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悲歌 内蒙古一家人的凄惨遭遇

人气 25765

【大纪元2021年01月20日讯】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大杨树镇。新婚不到一个月的杨宇新甄海燕家,被一伙不速之徒强行闯入。

一人用手枪抵着杨宇新的头部,说:“别动,动就打死你。”另五六人将杨宇新抬上警车。妻子甄海燕连同一起被绑架。

被抓时,杨宇新说:“我没犯法,干什么抓我!”在场的亲属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他们听见杨宇新生前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以上一幕,是杨宇新、甄海燕夫妇所经历的一个缩影,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所遭遇的一个缩影。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公安局“610”头子:你不转化 我就让你火化

2007年5月29日晚8点左右,杨宇新和甄海燕夫妇,被莫旗公安局“610”头子张世斌带人绑架。

“610”办公室,是1999年6月1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下令成立的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凌驾一切法律之上。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正式下令迫害法轮功,并操控一切媒体,铺天盖地式地“轰炸性”诽谤法轮功。

以北京的中央电视台为例,在1999年期间,中央电视台每天动用7个小时播出各种事先制作的节目,大量歪曲篡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讲话,加上所谓自杀、他杀、有病拒医死亡等“1400例”伪案,极尽能事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进行诬蔑和抹黑宣传。

也是从1999年7月20日这一天开始,大陆法轮功学员自发开始“反迫害”,讲清真相。

杨宇新夫妇被绑架当天,也被非法抄家,被抄走的电脑、打印机、资料、光盘等物品,就是用来印刷法轮功真相材料的。

2007年5月29日,杨宇新被绑架9天后,“610”头子张世斌,将杨宇新直接劫持到自家办的“转化”洗脑班。张世斌在莫旗尼尔基镇南郊苗圃自盖小二楼,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

杨宇新开始修炼法轮功,源于母亲刘岩。

刘岩(明慧网)

刘岩,原是大杨树镇工商银行职工。一家三口住大杨树镇林业局家属区。

杨宇新是独生儿子,一米八五左右的大高个,高中毕业后成天吃喝玩乐,家里人说也不听,管也管不了。

刘岩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儿子杨宇新跟着学,他用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对照,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从此戒掉了一身恶习。

法轮功还包括五套舒缓优美的功法动作。那时,刘岩母子经常到大杨树镇林业局“三用堂”老干部活动室炼功。在悠悠响起的音乐声中,杨宇新和大家一起炼功。每次炼完功,杨宇新一身轻松。那是他非常怀念的一段时光。

修炼法轮功后,杨宇新自己身心受益。他心里清楚,这场迫害是非法的,就像当年中共发动文化大革命一样,就像当年古罗马的基督教徒被迫害一样。他笃定,这场冤案,一定会翻转过来的。

在洗脑班,杨宇新拒绝“转化”。“610”头子张世斌气急败坏,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杨宇新说:“(你)不转化,我(就)让你火化。”

“转化”,意味着放弃修炼法轮功。中共针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切以“转化”为核心。各级作为首要目标,层层下压。为达到这一目标,江泽民要求不择手段,下达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迫害政策。

不过,“610”头子自家办的洗脑班,未能“转化”杨宇新。

一番周折后,杨宇新又被送回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

狱警指使号里犯人毒打他,对杨宇新实施多种酷刑,包括一种叫“过水桥”酷刑——就是用多桶凉水从头部一直浇到脚部,直至没有知觉。

“610”头子张世斌,还指使犯人拿牙签从杨宇新脚趾缝里扎进去……

杨宇新的胳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杨宇新一开始还穿着短袖衣服,张世斌为了掩盖迫害,让杨宇新穿上了长袖。

在莫旗看守所,杨宇新坚持要求无罪释放。无果。

无奈之下,杨宇新绝食抗议迫害。

新婚妻子甄海燕接到噩耗

在莫旗看守所,妻子甄海燕和丈夫杨宇新,没被关押在一起。

甄海燕于2007年5月1日和杨宇新结婚,也是一位法轮功学员。甄海燕从小就体弱多病,患有结核病、抽搐症、关节炎、肠炎,成天离不开药,苦不堪言;学法轮功后几个月,甄海燕所有疾病神奇痊愈,从此,她充满了朝气活力。法轮功包括五套功法动作,可迅速帮助人调理身体,恢复健康。

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甄海燕在看守所出现严重病状。

“610”头子张世斌给甄海燕家人打电话,通知:接人,交一万块钱,并隐瞒了甄海燕的病重情况。

甄海燕家没有那么多钱,接不了人。到了下午,莫旗公安局“610”张世斌厚颜无耻地说:五千块钱也行。

甄海燕回家半个月后,莫旗公安局又来电话,称:杨宇新病重。

甄海燕到那儿后才被告知:杨宇新已经死亡。他们叫甄海燕去是让她在死亡书上签字。

甄海燕痛不欲生,拒绝签字。

甄海燕悲痛到极点,回到家中,精神恍惚,也没告诉家人。

没几天,莫旗公安局又来人逼着甄海燕在死亡书上签字。家人这才知道,杨宇新已经离世。

家人无法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一对新人才结婚一个月,人高马大的杨宇新身体健康,怎么说死就死了?人是怎么死的?尸体也不让看?签什么字啊?

一家人放声痛哭,悲痛欲绝。警察见状,把死亡书扔下就走了。

杨宇新,是他家第三位在迫害中离世的成员。

一家三口在三年内先后离世

杨宇新的母亲刘岩,1999年11月初在家中被绑架,遭非法关押三个月。此后,屡遭警察骚扰。

2004年4月25日晚上,刘岩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林业派出所所长吕敏军等人再次绑架,关押在林业看守所36天,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和迫害,出现严重病状。

当时,儿子杨宇新被迫交了罚金五千元,刘岩才被放回家。此时刘岩已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行走,是家人用车拉回家的。

国保警察,对回家后的刘岩也不放过,带人上门骚扰。

2004年10月25日,刘岩含冤离世。时年55岁。

刘岩的去世,对其丈夫造成沉重打击。不到半年,刘岩的丈夫郁郁而终,凄惨离世。

杨宇新,于2007年8月27日,在被送医期间遭野蛮灌食致死。时年31岁。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明慧网)

在医学上,灌食是为了挽救无法正常进食人的生命;而在中共监狱、看守所和监狱医院等场所,“强制灌食”是一种残忍的酷刑,随时有致人死亡的可能。

据明慧网2010年不完全统计,暴力灌食直接导致法轮功学员死亡的至少有358例。

警察给法轮功学员所灌的食物包括:浓盐水、浓辣椒水、大蒜汁、芥末油、人尿、大粪水、高浓度酒,甚至摧毁神经系统的不明药物;灌食时,他们故意来回抽拉灌食的管子,使受害者遭受惨烈剧痛;有时管子插到气管、肺部,造成法轮功学员在被灌食过程中当场死亡。

杨宇新死后,遗体被冷冻在莫旗殡仪馆:脖子乌黑,张着嘴,双手抱在胸前,胳膊也是青的。

被绑架前,杨宇新身体健康,身高一米八五左右,体重一百八十斤左右;被迫害致死时,体重仅七八十斤。

“610”张世斌等人营造了一个假“现场”,立即要求快速火化杨宇新的遗体。

妻子甄海燕一直拒绝签字火化。

张世斌等人在不经任何手续情况下,强行火化了杨宇新的遗体。

“610”头子对甄海燕穷追不舍

杨宇新冤死后,“610”头子张世斌对甄海燕穷追不舍。

因害怕甄海燕为丈夫喊冤上告,2007年9月10日张世斌将甄绑架,强行送达图牧吉劳教所劳教。

2007年11月22日,图牧吉劳教所打电话给家人要求接人,说甄海燕抽搐得厉害。家人到劳教所一看,甄海燕已经不省人事。用救护车送回家后,甄海燕昏迷不醒,小便失禁。

回家后,甄海燕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再次奇迹康复。

得知甄海燕康复,当地警方又不断骚扰,甄海燕从此被迫流离失所。

2009年8月,警察两次到甄海燕家骚扰,扬言:要是抓住甄海燕,就不让她出来(蹲大狱),蹲死她。

2009年11月6日,甄海燕被绑架到大杨树镇公安分局。期间,再次抽搐,口吐白沫。警察说:“死了拉倒。”看到甄海燕实在不行时,警察才将医生叫来,将其送到医院。

2010年3月9日,鄂伦春旗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身体虚弱的甄海燕被抬上法庭。

从被绑架到看守所,再到被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监狱,七个月内,甄海燕身体极度虚弱,生活一直不能自理,到监狱也是被抬去的……

杨宇新、甄海燕夫妇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

内蒙古大杨树镇法轮功学员王雪梅,于2010年5月21日被迫害死在看守所,年仅46岁。王雪梅死时身体头部、肋部、腿部有伤。身后留下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

内蒙古大杨树镇法轮功学员于秀兰、李海燕母女,也被迫害致死。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法轮功学员杨万明,被非法判刑7年。

……

资料来源:明慧网,《鄂伦春母子被迫害致死 媳妇多次命危》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青岛前市长张新起迫害法轮功 涉上百命案
Clubhouse被禁后 中国版软件也纷纷被下架
专访王靖渝:中共流氓 抓无辜父母当诱饵 (上)
探望被软禁访民 重庆公民遭黑保安诬告
最热视频
【重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小川普演讲
【财商天下】台积电遇致命伤 全球缺芯加剧?
【秦鹏直播】CPAC首日五大精彩看点
【直播】CPAC大会第二日 蓬佩奥演讲
【有冇搞错】美国的“新排华法案”
车评:隐藏实箱 2021 Chevrolet Tahoe High Country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