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逃亡之路水迢迢(上)

笔者1973年泅水偷渡澳门的逃亡线路图。(大纪元制图)
人气: 1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作者 | 文斐

前几天有文友发来短信,报知《苹果日报》黎智英先生早年经历,说与我最后一次逃亡(逃港)路线类似(先往澳门﹔再至香港),好奇问我当年历险之详情。

自1970年起,我用了四年时间,总共从大陆逃亡四次。前三次直接逃香港,历尽艰辛,边防军犬狂噬(齿印至今犹在目),可惜都被抓回。最后一次改道先往澳门,托天之祐!竟有幸脱出樊笼,得获重生。

历史的长河,不乏大时代的存在。我们两代人有幸适逢其会地也置身于一个大时代中。但,却何其不幸地承受了太多的折腾、煎熬……!父辈他们一众专业人士,对(被中共篡政的)祖国错爱误投怀抱,造成辛酸血泪史斑斑。甚至不堪折辱,命丧红朝!他们的故事,说来都好长好长⋯⋯这里也就长篇不短说了。

就我个人而言,时光过处,命运的脉络清晰可见。回忆,五十年弹指间;往事,就像手上的一把沙子,随着时光的消逝,不经意地从指缝中悄然漏走。但,总有那么几颗石砾卡住不去。而,它们就正是那些在回忆往事时,意欲选择性失忆的事儿。四年投奔怒海的颠沛生涯,越经年,从来不需要想起,却也永远不会忘记。

1974年,我从广东斗门县白蕉乡“起锚”,最终成功登上香港这颗“东方之珠”,冒险家的乐园。五年后我在香港创业了。其时,大陆也正开放。之后,因缘际遇,我与先生经营出口电子零件贸易生意,前往斗门县外经委洽商及签署合同。乘坐海轮经过我当年曾经泅游的水路。大白天看清楚那江阔云低,海涛浩瀚,我惊骇得目瞪口呆,脚软得没法站稳,只好依倚在他身上。他目睹辗转于大河、江海、近洋之水流踪错,及不得不登陆岸、岛、滩避日(夜游)之险况,也不胜感慨:“你到底是怎样熬(游)过来的?!”

人家偷渡此长距离水路,是用船(目标太大,易被发现抓捕),或是短程一夜泅游,由磨刀门约至左转湾处下水(多因不够时间或体力不支而失败)。我们三人,史无前例、据说也是后无来者地分三夜泅游——今生不会忘却的不一样的人生!

见诸友相问,心血来潮,上网查觅当年泅游逃亡的全程水路详图。惊见所示,何其水迢迢!顿出一身冷汗。亡命之时,江海沧茫,却是反而忘其所以。今日静而观之,嘿,难怪文友看了我的图示叙旧,都惊讶得大呼,若非亲述,不可思议,这是发生在眼前的我身上!

第一夜

从斗门县白蕉乡的天心河口下水,河口对面是竹排沙小岛,公路S32穿过。在地图中Tianshenhe字样头顶的右河岸口尖处下水。于河中稍偏右游,不可近岸,有人家。

至发现左手边有岛“磨刀门”(地图中岛尖对着珠海大桥公路S366那岛。那时当然没有此桥了)。然后一俟前方遥约出现小横琴岛浮影,便绕经岛尖游往左边的属珠海区的悬崖海边,凌晨前攀上半崖,匿藏度日(图中标记1处)。

这夜泅游的时间稍长。因河段属内海﹔较少渔船,岸上民兵巡察较松散。

在这里藏匿的白天,曾发生过一段有惊有险的小插曲。

早上约十时,寂静中传来人狗声。有人带着狗在崖顶小路经过。那狗竟在崖边停下不走,朝崖下我们方向猛吠。吓呆了我们了!登时揪着心连大气都不敢出﹔甚至用手摀住口鼻,以减人气味溢出。

那人也站定,估计是往崖下张望,瞧来瞧去没啥发现!他绝没想到,我们竟然就“挂”在他脚下的半崖上。其时,我们正藏匿在那半崖伸出的粗枝浓叶的大树根上。

此时此刻,我们真是把天上世上所有的万神万佛,都一并请来保祐了!

那人见没啥动静,或是赶着有事,骂了狗儿几句,便吆喝它快走。那狗儿倒是挺够尽责的,还不服气地再回吠两声,才悻悻然地跟着主人走。

我们都一身冷汗地软瘫在树身上。多谢狗儿放我们一马!也多谢那人的愚钝——狗比他聪敏!否则,我们就此“寿终正寝”了。

尤其是我,更加冷汗倍流。皆因前三次被抓回,都是在对着香港的大鹏湾边,被巡逻国防公路的军犬狂噬,及被边防民兵搜山的狗所嗅获。心有余悸,闻狗变色!!(所以,以后的日子里,无论宠物狗这般那般的可爱,绝对,不养。)

第二夜

这一夜至关重要,泅游时必须火眼金睛,辨清方向选水流。

夜间,从半崖爬下至江水中央稍靠左前游。因为不能再靠右,否则容易被带入那股出洋之水流,甚急,会把人冲入太平洋,命休矣。所以,必须预先稍靠左(但又不可接近左海滩,可能有海防军方巡逻及渔船),以便第三夜左拐弯,进入那股冲往澳门的珠海外海流。

一俟前方出现小横琴岛实影,隐见其光秃岛尖上直竖之碉堡,即时靠左游,入左水道。千万不能错入右边水道。

待游至河道弯位处(图中公路G94,横跨至大/小杧洲),前望遥见澳门赌场“葡京”顶上光芒四射的大光灯,即赶紧靠右游。过小横琴荒岛,登右滩岸上大横琴岛,匿藏度日(图中标记2处)。

这夜泅游时间较前夜稍短。因临近海防,且多有渔船出海。(待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