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当平台霸凌美国总统

人气 153
标签: , ,

【大纪元2021年01月26日讯】特朗普(川普)的执政风格曾被形容为”推特治国”。他在推特上有八千万粉丝。

一、问天下谁是王者

1月6日部分示威者冲击国会山事件后,社交平台推特Twitter宣布,“永久封禁”川普。推特公司解释说,彻底永久封禁川普的原因是他“有进一步煽动暴力的危险”,违反了推特平台禁止美化暴力的规定。

川普在号召示威时,倡导的是‘和平的、爱国的方式’,在现场,他的进一步号召是让大家走向国会山,并没有号召示威者去冲击与占领,但推特平台却‘口含天宪’,既没有双方律师的质证、辩解,更无网民与示威参与者的听证会,对川普平台账号‘斩立决’,谁是王者?谁是‘独裁者’,一目了然。

平台剥夺的仅仅是一个特殊网民的发言权吗?不是,它的严重程度可谓是网络王国中的一次焚书坑儒,它‘焚了’川普四年来发出36000多个信息,使8800万用户关注者无法接受到川普新推文,这看起来是‘坑’了一个人,同时也是剥夺了八千多万人的信息自由接收权,而它所用的名义是为了防止暴力危害国家。只要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可以置人于封杀的死地?

推特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已正在实施网络暴力,对他人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封杀,将自已的霸凌行为美化为限制公权力或禁止网民在网络空间中美化暴力。川普‘美化暴力’查无实证,推特对网民实施霸凌却已然成为事实。

网络兴起之初,人们讨论技术为王,还是内容为王,现在是不是应该讨论,应该是网民为王、股民为王,还是CEO首席执行官为王?平台技术已隐身,内容则由网民互动创造,可以说川普是四年来推特平台的首席网民,给平台带来丰富的内容与巨大的流量,但政治立场决定了态度,推特等平台表面上是代表社会正义,实则代表国际资本与高科技平台的集团利益,对川普实施了霸凌。

二、平台在揽责还是为了揽权?

推特CEO说:‘你不喜欢我们平台规则,你可以选择其它平台。’

这是一种强权甚至是强盗逻辑,工厂如果随意对工人开除,工会组织可以帮助维权,也就是说,工会组织成为个体工人权益的维护者,当平台做大,可以霸凌任何一个网民时,230条款又加护了平台,此时,主流社会更应该考量的是如何制衡最有权势者。

用户是根据既有习惯来发表言论的,因为时值大选,平台管理者开始了党派站队,这是平台封杀异已的根本原因,也就是说,平台转型成为某一党派的政治平台,对言论者拥有生杀予夺的特权。平台与相关技术寡头形成联盟,对异已者或竞争者进行残酷诛杀,川普与支持者们转入PARLER平台,旋及遭到追杀,脸书,苹果、亚马逊等均加入到追杀队伍之中。财阀与军阀一样,开始独裁一方,威胁天下。

接受美学认为,是接受者共同创造了经典。媒体平台不是私人会所平台,亿万计受众已然成为主体部分。封杀一个人,实则是封了无数个人的关注权接收权。

辩护者说,国家230条款,对平台进行了保护,他可以如此而为。既然230条款帮助平台规避了责任风险,那么平台为什么要揽责呢?川普的言论如果违法,任何人与平台都可以依法申诉,如果担心受众受蛊惑,可以蓝标提示,或对明显的煽动推文进行删除,都可以有效防范极端情形出现,平台对川普账号一封了之,显然是极端行为,目的不是揽责,而是揽权,平台揽权,却不受法律约束,它就成为极权者,即便股市下跌,大量注册用户逃离,经济上遭受如此重创,决策者仍然坚持认为是正确的决策,显然,他们的政治意志与利益已高于一切。

三、平台社区:自由与民主

平台形成了一个虚拟社会,大平台数以亿计的注册用户,它实质是一个数字化王国。互动与分享是网络自由与平台民主带来的体征,虚拟空间里也形成了诸多的习惯法,理性用户都知道哪些可能是歧视与暴力语言,哪些行为是违法。

平台用户对平台社区的创造与适应是日积月累形成的,形成人文生态或语言生态,形成人与人之间特殊的社区关系。所以平台用户如果被封杀,不仅仅是一个发言权被剥夺,自已的网络社区也被破坏。如果对平台不满意,是可以到新空间去注册,但人际关系呢,原有内容呢?封杀者显然没有重视社区主体原创人群的尊严与社区权益。

平台之所以享有230条款保护,因为它是一个正在成长发育的空间,如果没有国家法律加护,会陷入无限的法律纠纷,无法长成参天大树。同理,个人空间也应该受到平台加护,因为个人的卑弱,难以维权,平台因为政治原因而随意封杀,当然是封杀了言论自由,破坏了虚拟社区的民主。

股市下跌、网民逃离是一种反击,政要与媒体的声讨也是一种制约,但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在工人与工厂之间,有工会组织制约,这是法律与媒体无法替代的组织力量,在平台与平台用户之间,缺少的是一个网民组织,当川普声称要另建平台时,这是一种消极的应对,平台用户或受众建立组织,并拥有律师团队,既要致力于修改或废除原有的230条款,更需要与平台巨头共同建立公约。平台约束网民,网民组织约束平台管理者。现在我们看到的平台规则, 是单方规则,而且一切解释权都在平台自已。

大平台与相关高技术公司形成的新霸权,既拥有虚拟世界的霸权,又在现实世界里超国界,它不仅置自已于国家总统之上,更无视数以千万消费者的权益,加之国家特殊法律对其加护,可谓百毒不侵,万夫莫敌。所以,要把限制数据极权的影响力与控制力当成大事情来思考与应对,让虚拟王国里也有真正的自由民主法治。

(转载:光传媒新闻网)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杨威:中共高层扶贫表彰秀难解困局
王友群:瘟疫病毒或源自中共实验室的若干理由
谢田:美国保守主义捍卫者真正的敌人
【纪元专栏】强制自费隔离 严重违反公民《宪章》权利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2021凶险?蓬佩奥打中共七寸
【军事热点】中共南海部署战机 台海冲突升级
【财商天下】习点赞航天股价大跌 二十大开战?
【思想领袖】安迪揭安提法面具:摧毁美国
【远见快评】如何建美式极权?左派给惊人答案
【新闻大家谈】两暗桩 美国会警长曝悲剧内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