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国会错失安抚国家的机会

人气 2610

【大纪元2021年01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ad Bird撰文/原泉编译)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等人提议,要求成立一个委员会,对有争议的州的选举结果进行为期10天的紧急审计,美国国会拒绝了这一提议,从而错过了这个安抚全美紧张情绪的黄金机会。

十天,这么短的时间,但意义重大。

委员会的提议被拒,不管是哪种结果,委员会的调查都有助于恢复数百万人的信心,这些人仍然认为选举有问题,他们的担懮被忽视。

如果你想真的惹恼你的邻居,那你就忽视他们对你的狗、篱笆之类的抱怨。正如你能给予某人的最大恭维是希望花时间和他们在一起一样,最大的侮辱就是忽视他们,全当他们不存在。今天,许多美国人感受到了这样的对待。考虑到已曝光的所有选举舞弊的指控,国会仍拒绝调查委员会的合理要求,是愚蠢和可悲的,因为又有一个机构辜负了他们。

国会的不作为和最高法院如出一辙,最高法院拒绝审理类似的指控。这种做法受到了强烈的批评,国会可能也会受到类似的指责。

事实上,如果国会在1月6日之前,对成立一个委员会的想法表达更多的同情,那一天发生在华盛顿的暴力事件就有可能,甚至很可能不会发生。这本来没必要发生。暴民的行动并不像一些人所说的那样是一场叛乱。这些行动是愤怒和挫折的爆发,这种发泄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克鲁兹和其他共和党人的努力令人钦佩,此前,密苏里州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成为首位挑战选举结果的在任参议员。据悉,拜登在选举人团中以306-232的优势击败了总统川普。根据这一制度,选举人票是根据各州的国会代表权分配给各州的。但一些州的指控使其结果受到怀疑。

审计委员会本来可以作为压力释放阀和对数周的动荡和分裂的合法回应,甚至有可能清除不确定因素而受到支持,反而被当作超越国会权限的“政治噱头”而被驳回,爱荷华大学的法学教授德里克‧穆勒(Derek Muller )在路透社的报导中是这样描述的。

在川普之前的年代,媒体更负责任,美国人民在某种程度上也享受那时的媒体,他们的记者会再找一两个支持审计的教授,并把这个观点也呈现出来。

有了这样的平衡,这个提议就不会显得古怪,而是合理的。这种奇特的平衡观念是良好报导的核心原则,但在今天的新闻报导中却常常被忽略。现在我们明白为什么这是一个基本原则。

如果参议员们阅读了克鲁兹提案的平衡陈述,他们可能会对克鲁兹的提案产生更为同情的看法,这可能会导致1月6日的局势更加平静。

媒体、法院、国会和人民都是相互联系的。一个民主国家中一两个机构的失败只会削弱整个国家的正常运作。这可能会导致失败的结果,比如监禁无辜的人、制定糟糕的立法、或者不按照好的想法行事,就像我们在审计委员会这一例子中看到的那样。

在混乱之后,用夸张取代理性思考也无济于事。据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报导,科罗拉多州民主党众议员黛安娜‧德盖特(Diana DeGette)称这起暴力事件是未遂政变。

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政变通常需要坦克和重型武器,以及协调一致的军事占领和对媒体中心、政治办公室和其它重要岗位的持续控制。华盛顿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所发生的事情是人们暂时爆发的抗议,他们希望自己的关切得到认真对待,对他们的总统表现出适当的尊重。

当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加州民主党)在全国电视直播上,撕毁川普总统的国情咨文时,犹如将一把匕首刺向了美国的腹部。在美国现代史上,我想不出还有比这更愚蠢和无礼的行为。正如胡佛研究所的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在福克斯新闻上所说,人们已经疯了,他们想要清晰、公平和问责。

汉森说,夜以继日,我们惊恐地看着波特兰、西雅图和其它城市在围困下被烧毁和流血事件,造成大量人员伤亡,许多企业被毁,损失达数十亿美元。然而,各州州长坐视这种情况发生。

因为暴力事件是由左翼狂热分子所为,所以得到了容忍甚至赞扬。这种双重标准必须停止。一套规则应该适用于所有人。在加拿大,我们也有同样的问题。

川普呼吁秩序。作为回应,乔‧拜登则指责克鲁兹和霍利参议员在散布“弥天大谎”,指这是纳粹法西斯主义的一种策略,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在二战中为打败法西斯而战,并为之牺牲。“这种恶毒的党派言论只会让我们的国家四分五裂。”克鲁兹说。

这些年来,我在美利坚合众国曾待了数月,泛舟于美丽的密西西比河和其它水道上,结识了善良而美丽的美国人民。看到如今的美国陷入混乱,我感到痛心。你是西方的指路明灯,我们需要你的完整,我们需要你的正确。请以你的智慧和大度,和平地度过这一切,这是你的遗产。把仇恨放在一边。

原文Congress Misses Chance to Calm the Uni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拉德‧伯德(Brad Bird)是一位屡获殊荣的加拿大记者和社论作家,拥有政治研究硕士学位。他的著作《我和我的独木舟》(Me and My Canoe)讲述了他沿密西西比河划至新奥尔良的许多美妙经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企图摧毁美国的文化战争
【名家专栏】谨防大公司成专制的剥削者
【名家专栏】Parler被噤声
【名家专栏】弹劾川普总统没有宪法依据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中共打错算盘 台凤梨卖断货了!
【远见快评】放生中芯国际 拜登打右灯向左转
【时事纵横】小粉红恐吓留学生 中共高铁攻台?
【探索时分】F35停产是假新闻 到底发生什么
【十字路口】凤梨之乱藏诡计 打压港台为称霸
【财商天下】操控湄公河 中共霸凌邻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