱家山”河,另一条是“拦水—樟沟”河,都在这里汇合。
  • 在一片绿油油的水田旁,赫然出现一座灰沉色的古井,水泥的外缘有干涸的苔藓,这景致让我冲动地将它拍摄了下来,想必是一口深情的冷井吧!
  • 2017年8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失踪,至今已经三年多。五天前,2020年9月21日,高智晟的女儿耿格,获得邀请用视频的形式,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用英文发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