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四

【西安事变‧蒋宋夫妇】成仁取义 我死国生

作者:章阁
在全球围剿中共之际,我们藉由“西安事变”,回顾蒋公夫妇对共产之恶的超前洞彻,蒋公致力于剿共的苦心远见。(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9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题记:本系列文章,笔者以蒋宋夫妇的视角,回顾西安事变前后的历史,一览蒋公“安内攘外”决策超越时代的洞见,同时呈现蒋公伉俪的做人理念、传统价值观。虽鼎镬在前,刀锯在后,蒋公身在虎穴威武不屈,为万世树楷模,留正气在人间。本系列也将再现信仰的力量。面临国难压顶,蒋夫人宋美龄于难中不乱。圣诞之日,上天再降神谕。蒋公夫妇依靠正信闯过危难,南京四十万国民欢迎国主安然归来……

东北易帜,中原大战,张学良皆建立不少功劳,蒋介石对其抱有殷切期望,希望他能忠心事国。平日,张学良也自认为是蒋的子弟,声称敬事蒋如父。

西安事变,蒋介石遭劫,他回想起四年前,1931年9‧18事变,日本侵占东北,国人怒骂张学良。蒋介石代其受过,不知遭受了多少人的诽谤和侮辱。在蒋介石的宽容庇护下,张学良得以安然无虞,远游海外。如今,张学良通敌叛国,发动事变。蒋介石为其将来忧心重重,希望他能尽快醒悟,因此怒诘:“今日以后,茫茫大地,何处是尔容身之所?尔真生无立足之处,死无葬身之地矣!”

张顿时变了脸色,说:“你还要如此倔强?”蒋介石反问他:“怎么是倔强?我是你的长官,你是叛逆,国法军纪,会对你们执行惩罚,何况这些斥责?我身可死,头可断,肢体可残戮,而中华民族人格与正气不能不保持。”蒋介石被囚,没有武器,就以正气和喉舌为武器。他对张学良说:“你要是有勇气,就立即毙了我;否则,就认错悔罪,即刻放了我。”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驻节江西南昌,督策剿共军事。(钟元翻摄/大纪元)

在这段时间里,蒋介石想到圣经上的一个故事:昔日,在耶利哥城外的旷野,已禁食四十昼夜的耶稣遭到了魔鬼撒旦的试探。魔鬼用饮食、信仰、世间的王权和荣华等方面诱惑耶稣,企图让他拜倒在魔鬼的脚下。耶稣均以经书上神所说的话来应答。最终,魔鬼受不了耶稣的正信和正气,只得从耶稣身边逃离。

蒋介石认为,耶稣当时苦苦抵制恶魔的诱惑所受到的磨折和试炼,比他今日面临的遭遇更为严峻。他已做好了受难的准备,以正气和道德的精神力量,抵抗叛部军官。即便真的到了如叛将所说,要把他交给所谓的人民公判时,他也希望最后牺牲时,能够不愧于慈母的教诲,不辜负同仁之期望。

1934年,蒋介石于江西前线指挥剿共。(钟元翻摄/大纪元)

蒋介石自幼读圣贤书,钦佩古代的忠义之士,虽刀锯鼎镬加身,也甘之如饴。他们的事迹虽过千载,然而壮烈之气仍能力透纸背,读来令人肃然起敬。身陷囹圄,蒋介石以先贤为范,身在虎穴砥砺自我,善养浩然之气。在囚所,他于12月16日这天写下一句话:“人生何为?惟留正气在人间耳。”

张学良想让蒋介石考虑一番,接纳共党和叛将提出的八项主张。这八项主张,实则出自黎天才之手。黎天才原名李渤海,早年参加中共。后来受到张学良重用,为张主持情报工作。西安事变之前,黎虽任西北“剿匪”总部政训处副处长,但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共谍。

蒋介石拒绝了,他已下定了决心牺牲这个肉身,“以维持国家之正气,成仁取义”。在被劫持期间,他决意不签署任何文件,不谈任何条件,不迁就一丝一毫。

张学良听了,半晌不语。待缓过精神儿,他直言不讳地说:“委员长人格实在太伟大了。但有一点实在令人遗憾,我觉得委员长的思想太古太旧!”蒋介石问他:“什么是古?什么是旧?什么又是太古?”张学良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说:“委员长所看的书,多是韩非子、墨子一类,难道不是太旧吗?”

蒋介石直问他,是不是觉得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共产主义的书籍才是新的?那些所谓的新书早在十五年前,蒋介石就已经批阅多次。他认为书籍内涵与精神的价值,不在于所看书籍的新旧。说罢新旧的问题,过了一会,张才想起来一个反驳他的例子。

张学良说委员长满脑子都是岳飞、文天祥、史可法。对于张学良,这几位先贤都是旧时代的人物,所以才觉得蒋介石思想跟不上时代。张劝委员长,既然领导革命,不就是为了成功吗?何必要成仁呢?在张的心里,成仁绝对不是革命的目的,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蒋介石听了着实惊讶,没想到张的思想会错到这种地步。

蒋介石因身负重伤,起坐艰难,他忍着疼痛,为张讲解“成功、成仁本是一件事”。蒋介石认为成仁就是成功,我什么时候成仁,革命就什么时候成功,二者是一回事。继而问张,是否读过孙中山总理的演讲,关于军人的精神教育,孙总理说过两句话:“我生则国死,我死则国生。”

张说:“我没有读过。‘我生国死’,这句话还不难理解;‘我死国生’,这该怎么理解?”蒋介石伤叹,身为军人却不知道军人精神,难怪思想会错得离谱。

图为1924年6月16日,孙中山与蒋介石合照。(AFP)

“我生则国死,我死则国生”是孙中山先生对军官演讲时所说的两句话。1921年12月10日,孙中山在广西桂林对滇、粤、赣三军军官发表了演讲,谈到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可以二合为一,“总括宇宙现象,要不外物质与精神二者。精神虽为物质之对,然实相辅为用。考从前科学未发达时代,往往以精神与物质为绝对分离,而不知二者本合为一”。

孙中山以“智、仁、勇”三者,作为军人精神的要素。他说:“世界上仅有物质之体,而无精神之用,必非人类,人类而失精神,也不是完全独立之人。”今人偏重物质,忽视精神,这是错误的观点。若能发扬“智、仁、勇”这三种精神,就可救国救民。

孙先生说:“我死则国生,我生则国死,以吾人数十年必死之生命,树国家亿万年不死之根基,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精忠报国,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单就一个“仁”字,可理解为“诚如唐韩愈所云之博爱”,“博爱云者,为公爱而非私爱”。而仁的内涵,则包括救世之仁、救人之仁、救国之仁。救国救民之道,“即实行三民主义,以成救国救民之仁而已”。

蒋介石前往南京中山陵,竺联庭(右三着黑衣者)等侍卫人员在旁随护。(钟元翻摄/大纪元)

蒋介石将孙总理的这篇演讲视为革命之大道。他结合自身的情况,为张学良讲解“我生国死”的意思。“譬如我今日若祇求偷生视息,置国家利害民族存亡于不问:或偶遇艰险,便生畏怯,身为军人,人格扫地,国家将何以免于危亡,岂非‘我生则国死’欤?”

蒋介石以自己为例,说如果他本人落入险境,置若罔闻国家民族存亡,只顾自己苟且偷生,或者遇到危险情况,就心生胆怯,使军人人格扫地,国家怎会幸免于难,这不就是“我生则国死”吗?如果心中有正气有正义,即使牺牲自己,也要保存高尚的人格,那么他的精神就永远不死,会激励无数的后人,秉持正气,担当国事,这就是“我死则国生”。

参考资料:
1.《马太福音》第四章

2.《蒋介石日记》,http://mjlsh.usc.cuhk.edu.hk/Book.aspx?cid=11&tid=4569

3.秦孝仪主编:〈西安半月记〉,《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三十五 甲、文录,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84。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149:2014-06-12-06-17-19&catid=277:2014-06-12-03-27-33&Itemid=256&limitstart=0。

4.叶永烈:《毛泽东与蒋介石》(四川人民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http://www.dushu369.com/mingrenzhuanji/mzdjjs/。

5.李义彬、周天度:《〈蒋介石日记〉与西安事变的几个问题》,《百年潮》,2009.1,http://file.snnu.net/res/20139/4/b6d7b1bf-d676-42f3-bcaf-a22f011e1938.pdf。@*

点阅【西安事变‧蒋宋夫妇】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75年前的这个8月,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小男孩”和“胖子”。15日,日本向以中英美苏4国为主的盟军投降。中国人民在国民政府领导下浴血抗战8年,牺牲差不多1300万军民,终于赢来最后胜利。然而,仅仅过了4年,中国人民更大的噩梦又开始了,一直做到今天70年还没结束,而且无辜死去至少8000万同胞。而所有这些,都和两个人的阵前叛变有着绝大的关系。这俩人就是张学良、杨虎城。
  • 大家好。欢迎朋友们再次光临《欺世大观》。上回书说了张学良。本集再说说杨虎城。他同样登上了中共“英雄模范”双百名单,就是因为主导发动了改变中国历史的西安军事叛变。叛变的这俩双伴儿兄弟,张学良名气大,但杨才是主角。张学良晚年说,他不过是在旁协助杨。张杨都没料到的是,西安叛变和平解决,中共得以存活,却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杨最终自食恶果,命丧黄泉。
  •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蒋公慧眼识魔,洞悉共产之恶,致力于剿共安内。即将发出第六次剿共总令时,杨虎城、张学良与中共里外勾结,发动了举世震惊的“西安事变”,导致蒋公剿共计划破产。
  • 宋美龄提醒众人,不能健忘共党过去犯下的残酷行为。今日,共党虽然一时沉默,但是他们的存在对国家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共党对国家构成的威胁的还没有灭掉。更有人告诉宋美龄,共党早已放弃了昔日的政策与行动。然而,宋美龄也不愿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她不仅提醒自己,也警戒西安人士,告诉他们勿要中了共党的诡计。
  • 西安事变之前,张学良和中共有过数次密谈,每次密谈都会讨论到是否能得到苏联的援助。他打算投靠苏联,联合中共在西北割据。他想做狮子,不想做绵羊。因此公开叛蒋,发动了西安事变。然而,苏联为了自身的利益打算,牺牲了张学良,中共为了自身的生存,出卖了张学良,使张的计划落空,造成他骑虎难下的局面。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宋美龄一行抵达张宅后,张学良即问她,是否要马上见蒋委员长。宋美龄说她先喝杯茶,以此表示她对张的信任,愿意将个人安危全都寄托在他的掌握之间。所以,蒋介石还不知道宋美龄已经抵达西安。宋美龄不想让他焦急等候,所以提前告诫众人,不要去通报。
  • 当时宋美龄对解决西安事变做了一个比喻,譬如修建一间屋子,顾问端纳已经打好了地基,兄长宋子文已经树好了柱壁,至于上梁、盖顶这些最后的工作,实在是她责无旁贷之事。
  • 1924年5月2日,蒋公受孙中山任命,担任黄埔军校校长,兼任粤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蒋公身为一校之长,处处言传身教,为学生做表率。他上任伊始,发表过二篇训词,一则是《牺牲为革命党惟一要旨》,另一则是《怎样才是真正的革命党员》。
  • 华盛顿将军高贵的纯金一样闪亮的人品,在军队里拥有的绝对的感召力,也是国会的诸位议员们所畏惧看见的——他们既忙着赶走一定要对他们行使统治权的英王乔治三世,也提防着乔治·华盛顿成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这样一种微妙心态下导致的制衡和对华盛顿将军的压制,在独立战争期间从来没有停止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