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选揭社群媒体乱象 专家:民主被有心人操控

Google旗下的YouTube,在这次美国大选马力全开的下架所有谈及大选舞弊的影片和证据。(ROBYN BECK/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3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世钢台湾台北报导)美国2020总统大选进入延长赛,预料将在1月6日决战国会,由国会召开联席会议认证各州递交的选举人团投票结果。不过,这场选举的重点已不仅是2位候选人或2个政党间的政权角力,而是在过程中发现,民主体制已被有心人操控把持,甚至破坏。

脸书推特等由科技公司掌握的网路社群平台为例,竟针对特定人士进行言论审查,尤其是美国现任总统川普。选举期间,川普在脸书质疑选举舞弊的言论都会附上各类警示标语,包含“美国拥有相关法律、程序和完善的制度,可确保选举过程廉政公平”、“选务人员计算、处理和回报票数时,将严格遵守相关规范”等。

如果想知道“Greatest election fraud(最严重的选举舞弊)”是什么意思,脸书会忽略“fraud”这个单字而翻译成“最棒的选举”。(截自美国总统川普脸书)

 

脸书将美国总统川普贴文中“Rigged election(被操纵的选举)”翻译成“正确的选举”,却又在下方加注警语,相当矛盾。(截自美国总统川普脸书)

 

推特将美国总统川普贴文中“Rigged election(被操纵的选举)”翻译成“索取”的选举。(截自美国总统川普推特)

即便川普团队及证人们在法庭上公开大量的作票影片、证据、证词,但脸书仍持续在川普的贴文下方标注“邮寄投票在美国已行之有年,是值得信赖的投票方式,无论哪种投票方式,选民舞弊都极少发生”、“选务人员遵守严格规范,且并未发现大规模舞弊的证据”;而推特则是一律“提醒”使用者“这项关于选举舞弊的说法是有争议的”。

此外,在川普脸书贴文下方最常见的警语莫过于“拜登是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预测当选人”,即便选举过后,各州选举人团在14日已投下选举人票,这些警语也没有因此消失,反而随着拜登二度自行宣布当选后改成“拜登是总统当选人。他将于2021年1月20日正式就任第46届美国总统。”

大数据专家、民众党立委高虹安也观察到,一开始只针对选举相关的内容做标注,后来连与选举无直接相关的言论也都被加注反驳讯息。她认为,在选举过程中,社群平台可能会为了避免机器人、假账号、网军带风向影响选情而严格审查,但选后仍持续这样有针对性的行为,不免会令人担忧,这些平台是否有滥用权力刻意带风向之嫌。

“这是个可怕的现象”,高虹安说,社群平台上的讯息透过转发或分享,可能就会影响几千万至上亿人对特定人士的认知,当同样一句话用不同的方式解读,或加注一些警告标语的时候,民众就会受影响。“硅谷很多科技公司的政治立场确实比较偏向民主党”,他们是否会因此而利用垄断的社群平台来限制言论自由,在美国引起很大争议。

愚弄中文使用者 关键字错翻、不翻译

然而,令人讶异的是,连中文世界也无法幸免,若使用脸书的翻译功能将川普贴文翻译成中文时,“Rigged election(被操纵的选举)”会变成“正确的选举”,而推特则是翻成“索取”或“艰难”;如果想知道“Greatest election fraud(最严重的选举舞弊)”是什么意思,脸书会忽略“fraud”这个单字而翻译成“最棒的选举”。

高虹安认为,这与翻译软体的开发商有关,一般来说都有可直接嵌入使用的套件,也许有向网站服务商提供客制化的空间,用来处理某些特殊领域的关键字词,虽然有点大费周章,但或许有这样的商业模式;若翻译软体是自行开发的,就更有在背后操弄的可能,可针对特定词汇自行调整想要的翻译结果,或略过不处理。

Google旗下的YouTube则是从“黄标事件”开始封锁有关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的影片及节目,到这次美国大选更是马力全开的下架所有谈及大选舞弊的影片、证据,甚至在12月14日一场发表投票机报告的听证会时“当机”,随后便配合投票机公司多明尼安(Dominion)的要求,删除法庭中的作证影片。“这是妨碍审判”,台湾人工智慧实验室创办人杜奕瑾在脸书写道。

社群媒体不能毫无约束 专家:崩坏就需再造

值得思考的是,民众若同意了社群平台的商业条款,是否就等于同意被审查?台湾基进党主席陈奕齐认为,以往都是以网路平台来看待社群网站,英文名称是“social media”,其实就是媒体的一种,也就是具有社会责任的社会公器,若只当作一般的商业网站看待,等于是给它特权,让它们在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同时,可毫无约束地审查言论。

“法律往往会落后于社会发展”,陈奕齐说。他表示,过去虽然对这种现象并不了解,但这次美国大选却将这个问题完全暴露无遗。第四权、言论自由是民主社会的重要基石,但所谓的主流媒体、社群媒体却无法发挥人民原本所期待的功能;因此美国大选已不是谁当选的问题,而是牵涉到民主体制已被别有居心的人所控制、破坏。

陈奕齐指出,民主社会的漏洞之所以会快速出现,其实是中共有意为之,利用民主制度来破坏民主本身,对民主社会进行颠覆、打击、渗透、分化,但直到2017年出现“锐实力”这个概念,大家才恍然大悟。他强调,“我们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被教育了”,如果司法崩坏就要再造司法,媒体崩坏当然也要再造,才能纠正这些行为。◇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