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冤狱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姜允敬再遭绑架

人气 330

【大纪元2021年01月10日讯】2003年初,35岁的姜允敬被非法判刑13年,后劫持到牡丹江监狱,日日夜夜忍受着折磨。

2015年7月,他终于熬到了冤狱期满的那一天,当日却被关进鹤岗市洗脑班。他的脸被电棍电肿了,一个半月后才走出魔窟。

明慧网报导,2020年12月11日至13日期间,姜允敬再度被警察绑架到鹤岗市看守所,警察扬言要将他判刑。

姜允敬,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出生于1968年,被迫害前在佳木斯铁路江口工务段宝泉岭工区工作。

身心巨变

1998年姜允敬做了小肠切除手术,手术后身体虚弱不堪,走50米就累得虚脱,不能吃生、辣、凉的东西。在世风日下的大染缸里,他争强好斗,有时还跟人打仗;因为身体虚弱无力,还影响了工作。

修炼法轮功3个月后,他不用忌口了,无病一身轻,以往被病魔折磨得有气无力的他变得朝气蓬勃。

以前单位抓违章的员工时几乎每次都有他,修炼法轮功后再也没有他了。他巡视铁路线时一丝不苟,有时司机停下车按喇叭,他也不上车偷懒、违章。

单位的人都目睹了他炼法轮功后身心巨变。

非法劳教

1999年7月23日,姜允敬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后被劫持到鹤岗驻京办事处,拘留了15天。

姜允敬第二次遭绑架,被非法关在岭北派出所,后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因拒绝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他被逼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9天9夜被禁止睡觉。

随后,他被劫持到鹤岗市劳教所迫害两年。

因不“转化”(放弃修炼),他被逼趴在地上,四肢被犯人伸开,用木方暴打,臀部被打得黑紫,血压出现异常,低压已没有了。

离回家还剩几个月时,他又被劫持到绥化劳教迫害,还被加期两个月才回家。当时他年近70岁的父亲由于忧虑、惊吓,患脑血栓病离世。他母亲为他常以泪洗面。

他回家住了一宿,沟南派出所所长张某在兴山区金区长的指使下,又将他拘留迫害了15天。他绝食抗议,直至出现生命危险才被放回家。

看守所里的遭遇

2002年3月,鹤岗市公安局、兴山分局警察到宝泉岭姜允敬工作的单位绑架了他,他半路走脱。流离失所半年后,同年9月份,再度遭绑架。

姜允敬被劫持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会议室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

他被戴铁支棍迫害了6天6夜后才被送进牢房里,这期间,警察天天折磨摧残他,用拳头对准他的肋骨打,那种感觉又痒又痛,每分钟都痛苦万分。

中共酷刑演示:戴铁支棍。(明慧网)

姜允敬被戴上脚镣至少3个月,他绝食抗议了7天后才被摘下了脚镣。绝食期间,他被野蛮灌食,灌下去的玉米粥里被加进了浓盐,他的胃像火烧似的难受。

和他一起被关在同一牢房的很多犯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一个犯人喊“法轮大法好”,其他犯人也一起跟着喊,还有的犯人还炼起了法轮功。

一个犯人因炼功被戴了一个月的铁支棍,其中有半个月的时间,他的手被铐到脚上,日夜遭受折磨。他说:“我以前当坏人犯罪,现在学好了为什么还迫害我?”

这名犯人昼夜被迫坐在冰冷的地上,仍不放弃修炼,警察又给他多加了15天,折磨他。

13年冤狱

2003年初,鹤岗市兴山区公安分局、检察院、法院构陷、诬判姜允敬13年。同年9月,他被劫持到香兰集训队迫害。在那里,吃不饱,从早到晚做奴工,修操场。

后来他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

在狱中,他一直拒绝做奴工,不报数,不戴犯人的名签。他4次被关“小号”,“小号”窄小、阴暗、潮湿,和厕所连在一起,空气污浊;没有被褥,被关进“小号”的人靠背对背取暖。

有两次姜允敬的双手被铐在脚镣上,再固定在地环上,直不起来腰,只能弓着背坐着,日日夜夜被惨烈的酷刑折磨着。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明慧网)

正值他35岁,处于人生最好的时光时,却被投进了监狱,煎熬了13年。

他的家人也遭受了无尽的苦难。妻子带着7岁的儿子艰难度日,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2015年7月,姜允敬终于结束了冤狱,可是鹤岗市兴山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目、兴山分局的警察欺骗姜允敬的弟弟妹妹签字,把他从监狱直接劫持到鹤岗市的黑监狱——洗脑班迫害。

他被天天逼看歪曲事实的录像,逼写所谓思想汇报,逼迫说谎。他的脸部、胸部遭到电棍电击,被迫害折磨了一个半月后,才走出魔窟。

如今他再次被绑架,面临判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遭冤狱10年致残 法轮功学员肖美君离世
11年冤狱 法轮功学员马智武再遭非法批捕
冤狱酷刑15年 法轮功学员何莲春再陷囹圄
冤狱9年 昆明法轮功学员高惠仙再被枉判7年
最热视频
【重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小川普演讲
【珍言真语】谢田:中共抢夺民企 马云是标志
【新闻大家谈】保守派盛会 重振美国新起点
【珍言真语】白兵:“大重构”欲掌控世界
【十字路口】揭开“轮回”密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