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霸气哥:国际反共 始于香港

人气 712

【大纪元2020年09月2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港版国安法”出台未满三个月,中共更加针对且严厉地打击香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以及干预香港司法,企图加快收紧香港。

前公民党成员、人称“霸气哥”的网台节目主持人曾建峰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目前的香港人正“承受苦难,经历磨练”,也正因磨难才锻炼出“香港人”新的灵魂,赋予“香港人”新的意义。“‘香港人’这三个字在国际上,有无比的重量,我可以说100年以后历史的记载,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整个世界的民主变革是由香港人带领。”

“人人都是记者” 反制港警箝制新闻自由

香港警方9月22日宣布修改《警察通例》下“传媒代表”定义,此举被视为进一步打击香港的新闻自由。

曾建峰表示,港警下令修改《警察通例》是继拘捕香港电台节目主持、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快必”之后,扩大言论自由的打击面。

“主流传媒所能发挥的空间越来越有限,除了《大纪元》还有《壹传媒》还坚持着,其它报纸能坚持立场其实都已经所剩无几了。”“一些主流媒体,无论电子传媒、纸媒、报纸,这几年来都收编得差不多了。”

曾建峰说,网路媒体也是今次警方修改“传媒代表”定义所要打击的对象。因为网媒24小时在香港街头进行直播,多次捕捉到警暴画面,令港警感到害怕。“8•31港警冲入太子站的车厢,西湾河开枪开实弹,也都是网媒捕捉到。他们不单是敢于去拍,而且他们的灵活性是比主流媒体多。”

那么该如何反制港警进一步箝制新闻自由?曾建峰说,“最后唯一的方法就是大家都成为记者,人人都做现场记录,那你就警暴吧,大家现场也没说要参加什么非法集结,我只不过在记录现场发生的事情。”

荒谬的判决 针对黄营 轻放蓝营

香港的新闻自由受箝制,司法正义也逐步堕入黑暗。他提及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日前自曝中联办下令建制派斗垮司法、教育、社福三座大山,“这是他们的眼中钉”。“同一时间,海外法官也离任,很想逼走他们。”

他说,目前许多地方法院的判决,荒谬得令人吃惊。他举例说,今年刺伤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长毛)的亲共老人日前在法庭上说,自己“是为香港出头”,裁判官郑纪航竟盛赞老汉“热爱社会”。

“有一点法律观念的人,都会觉得很吃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决?有这样的判词?为什么会赞扬凶手情操高尚、热爱社会?”曾建峰说,老人还在法庭里大放厥词,不仅长毛要死,黄之锋、许智峯都要死,法官却对此毫无反应与作为。“(老人的言行)这些完全是刑事恐吓罪。法律界的专业操守去了哪里?这样的判词,这样的判决,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老人还被准以继续保释,而被莫名以言入罪的快必却迟迟无法获得保释。“看了这么多判决,很明显就是双重标准,很明显就是针对‘黄营’的,‘蓝营’的很多通常都是放走了。”曾建峰说。

政治操作干预司法 马道立声明苍白无力

不仅法官失格,中共也将黑手伸入司法。中联办控制的《大公报》9月19日、21日、22日连续三天发表社评抨击司法机构。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葛珮帆等人声称“为防止法庭判决不公”,建议成立量刑委员会。

“这就是不断地在政治操作,尝试干预司法。”曾建峰说,“凭什么作为立法会议员而去质疑法庭一些的判决?无论量刑也好,这些我们公众可以质疑。正因为你本身是立法会议员,是立法那一边的,现在完全到了无规无矩的阶段。即使用林郑所谓的‘三权分工’也好,问题是为什么立法会要干涉法庭的判决?”

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23日也因此发表声明,强调司法机构绝不应被政治化,重申《基本法》确保法院行使独立的司法权力,不受任何干涉。

曾建峰说,当港人眼见政治不断地在蚕食着司法界时,马道立的声明与强调,在他眼里显得“苍白无力”。

打压步步升级 反促港人强化心灵与素质

因在街头“零粗口”的言词骂退警察,被香港网友称作“霸气哥”,目前的他负责网台“BOOOM HK”。他说,过往一年多来,香港自由法治恶化的速度让人措手不及。“你曾几何时怎么会想到,‘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都不可以说呢。”

中共步步收紧,他说,当港版国安法出台前,香港气氛已风声鹤唳,恶法出台后,“大家都觉得糟糕了,会不会真的有些话不能讲呢?有些人、有些KOL(关键意见领袖)被逼走了,过了一段时间好像觉得还是能继续讲,然后就到了‘快必’被抓了,大家又有一段时间的担心。”

循环往复,港人在日渐升级的恶劣高压处境中,“我想伤心、愤怒是正常的,有时会很helpless(无助)。”不过随着打压升级,曾建峰也看到香港人的韧性与坚强。“同一时间我也看到,香港人的抗压力在不断地提升。”

“会想到更灵活的方法去做事,每天心理的创伤不会那么大,强化了心灵、心理质素,然后你这样才可以去做事,你就继续做实事。”他尤其佩服“快必”,即使在港版国安法上路后,他仍然坚守着言论自由。虽已遭到逮捕,但也成功的引起国际关注香港问题。

“我对他(快必)肃然起敬。我很认同他的看法:你如果怕的话,你就保持着继续做,才能克服那个恐惧。这就是罗斯福讲的:The only thing you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你唯一要害怕的就是恐惧这两个字,所以就继续做。”

也许每个香港人都未必能如“快必”站在抗争的前线,“但是每一次古今中外所有的改革,都是靠大家前仆后继去做,一代又一代去继承的,它抓的人越多,其实造成的国际的效果、关注会更加大。”

“古今中外每一个独裁政权,它都是会用一些很恶毒残暴的手段去对付你,但是历史上,每一个民主的运动,最后都是必胜的。”曾建峰说。

移民第二代 感受“香港人”无比重要的份量

曾建峰出生香港,是移民第二代,父母为逃离红祸,从大陆逃难来港。“我以前对‘香港人’这三个字,其实都不是很有感情的,说真的。”但是一年多来,曾建峰感受到“香港人”已代表了“无比重要的重量”,“相信香港人都有同感。”

不仅如此,“香港人”在国际上同样也具足份量,让世界刮目相看。他说,流亡英国的香港前众志成员罗冠聪获得《TIME》杂志2020年百大人物,标志着香港人的抗争,不屈不挠与继续坚持的精神,获得国际崇高的评价。“罗冠聪也说:这个奖不是我自己的,我只不过是代表香港人去拿的。”

“大家觉得现在正在承受苦难,经历着磨练、磨难,但是唯有磨难,才能使我们营造或者是锻炼一个新的灵魂出来,新的意义。‘香港人’这三个字是全新的,无比重,很有归属感,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是齐上齐落。”

“我们无数次在街上,我们要救手足,要帮手足、撑着手足,‘手足’这两个字真的也是无比重的,bonding(连接)很强,香港人的bonding。”提到为香港抗争牺牲的年轻人,曾建峰红了眼眶,频频拭泪。“我总觉得,我们这几代香港人都是被时代选中的,尤其是最前线的那帮年轻人,我们欠他们太多。”

年届中年的曾建峰说,会坚守香港陪伴香港的年轻一代。“坦白讲我们还有多少年在香港呢?”“他们(香港年轻人)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在香港,而他们都选择不走,那我就留下来陪他们,其实我觉得没什么的。”

香港人带领世界民主变革

香港人以血泪捍卫自由,似乎为世界提前预演了一场抗共大戏。“香港人那种勇气,走到了最前面,其实一年前是想不到的,整个世界局势会变得这么快,所有西方的社会,现在真的是都是针对着中国。”

红祸蔓延,全球抗共始于香港。“我们去反抗这个所谓的送中条例开始,我们遭遇警暴,然后在全世界的人的眼前展现,香港人怎么样冒着警暴,冒着在前线被打的危险,依然很勇敢地向前,为了我们的诉求,为了我们的信念是向前的,全世界看到都是很感动的。”

当国际反共阵营已俨然成形,“我可以说一百年以后历史的记载,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整个世界的民主变革是由香港人带领。”曾建峰说。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以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张朴:港人反暴政 树立中国榜样
【珍言真语】郭卓坚:中共越界绑架12名港人
【珍言真语】杨健兴:港警改例 扼杀网媒阻真相
【珍言真语】程翔:习演讲反证 灭共是全球责任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拜登家爆更惊人丑闻 五中开幕不开心
【新闻看点】五中大戏登场 专家预测川普赢
【西岸观察】巴雷特大法官上任 有利华人维权
【纽约调查】纽约华警间谍案 法官检控官这么说
新世纪新片《凤兰花开时》网络首播 互动热烈
【十字路口】美大选倒计时 9大理由川普或连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