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二十二

华盛顿将军系列:美国人有两个祖国

作者:宋闱闱
1778年2月6号,法国王室和政府公开认可了美国作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双方建立外交关系。也就是说,法国政府和国王路易十六,明确表态要支持美国打独立战争了。图为纽约自由女神岛纪念诺曼地登陆70周年活动。(戴兵/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3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同时也是最不爱开口说话的那个人,他说出的话多是金句,他是这样表达对法国的情感的——我们美国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法国!

虽然拉法叶特对盖茨将军深恶痛绝,然而,因为他的特殊身份,这位万众瞩目的青年贵公子,也身不由己地陷入康威阴谋的漩涡之中。国会和军中都有一股势力暗流汹涌地反对华盛顿将军,可是举国上下,但凡是个支持美国独立的,就没有人会看不上拉法叶特侯爵!他是法国最富有的贵族,巴黎最值钱的、最富有商业价值的地产都是拉法叶特家族的。而在他身后,是国力强劲的法国王室。虽说太阳王统治下的辉煌灿烂,那段鼎盛时期已经成为历史了,法兰西的国力,以及国王路易十六的治国远见和魄力,和他爷爷路易十四自然是不能同日而语,可是,法国军队的实力,地球上的人都有目共睹。也唯有法国,可以和日不落帝国抗衡。可以说,拉法叶特小侯爵代表了熠熠生辉的法兰西,也代表了光辉灿烂的革命成功——争取到了拉法叶特侯爵,就争取到了法国的支持,以及独立建国的马到功成。这对于刚刚建国一年的美国而言,对于深陷战火的大陆军而言,法国的支持实在是太重要了!英国和法国在欧洲互殴了这么多年,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尤其这个朋友的形象代表,是拉法叶特小侯爵!一个眉目清澈,形容高雅的美少年,战场上最勇敢的战士!喜欢他难道还需要理由吗?所以,即便是康威阴谋的主导人盖茨将军,也对这一点毫无歧异。

盖茨迫切地想取代华盛顿将军的大陆军总司令的位置,却也要对将军身边的副官拉法叶特百般拉拢和讨好。而拉法叶特对华盛顿将军所独有的孩子一样的深情和依恋,将军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的黏乎劲儿,是所有人都看得明明白白的。彼时的盖茨将军主张将战线拉长,延伸到加拿大魁北克一带,拉法叶特被分配了一个新的任务,被派遣到加拿大战线上协助战斗。加拿大魁北克是法语区,官方语言至今为法语,魁北克本来是人家法国探险家开发的地盘,也是17世纪法国在新大陆开发的新法兰西,七年战争打下来,1763年,战败方法国政府不情不愿地把法属加拿大割让给了英国人。现在,美国人要闹独立了,要和英国人分开过了,诸多国会议员和将军们的心里,已经自动把加拿大划成了美国的地盘。而把拉法叶特派去加拿大魁北克督战,让一个法国贵族去对付魁北克讲法语的加拿大人,难道不是尽其所用,天经地义的吗?

要在这样人心诡谲的时候离开将军,拉法叶特自然是一万个不情愿,他给新上任的国会主席,也就是他的好朋友劳伦斯的爸爸,写了一封怒发冲冠的信,强烈表达自己被置于这样境遇中的难堪和愤怒,同时表达自己的立场——你们美国人自己再怎么内讧,怎么反水,那是你们的事,虽然我一个外人看着也怪替你们难为情的,但是,拉法叶特是属于华盛顿将军的,没有其它的立场!

脾气是发了,话说回来,他是一名军人,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再是对这命令和下达命令的人气呼呼,该履职他还是得出门上路的。1月24号,拉法叶特离开了锻造谷的华盛顿司令部,带领着一队士兵,骑马向加拿大魁北克方向出发。一路上还需要提防那些神出鬼没的印地安人偷袭,悲情的印第安人们,他们不但跟同一片土地上共生共存的美国人开打,部落之间彼此也积怨甚深,为着一个必须要开打的理由,你打我,我打你,在寒冷的山谷密林间打得不可开交。拉法叶特和他的随从士兵们,在路上走了十多天,路上少不了撞上这些印地安人和他们的战争。拉法叶特作为一名法国人,天生就具有一流社交家的基因和天赋,能好好说话的时候他是不肯动刀动枪的。何况人家印地安人敌人已经够乱的了,何必掺一脚呢?所以,这一趟魁北克之旅,拉法叶特还为大陆军招募了一批印地安部落的士兵。

二月份的纽约以北,朔风吹雪,越往北走,天气就越寒冷,拉法叶特给将军写信,孩子一样诉说道:“我越来越往北走了,沿途都是坏天气,我们的头顶上有时候是风雪,有的时候是冰雹,我感觉离你越来越远,我们的距离越来越遥远⋯⋯”

在另外一封信里,他依然如一个迷惘的孩子写给他的父亲,“我离开你越来越远,可是我时常迷惘,我穿越冰天雪地和寒冷的雨水天气,来到这里是为什么,我感觉其实他们也并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为何而来,意义何在。”

在魁北克度过迷惘的一个多月后,拉法叶特接到了国会的命令,原计划让他对魁北克发起进攻的计划被取消了,他需要返回锻造谷,回到华盛顿将军身边去。于是,拉法叶特又往回走。从加拿大返回锻造谷的拉法叶特,走到纽约地带,就得到了一个最好的好消息:1778年,2月6号,在巴黎,法国王室和美国驻法大使富兰克林签订了《同盟条约》,建立了美国与法国共同对抗打击英国的军事同盟。除《同盟条约》外,双方还签订了《友好通商条约》,旨在促进两国的贸易往来,通商互惠。

这表示,法国王室和政府公开认可了美国作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双方建立起外交关系。也就是说,法国政府和国王路易十六,明确表态要支持美国打独立战争了!这对于美国人民、美国国会是怎样艳阳高照山河一新的好消息!以至于拉法叶特乍听到这个消息,喜悦到双目盈泪,泣不成声⋯⋯因为他知道,锻造谷的大陆军和华盛顿将军,是多么需要这样一个美妙的消息!

而《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作为一个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同时也是最不爱开口说话的人,他开口说出的话,必然是金句,他是这样表达对法国的情感的——我们美国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法国!◇#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李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783年12月23日,对于硝烟刚刚散尽的美国来说,是一个无比重要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大陆会议将在安纳波利斯举行一个隆重而朴素的仪式,美国独立战争之父、大陆军总司令乔治.华盛顿将军将在这里交出委任状,并辞去他的所有公职。
  • 1781年10月19日,法国罗尚博将军在约克镇接受英国军队投降(Rochambeau recevant la reddition des troupes anglaises à Yorktown, 19 octobre 1781)。(维基公共领域)
    看看在240年前美国发表独立宣言的那个时代,在旧制度末期的法国是如何作出决定,投入极大的热情、勇气和决心来支持新兴的美利坚合众国,以政治权力中枢的身份促进其独立活动,最终帮助其赢得战争,建立了这个伟大的新兴国家吧。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这样的一封信,深深地温暖了将军的心。虽然将军沉静少言,自小就具备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于肉体凡胎,只要是人,就会有对于冷暖和伤痛的感知。在内外交困的锻造谷,他对内需要安抚无力举炊的军队,对外需要面对国会和同僚对他百般设限的刁难。
  • 纽约帝国大厦(Empire State Building)曾是世界最高的建筑,并是一座钢材结构的摩天大楼,高达1,454英尺102层。自1931年5月1日在纽约市竣工以来,它一直是美国最独特,最著名的建筑之一,也是现代风格--装饰艺术(Art Deco)设计的最佳典范之一。
  • 儿时的乔治·华盛顿,就显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肠,身处在复杂关系中,周到地维护着这一大家的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联系。
  • 美国总统就职典礼
    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是国际社会近期关注的焦点之一。这次的就职典礼有重兵把守,而且因为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而禁止民众到现场观礼,所以格外引起人们的关注。人们可能会好奇,在美国创建初期,总统就职典礼是什么样子?
  • 瘟疫
    有人说,历史总是不断重复;也有人说,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我们从近代的流行病爆发,似乎可以验证这样的说法。从1720年到2020年,每隔100年就有严重的疫情出现,这是偶然发生的吗?以下概述这几场瘟疫:
  • 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Trego的油画《进军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领域)
    1777年的冬天,华盛顿率领部队来到费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让军队休养生息,渡过美国东部漫长的寒冬。后来的史书传记都说,这个冬天大陆军处境最为凄惨,日子最不好过。
  • 那段惊心动魄而又温暖人心的空中救援行动,已成为历史中的辉煌一笔,记录下全世界联手抵制共产主义独裁的智慧和勇气,始终闪耀着追求和平自由的人性光辉。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这,也是当今世界里,人们所需要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