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若安省ICU超负荷 医生或无需签字撤生命支持

有行政令在侧,医生可以推迟分诊不断升级,并继续为可能受益的每个病患(包括边缘病例)提供重症监护。图为医护人员正在对一名Covid-19患者施用呼吸机。(ARIANA DREHSLE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0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季薇多伦多报导)鉴于在安省要撤掉面临严峻预后的病患的生命支持,医生必须征得患者或家人的同意,有专家组已要求省府,若医院重症监护病房(ICU)因COVID-19疫情不堪重负,医生可无需签字撤掉一些病患的生命支持。

此事源于省府近期向医院发出的一份 “分流方案”(triage scenario)。该方案指导医院在安省因疫情陷入呼吸机、医疗用品供应和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超负荷的困境下,如何决定ICU应接收哪些患者,包括撤掉哪些病患的生命支持。

问题是,省府在分流方案中仅提及“ICU医师还应定期重新评估入住的患者,如果患者受到重症监护仍未见好转,则应考虑与替代决策者(SDM)共同决策撤回生命支持。”但是,未写明医生无需经同意可撤掉患者的生命支持。

据《国家邮报》报导,渥太华大学临终关怀治疗部门负责人詹姆斯·唐纳尔(James Downar)和其他医生表示,如果所有决定需经病患家属同意和允许才能作出,那将无法实施,因为许多人会选择不搭理。

安省疫情生物伦理学顾问组已请求省府:“我们希望,作为紧急状态的一部分,如果我们需要那么做,应将有一项行政令允许我们撤掉(生命支持)。”

有行政令在侧,医生可以推迟分诊不断升级,并继续为可能受益的每个病患(包括边缘病例)提供重症监护,“直到重症监护床位已满为止”。唐纳尔补充道, ICU可以满负荷运行。届时,如果有符合分诊标准(死亡风险较低)的新病患需要床位,ICU才需要逐渐开始撤掉那些没有反应并且最不可能有反应的病患的生命支持。

如果无行政令在侧,ICU将不得不提早开始分流,以便为极有可能生存的人保留床位。唐纳尔说,那样更少的人会获得重症监护,更多的人将死亡。

听闻这种可能使医生无需担责而决定一个人生死的行政令,多伦多ARCH残障法律中心的律师马里亚姆·沙努达(Mariam Shanouda)感到非常震惊。她质问:“我们不知道这些决定的作出过程,谁将作出撤掉护理的决定?是否将有一个上诉程序,一个家庭可以挑战该决定吗?是否会有问责制?”。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