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政府投资科技领域的成与败

人气 293

【大纪元2020年09月30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ob Zeidman撰文/张雨霏编译)六十年代孩童时期,我的偶像是宇航员。1969年6月20日,我努力保持清醒,观看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在月球上漫步的情形。

我制造并发射了模型火箭;我有一个马特‧梅森少校(Major Matt Mason)动作人偶空间站;我最喜欢的电影是《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我最喜欢的电视节目是《星际迷航》(Star Trek);我最喜欢的作家是科幻小说作家亚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我收藏了宇航员的亲笔签名照片。你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可以说,我对太空计划的痴迷激发了自己对科学和工程学的兴趣,以至于把它带入了我的职业生涯。大学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设计计算机半导体芯片。我从小就知道,半导体的存在归功于政府资助的太空计划。

我从记事起就一直是自由市场的积极倡导者,但是我也主张政府投资的研究,因为我从许多政府手册中了解到,没有政府资助就不会存在半导体产业。

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喜欢太空计划。我现在支持这个项目,虽然与那时候相比,少了一些进入未知领域的风险。我承认,多年来政府的资助推动并加速了许多技术的发展。但是,半导体是从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的研究部门贝尔实验室(Bell Laboratories)起家的。

研究工程师和科学家组建了自己的公司来制造这些惊人的设备,其中包括肖克利半导体公司(Shockley Semiconductor)、飞兆半导体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国家半导体(National Semiconductor)、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西格尼蒂克(Signetics)和英特尔(Intel)等等。美国政府只是他们的众多客户之一。

毫无疑问,太空计划为航空业的成功做出了贡献,尽管这些公司始于上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尚未引起约翰‧肯尼迪总统的重视。

民主党人和其他进步论者想让我们相信,科学与工程学的进步需要政府的援助。还记得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著名的演讲词吗?他说:“那不是你建造的(You didn’t build that)。”

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是谷歌公司的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奥巴马总统竞选的主要捐助者和顾问,也是多个总统委员会的顾问,同时还是美国国防部国防创新咨询委员会(由奥巴马总统创建、其成员全部是学者和左翼科技商务人士)的现任主席。

最近,施密特声称,美国“放弃了”创新,因为美国政府在研发方面的投资太少,尤其是与中国相比。但是,政府投资真的会刺激创新吗?

浪费钱?

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以其快速发展的经济和高效的制造业,被普遍视为对美国商业领导地位构成威胁。长期以来,日本一直被指控为技术邻域的模仿者,因此该国决定投入经费将自己打造成世界科技的领导者。

日本政府向第五代计算机系统(FGCS)投入了数十亿日元,这是创建下一代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的一项举措。效果如何呢?日本蓬勃发展的经济在上世纪90年代陷入萧条。日本以外的私人公司仍控制着大多数计算机硬件和软件技术。日本之所以白白浪费那么多钱,是因为政府永远无法像私人公司和杰出人士那样促使技术进步。

施密特和其他美国技术领导者应该明白这一点,因为上世纪80年代,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保罗‧艾伦(Paul Allen)使微软从利基市场发展成为一家全球性企业;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使甲骨文变成一家全球领先的数据库公司;上世纪90年代,谷歌将一个大学研究项目培育成历史上最大的公司之一。

从中得出的教训是,在政府投资于已知技术和先进技术的同时,突破性创新却来自于住在车库和宿舍中的创新者,以及才华横溢、具有创意的工程师和科学家。

不幸的是,美国政府也在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领域浪费掉10亿美元的投资。当然,人工智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技术,它形成了精准投放广告、搜索引擎以及几乎每个人在互联网或手机上进行交互的基础。这就是为什么它不需要政府投入大量资金的原因。

人工智能是每一家美国技术巨头和许多其它美国公司的支柱。脸书、谷歌、微软、亚马逊和许多其它公司都需要这些技术,并具有巨大的动力和丰富的资源来投资人工智能研究,而不需要花大量纳税人的钱。

量子计算(Quantum computing),或者我喜欢称它为“quandary computing”(二难计算),是构建依赖电子量子态的计算机的概念。量子计算机采用的是海森堡的不确定性原理(Heisenberg Uncertainty Principle,又译海森堡测不准原理)。也就是说,量子计算机将比传统计算机更快地产生结果。唯一的问题是答案将不确定。

物理学中最糟糕的领域是弦理论(String Theory),该理论的研究聘用了当今大学中大多数理论物理学家,并获得了大量政府资金,但四十多年来,甚至没有人能设计出一个实验来证明它是否正确。弦理论之所以被称为“连错误都不够格(Not Even Wrong)”,是因为科学原理需要提出一种科学理论来解释一些原本无法解释的现象,而弦理论一直在寻找一种现象来做解释。任何一种现象。超过40年了。(译者注,Not Even Wrong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数学家Peter Woit的一本著作。)

备受瞩目的项目

人们经常引用太空计划或曼哈顿计划作为政府资助研究的成功案例。这些都是很好的例子。对于备受瞩目的项目,尤其是战时或紧急救援,可能需要政府大量拨款。太空计划的特定目标是制造火箭,以载人进入太空,然后到达月球。曼哈顿计划的设立是为了基于物理学的特定原理来制造原子弹。

近来,美国政府正在这个非常关键的时期为研发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治疗方法和疫苗提供资金。联邦政府可以以非常具体的目标来协调这些项目,但不应是模糊的,例如以某种方式从绿色能源中高效地生产能源,并使它们与化石燃料相比具有成本竞争力。在危机时期,政府的效率低下和任人唯亲可以被视为商业成本,但是其它时间你也不想接受这样的事情。

如果具有特定的目标和时间表,特别是在国家危机期间,政府的科研拨款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在其它时间,这种投资就应该受到限制。从长远来看,私营行业一直做得更好。

原文Government Funding of Science: When, Why, and How Much?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鲍勃·泽德曼(Bob Zeidman)拥有康奈尔大学的文学学士和理学学士学位。他是一位发明家,同时在硅谷创立了泽德曼咨询公司(Zeidman Consulting)、软件分析和鉴证工程(Software Analysis and Forensic Engineering)等成功的高科技公司。他还从事小说创作,最近出版了政治讽刺作品《善意》(Good Intentions)。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投资移民是经济复苏一剂良方
【名家专栏】股市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工具
【名家专栏】中共用债务陷阱掌控美国“后院”
【名家专栏】一带一路 中共万亿美元的大错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送礼带威胁 误判拜登遭打脸
【时事纵横】拜登首日就错?欧议员吁制裁陈全国
【秦鹏直播】详解拜登首日17新政令对美影响
【西岸观察】家族丑闻缠身 拜登上任遭弹劾
【财商天下】四年成绩亮眼 川普:我将再次归来
可怜绣户侯门女  独卧青灯古佛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