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修炼故事:于洋

铁血丹心兑誓约(上)

现居旧金山湾区的法轮功学员于洋。(于洋提供)
人气: 544
【字号】    

【大纪元2020年09月30日讯】文:俞元・大纪元
2002年初的沈阳,笼罩在极度的红色恐怖下,街道小区时时响起警笛声,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法轮功真相传单光盘,是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唯一的“武器”,令江氏集团寝食难安,摧毁真相资料点是各地公安局的重中之重。沈阳市不断有资料点的同修被抓,被重判或被打残、打死。

多处租房做真相资料于洋,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感觉危险正一步步向自己袭来。一月的一天,他突然接到同修老马的电话,对方气喘吁吁地说:“我被警察跟踪了,我把做资料的设备放到你的一个库房去了。”

顶着凛冽的寒风,于洋骑着自行车向库房飞奔而去。在真相资料堆积如山的库房里,于洋拿了一个大型切纸刀和一些资料,利落地装在一个大袋子里。他走出库房刚转过一个弯,一回头看见一辆摩托在转弯处急刹住,骑车人与于洋四目相对。于洋知道自己被便衣盯上了,他顺势将自行车停在旁边一栋楼的四单元门口,假装修自行车。这时另一个穿皮夹克的秃顶男人从于洋身边走过,进了三单元,在一楼半缓步台从窗户盯着他。于洋迅速把手机里的电话卡折断销毁,一边假装打手机,一边推车向外走,他观察到跟踪自己的便衣有骑自行车、骑摩托车和开汽车的。

于洋洞悉警察暂时不抓他,是想放长线钓鱼,抓捕更多与自己联络的同修。他将计就计,故意在路边一个IC电话机假装打电话跟人联系,然后慢悠悠地骑着自行车,把便衣引到自己有出租商铺的五爱国际批发市场。一到批发市场,于洋立刻把装资料的大袋子放到自家商铺,然后一口气跑到批发市场的五楼,从另外一个楼梯下到地下一层的儿童服装卖场,再从小门上到一楼。于洋借助商场拥挤的人群和复杂的通道,甩掉了跟踪的便衣,坐上一辆三轮摩托出租车,从一条单行线逆行离开了批发市场。

修炼故事:2002年于洋在沈阳五爱服装城,摆脱中共警察非法抓捕。(于洋提供)

在那血雨腥风的飘摇岁月,于洋智勇双全,在中共警察多次非法抓捕中全身而退;他侠肝义胆,挑战中共把持的公检法,并组织律师团为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做了全国首例的“无罪辩护”;他诙谐戏谑,面对无理的审讯他玩起魔术来,警察输得原地转圈;他生死无惧,在一轮轮酷刑折磨下,他坚信师父的法理不觉疼痛,施暴的警察却累得够呛;他矢志不渝,偷渡泰国,辗转到海外,又在多个国家的景点上向中国游客讲真相。传播真相,他从未动摇过,也没有放松过,那是他心中神圣的誓约!

神奇得法,梦中见巨佛

于洋幼时家穷,父亲是个正直孝顺的人,尽心赡养自己的奶奶到89岁;父亲看到有困难的人乐于帮助,看到不公平的事情就去管,为弱者出头。深受父亲影响的于洋,很喜欢看历史故事,敬佩秦皇汉武的雄才大略、岳武穆的精忠报国、关云长的义薄云天;景仰圣人孔子、宗师达摩、真人张三丰;道家的智慧,佛家的慈悲,儒家的仁义,在于洋的头脑中激荡着,他立志像文天祥一样——“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做个真汉子。

1996年的一天中午,在批发市场做服装生意的于洋打了个盹,特别清晰地梦见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佛,身上射出万道金光,落到地上变成了像小西瓜般大的红枣,入口即化。于洋刚吃完“红枣”,就被身边的一声吆喝惊醒,他那一天都沈浸在梦中,感觉自己暖暖的沐浴在佛光中。三天后,一位大姨来到于洋的商铺买衣服,跟旁边的人聊起来法轮功。于洋越听越感兴趣,想跟大姨学功。大姨满口答应,第二天给于洋带来了《转法轮》、教功挂图和炼功磁带。

于洋回家打开《转法轮》看见书里的照片特别面熟,仔仔细细地端详,突然惊呼起来:这不就是我梦见的那尊金光闪闪的大佛吗!于洋满心欢喜地捧起《转法轮》,越看越爱看,简直爱不释手。于洋按照教功图把腿双盘上,第一次打坐就坐了45分钟。

“修真”如山,坚持盘腿看完讲法

隔了一天,大姨通知于洋到附近的一个电影院看师父讲法录像。于洋到了会场坐好,看到影院里有上千人,他发现坐在自己两边的阿姨都双盘着腿听师父讲法,他也把腿盘上,同时发了一个愿望“我要盘到师父讲法结束”。双盘到一个小时,于洋感觉腿很痛,想拿下来,转念一想:法轮功讲“真、善、忍”,我第一天来听法如果因为腿痛就违背了自己发的愿,违背了“真”,那以后还怎么修呀?必须坚持!

双盘到一个半小时的时候,腿又开始剧烈疼痛,于洋真想把腿拿下来。这时傍边的一位阿姨小声对别人说:“你看,这小伙子第一天来听法就盘了一个半小时。”于洋一听有人看着自己,那更不能把腿拿下来了。于洋那天盘腿两个多小时,一直坚持到录像放完。虽然腿痛得头都发木了,但他一念如山,兑现了自己盘腿时的心愿。这不禁令人想起:当年释迦牟尼在恒河边菩提树下打坐,发誓非成无上正等正觉不可。

风云突变,誓死护法讲真相

修炼前的于洋爱好广泛,朋友多。虽然他豪情仗义,但不晓得人生在世的真谛,与朋友整日吃喝玩乐,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修炼法轮大法,于洋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返回到人先天的善良本性上去。

于洋凡事先考虑别人,以宽厚平和的心对待得失。他捡到手机送还失主;冬天看到老人摔在冰上起不来,好多围观人怕被讹诈不敢搀扶,于洋想都没想就把老人扶起来。于洋在外企做销售,客户服务细致认真,很多客户对于洋说“冲着你一诺千金的人品,不买你东西,也要交你这个朋友”;于洋用心钻研业务,经常无私地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其他销售,深受领导同事赞赏;公司每年给他3万美金的报销额度,他只花一万多,而其他销售都是超额报销,中国区CEO经常当众说:“于洋是有信仰、有原则的人”。

“修己利于民”。修炼法轮大法,于洋身心轻快,每天充实快乐,身边的同事朋友也因他受益。可是好景不长,1999年7月江氏集团倾一国之力,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造谣抹黑、妖魔化法轮功;尤其江氏一伙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煽起了受骗群众对法轮功的仇视。

看到师父和大法被造谣污蔑,于洋心如刀绞,对着师父的像起誓:“弟子誓死捍卫师父和大法的清白,迫害不停,讲真相不止!”

屡屡全身而退,恶警抓捕家人

于洋在服装批发市场甩掉围捕的便衣,令沈阳的警察很没面子,那么多警力居然让一个小伙子在眼皮底下消失了!于洋成了公安局的重点通缉对象,警察欲抓之而后快。然而于洋机智勇敢,加上师父的呵护,他一次次躲过了抓捕。

2002年2月26日,恶警非法抓捕了于洋的太太,随后潜伏在他家楼下。于洋从家骑摩托出来,他们突然开汽车窜出来拦路堵截,车上跳下4个警察向于洋的摩托车扑去。于洋一拧身子,一加油门,摩托车呼啸着冲出重围,警察没抓住于洋,把他摩托车后面的箱子拽掉了,再一次眼睁睁地看着于洋跑了。

恼羞成怒的警察,回过头来抓捕了于洋的妈妈,强行把她往汽车里塞,使劲拧她的胳膊,把她眼镜也打掉了,鞋也抡飞了,她的头上被打了好几个大包。于洋妈妈光着脚被抓到铁西云峰派出所,关了一会就被放了。抓不住儿子,拿无辜的母亲狠狠出气!大陆的警察滥用警力,已到了无所忌惮的地步了,就像明代的锦衣卫、东厂西厂一样。民间早就流传“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所言不虚!

2002年11月,于洋在沈阳和周边城市帮同修建立了很多小型的家庭资料点。当时懂技术并能出差的同修很少,于洋受邀请去内蒙古通辽市,帮一位女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电脑、打印机、刻录机都安装好了,正在调试时,女同修先生回来了。毫不知情的先生看到这些设备,非常害怕,和太太争执起来;男主人一气之下把房门反锁,在门外大喊报警。于洋当时正被公安通缉,情况非常紧急。于洋打开窗户,站在她家五楼的窗台上,扑向旁边的排水管,顺着排水管道下滑到了地面,再一次逃脱险境。

于洋再次脱逃 同修魔难中康复

2002年11月下旬,于洋去辽宁的一个县城帮资料点维修电脑,路上与他同去的同修裤兜被小偷用刀片划开,虽然没丢什么,但于洋觉得此行可能“有漏”,一时也想不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到了女同修家,电脑时好时坏怎么也修不好,当晚本应该住在这位女同修家。可是当地有一位于洋熟悉的同修,晚上十点多专程把于洋接到了他家住。结果第二天早上九点多,于洋听说那个资料点被警察闯入查封了。那位资料点女同修被抓,严刑拷打审讯中,她从公安局三楼窗户跳下去,骨盆摔成粉碎性骨折,腹腔出血。

后来她保外就医来到沈阳,于洋每周都去看她。她下肢不能动,但她很坚强在床上练功,一个月后能拄着双拐下地,两个月后拄单拐能行走,三个月后可以自己正常走路……如果正常人骨盆粉碎性骨折,三个月石膏还没拆掉呢!女同修非常感谢师父的加持、呵护!自己能尽快完全康复,完全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奇迹!

2004年,于洋又去辽宁省的一个县城资料点,传授做资料的技术。有一天于洋正在教一位新同修技术,突然响起敲门声。新同修开门一看是街道办事处的一男一女,说调查非典疫情,看有无外来人口。他们俩看新同修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就闯进屋里看到大型复印机,又从床下翻出来许多粉筒,立刻打电话报警。

于洋见状,赶紧走到另一个房间穿上鞋和外套,顺手把床上法轮功书带上,告诉同修快走,那同修没动。于洋毫不犹豫向大门口走去。这时,身高1.85米的男工作人员大喊“站住不许走”,于洋没听他的疾步向前走,他伸手去拽于洋,于洋身子一晃躲了过去,冲下楼就跑,那人追了一段没追上⋯⋯于洋脱险后立刻通知其他同修赶快撤离周边的出租房。其他同修半小时后去了出事地点,看到那里有许多警车,从房间搬出几十箱复印纸、大量粉筒和大型复印机,当时被列为锦州市“大案”,那位没跑的同修被非法劳教两年。

连遭狂殴酷刑,正念显神威

2004年7月,于洋坐公交车去一位同修的办公室(资料点)维修设备,半路上公交车突然坏了,全车人都下车了。于洋换乘其它公交车来到办公室,用钥匙开门时,钥匙居然折在锁孔里了,他用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两个小时后,警察破门而入,抓了他和另外两位同修。于洋这时才如梦方醒,原来公交车出故障和钥匙折断,都是慈悲的师父点悟自己不要去办公室!

于洋被带到了和平警察分局九楼国保大队。在审讯室,于洋拒绝说出与自己联系的同修名单,立刻过来五六个员警对他拳打脚踢,大队长李朝英也过来打了他几个耳光。

于洋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痛,浑身伤疼。他想起了师父的讲法:“在各种迫害中,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恶人,包括用拳脚打学员者。”于洋就在心中不停的发正念“把痛伤转到行凶的恶警身上去”,渐渐的,于洋只感觉他们的手脚在挥舞,而打到自己身上的疼痛感,越来越轻。

大队长打累了,带着手下出去了,只留下一个恶警继续审问于洋。他恶狠狠地说:“我就是明慧网上说的恶警,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一伸手把于洋的头发揪掉一把,然后拿一个铁腿椅子压住于洋的脚,然后整个人坐在上面使劲辗压。他看见于洋的脚面出血了,就换一个地方继续用椅子铁脚压,然后再换一个地方再压,于洋的双脚鲜血淋漓……整个过程,于洋不停地发正念,没有一丝害怕,也没有疼感。那个恶警却累得满身大汗,看用刑不见效,就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又进来两个国保大队的人。他们看于洋还是不说,就把他的脚捆住,手铐过去,然后把捆脚的带子和手铐捆在一起,用力往上提他。于洋不停地发着正念,手铐虽然卡在肉里,他却没感觉有多疼,他深深知道是师父在保护自己。他们用了一阵刑,看对于洋不起作用又出去了。

没多久,进来一个警察叫李洪飞,爱看佛学道学的书,他问了于洋许多关于道的问题,于洋给他一一解答,又给他讲了法轮大法的一些法理,李洪飞很愿意听。这时又来了五个警察,他们都在旁边发默默地听着。于洋给他们讲了“佛性与魔性”,“相生相克”等法理,还不时解答他们的问题。当于洋讲到“德和业力的转化”时,前面对他用过刑的那个警察说:“那刚才我的德都给了你呗!”于洋心想:看样子,他们听明白了。#(待续)

修炼故事:于洋来到海外仍是四处讲真相,把希望带给民众。(于洋提供)

本文刊载于旧金山9月26日教育版

每周为您献上旧金山最新消息

责任编辑:李曜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