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有话】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雨

作者:史多华
劳伦斯‧阿玛‧泰德玛(Lawrence Alma-Tadema),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Les roses d’Héliogabale)》, 1888, 132x214cm, Collection privée, Mexico。(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765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一个华丽的古代宫殿里,梦幻般的宴会正在进行。青年男女们躺卧在大片散落成雪堆般的玫瑰花瓣中嬉戏。年轻的罗马帝王埃琉卡巴勒斯(Heliogabalus)身穿着金色的长袍,俯卧在殿堂长沙发上,悠闲而漠然地注视着下方的宾客纵情在奢华的感官享乐中……花瓣不断从空中飘散下来,这群青春男女们被缤纷的色彩、浓郁的花香与轻柔的触感包围着,浑然忘我……

但这场景真的那么浪漫有趣吗?

这个故事(真实性待考)取材自《奥古斯都史》,佚名的作者这样描述:“帝王让花瓣大量洒落,直至许多人被淹没,无法露出表面而窒息死亡。”而残忍的帝王竟以此为乐!

埃琉卡巴勒斯是罗马帝国塞维鲁王朝帝王,公元218年─222年在位。他是罗马帝国建立以来,第一位出生自东方(叙利亚)的帝王。在卡拉卡拉遇刺身亡后,东方军团拥立这位流有塞维鲁王族血统的少年继位;218年在战胜马克里努斯之后,埃琉卡巴勒斯成为罗马帝国的帝王。年轻帝王即位后,将帝国东方奢靡荒淫的宫廷风气带入罗马,他无心治国,却嫉妒他受人欢迎的表弟亚历山大,最终引发臣民强烈的不满,222年受到暗杀身亡。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局部,穿金色长袍的罗马帝王埃琉卡巴勒斯冷漠注视着即将“灭顶”的宾客。(公有领域)
劳伦斯‧阿玛‧泰德玛《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局部,被美丽与欢乐迷惑的男女,浑然不知危险已然迫近。(公有领域)
埃琉卡巴路斯(Héliogabale)帝王头像,作者不明。(公有领域)

画面美丽的视觉景象和它残忍病态的内涵形成极大的对比。十九世纪末的许多学院派艺术家作品美则美矣,却经常带着一丝丝颓废或悲观的意味。这位英国画家劳伦斯‧阿玛‧泰德玛也不例外。泰德玛擅长于将古代场景逼真重现,画面中每件物品都是参考了古罗马时期的文物,而且非常细心地描绘每个细节。他的艺术在当时获得极大成功,名利双收。因此泰德玛完全不必迁就顾客而自由创作自己想表达的内容,这幅画就是一个例证。泰德玛本人非常看重这个主题,他甚至将自己也画成其中一个受邀请的宾客(画面右边着绿袍者),眼神直视帝王,仿佛在努力保持清醒和警觉,有点“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味道。

劳伦斯‧阿玛‧泰德玛《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局部,右方着绿色衣服的男子为画家的自我投射:一个清醒的旁观者。(公有领域)

同时他还将观众视线置于和花瓣堆中的人们一样的高度,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或许在暗示人们不要像画中享乐的人们一样,被眼前美景和欢愉所迷,对危险毫无所觉,最后乐极生悲!@

——转载自《艺谈ARTIUM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门德尔松逛猪肉铺发现了巴赫!世界最昂贵大提琴见证杜普蕾的早逝、马友友的崛起!最烧脑的音乐:巴赫的赋格!神一般的存在:西方古典音乐之父——巴赫!
  • 虞世南的《孔子庙堂碑》是楷书名碑之一,有唐代楷法极则的赞誉。本碑得右军体,风格特色如何表现?其唐拓本在宋代为何已贵于千两黄金呢?你知道哪种拓本最好吗?
  • 西方艺术史,我来说故事!大家好,欢迎来到大话西油!今天是大话西油的第一个番外篇!咱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1825年一个初春的深夜,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一座略显荒芜的大宅子里,二楼主人卧室中突然传出一阵声嘶力竭的狂呼:是我杀死了莫扎特,是我杀死了莫扎特!
  • 押宝海盗成为教宗,美第奇跻身名门!无冕僭主缔造辉煌,美第奇荣光犹在!
  • 《雅典学院》这幅壁画的出现,可说将文艺复兴盛期的艺术成就再次推向高峰,从构思的完整到壁画技法的成熟度,比起同时期的壁画、同时期的前辈艺术家有过之无不及。年轻的拉斐尔证明了自己完全有能力胜任教廷所需的构思庞大、意涵深刻的巨作,不仅使他在当时竞争激烈、人才云集的罗马艺术圈脱颖而出,奠定了不可动摇的名声与地位,也为西方绘画史留下一幅不朽经典。
  • 朱利亚诺·美第奇少年英俊,他和佛罗伦萨之花之间的一段传奇爱恋,传为一时之佳话!洛伦佐雄才大略,将佛罗伦萨带入了一片繁华似锦!14岁的少年天才米开朗基罗被洛伦佐发现,悉心培养,视如己出!终于成就了一代旷世奇才!野心勃勃的修士萨伏纳罗拉,靠着如簧巧舌宗教狂热篡夺了佛罗伦萨的统治权。
  • 窗边读信的少女, 维梅尔
    一位年轻少女站在敞开的窗户前,全神贯注地读着一封信。在画面前景的桌子上,一只盛着水果的盘子看似倒了,几颗水果掉到一条鲜艳又充满编织图案的“地毯”上。或许,这名女子匆匆地放下水果盘,只为了想赶快读这封信。
  • 秋天了,在生长着不知名小树和已开花的芦苇的荒郊中,一母一子两头牛,也不知是要回家了还是想换个地方吃草,母子俩一前一后,在傍着经受长年风吹雨打,表面坚硬光滑的石块的山路上走着。
  • “翡冷翠名门”美第奇传奇之一:和教宗翻脸遭暗杀,临大军压境退强敌! 他缔造了翡冷翠的黄金时代,把文艺复兴带入全盛,他被尊为“文艺复兴教父”!他是挥金如土的一代雄主,他是高雅睿智的人文教父!
  • 第一次访问马德里给我留下了三个记忆:时尚地区女性的无尽优雅,马德里丽思大酒店(Ritz Madrid)丰盛的西班牙蔬菜冷汤(gazpacho),以及在普拉多博物馆(Prado museum)看到的油画《宫娥》(“Las Meninas”,又名《美尼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