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双璧”闻鸡起舞 匡复国土赢英名

文/周晓辉
在梦想着收复北方失地的人中,有两个杰出并且很重要的人物,即号称“北伐双璧”的祖逖与刘琨。(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3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公元290年,晋武帝驾崩,其子司马衷即位,是为晋惠帝。晋惠帝无法解决其所面临的政治难题,并最终导致“八王之乱”。在长达十六年的“八王之乱”中,战争波及了整个北方地区,许多大城市毁于战火,无数百姓失去生命,经济自然也遭到了重创。北方崛起的少数民族趁机起兵,进入中原地区夺取地盘。

不堪忍受战火的北方人,包括世家大族,纷纷逃离,一是向西进入河西走廊,一是南迁。彼时在西晋的晋怀帝和晋愍帝先后被北方游牧民族杀害后,大一统华夏几十年的西晋灭亡,琅琊王司马睿则在群臣拥戴下在建康(今南京)即位,即晋元帝,史称“东晋”,其统治的大部分地区在江东,古称“江左”,因此古籍常以“江左”代指东晋。

东晋相对的是北方不断更迭的由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史称“五胡十六国时期”。由于战乱持续,南下的中原百姓络绎不绝,而对于那些被迫逃离家园、遭受亡国之耻的许多北方人而言,“收复北方,光复河山”是他们的一个共同梦想。在这些人中,有两个杰出并且很重要的人物,即号称“北伐双璧”的祖逖刘琨

一见如故与闻鸡起舞

祖逖,字士稚,范阳郡遒县(今河北省涞水县)人。他出身于范阳世家大族祖氏,家族历代都是享有二千石俸禄的高官。父亲祖武,曾任王府的掾吏、上谷太守,但祖逖尚在年少时,父母就相机亡故,留下了兄弟六人。他的哥哥祖该、祖纳为人开朗且有才干,他们看到十四五岁的祖逖仍不喜读书、未通事理,内心还是很担心的。

少年时的祖逖喜欢习武,为人豁达,不拘小节,而且轻财重义,慷慨有志节,常周济贫困之人,因此深受乡党宗族的敬重。让他的哥哥刮目相看的是,渐渐长大的祖逖开始发奋读书,可谓是博览群书、涉猎古今,往来京师见到他的人都称其有“赞世之才”。

渐渐长大的祖逖开始发奋读书,可谓是博览群书、涉猎古今。图为清 徐天序《山水画册.读书》,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太康十年(289年),因人品出众,侨居阳平郡的祖逖被郡府推举为孝廉,后又被司隶举为秀才,但他都没有应命。其后,他出任司州主簿,在此,他遇到了知交好友刘琨

刘琨,字越石,中山(今河北省无极县)人,汉中山靖王胜的后代。他的祖父刘迈,有经国之才,曾任相国参军、散骑常侍。父亲刘蕃,清高淡泊名利,官至光禄大夫。少年时的刘琨不仅长相俊美,而且颇有才气,史书说其“有纵横之才”。此外,他与祖逖的哥哥祖纳都以雄豪闻名。

皆有英雄气概且性格直爽、有血性的祖逖与刘琨在做司州主簿时一见如故,并成为无话不说的好友,在之后的很多日子里,他们一起讨论时事,表达对时局的忧虑,互相勉励。有时聊到夜深,就同室而眠。

一天夜里,他们睡得正香,突然听到鸡叫声。祖逖惊醒过来,发现天色还早,但他认为这是上天在激励他上进,便叫醒刘琨,两人开始习武练剑,此后每天如此。这便是成语“闻鸡起舞”的出处。

祖逖率军北伐大胜 壮志未酬身先死

“八王之乱”爆发后,祖逖的家乡也陷入了战争中,颇有才干的祖逖得到了诸王的重视,他先后效力于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豫章王司马炽,历任大司马府掾属、骠骑将军府祭酒、主簿、太子中舍人、豫章王府从事中郎。

公元304年,祖逖跟随晋惠帝、东海王司马越讨伐成都王司马颖,战败后,惠帝退回洛阳。其后,惠帝被挟持到长安,几家王爷竞相征召祖逖,但祖逖都没有应召。很快,司马越又任命祖逖为典兵参军、济阴太守,但其正逢母丧,遂守孝不出。

几年后,洛阳沦陷,大批北方人逃往南方,祖逖也率领亲族乡党数百家南下,到淮泗(今安徽境内)避乱。一路行来,祖逖的品德、才干得以展现。他把车马让给老弱病人,自己则步行,还把自己的粮食、衣物和药品分给别人。遇到军队或盗贼的侵扰,他则率青年奋力保护老幼妇孺。他不只保护自己的家族成员,还解救了许多逃难的百姓。他的才干被同行诸人一致认可,并被推为“行主”。

祖逖的事迹也传到了琅琊王、时任左丞相、大都督司马睿的耳中,他在祖逖一行到达泗口(今江苏淮阴北)后,任命其为徐州刺史,不久又征其为军咨祭酒,率部屯驻京口(今江苏镇江)。

彼时,司马睿正专注于开拓江南,并无意北伐,而胸怀匡复社稷大志的祖逖则向其进言道:“晋室之乱,并不是皇帝无道、百姓造反,而是藩王争权、自相残杀,给了夷狄可乘之机。如今北地百姓备受蹂躏,都有奋起反击之志。大王如能命将出师,让祖逖等人为统领,江北豪杰必定会望风响应,沦亡人士也会欢欣鼓舞。如此,也许可以一雪国耻。”

司马睿虽不愿北伐,但考虑到民意,并没有反对,遂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拨给他一千人的粮饷、三千匹布帛,兵马则让他自己解决。

面对未知的困难,祖逖没有退缩。公元313年,他率领跟随自己南下的宗族部曲百余家,毅然从京口渡江北上。看着滚滚的江水,想到山河破碎和百姓涂炭的情景,他豪气干云,用力拍击船楫发誓道:“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意思是若不能平定中原、收复失地,自己就像这大江一样有去无回!后人用“中流击楫”这个成语比喻立志奋发图强。

祖逖用力拍击船楫发誓道:“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示意图,图为唐.李思训《江帆楼阁图》。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祖逖在渡江后,暂时驻扎在江阴。彼时北方政权还没有扩张到江阴,这使得祖逖得以有时间为北伐做准备。在之后的三年里,他不仅准备了充足的粮草、起炉冶铁、铸造兵器,还招募到士兵二千多人。

在祖逖备战之际,北方的征伐也没有停止,除了匈奴人刘聪盘踞河东、关中地区,羯人石勒占据河北、山西、山东地区外,山东河南一带还有豪强建立了用于自保的坞堡。他们游走在北方少数民族政权和晋政权间,相互之间有时也发生争斗。祖逖对这些坞堡采取联合或打击的方略,很快得到了不少堡主的支持,比如蓬坞堡主陈川。

祖逖行事深得军民之心,并肩作战几次之后,陈川的亲信将士也希望可以改投到祖逖军中。陈川畏惧祖逖的威望,终与祖逖反目,还派部将劫掠豫州诸郡,结果被祖逖派兵击溃。陈川更加恐惧,便率部归附了后赵石勒。

318年,司马睿在建康称帝。319年,祖逖出兵征讨陈川,石勒派大将石虎率五万大军救援,结果被祖逖击败。无法交差的石虎遂洗劫豫州,带着陈川回师襄国,并留部将桃豹戍守蓬陂坞。

320年,祖逖派韩潜镇守蓬陂坞东台,桃豹退据西台。两军对峙四十余日后,祖逖设计用布囊装土给敌军看,令赵军以为晋军兵粮充足,挫其士气。他又在汴水设伏,尽夺石勒运给桃豹的军粮,逼得桃豹退守东燕城。之后,祖逖命韩潜进占封丘,压逼桃豹,自己则进驻雍丘(今河南杞县)。

祖逖占据雍丘后,心有不甘的石勒再派遣精骑万人前来进攻,祖逖避其锋芒,用一千骑兵在其背后突袭,打败了石勒。此后,双方进入拉锯状态。

为了赢得广泛的支持,祖逖遣使调和河南境内的赵固、上官巳、李矩、郭默等割据势力,并晓以大义,使他们都服从自己的统一指挥,因此成功收复了黄河以南中原地区的大部分土地。迫于后赵兵势不得不臣服于石勒的一些坞堡主,也选择与祖逖合作,帮助他刺探军情。此后,祖逖又多次出兵阻击赵军,使石勒在河南的力量迅速萎缩。

在此期间,祖逖以身作则,提倡节俭,并且不蓄资产,还劝督农桑,带头发展生产,又收葬枯骨,深得民心。他还礼贤下士,体恤民情,将士稍有微功,便会加以赏赐。对待后赵的俘虏也给予善待,因此还发生了石勒军士兵集体投奔祖逖的事情。

他的好友刘琨曾在给亲戚的信中盛赞祖逖的德行,晋元帝也下诏擢升祖逖为镇西将军。石勒见祖逖势力强盛,亦不敢南侵,还命人在成皋县为其母修墓,又致信请求互市。祖逖虽未回信,却任凭双方互市,为此收利十倍,兵马日益强壮。后来,祖逖部将童建叛逃后赵,石勒将其斩杀,向祖逖示好。祖逖亦与石勒修好,禁止边将进侵后赵,边境暂得和平。

到321年,北方政治经济重地——黄河以南的大片土地已被祖逖彻底收复,东晋与北方政权的分界线也由长江变成了黄河。祖逖之功有目共睹,其在百姓中的声望可想而知。

到321年,北方政治经济重地——黄河以南的大片土地已被祖逖彻底收复,东晋与北方政权的分界线也由长江变成了黄河。图为南宋 马远《水图》之“黄河逆流”。(公有领域)

而祖逖仍然力图进取,一心想找时机继续收复失地。但祖逖听闻朝中有重臣互相对立,担心会爆发内乱、北伐难成,加之几年来日夜操劳,以致忧劳成疾。祖逖一病不起,于321年九月在雍丘离世,终年56岁。

祖逖去世前,豫州分野有怪星出现。此前术士戴洋曾预测道:“祖豫州九月当死。”怪星出现后,陈训道:“今年西北大将当死。”祖逖也叹道:“怪星应验在我身上。本想进军平定河北,而天欲杀我,这是对国家不利的征兆啊。”不久祖逖便去世了。这真是壮志未酬身先死!

祖逖去世后,豫州百姓如丧考妣,人们为其立祠纪念。皇帝追赠他为车骑将军,并命其弟祖约接掌其部众。后赵趁机入侵豫州,祖约难以抵御,退据寿春。祖逖收复的黄河以南的大片土地最终又被后赵占据。

刘琨深入敌后 慨然而死

在祖逖率军北伐期间,他的好友刘琨遇害,这对他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不过,作为志同道合的朋友,刘琨在另一个战场为祖逖北伐牵制了一部分敌方的力量。

“八王之乱”中,刘琨也被卷入。公元300年,赵王司马伦执政,刘琨被征召为记室督,又改任从事中郎。第二年,司马伦称帝,刘琨任太子詹事,辅佐太子司马荂,太子妃正是刘琨的姐姐。其后,齐王司马冏等三王讨伐司马伦,刘琨被任命为冠军将军御敌,但战败。司马冏辅政后,刘琨因出身名门被特赦,被任命为尚书左丞、司徒左长史。后来,司马冏兵败,范阳王司马虓镇守许昌,推荐刘琨为司马。

304年,晋惠帝被胁迫迁都长安,东海王司马越主政,任命刘琨父亲刘蕃为淮北护军、豫州刺史。次年,司马虓被刘乔攻击,刘琨援救不及,其父母皆被敌军俘获。之后,刘琨从幽州刺史王浚处求得八百骑兵,击破东平王司马懋,战败刘乔,救出父母。同年,助司马越率领诸军将晋惠帝救回洛阳,刘琨因功被封为广武侯,得邑二千户。

306年九月,司马越派刘琨出任并州刺史、加振威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刘琨带领一千余人辗转离开洛阳,于307年春到达晋阳(今山西太原)。在路上,刘琨上表陈述了路上百姓凄惨的状况,并请求朝廷赐“谷五百万斛、绢五百万匹、绵五百万斤”,朝廷应允。

当时经历战乱的晋阳,已基本是一座空城,大部分人南下,留下的人口不足2万,而且府寺遭战火焚毁,僵尸蔽地,寇贼横行,道路断塞。刘琨在左右强敌环伺的环境下,带着手下人翦除荆棘,收葬枯骸,造府朝,建市狱,安抚流民,发展生产,加强防御。不到一年晋阳就恢复了生气,很多人投奔而来。

彼时,晋阳南面是强大的匈奴汉国,北面是正在崛起的拓跋鲜卑部,东面是和段部鲜卑结盟的幽州刺史王浚。

晋阳时常为胡骑所围。一次,数万匈奴兵围困晋阳,兵马甚少的刘琨难以抵御。于是他一面严密防守,一面修书请求援军。过了七天援军还未到,城内粮草不济,兵士十分恐慌。刘琨登上城楼,俯眺城外敌营,突然想到了“四面楚歌”的故事。善吹胡笳的他遂朝着敌营吹起了《胡笳五弄》。他吹得哀伤凄婉,匈奴兵听了军心动摇。半夜时分,刘琨再次吹起这支乐曲,怀念家乡的匈奴兵掉转马头,泣泪而还,晋阳危机遂解。

善吹胡笳的刘琨朝着敌营吹起了《胡笳五弄》。他吹得哀伤凄婉,匈奴兵听了军心动摇。示意图,图为明代佚名《胡笳十八拍卷》,大都会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刘琨深知寻找助力十分重要,他发现拓跋鲜卑部十分仰慕中原文化,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是再好不过。因此,他主动邀请鲜卑部首领拓跋猗卢深谈。实在的拓跋鲜卑人提出要和刘琨比武,刘琨以其高超的武艺令猗卢折服,并被鲜卑人视为勇士。刘琨随后与猗卢结为兄弟。在拓跋鲜卑的帮助下,刘琨得到了更多的战马和军队。后来,刘琨奏请朝廷册封拓跋猗卢。310年,猗卢得到了封号“代王”,并建立了代国。猗卢的子孙在此基础上逐步发展起来,成为南北朝时期赫赫有名的北魏。

不过,刘琨在此时由于误信谗言错杀了耿直的奋威将军令狐盛,导致其子令狐泥等人的反叛。

令狐泥投奔了匈奴人刘聪,具言刘琨虚实。刘聪以令狐泥为向导进攻刘琨,刘琨亲率精兵出战,但却没防备刘聪遣子刘粲及令狐泥乘虚袭击晋阳,太原太守高乔投降,刘琨父母都遇害。

愤怒的刘琨在拓跋猗卢的兵马支持下,攻打并大败刘粲,死者十之五六。刘琨乘胜追击,但仓促间无法攻克,猗卢也认为暂时难以打败刘聪。没办法,实力尚弱的刘琨移居阳邑城,召集晋阳四散的旧部。此时,刘琨成为唯一留守在敌后中原作战的晋朝将军。

313年,晋愍帝继位,封刘琨为大将军、都督并州诸军事,并州包括今天的山西大部。此时石勒在晋阳的东南襄国(今河北邢台)拥兵割据,势力日盛。315年,刘琨又被封为司空、都督并统冀幽三州诸军事,但他只接受都督一职,与猗卢约期讨伐刘聪。然而,此时的拓跋鲜卑出现内乱,而刘琨在拓跋部作为质子的儿子刘遵则率猗卢的三万余人、马牛羊十万回到刘琨身边。刘琨遂实力大增。

从311年到317年,刘琨先后对石勒和刘聪发动了五次进攻,虽然大多以失败告终,但也牵制了这两大政权的军队,有助于祖逖在河南的推进。

316年,石勒出兵进攻并州,刘琨中伏大败,丢失了并州,只好只身投奔幽州刺史、辽西鲜卑左贤王、假抚军大将军段匹磾(dī),并与其结为兄弟。同年,西晋灭亡。刘琨让长史温峤上表劝司马睿登基。在司马睿称帝后,加封刘琨为侍中、太尉,其余官衔不变,并赐他名刀一把。刘琨答谢说:“谨当躬自执佩,馘截二虏。”当他听说祖逖得到重用时,在给亲戚的信中说:“吾枕戈待旦,志枭逆虏,常恐祖生先吾着鞭。”其意气相期如此。

317年,段匹磾以刘琨为大都督,率军讨伐石勒。结果段匹磾堂弟段末杯接受石勒贿赂,不肯进军。刘琨因势弱只得退兵。

318年,段部鲜卑内斗,段末杯击败段匹磾自任单于。段末杯俘获了刘琨的儿子刘群,刘群得到段末杯的厚待,便给刘琨写密信邀请他共击段匹磾,谁料密信被段匹磾截获。段匹磾虽相信刘琨,但最终还是将刘琨下狱。

刘琨被下狱后,东晋权臣王敦派人密告段匹磾,让他杀掉刘琨。刘琨听说王敦派人前来,便对儿子刘遵说:“处仲(王敦)使来而不告我,是杀我也。死生有命,但恨仇耻不雪,无以下见二亲耳。”

不久后,刘琨和三个儿子、侄子和从侄二人一起遇害,时年48岁。319年,刘琨内外甥温峤向晋元帝申冤,元帝赠谥曰愍。

刘琨被段匹磾拘押后,自知必死,神色如常。他留下五言诗赠其别驾卢谌,其中有这样的诗句:“功业未及建,夕阳忽西流。时哉不我与,去矣如云浮。硃实陨劲风,繁英落素秋。狭路倾华盖,骇驷摧双辀。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

满怀热血力图匡复国土的祖逖和刘琨虽然壮志未酬,但他们在那纷乱的岁月中,却谱写了忠勇之歌,迄今仍回荡在历史的时空中。@*#

参考资料:《晋史》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明朝时期,有一个盲人寓居江西,平常靠卜卦为生。他为人占卜预测,每每结果神准。因官府失窃,他被捕快抓进了监狱。
  • 唐德宗年间,宣州旌德县有一户崔姓人家,家中有一个婢女叫“妙女”。贞元元年五月,妙女年方十三四岁,有一天她在庭中汲水,忽然看到一个僧人,手拿一根锡杖,一连击打她三下。妙女惊吓摔倒,说心口痛。很快她就昏迷过去,针灸治疗也不奏效。几天后她好转一些,又开始上吐下泻不止。痊愈之后,她就不能进食了,一吃东西就呕吐,只能吃蜀葵花和盐茶。
  • 人世间,历来都存在着大到预知国家兴亡、社会走向,小到预测个人命运和灾厄之能士,他们大多是修佛修道之人,而上天之所以允许他们向常人透露天机,一是为有福分之人消除意外灾厄,二是给有缘人打开一道通往信仰神佛之路的大门。信他们者,可平安度过劫难;不信他们者,难逃灾厄。唐朝两位宰相在高人点化后做出了不同的选择,结果导致了不同的结局。
  • 唐朝江南有个叫陈季卿的读书人,前往京城参加科举考试。他曾立志考不中进士就不回家,因为一直没考取,所以就一年年滞留在京城,算起来离家已经十年。由于从家中带来的钱财业已用光,只能靠帮人抄写勉强维持生计。
  • 吴郡(今属江苏省苏州市)有位蒋生,非常喜好神仙之道,曾跟道士学过炼丹术。二十岁时他离开家,在四明山下隐居,他很积极地修葺炉灶、烧柴生火,每天勤奋炼丹,然而干了十年也没炼出仙丹。
  • 元朝皇帝作为一国至尊,对于修行有素的僧人,也会躬身礼遇,格外崇敬。元世祖、元成宗时,西藏僧人胆巴因持戒严谨,具足智慧和神通,声震朝野……
  • 张道陵,东汉沛国人,原是太学中的学生,精通五经。晚年时他感叹说:“即使精通五经,也无益于延年益寿啊!”于是转而研习长生之道。听说蜀地百姓大多心性纯厚、容易教化,而且当地名山众多,张道陵便带着弟子到了蜀地,在鹄鸣山住下,写了二十四篇论著道法的文章,同时精进思维、修炼心志。
  • 唐僧不信孙悟空打的是白骨精,结果是孙悟空被赶走,唐僧被碗子山波月洞的黄袍妖怪捉去。而唐僧,毕竟是有使命在身的高德圣僧,打死白骨精后,其实,他已走出了死尸关,他的身体在某一层次中已不是肉身凡胎了。
  • 薛尊师,名字不详,唐朝人,家世尊荣显赫。武则天末年,薛尊师和几个兄弟都做了官,俸禄达到二千石,当时他是阳翟县(今河南省禹州市)令。然而没过几年,他的兄弟们相继亡故、没落。目睹盛衰更迭、人事变迁,薛尊师深感心灰意冷,转而虔心向道。他辞了官职,离妻别子,决定到山里去学道。
  • 在基督教还未出现之前,西方社会就一直相信有轮回的存在。比如,古希腊先哲柏拉图在《理想国》卷十曾记载,勇士厄洛斯讲述了灵魂受审及再生的详情。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则认为灵魂在不同的物种中轮回转生,直到最后得以净化,从而摆脱生死轮回。古罗马史诗《埃涅阿斯纪》也秉持同样观点,诗人维吉尔详细介绍了特洛伊战争后,在冥界的乐土,一些人将会转生成罗马伟人的情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