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教授陈刚涉电信诈骗 大陪审团起诉(下)

学术界43起案件共同点:领取美国政府资助进行研究 同时与中共合作 两头通吃

人气 3209

【大纪元2021年0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许多研究中共统战的人都发现,中共的统战术缜密,如果说红的行为涉及违法,政府能采取反制行动,但一大片的淡红、浅红则属法律灰色地带,难以识别。

上周四(1月14日),麻省理工学院(MIT)知名教授陈刚在波士顿被捕,联邦大陪审团本周二(1月19日)已正式起诉陈刚两项电信欺诈(wire fraud),未报告外国银行账户(FBAR),和在税表中作虚假陈述罪。陈刚上周已以100万元保释金获释,定于1月22日通过Zoom出庭回应。

此事在美国华人圈里引起巨大关注。

如何辨别哪些类型的合作可能带来潜在风险?全美学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NAS)一直在跟踪因与中国非法联系而被指控的美国教授、行政人员、学生和政府研究人员,共统计了43起与中国非法联系的案件。这些案件或可以帮助大家辨别问题所在。(接上)

⇒推荐阅读:麻省理工教授陈刚电信诈骗 大陪审团起诉(上)

(12)2020年5月14日,王擎,凯斯西储大学。

根据刑事起诉书,王擎(Qing Wang)及其研究小组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收到超过360万美元的资助,却刻意隐瞒他在中国华中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担任院长一事,违反NIH资助条款。

同时,王擎更获得中国(中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CNSF)的资助,在中国进行与美国相似的研究,意图复制美国研究的成果。美方指,王擎是中共“千人计划”的参与者。

调查人员说,王擎加入“千人计划”后,中共提供了300万美元,资助王擎在中国的研究计划并改善研究设施。在中国旅行期间,中共也为他支付旅费与住宿费,包括在校园内供王擎个人使用的三房公寓。

克利夫兰医学中心(Cleveland Clinic)得知王擎隐瞒与中国(中共)的关系后,已把他解雇。华中科技大学官网上,也迅速删除了王擎的个人简历页面。

(13)2020年5月11日,洪思忠,阿肯色大学。

司法部说,63岁的洪思忠(Simon Saw-Teong Ang)从1988年开始担任阿肯色大学教授和研究员,任该校高密度电子中心(High Density Electronics Center)的主任。

洪思忠被指在申请联邦资金时,向美国宇航局(NASA)和阿肯色大学隐瞒了他与中共政府和中国公司的紧密联系,并在大量的电邮中使用了虚假陈述。

司法部说,调查人员发现,洪思忠在接受美国各政府机构拨款的同时,还接受了来自中国的金钱和利益,并与设在中国的多家公司有密切联系。即使阿肯色大学和NASA明确要求他披露这些利益冲突,他也没有这么做。

(14)2020年5月11日,李晓江,埃默里大学。

63岁的华裔生物学家李晓江(Xiao-Jiang Li)对提交虚假的纳税申报表认罪。他是埃默里大学的前教授,也入选了中共“千人计划”。

根据司法部文件,从2012年开始一直持续到2018年,李晓江在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从事研究工作之余,还曾在两家中国研究单位工作过,首先是中国科学院,然后是暨南大学,进行与埃默里大学类似的研究。在这六年里,李晓江获得了至少50万美元的外国收入,这些收入他从未在联邦所得税申报表上报告过。

(15)2020年3月10日,刘易斯,西弗吉尼亚大学。

54岁的刘易斯(James Patrick Lewis)于2006年被西弗吉尼亚大学聘用为终身教授,他的专业领域是煤炭转化技术。

他于2017年7月,通过“千人计划”与中共签下合同,同意在中国科学院担任教授3年。工作职责是参与中科院的研究计划,帮助中科院在业界期刊发表论文,并为中科院培训学生。根据合同,刘易斯需每年为中科院工作不少于9个月,酬劳是100万人民币的生活津贴,400万人民币的研究补助金以及60万人民币的工资。

2018年3月,刘易斯向大学请“育儿假”,拿到假之后就前往中国上任。在这期间,他的新生儿宝宝依然留在美国,而刘易斯仍然接收着大学所发的薪资20,189美元,而这笔薪资就成为了他从学校诈骗来的钱。他向学校隐瞒了整件事。

(16)2020年2月27日,胡安明,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分校(UTK)。

51岁的胡安明(Anming Hu)是UTK机械航空与生物医学工程系的副教授。从2016年开始,他隐瞒了与中国北京工业大学的联系,联邦法律禁止美国宇航局(NASA)把拨款用于与中国或中国大学合作的项目。起诉书称,由于胡安明的谎报和漏报,UTK错误地向美国宇航局认证该校符合该项联邦法律。

(17)2020年1月28日,叶延庆,波士顿大学。

29岁的中国公民叶延庆(Yanqing Ye,音译)被控签证欺诈、虚假陈述、充当外国政府代理人和串谋罪。根据起诉书,叶延庆是中共军方中尉,却在申请赴美签证时隐瞒军方背景。

(18)2020年1月28日,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哈佛大学。

60岁的利伯是哈佛大学化学与化学生物学系系主任,从2011年开始,他成为中国武汉理工大学的“战略科学家”。检方宣称利伯为了每月5万美元的酬金及一笔超过150万美元的资金,在武汉理工大学建立实验室。检方认为,他未向调查员诚实告知与武汉理工大学的关系,也没坦承自己参与“千人计划”。

(19)2020年1月24日,卢克曼(Turab Lookman),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

67岁的卢克曼是新墨西哥州人,曾是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参与了中共的“千人计划”。

(20~22)2020年1月2日,身份不明的三人,佛罗里达大学。

这几名教授任职期间,均与中国的大学或研究机构有联系,有的还接受了来自中国(中共)的科研资助,有一人入选了中共的“千人计划”。但是他们并未向佛罗里达大学,以及为他们提供资助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披露这一事实。

(23~28)2019年12月18日,塞勒斯等6人,莫菲特癌症中心(南佛罗里达大学)。

被解雇的研究者和他们离职前担任的职务为:Alan List,莫菲特CEO;Thomas Sellers,莫菲特研究项目主任;魏升(Sheng Wei),免疫学家;Daniel Sullivan,莫菲特临床科学项目主管;Pearlie Epling Burnette,癌症生物学家;Howard McLeod,药物基因组学专家,莫菲特个性化医疗相关研究所领导。以上6人被解雇的原因是隐瞒与天津医科大学肿瘤研究所和医院(TMUCIH)的合作关系。

其中,魏升为天津医科大学校友,从2011年开始获得“千人计划”的资助,并在接下来数年招募了List等4名同事加入合作。而McLeod已经参加了由其它中共机构资助的“千人计划”,并且将中国科学家何以静(Yijing He,音译)当作自己在中国的代理人,通过莫菲特为其发放工资长达5年,尽管何从未在莫菲特位于坦帕(Tampa)的研究所工作。

(29)2019年12月9日,郑灶松,哈佛大学。

2019年12月10日,郑灶松(Zaosong Zheng,音译)在试图把21瓶研究样本偷偷带回中国时,在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被捕。郑说,他打算将这些小瓶带到中国,在自己的实验室进行研究,并以自己的名字发表结果。

(30)2019年8月29日,毛波,德克萨斯大学阿灵顿分校。

37岁的毛波在纽约东区联邦法庭对虚假陈述的罪名认罪。检察官表示,毛波与加州硅谷一家技术公司达成了协议,表面上获得其电路板用于学术研究,但是最终与华为共享专利信息。法官称,尽管毛波只对说谎认罪,但他的犯罪行为“要更广泛、更严重”。

(31)2019年8月21日,陶峰,堪萨斯大学。

47岁的陶峰(Feng‘Franklin’Tao音译)是堪萨斯州立大学环境效益催化中心(CEBC)副教授。根据司法部声明,他被控隐瞒为中国福州大学全职工作,作为“长江学者”的特聘教授,并同时在堪萨斯大学领取美国政府资助进行研究。

(32)2019年7月6日,张康,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inewsource获悉,希利眼科学院前眼科遗传学负责人张康(Kang Zhang)是中共‘千人计划’成员,我们的报告还发现,张康是一家公开上市的中国生物技术公司创始人和主要股东,该公司专门从事他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开展的同样类型研究工作。在大学政策和联邦法规要求填写的表格上,他没有向美国政府或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透露这个信息,以及他在中国的其它制药企业的业务。”

(33)2019年7月2日,石怡驰,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

工程学兼任教授石怡驰(Yi-Chi Shih,音译)被定罪“非法向中国出口军事应用的计算机芯片”。石怡驰被控从2005年初起,开始将限制级的技术产品运往中国。检方说,从那时一直到2009年,石怡驰将多个军事级芯片在新加坡交给他在中国的联系人,有时则将芯片交给中国国际航空在洛杉矶的飞行员带去中国。

(34)2019年5月6日,李世华,埃默里大学。

埃默里大学宣布学校医学院的一对华人研究员夫妇李晓江和李世华双双被解雇,因为他们没有充分公开来自国外的研究经费,以及在中国的工作范围。李晓江2010年入选中共“千人计划”,该计划旨在有针对性地引进一批海外高层人才回中国,是美国政府关注的重点。

(35~37)2019年4月19日,身份不明的3名研究人员,MD安德森癌症中心(德克萨斯大学)。

MD安德森癌症中心罢免了3名华人研究员,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认为这些人很可能“严重”违反了该机构的规定,包括同行评审的保密性和公开海外关系两项规定。

(38)2019年2月25日,张以恒,弗吉尼亚理工大学。

张以恒(Yiheng Percival Zhang)于2012年成立了一家名为“Cell-Free Bioinnovations Inc.”(CFB)的研究公司。CFB完全依靠联邦拨款来资助其研究活动。检方提供的证据表明,至少从2014年起,张以恒同时领中美两份全职薪资,一方面,以研究员的身份在中国科学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工作领薪。另一方面,张以恒在2015年交出已在中国完成的研究作为申请案,向美国NSF骗取研究经费,再用于他已经在中国进行的研究,而不是用于申请的项目。

(39)2018年2月22日,王春在,大西洋海洋和气象实验室(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

长江学者、“千人计划”成员、知名科学家王春在,被控在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大西洋海洋学与气象实验室(AOML)工作期间,接受中共的酬薪。从2010年开始,王春在在受雇NOAA期间,签订了中国长江学者计划,“千人计划”的协议,还参与了中国的973计划。

(40)2018年,谢克平,MD安德森癌症中心(德克萨斯大学)。

(41)2013年12月12日,颜文贵,美国农业部大丰收国家水稻研究中心。

47岁的张伟强(Weiqiang Zhang),以及63岁的严文贵(Wengui Yan)被指控合谋窃取美国文特里亚生物科技公司(Ventria Bioscience)专利种子,并将其交给访美的中国某研究所代表团。严文贵2016年认罪,承认对FBI做出虚假供述。张伟强被控犯有合谋窃取商业秘密、合谋实施跨州运输被盗财产以及实施跨州运输被盗财产三项罪名。他于2017年2月15日被判罪名成立。

(42)2013年4月11日,赵华军,威斯康星大学医学院癌症中心。

(43)2010年,刘若鹏,杜克大学。

刘若鹏在2006年进入杜克大学,成为史密斯的学生。在2007年末,刘若鹏获得史密斯的允许,带了两名中国旧同事访问史密斯实验室。这两名中国研究人员的访问行程完全由中共出资。他们在史密斯实验室待了三到六个月,参加了几个项目,包括隐形斗篷。

有一天在史密斯不在的时候,刘若鹏等三人给实验室照相,并侧重于测量隐形斗篷的设备。他们将照片和所有制造隐形斗篷设备的参数带回中国。

令史密斯大吃一惊的是,一个一模一样的设备在刘若鹏原来的实验室建起来了。“这听起来是偷窃”,史密斯说,“如果我们是一家公司的话,你可能会这样想。”

FBI同意史密斯的看法,在2010年启动对刘若鹏的调查。

刘坚决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当NBC的麦克法登(Cynthia McFadden)前往刘的深圳公司总部询问他,是否中国政府将他送往杜克大学向史密斯博士拜师,并带回隐形衣核心技术时,刘称这一说法“荒谬”。◇ #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涉电汇欺诈与虚假陈述 MIT教授陈刚遭起诉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陈刚被捕案 华人圈热议
MIT教授陈刚被控4项罪名
麻省理工教授陈刚电信诈骗 大陪审团起诉(上)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两会招“两晦气”拜登失言泄真相
【新闻大家谈】遭跨国文字狱 王靖渝揭中共黑幕
且吃茶──读《儒林外史》
【珍言真语】何良懋:香港中大沦为政治打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