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七

【西安事变‧蒋宋夫妇】心不畏死 神予慧智

作者:章阁
在全球围剿中共之际,我们藉由“西安事变”,回顾蒋公夫妇对共产之恶的超前洞彻,蒋公致力于剿共的苦心远见。(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0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题记:本系列文章,笔者以蒋宋夫妇的视角,回顾西安事变前后的历史,一览蒋公“安内攘外”决策超越时代的洞见,同时呈现蒋公伉俪的做人理念、传统价值观。虽鼎镬在前,刀锯在后,蒋公身在虎穴威武不屈,为万世树楷模,留正气在人间。本系列也将再现信仰的力量。面临国难压顶,蒋夫人宋美龄于难中不乱。圣诞之日,上天再降神谕。蒋公夫妇依靠正信闯过危难,南京四十万国民欢迎国主安然归来……

当时宋美龄对解决西安事变做了一个比喻,譬如修建一间屋子,顾问端纳已经打好了地基,兄长宋子文已经树好了柱壁,至于上梁、盖顶这些最后的工作,实在是她责无旁贷之事。

12月22日,宋美龄动身前往西安。临行前的最后时刻,国府高级长官聚集在宋的住所,坚持请她留下来。当时张学良也来电告诉宋美龄,如果她无力阻止中央军进攻,千万不要去陕西。即使她去了西安,一旦中央军开战,他的军队也没有能力保护她。

宋美龄还是选择深入虎穴。12月22日,宋氏兄妹携蒋鼎文、端纳、郭增恺、戴笠等人飞往西安。国难当头,时局危险,谁也不知道,夫人一行究竟是福是祸?然而此时此刻,宋美龄神志清明,镇定坚决,所有的怯意在心中已荡然无存。

宋美龄独自思量着:倘若蒋介石不能生还,中国很快陷入分裂与灭亡;倘若有幸脱险,平安离开,那会更加促进国家团结,可怕的祸乱,或许会蜕变成国家一大庆。宋美龄想到这些,心里萌生“祸中得福”的颂辞。

宋美龄一行先抵达洛阳,她与当地的中央驻军、空军将领面谈,坚嘱洛阳空军司令,没有得到蒋委员长的命令,切记不要派轰炸机飞近西安。叮嘱空军司令后,宋美龄启程飞往西安。此次一去,前途如何,在众人心里留下一片悬念,是焦虑的、沉沉的、无解的悬念。每个人都在等待着最终的答案。

飞机在西安降落之前,宋美龄掏出一把手枪,交给端纳,坚持请他一旦遇到军队哗变,场面失控时,让他当机立断枪杀宋本人。

老子说过一句话:“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简而言之,当一个人心里没有了怕,其它什么威胁对他都没有用。准备以死殉难,这已经不是蒋夫人的第一次。

有一年,宋美龄随蒋介石去江西某一行营。深夜里,突然传来激烈的枪战声。她赶紧起身,趁着微弱的烛光紧急整理布防的机密文件,以免落入敌手。尽管在寒冷中,宋美龄被冻得直打哆嗦,然而她心里泰然自若,身处危境,反而没有了恐惧。她拿着手枪做好了准备,万一被敌军围攻,无法冲出重围,她宁可举枪自毙,也不想落入敌军之手。此次西安之行,她同样做好了殉难的准备。

至于应如何面对那些劫持蒋介石的叛将,她在飞机上思考了很久。宋美龄深知成败只在一念之间。最后,她决定对待叛将的态度,即使对方行为暴戾,她也必须强力克制自己,尽量保持常态。以温良言辞劝导叛军,尽早化解这场危机,是宋美龄此次飞往西安,救出蒋介石的惟一目的。

飞机着陆后,张学良率先登上飞机,欢迎宋美龄一行。宋美龄看到他容貌憔悴,又面带局促愧色。为缓和尴尬局面,宋仍像往常一样,和张学良寒暄。下机时,只以不经意的语气,请张学良让他的部下不要搜查她的行装,她不喜欢紊乱,东西散乱会不容易整理。张学良悚然说:“夫人这是说什么话,我怎敢这么做!”

杨虎城也接踵而至,宋美龄也坦然地和他握手,彼此一阵寒暄。看她的表现,就像是偶然到访此地的常客一样,令众人卸下心中的防备。

宋美龄言谈间,流露出平和与坚定,使这些叛军在她面前,不敢肆意妄动,甚至表情都流露出窘迫的颜色。他们看到宋美龄如此从容镇定,其内心的局促、焦虑和不安,又都很快释然。

即使身在虎穴,宋美龄仍是一如往常,坚持向神祈祷,让心随着神启行事。当她得知张学良为事变一事忧烦困扰时,也劝他可以试着向神祈祷,恳求开示。

宋美龄所说的祈祷,并非今人所认为的临时抱佛脚,而是在生命历程中,有着长久的熏陶和坚持。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宋美龄在美国《论坛杂志》发表了文章《我的宗教观》。她在文中说到,由于受到其母亲的影响,她在幼年接受的宗教训练,使其养成了做事有恒心的习惯。

关于祈祷的问题,宋美龄对此有一个深刻的教训。她的母亲在去世之前,一直卧病在床。时逢日本侵夺中国东北三省,宋氏兄妹一直对母亲保守着这则消息。

有一天,宋美龄与她的母亲谈起日本入侵的话题,日本虎视眈眈地威胁中国,国府面临着日方步步紧逼的紧急情况。讲到这件事,宋美龄言语激切,突然大声地喊到:“母亲,你的祈祷很有力量,为什么不祈求上帝,用地震或类似的灾祸惩罚日本呢?”

她的母亲用严肃的目光,看着宋美龄说:“当你祈祷,或求我替你祈祷的时候,切不要拿这种要求侮辱上帝,我们凡人尚且不应当有此存心,何况祈求上帝呢?”

母亲对她的教诲影响很深。因为这件事,宋美龄对祈祷有了新的认识。她说:“我知道日本国民因政府对华行动的谬妄而受到苦痛的很多,所以现在也能替日本国民祈祷了。”信仰使她跳出狭隘的个人情感,对人的博爱超越了民族、语言,甚至战争本身带来的创痛。

祈祷,很多人向神祈祷,祈求上帝赐予金钱财富、世俗名望,或者巨大的权力。宋美龄祈祷不是为了这些。她知道人的智慧是有限的,“上帝的智慧是无限度的”。提及神与人智慧的区别,她曾举过一个例子,她说:“我们在山中旅行,只见前面峰峦重叠,一山复一山,莫知其始,莫知其终,但倘有高升天空的机会,那末一切都清清楚楚,可以看明真相了。这或许就是上帝的智慧与我们的智慧的分别。当我向上帝祈祷的时候,他就把我高高地提升到空中,那里就一切釐然,尽在眼底了。”

因为信仰的缘故,使她看待人生和纷争,有其透彻的一面。宋美龄认识到超越人之上的力量会更伟大。她曾说:“我知道宇宙间有一种力量,祂的伟大,决不是人们所可企及的,那就是上帝的力量……”她相信:“祈祷时就有比自己更大的力量来帮助我们。”她也深信:“上帝决不会把我们引入歧途的。”她像所罗门一样,祈求上帝赐予智慧。

宋美龄飞往西安,直面叛军。在虎穴,她与叛将、共党斡旋,言谈间流露的镇定与智慧,看待问题的清晰与透彻,都是吾人吾辈今日难以企及。至今,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她是“永远的第一夫人”。单就在信仰层面,在当时纷乱的时局下,宋美龄仍能躬身垂范,世所罕见。

参考资料:

1.陈鹏仁主编:《西安事变回忆录》,《蒋夫人宋美龄女士言论选集》一、论著。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278:2015-04-20-05-51-14&catid=453&Itemid=258。

2.陈鹏仁主编:《闽边巡礼》,《蒋夫人宋美龄女士言论选集》一、论著。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273:2015-04-20-03-22-16&catid=453&Itemid=258。

3.陈鹏仁主编:《我的宗教观》,《蒋夫人宋美龄女士言论选集》一、论著。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272:2015-04-20-03-09-00&catid=453&Itemid=258。@*#

点阅【西安事变‧蒋宋夫妇】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同时也是最不爱开口说话的那个人,他说出的话多是金句,他是这样表达对法国的情感的——我们美国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法国!
  • 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Trego的油画《进军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领域)
    1777年的冬天,华盛顿率领部队来到费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让军队休养生息,渡过美国东部漫长的寒冬。后来的史书传记都说,这个冬天大陆军处境最为凄惨,日子最不好过。
  • 这样的一封信,深深地温暖了将军的心。虽然将军沉静少言,自小就具备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于肉体凡胎,只要是人,就会有对于冷暖和伤痛的感知。在内外交困的锻造谷,他对内需要安抚无力举炊的军队,对外需要面对国会和同僚对他百般设限的刁难。
  • 寒冷的夜晚渐露曙光,亦如黑暗终将过去。12月25日早晨,蒋宋夫妇迎来圣诞日的万缕光芒。灿烂的阳光,似乎带来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 宋美龄提醒众人,不能健忘共党过去犯下的残酷行为。今日,共党虽然一时沉默,但是他们的存在对国家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共党对国家构成的威胁的还没有灭掉。更有人告诉宋美龄,共党早已放弃了昔日的政策与行动。然而,宋美龄也不愿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她不仅提醒自己,也警戒西安人士,告诉他们勿要中了共党的诡计。
  • 西安事变之前,张学良和中共有过数次密谈,每次密谈都会讨论到是否能得到苏联的援助。他打算投靠苏联,联合中共在西北割据。他想做狮子,不想做绵羊。因此公开叛蒋,发动了西安事变。然而,苏联为了自身的利益打算,牺牲了张学良,中共为了自身的生存,出卖了张学良,使张的计划落空,造成他骑虎难下的局面。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宋美龄一行抵达张宅后,张学良即问她,是否要马上见蒋委员长。宋美龄说她先喝杯茶,以此表示她对张的信任,愿意将个人安危全都寄托在他的掌握之间。所以,蒋介石还不知道宋美龄已经抵达西安。宋美龄不想让他焦急等候,所以提前告诫众人,不要去通报。
  • 1924年5月2日,蒋公受孙中山任命,担任黄埔军校校长,兼任粤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蒋公身为一校之长,处处言传身教,为学生做表率。他上任伊始,发表过二篇训词,一则是《牺牲为革命党惟一要旨》,另一则是《怎样才是真正的革命党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