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勿轻忽致命的“通货膨胀”

人气 316

【大纪元2021年01月26日讯】1月18日,《大纪元》报导“陆网民哭诉菜疯涨”,以“比疫情吓人的是物价”作为标题,让人对照多年来一直回荡不已的“万物齐涨,只有薪水不涨”。就在同一天,台湾的《自由时报》报导,台综院创办人刘泰英认为“恶性通货膨胀已经来临,连中央银行都束手无策,民众只能自求多福”。这两则讯息各自反映两岸的物价上涨已非常可怕,而不仅万物普遍上涨的“通货膨胀”,甚至是“恶性”通货膨胀都已经来到门口了。虽然有人认为这是危言耸听,物价其实非常平稳,但各国政府多年来的“大撒币”,难保通货膨胀和资产膨胀不会发生。

通货膨胀的危害罄竹难书

说起通货膨胀的可怕,已故的1976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自由经济大师弗利曼(M. Friedman,1912~2006)在《选择的自由》(Free to Choose)一书第9章中这样写着:“通货膨胀是一种病,一种危险,有时会致命的病。这种病如果不及时治疗,将摧毁一个社会。相关的例子俯拾皆是。一次世界大战后的俄罗斯和德国发生恶性通货膨胀(hyperinflation)──有时才隔一天,物价就上涨一倍或一倍以上──结果是其中一个国家走上共产主义,另一个国家走向纳粹主义。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国爆发恶性通货膨胀,有助于毛泽东击败蒋介石。1954年巴西的通货膨胀率高到一年约100%,导致军政府上台。更为严重的通货膨胀,使得智利的阿言德(Allende)1973年遭到推翻,阿根廷的依莎贝尔.裴隆(Isabel Perόn)1976年下台,两国接着都由军事执政团掌权。”

就二次大战后的中国来说,1946~48年间蒋介石当权时代的神州大陆,腐败的官员为榨取人民拥有的黄金和白银,便不断地印制钞票,以致要以千元的钞票才能买到一瓶汽水,没人愿意接受面值小于百万圆的钞票,当时还对囤积、惜售的业者施以严刑峻罚、甚至处以当场枪毙的极刑。

通货膨胀的可怕罄竹难书,为何悲剧一再重演?弗利曼说得好:“没有一个政府愿意接受造成通货膨胀的责任,即使为害不是那么大也一样。……现代世界中,通货膨胀是印钞机现象。认清严重的通货膨胀不论何时何地都是一种货币现象,只是了解通货膨胀成因和对策的起步而已。更为基本的问题是:为什么现代政府会使货币数量增加得太快?既然知道通货膨胀为害的潜力,它们为什么要制造通货膨胀?”

弗利曼的《选择的自由》是1979年出版的,他对通货膨胀的诠释,其实早在1960年就由享利.赫兹利特(Henry Hazlitt, 1894~1993)提出,比弗利曼足足早了二十年,而弗利曼只用一章的篇幅,赫兹利特却用一本书来解说,就是这一本《通膨、美元、货币的一课经济学》(What You Should Know About Inflation,中译本2009年5月出版)。

赫兹利特被称为美国20世纪最重要的经济专栏作家,散播自由经济和奥国学派经济学理念给一般大众,曾任职《华尔街日报》、《纽约邮报》,又为《纽约时报》撰写经济社论,1946年到1966年在《新闻周刊》开辟名为“商业浪潮”固定专栏,教育数百万读者了解经济学的入门知识,以及自由经济的观念。就在写专栏期间,时常收到读者来信询问,如何获知有关通货膨胀的原因及对策的“简短”说明,也有人希望他提供有关个人应该遵循怎样的途径,以防止其储蓄的购买力受到进一步的侵蚀。为回应读者们的需求,乃有这本书的出现。

这本书只有不到两百页的篇幅,竟然包括了44章之多,可见每章之“言简意赅”,也显现出赫兹利特“通俗化、简化”的苦心,因为通货膨胀很重要,看似简单,其实难以说清,更不容易“真懂”。我们耳熟能详的“太多的钱追逐太少的商品”,以及上文所引述的弗利曼所说“通货膨胀是货币现象”,固然一针见血,但几乎每个人都希望“钱多多”,也几乎对政府的各种撒钱政策拍手赞成。2009年初台湾的“消费券”发放,各国政府在金融海啸、经济衰退、景气低迷之际,一而再的“印钞救市”、进而到QE(量化宽松)政策,似乎都被认为是德政,就彰显出历史从来没让人得到教训。其关键就是通货膨胀的观念不被理解,甚至被扭曲,或者被有心人误导让某些人获利、但伤害大多数人。

不要让通货膨胀出现

赫兹利特的这本书抽丝剥茧、钜细靡遗,以生活中的实际例子将通货膨胀的来龙去脉、循序渐进剖析。告诉人们工资和物价、生产成本的上涨,甚至循环、螺旋式的上涨,都是货币过多的结果,也告诉我们通货膨胀的发生有人得利、有人受害,于是存有“政治操作”空间。更遗憾的是,人往往具“货币幻觉”(money illusion),以为货币增多后所得、工资果真增加,却对货币增加致物价高涨后知后觉,等到发现时已无法摆脱,必须承受。他也告诉我们,一旦不幸出现通货膨胀,一定要赶快制止,不可存有“缓慢通货膨胀是好的”之幻想。

这本书传达了“预防胜于治疗”这一个老观念,也告诉世人通货膨胀没有解决良方,有的话只有一个,就是“不要有通货膨胀!”当今政府发行货币、控制货币,本来就不可能“确切”得知该印行多少数量的,何况存在有政治操作!要求政府严控货币数量,勿让货币滥发、酿祸,戛戛乎何其难哉!

虽然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和海耶克(F.A. Hayek, 1899~1992)所领导奥国学派学者一直倡导“货币非国家化”、“货币发行市场自由化”、甚至“中央银行民营化”,而菲利蒲・巴古斯(Philipp Bagus)和安德烈亚斯・马夸特(Andreas Marquart)两位德国经济学家在2014年出版了《国家偷走我的钱》,控诉国家独占货币发行的不当。不过,我们还是必须接受各国政府负责印制钞票的现实,而后设法严密监督政府破坏信用、滥发钞票。

如何有效监督政府滥印钞票?全民具备有关的“通货膨胀”和“货币为何物?”的正确基本观念是先决条件。那么,向六十年前出版的这本小书取经是最有效、最便利、最节省的终南捷径!

作者是中华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吴惠林:了解山雨欲来的通货膨胀
中共央行大撒钱 通胀和资产泡沫膨胀或将加剧
吴惠林:原来“通货紧缩”是好事
【名家专栏】通货膨胀不是一项社会政策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防失控?美科技联盟阻击中共
【拍案惊奇】缅军屠城 川普:未来不能中共主宰
【秦鹏直播】竞选2024?川普推出四大措施
【横河观点】川普谈愿景 共和党如何夺两院白宫
【有冇搞错】未来水战争 中共在西藏进行大规划
【十字路口】凤梨之乱藏诡计 打压港台为称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