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萧郎是路人

作者:周鑫雨
挥挥手,不留下一丝云彩;放下时,海阔天空。(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238
【字号】    
   标签: tags: , ,

可柔很为情而苦。可柔觉得夫婿在感情上是个粗线条,生活上又是个指挥派,家里大小事都他说了算,而且还与丈夫志不同道不和。不知不觉人到中年,本来就一直这么过着,偏偏这时冒出了S君。

其实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S君只不过是她工作中的上级。因为他重用了可柔,她很有点受宠的感觉。对比丈夫的说一不二,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可柔对S君升起“知遇之恩”,并以恩生爱,因此莫名地被情魔缠绕。

张爱玲的小说中,当某女子爱上某男时,在他面前低低低低的,把自己降到尘埃里。可柔就是这样。

她很有自知之明,对方和自己都是中年人,有家室小孩。当然按照今天人的道德标准,波澜汹涌的感情,熊熊燃烧的烈火,要是硬跟他搞外遇,以解自己相思之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苦,也并非不可以。尽管韶华已逝,美人迟暮,但她仍犹存几分风韵。

然而,可柔不要作现代人,因为理智总会战胜情感。尽管翻江倒海,尽管神魂颠倒,但,感情就是感情,它只不过是情而已,它靠不住。

可柔看得清清楚楚,一时的甜蜜欢愉不会长久;挨光外遇之欢,那是饮鸩止渴,是短时的自我麻醉。彼此之间难道没有厌倦的时刻?肯定有;偷情约会没有暴露的那天?肯定有;即使一直情深意切,对方没有生老病死的时刻?那时深陷情网的人该如何做?

可柔庆幸自己的矜持,虽然暗恋中但保持着正常言谈举止;同时也庆幸S君的迟钝,他本来就对自己没意思嘛。

在不断放淡感情的冲击后,可柔慢慢看到S君的缺点,对自己有时没好脸色,说话也会不客气,也会争执,也会讥讽。作为同事,可柔当然原谅他,但作为意中人,可柔想想,这和自己的夫君有何两样?那继续和丈夫过下去就好了,又何必痴心爱恋他呢?

是,感情有时很难放下。有时就像病一样: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但病就是病,人人都知道它不好,那不当的情不也一样?曾经心跳的悸动,就让它过去吧。

挥挥手,不留下一丝云彩。不再被情缠绕,也就不再凄苦无奈,没有开始的暗恋终结了。从此萧郎路人。可柔坦然:放下时,海阔天空。@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崔郊家里很贫困,他的姑母有个婢女,长得很秀丽,并且精通音乐。崔郊爱上了她,婢女也很喜欢崔郊,二人暗地里立下了嫁娶的誓言。
  • 2002年3月5日,长春上空发射出了50分钟不同寻常的电波,说它不寻常,是因为这电波是用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和青春输送,并且以某种形式,永远留在了长春市的上空,长春人的心里。
  • 使华夏文明跨越沙漠西传,能够远达罗马帝国,全程主导开通河西走廊的第一人正是汉武大帝刘彻⋯⋯
  • 往事与故梦如逝水滔滔,如芦絮飞白,遗留在大地的那前世的脚步仿佛还在赶路,难遣的悲怀令我心酸。
  • 萧旷善于弹琴,趁着美好的月色,独自抚琴娱乐。宁静的夜晚,琴声也显得格外清苦。这时,忽然听到从洛水上传来一阵长长的叹息声,原来是一名貌美的女子。他放下手中的琴,起身向她行礼,问道:“你是什么人呢?”
  • 备受唐宋文人青睐的“萧郎”到底是何人?又是如何成为唐诗宋词中的常客?这典故背后蕴含着几则动人的故事呢!
  • 我常以为,我的父母有如大自然,赐我生命的基土,并洒下阳光和雨水,让我得以萌芽成长。姊姊则像是巧手的园丁,不但给我生命的养分,更会不时出手修枝、剪叶,好让这棵小树长出丰美的花朵和果实。我何其有幸,能同时拥有给我自由的双亲,与悉心看顾、引领我的姊姊。
  • 清 孙温彩绘《红楼梦》插图。(公有领域)
    在高鹗补续里,宝玉年少出家。当时宝钗已经有孕在身,宝玉和他哥哥的遗腹子贾兰一起参加科考会试,交了卷子出来,就找不到人了。家里四处寻找,也打听不到。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 “这部电影是给中国的情书。”迪士尼真人电影《花木兰》导演尼基·卡罗(Niki Caro)在接受中共官方媒体新华社的采访时这么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