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中共的雅贪政治 张晓明一字卖470万

石山

人气 3271

【大纪元2020年09月28日讯】《有冇搞错》。9月28日。

我们栏目一直都在谈政治、经济和军事,今天谈点别的话题,说点雅的。今天谈“雅贪”,就是文人,尤其是那些文人政客,可以用一种看起来很文雅的方式,谋取利益。

雅贪”这个词,不是我说的,是大陆媒体财新提出来的。

财新最近有一个报导,说的是中国书画家协会的主管赵长青的问题。

2019年10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央宣传部纪检监察组和山东省监委发布消息,中国书法家协会(下称“中国书协”)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了。他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创建以来,首位被查的“事实一把手”。

报导说,2019年10月18日,赵长青带着16名书画家,浩浩荡荡去了辽宁省北票市大黑山旅游景区,当地市委书记、宣传部长、副市长等官员全部都陪同参加。赵长青满头银发,穿着中式蓝色唐装,现场挥毫,一蹴而就,写了“德耀北票,人文川州”8个大字,送给北票市政府。

大陆媒体还大肆报导,当成一件文化界的雅事,但是仅仅10天后,这位有官员身份的“著名书法家”就落马了。

2020年8月12日,赵长青的案件开审。赵长青被指控收受各类财物,折合人民币2,486万余元。案情透露,赵长青在中国书协任职期间,“把入会做成了生意”,为他人获批中国书协会员、当选理事、协调工程牟利,还“打着书法的幌子大肆敛财”,多人以买字为名向其输送利益。

打着书法的幌子,买字输送利益!

除了赵长青之外,中国美术家协会,就是画家协会的副秘书长杜军,中国书法出版传媒集团公司董事长李世俊、中国书法杂志社副社长郭志鸿,都因为差不多的问题被调查。因为这些人,从事的都是文人雅士的工作,写大字,画画,用这个来谋财贪污,所以就被称“雅贪”。

雅贪,当然关键是后面的这个“贪”字,但贪污受贿,本身和写字和画画无关,而是和他们的官员身份有关。

中国的书法家协会和美术家协会,都是半官方组织,当头的,都是高级官员,所以才有贪的问题。他们可以用官方名义举办活动,可以批准谁是书法家,进入书法家或者画家协会。但赚大钱,还是要靠写字和画画。

书法和画画怎么赚钱?还是以赵长青为例,赵长青并不是因为写字写得好进了书法家协会的,而是当官当好了,被派到书法家协会当地一把手。他说,因为做秘书的时候每天都要用毛笔写信封,所以练出了书法。他的书法作品,在2011年可以卖几千元,2017年可以卖几万,2018年12月16日,赵长青一幅书法卖了220万。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另外一位人物,也是当官的,也是喜欢写字,他的墨宝,也可以卖到好几千万。就是前香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

2014年,时任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写了一幅“骏程万里”,在民建联筹款晚会筹得1,380万元。两年后,2016年,张晓明再为民建联筹款晚会写了一幅“度德而处”,成交价竟然达到惊人的1,880万元,平均每字值470万元。比赵长青厉害多了。

张晓明的字,是在慈善晚会中卖掉的,所以这个可以有很多说法,毕竟不是进入个人腰包,还可以有争议的地方,是出价的人可能是为了慈善,而不是贿赂,对吧。

不过,别人写一幅字,能一个字卖470万元吗?比如,当天,国学大师饶宗颐的书法“上善若水”,由世茂房地产主席许荣茂以300万元投得,每个字只有70多万元。比张晓明整整少了400万元。

90年代,大陆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电视剧《走向共和》,里面有一个情节,说慈禧六十大寿,要修建颐和园,一位商人负责供木材,但政府不给他钱,非常头痛。他就去当时户部尚书(掌管财政)翁同龢那里贿赂,每次都不得门路,被义正词严地赶走。

翁同龢是光绪皇帝的老师,为人正直。这位商人找到李莲英商量怎么办,李莲英骂他笨蛋,贿赂只想到用钱,李莲英说,名利名利,名在利先。这位商人茅塞顿开。翁同龢是书香门第,三代都是文人,而且以书法著名。这位商人找人写了一本书,专门谈翁同龢家族的字,然后去找翁同龢,以书法向他请教。老翁当然极为欢喜,以为找到了知己,但他是清官,所以当场把两百两银子付给商人,说免得别人有口舌。

大家可以想到,随后翁同龢拨款几十万给了这位商人,北洋水师的海军军费,就这么样去了颐和园,被那位商人大赚特赚。

名利名利,名在利先。

翁同龢在商人出版那本书之前,就已经是名满天下,未必是为了要以此谋私货牟利。翁老先生,因为人性的一个弱点,被人钻了空子,据说后来相当自责。

但现在的官员,可能就不一样了。

以前,曾有清代的瓷器拍卖,拍出惊人高价,比明瓷和宋瓷的价格都高出很多。我采访了一位玩家,专门收藏古代瓷器的,算是专家了。

他告诉我说,清代瓷器,尤其是乾隆和康熙年间的瓷器可以拍出高价,原因是有足够的数量,而明瓷宋瓷卖不出价,因为太少了。我当时很不解,不是越少越稀有,越贵吗?他大笑说,清代瓷器不少人手上有,而且他们都是一个圈子的,拍卖出来的价格,就是一个市场的参照,也就是一个锚点,一个市场价值标准。你卖的时候,我花大钱买下,我手里的存货,价值一下子就大幅上升了。

反过来,比如宋瓷,世界上只有两三件,炒高了价格,对自己其实没有什么用处,因为自己并没有“升值空间”。

这种内情,当然都算是圈子里面的秘密啦。

咱们看张晓明,中联办前主任,国务院港澳办公室现任副主任,一个字可以卖出470万。确实,那是一个慈善拍卖会,价格做不到市场参照,但究竟是一个锚点,一个参照了,张主任的大字,值这么多钱啊。

今后,张主任如果落魄江湖,搞到没钱喝酒,大可以像唐伯虎、郑板桥一样,当场挥毫写字,400万卖不到,10万总可以吧。可能也可以和唐伯虎一样,留下一段风流佳话。

这是中国文化陷入专制政治的官场泥潭文化的表现,完全应了财新所说的,根本就是所谓“雅贪”的一种。

咱们计算一下,就算张晓明的字,艺术水平和国学大师饶宗颐一样,每个字价值75万港币,那么470万减掉75万,等于395万港币。也就是说,因为中联办主任这个职位,写出的一个字,等于是395万港币。在中国做官,确实比文化艺术要值钱而且重要得多了。

大家很难想像,美国川普总统的“墨宝”能卖几百万港币吧。

其实,中国的“雅贪”,远远不止在书法和美术界。在所有的学术界,都是这样的。比如当了国家领导人,一句话,就可以成为学术圣经,甚至升级成为哲学或政治学的最高水平,这在中国,难道不是更严重的贪腐吗?

以前,曾经在中国的一本金融研究专刊上,看到洋洋洒洒的上万字的论文,专门研究邓小平的金融理论。文章从历史写到现实,从理论写到实践,围绕的核心,是邓小平的一句话:“要把银行办成真正的银行”。说起来,这位论文作者,平均用了一千多字,去解释邓小平的一个字,而邓小平的那句话,根本就是一句大白话,就是一个常识。

这是中国共产党式的政治学术腐败。今天的中国大陆,这样的事情不是少了,而是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多了。习近平的讲话,不但是指示,不但是理论,而且已经上升到了政治哲学和思想的高度,全名叫做: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这当然也是政治学术和哲学学术的中国特色贪腐。而且这种贪腐,是中国所有贪腐的基础。

有一段时间,大陆有理论认为,中国官场贪腐盛行,是因为官员人工太低了,所以提出要高薪养廉。事实证明,中国这种官本位制度不改,专制政治体制不变,山一样高的薪资,只能养出天一样高的贪欲。

比较起来,赵长青也好,张晓明也罢,都不过是贪腐大山上的小石头而已。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台独始祖是中共
【有冇搞错】中共不承认的台海中线
【有冇搞错】中共治港四大失败
【有冇搞错】古巴猪湾大失败 川普揭美国之痛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出席巴雷特大法官入职仪式
【拍案惊奇】拜登家爆更惊人丑闻 五中开幕不开心
【新闻看点】五中大戏登场 专家预测川普赢
【西岸观察】巴雷特大法官上任 有利华人维权
【纽约调查】纽约华警间谍案 法官检控官这么说
新世纪新片《凤兰花开时》网络首播 互动热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