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向美国警察开战不可持续

路易斯维尔骚乱 两警员遭枪击受伤

人气 708

【大纪元2020年09月2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ian Giesbrecht撰文/原泉编译)2020年3月﹐黑人女性布伦娜‧泰勒(Breonna Taylor)在肯塔基州的家中被突袭的三名警察开枪射杀﹐当时她的男友率先向警察开枪。

9月23日,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大陪审团投票决定起诉三名警察中的一人,罪名是“肆意伤害”(该警察向邻近的一所公寓开枪)﹐另外两名涉事警察则未被起诉。该结果出来的当天﹐路易斯维尔爆发抗议活动﹐两名警察遭枪击受伤。

路易斯维尔的骚乱早在预料之中,当局也对街头骚乱做了适当的准备,但再怎么准备也无法阻止执意闹事煽动暴力的人。

该市其它地区也遭到了破坏。正如所有的类似情况,意图实施暴力和破坏财产的人与和平示威者混杂在一起,因此警察很难发现他们。这类似于游击战,骚乱分子利用和平人群作掩护。

其它城市也举行了示威活动,但至今没有其他警察遭到袭击。

这实际上是对美国警察开战。警察知道,任何时候黑人在与警察的冲突中被杀或受伤,或者在针对黑人之死作出裁定时,警察的生命都将处于危险之中。在今天的美国,几乎每个警察都成了目标。

必然性

这种情况是完全不可持续的。事实是,将来会有各种肤色的人在与警察的冲突中被杀。每年有大约200万人次被警方逮捕。不幸的是,在部分案件中嫌疑人拒捕,必须强行制服。在更小比例的案件中,被捕者在拒捕时被杀。几乎在所有这些案件中,警察杀人是无可厚非的。

事实上,黑人男性犯罪人数与他们的人口不成比例,这意味着同样的比例失调反映在被杀率上。但黑人比白人更有可能在与警察遭遇时被杀的说法是不对的﹐种族主义警察肆意杀害黑人的街头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事实上,如果比较白人和亚裔男性同警察的遭遇率﹐可以发现相同的差异。与白人男性相比,亚裔男性犯罪的可能性较小,因此他们与警察遭遇的几率也较低。由此得出的结论是,从统计数据上看,亚裔男性在与警察发生冲突时的死亡几率要低于白人男性。(我这里指的不是妇女,因为在与警察对峙中被杀的妇女人数实际上为零)。

令大众不快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每年都会有一定数量的人在抗拒合法逮捕时被杀﹐这只是一个生活中不幸的事实。如果每一件令大众不满的事件都导致警察被枪击,这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局面。

在路易斯维尔的情况下,引发暴力骚乱的原因仅仅是对之前发生的一起令有些人不满的警察开枪事件做出的裁定。还有许多可能不受欢迎的裁定悬而未决。例如,乔治‧弗洛伊德( George Floyd)和雷沙德‧布鲁克斯(Rayshard Brooks)两案的行政或法院判决都有可能不受欢迎。如果每宣布一项不受欢迎的裁决都让警察成为活生生的目标,这是不可持续的。

纯粹出于政治原因﹐这也是民主党的选举策略﹐使警察成了每一个社会问题的替罪羊。

如果民主党籍的市长、州长和官员们明确谴责安提法(Antifa)和“黑人命贵”(Black Lives Matter)的暴力行为,谴责极具破坏性的“停止给警察拨款”运动,这种不可持续的局面可能很快结束。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这样做。

相反,各种迹象表明,他们计划继续利用这一波暴力来获取政治利益。这样做,他们成了谋杀警察的帮凶。

作者简介:

布莱恩‧吉斯布雷希特(Brian Giesbrecht)是位退休法官,目前是智库“公共政策前卫中心”(Frontier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的高级研究员。

原文Open Warfare on America’s Police: Two Officers Shot During Breonna Taylor Riots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社会主义如何侵蚀美国公校
【名家专栏】魔鬼与卡尔·马克思
【名家专栏】《小可爱》是剥削儿童冰山一角
【名家专栏】拜登的疫情谎言与川普的淡定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上海人:很自豪早退出中共
【薇羽看世间】亨特中国行 神秘台湾人牵线?
【珍言真语】简浩名:善恶有报 林郑命运由天定
【新唐人晚间新闻】嫌犯被释后性侵老妇 纽约保释法惹议
【重播】川普北卡集会演讲 数万人参加热情高涨
【新闻看点】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胜选率大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