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疫期大封锁背后 是政府和专家的傲慢

作者: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翻译:李平

2020年12月26日,安省封锁的第一天。位于安省蓝山的蓝山度假村,一名员工正在等待通知客人度假村已经关闭。(Cole Burston/加通社)
人气: 2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1月14日讯】中共病毒肺炎疫情愈演愈烈,政府强制封锁也日益升级。凡事物极必反,越来越多人开始发觉政府和专家这么搞,有些不太对劲。

打科学口号行封锁之实

首先,政府随随便便就下令封锁这封锁那,可能是他们觉得下禁令前人们所做的一切,都无关紧要。他们这么搞,借口无非就是要尊重科学。

问题是,截至目前无数事实证明,封锁起不了什么作用,否则就不会一切又都恢复到原点,甚至比原来更糟。这意味着,政府要么无计可施,要么有办法也被搞砸了。

如果是无计可施,或不知道或隐瞒不告诉人们,无论哪种情况,都是他们不尊重科学。安省政府还下令封锁全省,而不是有针对性地封锁疫情重灾区,甚至勒令全省小学关闭1周。

政府这么做,流行病学依据是什么?教师头一天花一整天时间,开会讨论如何重复去年3至6月期间的网络授课,教育理论根据又是什么?

新型集体服从狂躁症

现在整个社会趋势是,有问题也不要问,随大流就行。这种心理,反映整个社会已陷入一种新型集体服从狂躁症,表面上仍声称接受不同意见,但真有人提出异议时,就不干了。

当局的这种傲慢,从政客到专家都是如此,不仅像耍猴一样戴着口罩在背后嘲笑众人,还一边勒令民众待在家中不要探亲访友,一边自己满世界跑过圣诞节。

更有甚者,学校打着科学的名义,将原来好好的午餐一词,改成“营养中场补给”(nutrition breaks)。在科学、社会科学或伪科学名义下,过去的好好的一日三餐中的午餐,被改成上午10点45分和1点30分的营养中场补给,一顿午餐一下子变成2顿午餐。问题是,待在家里的人,谁会在这个时间吃午餐?更别说吃2顿午餐了。

还好,这帮家伙没教孩子们一口饭嚼100次后才下咽,只是叫家长在“营养中场补给”时给孩子备好零食。在他们眼里,饭得这么吃才行。

民生是什么?

政府称,圣诞节年年有,少一年不过没什么大不了,似乎是指责人们在小题大做,但家中有年老体弱的老人也不让看,就太过分了。小老百姓听政府话,老老实实待在家中不给政府添乱,一些达官贵人,却也惦记海外生病的老祖母,或忙着南下晒太阳,或到处派对撒欢,其中至少一人至今去向不明。

为防疫,政府关闭餐馆、影院和健身房。在政客眼中,健身房或许可有可无,今后开门再健身,问题也不大,但对于一些一生都做健身房事业的小业主,突然断了生计怎么办?小商家被迫关门,在他们眼中,关系也不大,反正店又破又脏气味又难闻,又不是豪华气派的大型仓储店或职业球队没了。

所有折腾白费工夫

自由社会的基石,是不让权贵阶层决定哪些重要哪些不重要,一旦政府这么做了,民众就会遭大罪。此前媒体曾报导航空运输萎缩导致放射性同位素抗癌药物运输延误,就是一个很好例子。如果急需抗癌治疗的是你自己,医院却优先治疗他人,你怎么办?

折腾半天疫情不仅没得到控制,反而愈演愈烈。目前安省每天确诊几千例,英国上一轮疯狂全面封锁失效后,疫情疯狂反扑又开始新一轮疯狂全面大封锁。所有这些,都在证实所谓的科学,就是不断重复却指望出现不同结果。

现在从英国到南非,病毒都发生变异,辛辛苦苦搞出的疫苗可能会前功尽弃。此前所有努力和付出都白费了。在政客和专家眼中,这些付出当然也是分文不值。

作者简介:

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是纪录片导演,《国家邮报》专栏作家,《多切斯特评论》特约编辑,气候讨论中心执行主任。他最近的一部纪录片是《环境:一个真实的故事》。

原文 The Arrogance Behind Lockdowns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