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加密货币出逃 专家归因中共沉船效应

人气 34233

【大纪元2020年09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岑心采访报导)近日有外媒报导称500亿美元加密货币已经被转移到中国境外。专家认为,中共遏止不了中国加密货币“灰色市场”的运行。同时因为沉船效应,民众会借此外逃资金。

Tether的USDT市值激增的背后

彭博社稍早前引述区块链分析机构Chainalysis研究报导称,过去一年间,约有50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被转移到中国境外。

报告指,Tether的USDT有高达93%的用户来自东亚地区,同期间,从东亚被转移境外的USDT就超过180亿美元。

USDT又被称为泰达币,是一种将加密货币与法定货币美元挂钩的虚拟货币。Tether是USDT的发行方。

根据加密货币行情网站CoinMarketCap资料显示,Tether的USDT总市值从今年5月突破百亿美元,来到9月4日的137亿美元,排名第三,仅次于比特币(BTC)和以太币(ETH)。

位于北京的Sino Global Capital于2020年6月提供给外媒《Decrypt》报告指出,USDT市值激增背后,可能和中国投资人大量藉由USDT进行比特币买卖有关。

该文提到,尽管中共官方承认比特币实际上是财产,但却在形式上禁止其交易。任何用人民币交易比特币在技术上并非违法,但会被冻结甚至是关闭其银行账户。

这使得USDT成为中国比特币交易机制中的一环。Sino Capital首席执行官马修·格雷厄姆(Matthew Graham)指,这让场外交易在中国拥有巨大的市场,而USDT正是这种交易流动的关键所在。

OTC又称“场外交易”(或称柜台买卖,Over The Counter),顾名思义指不在集中市场公开交易,而是买卖双方私下约定的交易。

过去一段时间,加密货币场外交易所的报价系统,通常以美元或比特币作为基准,这种趋势在这一两年间发生了变化,市场上开始出现大量的稳定币交易。

中共查“虚拟货币交易场所” 无阻资金外流

近日,大纪元获得一份由安徽省下发的《关于抓紧核查处置“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线索的通知》。这份通知显示,2019年11月,安徽各地整治办会同央行,对辖内虚拟货币交易场所进行了摸排。

文件还要求各市对线索进行核实,“相关情况一旦核实,应立即要求有关机构整改退出,打早打小。”

安徽省下发《关于抓紧核查处置‘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线索的通知》。(知情者提供)

但中共此举显然未能遏制资金通过虚拟货币流出境外。

原宁波工程学院教授、全球自由信息运动创办人张新宇对大纪元表示,他有个朋友居住在加拿大,最近把北京的房子卖了,“我说你怎么把钱转出来的?他说透过比特币。”

他提到,“比特币和其它加密货币,因为是去中心化的特质,共产党管不到,只要有网络在,它就控制不了。”不少中国人持有比特币账户,用人民币买比特币,到海外把比特币卖掉,换成美元,用这种方式把钱转到了海外。

为了打击比特币,中共当局禁止国内银行提供账户进行比特币交易,促使中国投资人绕道境外,也促使场外交易所兴起。

“场外交易在国内肯定是不合法。”大陆财经专家行路(化名)告诉大纪元,如果要在国内建立一个加密货币的交易所,相当是一个金融平台,必须要有国务院批准。

他提到,但过往经验,在中国牵涉到股票、证券、期货等金融商品,都由政府运营,很少让民营机构来经营交易所,“所以,必须借道境外,许多交易平台主体都在国外。”

行路解释,目前官方把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定义为“虚拟商品”,还不是一个“虚拟货币”,“相当于打游戏时买一个游戏装备、游戏币等,还不是货币的概念,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法律可管,加密货币在中国,依旧是一个灰色市场。”

高级审计师、美国华盛顿特区“信息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李恒青对大纪元说,过去一些中国商人,为了躲避外汇管制,把商品出口到海外,直接在美国换汇、做交易,“但是现在地下钱庄、出口换汇都不好使,抓得很严,动辄还可能入狱。”

原本每人每年有5万元美元的换汇额度,李恒青提到,近几年更加严格,各地小型银行、支行,甚至中行的地区支行,取消了换汇服务。“必须先换进来多少金额,才能有相应的额度可换,否则就必须到省级银行去换汇,还得通过反复的审核,很多人嫌麻烦,就干脆不换了。”

再加上中共中央银行大量发行人民币,手握大量现金的商人,担心人民币未来会快速贬值,“大家都觉得人民币币值不稳,都希望逃走,怎么办呢?”这些因素促使每天有上亿的美元在中俄边境场外交易所流通,“这和中共目前国内资金外汇管制太严有关。”

专家:沉船效应 资金都在外逃

加密货币虽然去中心化、分散式账本,但因交易所本身缺乏监管存在风险,多国场外交易所无预警倒店、关闭的消息时有所闻,2018年俄罗斯WEX交易所倒闭、价值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凭空消失,背后还涉及俄罗斯情报机构安全局和莫斯科富商洗劫的传闻,令市场大感震惊。

“商人明知有这么大的风险,还是铤而走险,”李恒青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意识到把钱放在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国度里,风险比他们冒险向外逃还大。

李恒青举例,中共当局虽然宣称推动区块链,但实质上并没有看到相关的产业政策,反而是对微信支付、支付宝两项在中国非常流行的移动支付工具下重手。

李恒青指,“中共央行马上把支付宝和维信支付系统全部收走了,即使对外不说,但是这些支付工具的实控者已不是腾讯、阿里巴巴,现在真正控制者是中共央行,全部收走了。”

其次,中共央行今年6月试点“大额现金管理”,个人和企业存款实名制、取款10万元以上要提前预约,“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过去几年所有影子银行、地下钱庄,都被中共严控,“如果不管制,中共政权一天都存在不了,银行早就被挤兑、倒闭了。”

“大家都知道船要沉了,想尽办法要跳船。”他们知道,若跳船不及,像安邦集团吴小晖、万达王健林父子的例子,未来会非常的多。

李恒青认为,“正是因为(中共这艘)船要沉了,想要逃离,有这样愿望的人太多,又没有正常渠道可以逃离,铤而走险,用USDT这种方式把钱转出去。”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布拉德: 加密货币正改变美国货币体系
揭秘中共大推区块链的目的和前景
比特币暴跌至半年新低  外媒:中共打击所致
中国赚汇能力快速下滑 4月资金外逃700亿美元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两岸官场大解析 王岐山告急?
【重播】蓬佩奥:联盟印太国家抗中共威胁
【一线采访视频版】广州度假村酒店现疫情被封
【一线采访视频版】上海人:很自豪早退出中共
【薇羽看世间】亨特中国行 神秘台湾人牵线?
【珍言真语】简浩名:善恶有报 林郑命运由天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