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逃亡之路水迢迢(下)

笔者1973年泅水偷渡澳门的逃亡线路图。(大纪元制图)

人气: 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作者 | 文斐

历史的长河,不乏大时代的存在。我们有幸适逢其会地也置身于一个大时代中。但,却何其不幸地承受了太多的折腾、煎熬。1974年,我从广东斗门县白蕉乡“起锚”,最终成功登上香港这颗“东方之珠”。

第三(四)夜

第三夜因故不能下水,多留荒岛一夜。

从小芒洲下水,稍靠右游。因左边珠海有渔船泊及海防夜巡游弋,被“捞捕”概率大。右边小/大横琴其时为荒岛,少人烟。至望见澳门氹仔大桥(西湾大桥),其时还缺最后一个桥埻末完成接驳。即赶紧靠右向缺口发力狂游。此处岸边仍是荒乱石堆,由此登岸无人监控。

过了下半夜,到凌晨四时登岸,上小山岗藏身(图中标记3处)。晨曦时份,我们站在高高的山岗上,第一次轻松、舒坦自如地俯瞰着大海。目睹那海上日出之壮观奇景。嗨,波澜壮阔﹔何其气势磅礡!但见﹕

晓日冉冉上升,波浪滚滚向前

也代表着我们泅海重生的前程。

匆匆下山,赶往未完成的大桥墩边之氹仔码头。老远就望见我们的兄弟,正万分焦灼地东张西望,引颈相候。一看清是我们,即狂奔过来,禁不住相拥喜极而泣,劫后余生 !

他们在这与我们约定的码头“德士古”大广告牌下,已经苦候了我们三天,几乎要绝望了。因为三夜延成四夜,真正的第三夜我们无法下水——有渔船家里死了亲人,整晚守在下水口哭丧。所以,我们不得不重爬回荒滩,再躲藏多一夜。第四晚深夜,才重新摸索着下水道。这夜泅游时间最短。因海道直通至澳门,所以渔民警觉性高,而且有海防巡逻,较前二段水路巡察严紧得多。

图中3个标记——碉堡、葡京赌场大光灯、氹仔大桥,是取向至关重要的指路标志。另是,每夜下水上水时间,必须拿掐得十分准确。不可多游,也不可少游。因为入夜之初,海军出巡搜捕。凌晨时份起,渔民就出海捞鱼,又“捞人”。

所以,我们冒险选第一夜农历五月十五下水,有三个好处:

一、当正“龙舟水”潮汛,顺逆流速均最为急猛。因为,这个特殊的“龙舟水”,流速比人游速更快,可以力半功倍来弥补我们体力较弱之憾。另是,宁可冒险多游一夜﹔缩短在水中的时间(晚出早起) ,避过早(渔船捞人)、晚(海防巡逻捕捞)失手热点。

二、明月当头照,天气好,水中对海面目标清晰易辨,得以及时把握跨转水道游向。

三、很多人怕十五月光太亮,易被渔民或海防军巡发现。而我们反其道而行之﹔正好利用“捞人”也会生此心理,反而放松监控。据说,月黑三十夜,捞捕的人特多。

第五夜

本约定我们乘船往港,但因为泅游泡水几夜,一登岸,双脚就肿得不能下地。作业偷渡香港的黑社会船主,是我女伙伴之父年轻时的拜把兄弟。见状,遂令船老大﹕“我的世侄女不能即时下船,改明夜起锚。”其太太善心,连忙煮中草药水给我们,浸泡脚掌小腿大半天。有效消肿,穿得上高跟凉鞋,扮作香港小姐,方能上船去。

第六夜

载我们偷渡往香港的船老大阿哥,嘿,瞟见身材娇小的我,竟游了三晚夜水那么长距的逃亡水路,不胜惊讶。而且,我戴的那副“瓶底”镜片吓呆了他——其时镜片是 1500 /1200 度大近视,泅游时用橡筋在后脑把两镜架腿绑牢,若丢失了眼镜,我就是盲妹一名。他摇头叹息:“四眼妹,服了你!一定把你(们)平安送至香港。”

以前被抓捕,在深圳边防盐田军营收容劳动时,那指导员官儿也有些良知尚存,看着我又厚又重的大眼镜,个子小小,不忍要我搬石头劳动,予我“优待”。喊我站在一旁,拿着红宝书大声念语录,给劳动着的“狱友”听。我心里大声疾呼:“谢啦!”——那年头,黑白两道,都还有点人性人情味吧。

多谢上天、父母赐我一副坚毅,顽强,勇敢的好性格。让我勇于屡败屡战,终于成为命运胜利组的一员。

当时我的两位泅游伙伴,一是女知青,曾与我同狱交为好友;另一是医生,是我前男友中山医学院的同学。我仅凭在脑中牢记那水路“航图”,把整个计划周密安排,在四昼夜险象横生的泅游过程中都能指挥若定,三人在海、陆途中都没有失散,做好他们的“领头羊”(嘿,半盲的!)。

可谓“时来风送腾皇阁”。我们终得以平安抵澳,天助也。感恩 !

充分体会,人的一生也好,人生的一刻也好,甚至人生的一刹那也好,都充满着“时也,命也,运也”之变数。就看你如何把握。

但,性格,是人生要赢的极之重要的因数。它,决定命运。

今日的香港人,有性格。

年轻人不惜命——勇武派街头抗暴,前仆后继不惧入刑;中年人不惜财——争相买入黎老板股票,一日推高股价300%,史无前例用股票作公投;老年人不退缩——黎智英先生七十有二,宁舍弃亿万身家,以性命回报香港自由。银发一族,无畏,上街示威 。

港人之所以能有这般坚韧不拔的斗志,是因为这小岛七佰多万人口,其中蕴藏着不少家庭的成员(祖辈或父辈),都有过与黎智英先生和我和其他同类项的艰险经历。

这些经历造就了香港人坚韧不拔的“香港精神”——“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同时,滋养了高尚纯真的“香港情怀”:

爱过方知情重,醉过方知酒浓;
追求、尊崇、拥有自由的人,决不肯跪着而生。

责任编辑:颜永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